30岁寂寞女人:我拒绝不了80后小男生

新房的第一位客人

2006年5月,我正式搬到了城市东南的一幢新落成的小区里,算是告别了我在这座城市长达5年的租房生活。从大学毕业留在这里直到今天,我已经是30岁的女人,其中辛苦自不必说,仅仅这些年为了在这里扎下根基,而错过了婚嫁的最佳时期,想一想,也足够悲凉。

所以,我格外看重这个房子,把它装修得异常新潮,富丽,但这种舒适反衬出我的形单影只,在这间大而无当的房子里,我只能自己跟自己对话,问好,有时候,这里静得让我感觉害怕。

让我没想到的,新房迎接的第一位客人是一位不速之客。他叫许安,一家报纸的记者,他在电话里说是经我的朋友介绍,听说我家的装修风格很特别,想在报纸上宣传一下。

哦,就是那种把家居设计拍成照片供大众参考的栏目,我也看过一些。当时正是周末,一个人在家无趣,有个人来聊聊也好。

不一会儿,可视对讲机响了,有个少年的人头出现在屏幕上,我看了一眼,有点愣怔,竟然,还是个样子好看的男人,似乎还很年轻。

我换了一件男款体恤和沙滩裤来迎接许安,他站在门前十分歉意的笑。但当过门廊,他就情不自禁地哇了一声。我建议他坐到客厅,他却硬要坐到餐厅改建的小吧台上去,还在吧台的高椅上摇了一圈。

可能是一时的新奇令他有点忘形。对于我这个陌生人,一点都没有敬畏的意思。我也纵容地望着他,从冰箱里拿出饮料给他。

他让我有种怜惜感

我向他开放了所有的空间,除了卧室,这是一个单身女人基本的素养。

我看着他在客厅,厨房,餐厅和书房间愉快地踱步,不断地称赞着室内装修独具匠心,心里有几分得意。

拍了一些照片,他终于安静下来与我交谈。他说:如果我也有这么个房子就好了。我笑着安慰他,只要努力几年,这个愿望不难实现。我随口很不礼貌地问了他年纪,果然,他比我小了5岁。因此,我待他更像弟弟。

许安跟其他的80后男孩没什么两样,喜欢发短信,而且是一边说话一边发,我一直觉得,这是不礼貌的行为,但他似乎不以为然。聊到一半,他去书房里接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电话,回来后显得无精打采。我便猜出了几分端倪。是女朋友的电话?他羞涩地点了点头,随后叹了口气。有时候,真的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很累,还是你这样好,无拘无束。

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不知为什么,一种心痛的感觉再次涌起。想起书上有句话:如果一个女人在适当的年龄还没有孩子,她的母性就会被转移。

于是,我到冰箱里拿了些巧克力给他,帮他拨开时,我看见他眼里浮现出蒙胧的温柔和谢意。我笑笑,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劝慰他:爱情,总是让人累的。

他告别,我送到楼口,他回过头来道谢,说是我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要专门请饭谢我。

第一次约会:我们的喜好南辕北辙

报纸登出的第二天,许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我是否见到报纸,是否满意,我回说还没见到。许安突然来了精神:不如,我请你吃饭吧,顺便把报纸拿给你。

原来,许安约会我的地方是一家小且脏的面馆,但顾客非常多,许安似乎满不在乎,他竟问我:你一定也喜欢这种好吃又便宜的馆子吧,许多女孩吃了都说喜欢的。我哑然,看得出,与许安交往的女孩都涉世未深,还处于喜欢这样的男人就不在乎跟这个男人吃什么样饭馆那一种,而我其实不喜欢,我更喜欢安静难吃的西式餐食。这是很不好说出来的。

吃饭时,许安还是发着短信,与我初见他时一样。我对这种心不在焉一向不悦,索性就不说话了。许安见我沉默,也就收了电话,带着几分无奈说:我喜欢的女人要与别人结婚了,我却留不住她。

"你女朋友?"我有几分好奇。

"不是,现在的女朋友是同那个分手后交下的,但似乎并不爱,所以经常吵架。"

"原来,你还是个复杂的男人。"

是的,而今的小男人,确实要比过去要复杂得多,我一见许安,就知道他是一个有点优游的小男人。但似乎这种男人,才更令人疼惜。就好像你明知道他是一只刺猬,还愿意去触摸他的身体。

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意味。我不是一个冷静的女人,我是一个需要男人的女人。

第一夜:心碎的快感

那天,我与许安交换了QQ号码。回去后就发现自己的QQ再闪,是许安申请加入好友的信息。后来有几次发现,许安几乎每天挂在网上,我一上线,就会接到他发来的有趣表情。他也偶尔跟我说说心事。

5月的一个夜里,我到网上收发邮件,突然看见许安的头像在闪。

"你在家吗?"

"是的。"

"我在你家附近的一个网吧哪,我刚才去喝酒,喝得有点多,在网吧走不了了。我想去你家休息一会儿。"

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我似乎没有让他过来的理由。但一想到他一个人在网吧一张不舒服的椅子上,忍受着酒精的折磨,我想挽拒的想法就打断了。

许安的确喝醉了,开门时他的身体斜倚在墙上,晃悠着身体坐到沙发上。我递给他一杯蜂蜜水,他慢慢地喝下去,说话声音含混。

我以为他会在沙发上睡着,但他却拉着我的手不肯放松,说了一些醉话。他说:请你收留我。身体随即躺到了我的怀里。我感到天旋地转,但一种不能自持的好感使我拒绝不了他的身体,他在我怀里显得虚弱而无助,我的母性又一次作祟,我的手在他头顶轻抚,手指还在微微地打着颤。

那一夜,我们用身体取暖。我们似乎都太需要安慰了。那一天我终于想通,为什么会有陌生人发生一夜情的事情,似乎我们的生活都不合乎想象,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聊解寂寞,及苦痛。

我给这个家建立了一个梦

2007年6月至7月间,是我生活中最有趣的一段时光。

许安至那天晚上的夜宿,似乎得到了某些认可般,出入我家成了家常便饭的事。当然,他也给我带来快乐。每一次,我看见他占用我的电脑上网,与我争用卫生间,到厨房做饭吃,心里会觉得充满了温暖。我是寂寞了太长时间,一个男人轻易地就占有了我的房间,及我的心。所以,我不去问他与女友的进展,不与问他将如何对待我们这一段感情,我以为我什么都不问,一味地宽容,他会因我的宽大而对这种生活形成习惯,不忍离开。

月初时,我用工资买了部DVD,叫许安把碟片拿来看。许安似乎很高兴,抱了两个箱子的碟过来。我们的生活就如一对普通的小夫妻没有差别,一起做饭,做爱,看碟,上网,互相指使和欺压着干活,只是,我们从来不把彼此带到朋友们面前。更多的时候,许安和我都是自由的,各有出路,他在到我这里来时会自觉地把电话关机,不让我感到他还有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面对许安的女友,该是个怎样的表情,我心里一直想的是,一切都会过去的。许安只是在权衡。

我也开始下意识的逼迫他

许安权衡的时间很长。在没有许安的夜里我会思念他,想着关于我们俩的未来,这个未来让我无法对现实坐以待毙。在遇见许安时,我也开始自觉不自觉地逼迫他。

7月末的一天,许安兴高采烈地打电话给我,约我晚上一起吃饭,还有几个旧朋友。照例是在我不喜欢的小饭馆,许安的朋友都到了,桌上放着蛋糕,原来是他的生日。我正为不知道他生日心存懊恼时,许安向他的朋友介绍我:一个朋友,是个设计师。朋友们态度热情,没有多想,还有人向许安打听为什么不带小漫来。小漫,就是许安悬而未决的女朋友。许安态度含糊,跟他们低语着,我装成大度地把身体扭向一侧。我知道,许安是不想把我们的关系挑明了。

一直玩到深夜,我们一行人还在街上逛荡,许安的朋友们提议去吃夜市。趁大家走到前面的光景,许安拉住了我的手,好像对我的安慰。我们就这样鬼祟地钩着手走,但不久,他的一个朋友突然回过头来,跟许安商量在哪一家吃,我下意识地用力甩开他的手,但那个动作还是被他朋友看见了。人家并没有表示出惊讶或者任何表情,继续着谈话。

分手时,许安说不顺路,让我叫出租车自己回来了。但我没进房间多久,他就跟了回来。我知道,他是怕让朋友看出破绽。

那个夜,许安一直故意跟我斗嘴,我再也忍不住:

"你为什么生气呢?"

许安丝毫不示弱:

"你为什么要狠狠甩开我,轻轻一放不就行了吗?"

"你不敢在朋友面前承认我,我只是为了成全你。"

"你做那么大的动作,谁能看不见。"

"难道我不能甩开你的手,只能等着你来甩我的?"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能做得自然一点?"

我只是个普通女人,需要得到一丁点的承认而已。这话仿佛就在我嘴边,但想了想,我还是咽了下去。我给许安的时间不够多,我心里这样想。

他走出了感情的迷宫,但新人不是我

什么都抵抗不住时间。是时间要求我马上明确跟许安的关系,我已经30岁,渴望真挚的感情,我拖不起。许安那厢一切如常,一段时间后来到我这里,享受鱼水之欢,其余时间他干了什么,我一无所知。

8月中的一天,几个朋友叫我出去喝酒,一个人在家无聊,便简单收拾一下去了酒吧。开始是几个人,并不热闹,为了增加气氛,有朋友提议多叫几个人来,他们分头开始打电话。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气氛越来越热闹,到了夜晚11点,还有人要过来,最后的两个人竟然是许安和一个叫妙妙的女孩。

许安拉着妙妙的手在酒吧门口出现,那女孩好年轻,穿着不成体统的吊带背心和一条热裤,许安看见我有一时愣怔,但很快便冷静下来,朝我微笑。大家分别做着介绍,有人逗许安:女朋友?许安羞涩地点头微笑,并为妙妙拉着椅子。我装作无恙地微笑,跟大家干杯,心里早已溃不成军,如果这个女孩是小漫,也许我的心会舒服许多。

妙妙坐在我身侧,跟大家开着半荤半素的玩笑。我方知道,这个女孩是个售货员,心里的郁闷又追加了一层。妙妙是那种很俗气的小妞儿,她用印着玫瑰花的纸巾,纸巾还能发出一种俗气的香味,她讲的段子都是黄色笑话,旁边的女朋友在我耳旁说:他怎么这个品位啊,还是个记者呢?我遂笑:他可不就是个俗人。许安抬眼憋了我们俩,又闷下头去喝酒。

我一直以为许安在我与小漫之间游离,却原来他早已另结新欢。或者男人一开始就把女人定了位,什么是女朋友,什么是情人,什么是可以公开的,什么是不能公开的,许安从没把我列为恋爱对象去考虑。

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夜里,我以为没有人会再来,够我独自为付出的感情疗伤。但回来没一会儿,许安就来敲门了。他再一次用有点苍凉的眼神看着我,只是,我已没有一点怜惜。我穿着上班才穿的工装迎接他。他一进门,就来拥抱我。被我一下子推开了。

"你的女朋友会不高兴。"

许安悻悻:

"你不高兴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呢?"

"可我们原本就是这样。"

"但我不希望永远是这样。"

"我以为你可以接受?"

"每个女人要的都不仅仅是身体。"

"只是,我能给的只有这么多。我需要一个普通年轻女孩的爱情,即便她有些粗俗,即便她不够美丽,但她能让我感到松弛,有希望。"

"可是,你又为什么来遭惹我呢?"

"我是男人,我也没办法。"

呵呵,原来如此。那个夜,我把许安从这间房子里赶了出去。得承认,我于许安,我是输家,在他想借一间房子取暖时,我想的是另一件事。有一瞬间,或者在整个夏天,我是希望,有永远的。

只是,我已经成年,为什么我不可能发现暧昧与爱情之间,那微妙的不同呢?我用强大的信任去换取的爱情,它究竟存在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