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三章 线人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万南江、崔广正在办公室商谈事情,马立党、雷远两人敲门而进。

崔广马上热情招呼:“哎呀,两位处长,近段时间吃住可还好?”

雷远说:“吃住还算舒服,但却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啊,本是来解决方阵之事的,却一直没有方阵消息,任务完不成,心中着急。”

崔广紧挨两人而坐:“为这件事,万局长和我也都很着急,刚才还商量着,我们已派出一线部队进行地毯式搜寻,并且征集各方人员线索,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消息的。”

马立党欠身而起:“过不了多久?时至今日,将近一月有余,万局长的搜寻工作着实让我们担心。”

万南江缓缓抬头看马立党,再摆头看雷远:“我的工作能力由上级党委予以确认,至于为什么没有消息,你可以看看这四周的十万大山。”

马立党态度并不若:“我相信尽力了十万大山也不可能把一个人的所有消息都掩埋掉,我党我军经历了多少考验都能走过来,摆困难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万南江绕过桌子一角,白色手套在桌子上划过一道弧线,说:“我只是讲事实,从不摆困难,至于搜寻方阵,我们已经尽全力了。总部两位同志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提出来!”

马立党愤然道:“泄密之事是你局方阵所为,我们负责立案,批捕他是你局份内之事!”

万南江金丝眼镜一闪:“好一个份内之事,方阵是我局之人,但是,他却是从你们手上逃走的,这个责任谁也推脱不掉。再说,你们批捕方阵通知谁了,经过谁了?”

“万局长是老兵,也是有着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情况特殊时命令越级下达相信你也知道,`我想,方阵拿刀要挟总部人员并乘机逃走,追究下来军区也逃脱不了责任。”

万南江俯视而下:“说到责任,你我都有,保密局全体人员敢于承担责任。”

眼看室内气氛急剧升温,崔广马上近前:“两位领导都暂且歇歇火,困难大家都有,现在实质是如何将问题解决。”

雷远适时暗示:“是啊,问题还需要我们和保密局领导相互信任,保密局的工作我们要配合,我们的工作也需要保密局领导支持。”

四周暂时寂静无声,刚才的谈话像一粒石子,落入水中,如涟漪,荡开来。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而至,四个人看着电话,目光紧聚,万南江稳一下,伸手接过:“喂,你好。”

“南江,泄密之事追查是否有进展,你给我说说看。”杨副司令的声音沉稳宏亮。

万南江不自觉的抹一下眼镜:“副司令,我们已派出一线部队进行全方位搜查,但到目前到止,还没有方阵任何消息。”

“哦!”杨副司令有些吃惊:“这样,一定要配合总部两名同志的工作,尽快将此件事情解决好,如有困难或者进展要及时向我汇报。”

万南江心中沉重起来,点头称:“是、是。”

大家隐约从谈话内容中知道对方是谁,气氛在办公室冲撞升腾,四人紧紧盯着万南江脸上表情。万南江咽一口涶沫,坐正,有些尴尬的说:“追捕方阵这件事,崔副局长再想办法,争取让总部同志尽快完成任务。”

崔广呐呐道:“好的、好的。”

雷远起身:“这事让万局长为难,大家实是为了工作,还需两位局长见谅。”

崔广迈步相送:“没有、没有,我们争取抓紧。”

马立党、雷远两人走后,万南江盯着办公桌久久不动,崔广不说话等他。良久,万南江抬起头,说:“不行,崔副局长你必须尽快将方阵找到。”

“这个、这个……”

万南江紧盯着他:“你说过,将他找到,并不是难事!”

“局长,我是说过将他找到不难,但全局荣誉也将毁之一旦。”

万南江面部表情极其复杂的问:“是啊,难道一个有着8年优秀党委称号的单位,就会落败在我手里?”

崔广安慰:“不会的,方阵泄密之事,我们坚持下去,事情说不定还会有一丝转机。”

“坚持下去,转机?”

“找不到方阵就没人能证明秘密是方阵所泄露,既然不能证明是方阵所为,当然和我局没有关系。”

“但总部马、雷两人在有意向我们施圧,杨副司令都过问此事,要我们尽快将方阵批捕归案。”

崔广明白万南江之意,坚定的说:“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将方阵找到交给他们。”

万南江将脸迎向窗外,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后,坚定的说:“再等等看。”又回过头一脸高深的问:“如果将周和平放出,是否会对总部两人产生制约?”

“将周和平放出?”

“是的!”

“局长,将周和平收羁关押都经过了一系列程序,要是没有足够证据,单凭行政命令,只怕是违纪违规!”

“我问能不能对总部两人产正制约?”

崔广仅考虑一下,福脸完全松驰,笑道:“当然能制约他们。”

万南江道:“你说说你的看法。”

“周和平被批捕,总部马、雷两人没了责任,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周和平身上,如果周和平无罪从看守里出来,方阵逃走的责任还需马、雷两人承担,他们也不敢如此理直气壮,甚至将此事弄到杨副司令那里去。”

万南江点头:“既然他们能一口咬定方阵是由周和平放走,那么我们就能证明方阵的逃走和周和平无关。”

崔广一惊:“哦,是吗?”

万南江轻抬下颌:“已有新的情报,线人之死确实与周和平无关。”

“局长,死去的不是真正的线人?”

“那只是一个下线。”

崔广不解的看着他:“既然你已知道此事与周和平无关,为何还眼看将他收审?”

万南江将眼微闭:“这个,我自有安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