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军队的成长十年及其社会背景


赤壁时期刘备的起家本钱,大家都知道是最多两万:关羽水军万人,刘琦江夏战士万人。有观点认为即使这个数字也是虚的,那就更少了。

当时天下人口最富的蜀郡和荆州南郡,襄阳作为刘表时期的治所,人口总量可观,在赤壁前夕跟随刘备南奔的百姓有十万众,这不过是襄阳人口的一部分,整个襄阳到江陵的人口数应该极为可观。

陶元珍三国食货志整理的资料:

全三国文卷五十六载刘镇南碑碑文谓刘表「即迁州牧,又迁安南将军,领州如故,于时诸州,或失土流播,或水潦没害,人民死丧,百遣二三,而君保完万里,至於沧海。」碑文又日:「劝穑务农,以田以渔,稌粟红腐,年谷丰夥,江湖之中,无劫掠之寇,沅湘之间,无壤窃之民。

三国志庞统传注引九州春秋:「统说备曰,荆州荒残,人物殚尽,……」 这条记载如果可信的话,那么就可以肯定曹操赤壁虽败但抓紧时间迁走了多数人口。

剩下的数量,加上荆南四郡的人口总数也还是不少。

建安十三年冬十四年春的赤壁大战之后,到建安十六年十二月,刘备入益州抵涪。“并军三万余人”,此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将兵溯流定白帝、江州、江阳,惟关羽留镇荆州。”继续增兵进入巴蜀,多少兵呢?当不止一万。具体是两万还是三万?我们不去猜想 模仿一下燕老的算法:张飞有资格带1W,孔明5-8K,子龙3-5K,合计两万上下,呵呵。

这时关羽的荆州防御是比较真空的,但是,万人总得有吧。不能再少了。

合计下来刘备总兵力当在六万以上。除去赤壁时期的关羽水军万人,刘琦江夏战士万人,应该有四万余的新训部队。

当时周瑜和曹仁围着江陵城蘑菇了一年。给刘备的募兵训练时间真的很是仓促。刘备这方面的才干是很强的。这种工作的经验,刘备以前在徐州就有过摸索,这次是真的到了英雄用武之地啦。 建安十六年(211)冬天刘备入川时兵力,绵阳通鉴说:“璋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备。备自江州北由垫江水诣涪。璋率步骑三万余人往会之。”

“十七年(212)十二月备求益万兵及资粮,璋但许兵四千,其余皆给半。”

刘备在涪平静的耗了一年。看来他当时很放心荆州的防务问题。

十八年初(213)二刘翻脸,李严等投降,刘备在雒城跟刘循又耗了一年。

这里不说张任,单提刘循。绵阳通鉴说:“任勒兵出战于金雁桥,军败,任死。”张任他很可能上半场就OVER了,剩下的都是刘循守的

“十九年(214)闰四月,诸葛亮、张飞、赵云将兵入蜀。五月,刘备入成都

陶元珍三国食货志整理的资料:

蜀志庞统传注引九州春秋「统说备曰,……今益州国富民强,户口百万

晋书地理志:「蜀郡……户五万。」

续汉书郡国志:「蜀郡……户三十万。」

笔者注一个:蜀郡……户三十万。这个不是蜀汉哦,巴蜀是重庆四川,蜀郡仅为蜀郡、广汉、犍为三大郡之一。


成都周围受建安二十二年(217)那场大疫的伤害看来并不大,而战乱、饥饿也不曾有效杀伤成都周围地区人口;这些户口数后来被迁去关中。廖化大约就是在这些迁徙中的的一次,途中忧病死去的。所以晋书地理志:「蜀郡……户五万。」的记载可以不用理睬。

在刘备入川前,庞统说益州国富民强,户口百万。这个百万也许是类似曹操治水军八十万的同类吹嘘之辞,不过呢,户三十万,口百万就太少。合巴蜀之地,总户口应当不止此数。对应阿斗投降交出的户口本,三国志后主传:“领户二十八万,男女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倒也基本吻合。我们姑且认为阿斗这个是豪强地主隐匿户口的结果吧。但是呢,因为四川所遭疾病、饥饿、杀戮最少,数据的对照最能说明问题。

刘璋曾率步骑三万余人往成都北面的涪去会刘备,而两次跟刘备在军力合作上打交道的数量都是四千,看来他是在成都屯了三万中央军,在周边地区各驻了几支4-5千人的小部队。全国总兵力五万上下的样子。

刘璋在这么一个可以维持十五万左右军队的巴蜀天府之国只维持了大约五万左右的军队,难怪说他软弱。

二刘的交战基本以刘璋属下望风而降为主,庞统和张任之死似乎都不是浴血奋战、遍地死尸、血腥杀戮的结果。五万左右的部队应该没有被杀死多少。- ' ]!

此后刘备的军力当升到十万以上,十一万左右。

如果要问为什么降卒可以算进兵力中来。原因一是那个年头有兵户制度,兵户就是兵户,换了政权也不会让他们下岗回家的。二是同是汉朝刘姓重臣之间的权利交替,对当兵的没多大影响,因为刘备的政治水平高过刘璋很多,降卒也许反而会焕发出原来所没有过的更高士气都不算奇怪。

平定成都到汉中战役其间有三年时间,成心要招兵的话也能招一些兵。但是,这个需要先稳定民心,平息反叛,核对户籍,派出征兵干部与训练教官。要到很多年以后诸葛亮才把这个工作做到家。 如果刘备能提前预见到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灾,以及随后陆续发生的汉中、襄樊战事以及关羽败亡后的复仇战征兵行动... ...刘备也许会抓紧这宝贵的三年时间,在抚恤百姓和穷兵黩武中间勇敢的选择后者... ...可惜,没有提前预知这些,不急于征兵当时还是正确的。

当时,刘备也许有募兵,但是不多,事实上关羽死后他才开始迟迟的全力补做这个征兵工作。

当时的蜀国加上荆州兵力,穷兵黩武可以弄到十五万以上,甚至十八、九万,但是真实数量该在十一万上下,考虑刘备取成都后或有的募兵行动,也许能多一万人吧。就是十一万到十二万间

三国志先主传:二十年(215),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使使报欲得荆州。先主言:“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是岁,曹公定汉中,张鲁遁走巴西。先主闻之,与权连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引军还江州。遣黄权将兵迎张鲁,张鲁已降曹公。曹公使夏侯渊、张郃屯汉中,数数犯暴巴界。先主令张飞进兵宕渠,与郃等战於瓦口,破郃等,〔郃〕收兵还南郑。先主亦还成都。

这里下公安的五万兵马,事后也许全留给关羽了,也许留了部分给关羽,也许没留。 :

这时,关羽还会是万余人守江陵么?呵呵,怎么可能呢。给关羽的,必不会是四川兵,一定就是荆州兵。荆州兵的总数量我们前面对照加减得出的判断是5-6万人。

下公安这次的五万兵马,就是这批人马最为合理,完全就留在荆州了也有合理处,留部分则更合情理,但最终会陆续都把他们发回到原籍。毕竟古代战争的士兵没有成为真正的职业化雇佣兵团,不是以拿钱为参军的目的。兵役和徭役一样,是百姓义务和社会分工的结果。

建安二十一年(216)冬,十月,魏王操治兵击孙权;十一月,至谯。二十二年春,正月,魏王操军居巢,孙权保濡须,二月,操进攻之。初,右护军蒋钦屯宣城,芜湖令徐盛收钦屯吏,表斩之。及权在濡须,钦与吕蒙持诸军节度,钦每称徐盛之善。权问之,钦曰:“盛忠而勤强,有胆略器用,好万人督也。今大事未定,臣当助国求才,岂敢挟私恨以蔽贤乎!”权善之。三月,操引军还,留伏波将军夏侯惇都督曹仁、张辽等二十六军屯居巢。权令都尉徐详诣操请降,操报使修好,誓重结婚。权留平虏将军周泰督濡须。-

就是这次战役,遇到了天下第一大疫。其严重程度使司马朗、徐陈应刘等身处社会上层的名流大宦都病死,曹丕的信中则说他们曹家亲故也多离其灾。百姓和士兵的情况会如何呢?刘备知道了该怎么做呢?

认为这次大疫是汉末到三国时期人口暴减诸因素中最厉害的一个因素。 ) J. |9 }) r: k 陶元珍三国食货志整理的资料:

魏志司马朗传:「建安二十二年,与夏侯惇臧霸等征吴,到居巢,军土大疫,朗躬巡视,致医药,遇疾卒牢,时年四十七。遗命布衣幅巾,敛以时服。」

魏志王粲传:「建安二十一年,从征吴,二十二年春,道病卒,时年四十一。」

翻志王粲传:「(阮)瑀以(建安)十七年卒,(徐)干(陈)琳(刘)桢二十二年卒,文帝书与元城令吴质曰,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

建安二十二年(217)染疫死者必甚众,魏志管宁传注引魏略调建安十六年关中乱,焦先窜居河渚间,大阳长注其籍,给廪日五升,彼有疫病,人多死者,县常使埋藏。魏略所谓後有疫病,当即记建安二十二年之大疫。

加之此前曹军屠城斩俘等暴行,以及饥饿人民相食等因素,早期,夏侯渊也曾为了挽救亲戚朋友的孤女毅然抛弃自己的饿儿子,可想见其残酷性。

最后的结果,还是参考陶元珍三国食货志整理的资料:

魏志荀彧传注引曹瞒传:「自京师遭董卓之乱,人民流移东出,多依彭城间,遇太祖至,坑杀男女数万口於泗水,水为不流。陶谦帅其众军武原,太祖不得进,引泗南,攻取虑睢陵夏丘诸县,皆屠之,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

魏志武帝纪建安五年注引献帝起居注:「公上言……:辄勒兵马与战官渡,乘圣朝之威,得斩级大将淳于琼等八人首,遂大破溃,绍与子谭轻身迸走,凡斩首七万馀级,辎重财物巨亿。」" 魏元帝时,魏蜀之户数合计,尚仅九十馀万,口数合计,尚不过五百数十万。

续汉书郡国志注引帝王世纪:「景元四年,与蜀通计,民户九十四万,口五百三十七万。」 通典食货典:「除平蜀所得,当时魏氏唯有户六十六万,口有四百四十三万。」

在这么个哀鸿遍野,建安七子数子病死,曹操自家亲戚也不妙的惨淡时期,建安二十二年(217)十月,刘备开始出兵汉中。先后分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曹操遣都护将军曹洪拒之。 '

二十三年(218),先主率诸将进兵汉中。亲自面对夏侯渊、张合、徐晃。分遣的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武都,皆为曹公军所没。先主次于阳平关,与渊、郃等相拒。(三国志先主传)

这时,后方出了个小插曲:绵阳通鉴说,妻阝县人马秦、高胜等起事于妻阝,聚部伍数万人,进至资中县。时先主刘备在汉中,犍为太守李严不更发兵,率郡将士卒五千人讨之,斩马秦、高胜等首。

妻阝这个地方是成都东面,李严带的是乐山犍为的五千地方军。从地图上看李严跑了不少路去剿匪,很有主动作为的精神。 这里说一下蜀三郡:蜀郡、广汉、犍为。


[ 取成都时,霍峻数百人守葭萌,立奇功,刘备特意从原广汉郡中拆出个梓潼来。

犍为这个地方在乐山,与成都、重庆(江州)成三角形的内地,居然也有五千守备队。

看起来刘备集团东西线各五万人,各地驻军几个五千,这样也算比较合理。

三国志先主传:二十四(219)年春,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兴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先主命黄忠乘高鼓譟攻之,大破渊军,斩渊及曹公所署益州刺史赵颙等。曹公自长安举众南征。先主遥策之曰:“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遣刘封、孟达、李平等攻申耽於上庸。

刘封、孟达、李平他们出发攻上庸的时间也当是在五月以后。

二十四年(219)正月,阵斩夏侯渊。五月,刘备定汉中。七月,刘备自称汉中王。八月,关羽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冬,十月,曹操汉中部队回军至洛阳。议迁都。此时徐晃屯宛以助曹仁;应该已经到达阵地,但是部下新军,不能战。此后,曹操亲自进军摩陂,并前后遣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诣晃。这年闰十月。十二月,关羽及子平遇难于麦城章乡。

我们可以看出,关羽这时的部队有三到五万这个数字应该争议不大。关羽出征主力不应少于三万,而押运并看管大量俘虏,留守江陵部队似乎也都不应少于五千。刘备的汉中军团应该也就是五万强,六七万也都有可能。大概是这么个数量级吧。

这种情况下,可以看出来,在建安十六年(211)冬天刘备入川时,应当已经铁腕征募了荆州所能征集的几乎所有兵员。

此后到二十四年(219)虽然历时八年,但是人口这东西,兵力这东西,不是那么好征的蜀国很久以后在诸葛亮的一流治理下,才以三十万户支撑十三、四万军队(残存十万,加上战争损伤量

蜀中初定时期,未见到刘备大举募兵的行为,直到为关羽复仇才重新募兵的。那么刘备总兵力在十一万上下应该没错了。

荆州的人口是很可能被曹操迁走了不少的,在建安十六年(211),赤壁战后短短的一年多,已经被征出了四万甚至更多新兵,相当于小半个蜀国在最强盛时期的征兵量,需要十多万户百姓来维持,这在大战后“荆州荒残,人物殚尽”的荆州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十多万户百姓,相当于后来蜀国的一小半,大致也刚好印证前面的人口、军队数量分析。

关羽坐守荆州八年,应该是无法大规模增兵,最多挖潜而已

除了兵员问题外,修城,预备战船政治策反,关羽已经做了几乎一切努力。


顺便说下:战船和水军技能,曹仁怎么没预备呢?所以七军被淹,输的不只是运气啊。

关羽的目的是什么?是建安二十二年(217)超级大疫带来的绝好战机。但是他又不能预知大疫。

所以这次战争,既是有备的,也是仓促的。

刘备关羽各五万上下人马,在两地轮流欺负疲于奔命的曹操主力。这个是蓄谋以久。

欺负在大疫中风雨飘摇的曹家江山。这个是突发事件。不得不打出去力求把握良机。

这样子看看人口与军队征募比例的关系,联系疾病灾难事件,以前的一些争论问题就有了答案:


是关羽擅自盲目发起的错误战役吗?不是。上合隆中战略,下合兵法,中间也正抓好时机的正确军事行动。

'刘备忙着称王,不支持关羽吗?不是。关羽在很长的时间段中,守江陵的部队在一万最多不过两万这个数量级上。定蜀之后,原荆州籍士兵应当陆续回到荆州了。关羽在战前基本拥有全部四到五万荆州籍士兵,是否刘备应该等到把刘璋未能挖掘潜力的川中兵役人口征训出来以后,再稳健的同时发动汉中荆州战役更好?当然是更好。不过建安二十二年(217)超级大疫这个时机不容错过啊。

刘封孟达不救关羽的问题。辞以山郡初定,其实也合理。见死不救,还是有点过了为什么不派诸葛亮去帮关羽?汗~那仗输了我们才能知道关羽缺个可靠又精明的防守型人才帮他看后院。当时又不知道。如果糜芳不降,借江陵坚城怎么怎么一下,胜负就此改变。说不定在历史上糜芳还成为和吕蒙齐名的牛人呢。当时谁知道要派人去帮关羽呢?人家说关羽太自傲,那也是事后历史评论,当时可没人象郭奉孝铁口断命断死孙伯符那么指出关羽的毛病吧、还有问题吗?李严都有犍为的五千地方军。其他数个大郡也都该有相应的地方军。这股力量倒是可以应急调动。但是请不要忘记,很多年以后,出师表里面享有盛誉的向宠将军带着成都蜀汉皇家羽林军去距离成都三百里的汉嘉(雅安)平叛,结果本人战死。可见地方军还是必须的。关羽从闰十月才露出不支之态,也就是这个时候孙权下的黑手,援军的确来不及了。只有刘封孟达,或可以救关公一命,但也难挽回败局。那样子关羽败而不死,恐怕,当不上武圣财神啦 总结:

关羽的襄樊战役是一次合理的优秀的军事行动。关羽修城,造船,策反,淹敌,斩将,擒贼,将帅风采无与伦比,可惜运气不好。关于糜芳、士仁的叛变问题,刘备看马谡,郭嘉判孙策,何等明亮的眼神啊,可是,谁也没料到糜芳、士仁这两个人会... ...能怪谁呢~

刘备的力量在赤壁战后这十年间飞速的成长起来。但是同时也非常忙碌和仓促。

建安二十二年(217)超级大疫是触发这场未准备充分的大战的一个重要导火索。汉中和襄樊是同一系列的军事行为。 刘备把握机遇的能力一流。

曹操集团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了极佳的面对病魔坚持斗争的勇气,以及,不叫苦不叫累、千里转战就是不蹶上将军的铁军素质。如果天上有中国版本的神拿着天平称命运,我想大家都会感动并支持曹操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