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29、攻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29、攻防

升到高空的观察员通过电话不断的向地面提供着关于俄国人位置的信息,这些情报通过地面人员不断的传到炮兵阵地,在俄国人对2师在大路两侧的工事和战壕轰击半小时后,还击的大炮终于响起。

师属重炮首先对距离较远的俄国大口径炮阵地发起了反击,尖啸着的炮弹在空中飞行十几公里远后,准确的落在俄国人的炮兵阵地附近,一处俄国人的炮兵阵地被击中,殉暴的弹药响起惊天动地的巨响,腾起黑色的蘑菇状黑云。

射击中的俄国炮兵没有观察气球,也没有地面的有效侦察手段,无法压制对方的火炮,很快便被反击的中国大炮炸的损失惨重,只好停止射击,拉着大炮转移阵地。

准备地面进攻的俄国士兵很快推进到距离2师战壕不到3公里的地方,随着军官的命令,俄国士兵沿着沟壑和灌木丛等作为掩护,向战壕方向运动过来。沿着大路两侧散开的俄国士兵弯着腰,向设在大路上的几个土袋垒成的环形工事发动攻击,在距离中国人的工事不到500米的时候,跑在前面的俄国步兵踏响了埋在地下的地雷,猛然爆炸的地雷将踏中的俄国士兵从地面掀起,飞起几米高后重重落地,从断裂的小腿处不断的涌出鲜血,慢慢的随着身体内血液的减少渐渐停止。

现在地雷还没有作为一种防守的重要武器在作战中大量使用,俄国士兵们也没有经历过面对地雷该如何处理的训练,见到前面的战友被地雷炸飞,还认为是天上掉下的炮弹,在地面趴一会儿后见没有后续炮弹落下,于是再爬起来向前跑,很快又有士兵被地雷炸飞下肢,俄国军人终于明白过来:地下有炸弹!

李至从蒙古草原才回到抚顺的指挥所,就看见彭岚愁眉苦脸的找到自己。

“李至兄弟,你可回来了,这几天在本溪打的热火朝天,我这里也不消停!日本人不断的来找我,一定要见到你,还有俄国中将普洛克的助手卡可夫也一直在等你,你看是否安排见下?”

“先见俄国人卡可夫吧!现在还不是把俄国人打的太疼的时候,边打边谈,谈不拢就继续打,打不下去又谈!日本人先晾在那里,我们这次干俄国人又不是帮小鬼子的忙。”

彭岚连忙答应了去安排,李至还没来得及泡杯热茶喝,就看见焦头烂额的卡可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黄将军,终于见到你了!现在我们的97师还在你们的包围之中,普洛克中将已经带领两个师的精锐部队前去解围,现在的局势对你们来说非常的危急!难道黄将军想让你的士兵被普洛克中将消灭吗?”卡可夫见面也不客套,直接就闹了起来。

“卡可夫先生,我刚从外面回来,你说的情况我还没来得及了解,这样吧,我马上问下副官,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看如何?”

卡可夫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吧!不过你要快,我们每耽搁一分钟都有无数的士兵丧命。”

片刻之后,副官成阳拿着几张报告进来:“报告将军,目前情况已经基本清楚,接近本溪的俄国97师已经向我方投降,普洛克中将的2个师正在进攻我们的防线。”

卡可夫听了心都凉了半截,想去救援97师,可惜97师已经投降不需要救援了!连忙对李至说道:“黄将军,你是想和我们俄国为敌吗?你们的朝廷宣布中立,可你明显的没有做到!我们的方面军司令库罗巴特金先生非常的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本人来说,无意于俄国军队为敌,你们的敌人是日本人!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为难。卡可夫先生,你知道的,事情的起因是你们要强行接收本溪,本溪并不在你们和日本人的作战范围内,所以我们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城市并没有违反中立。”

“黄将军,远东在国际上公认是我们俄国的势力范围,所以我们要求是合情合理的!”

“卡可夫先生,势力范围并不等同于控制范围!国际上只是承认你们在远东的存在,而不是承认你们为占领者或者是统治者!我想,事情已经发生,现在事态如何发展,取决于我们双方的态度!”

卡可夫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好吧!你们的条件是什么?希望你们会看清自己的实际情况,不要妄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们的条件很简单,首先,除远东铁路经过的地域,你们不得将其他地域视为作战范围,其次,不得强行掳掠中国百姓为民夫,也不得随意杀害。我们能付出的条件是,释放被俘虏的俄国官兵,同时也不会允许日本人通过同样的地方对你们采取敌对行动。”

卡可夫想下道:“这些条件我无法作主,我只是奉普洛克中将的命令前来确认阁下的真实意图的。普洛克中将一直坚持和阁下合作而不是对抗,要不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我马上回去找他,希望能说服方面军司令。”

李至冷笑下道:“你们最好说服你们的司令,据情报所得,日本人不出三天就会对鸭绿江沿岸、大连和营口发动攻击。也许你们出动在辽阳的20万士兵能取得本溪,可你们拿什么对抗日本人?”

卡可夫也听过关于日本人动向的情报,在李至这里再次听到,知道不是虚言恐吓,如果不是面对日本人的强力攻势,普洛克将军也不会苦心积虑的平息与中国人的冲突!立刻站起来对李至说道:“黄将军,我马上去找中将,希望能来得及!同时为了表达阁下的善意,也希望你能通知你的部下保持克制。”

正在向2师阵地进攻的俄国士兵终于明白了中国人在阵地前沿埋设了大量的炸弹在地下,不敢再继续进攻,不少俄国士兵选择了绕道,可好像不管那里只要是能通往中国人战壕的地方都埋设了密密麻麻的炸弹,看着几百米外的目标,已经损失了不少士兵的俄国人恨的直牙痒。

正当俄国人进退两难之际,已经发现俄国人动向的2师战士用连属迫击炮向俄国人猛烈的射击,被地雷拦住前进脚步的俄国士兵又被从天而降的炮弹炸的晕头转向,再不敢瞻前顾后了,转身就往回跑。

很快普洛克中将接到进攻部队的汇报:中国人的大炮非常的猛烈,在阵地前也埋设了大量的炸弹,人一踩到就会爆炸,进攻的士兵们都退回来了。

普洛克听了脑袋都大了一圈,现在和中国人死磕,不正好如了日本人的意?如果是非得打败中国人,那就可以强令步兵进攻,可不进攻,那么97师怎么办?没有97已经覆灭的确切情报,也不敢停下脚步。可是那些中国人大量埋设在阵地前地下的炸弹却阻挡了进攻的脚步,刚才的炮战中自己方面的大炮被大量的压制住,被摧毁了十几门大炮,这样下去,最多二天自己的大炮就要被全部摧毁。正伤脑筋的时候,104师师长突然说道:“中将,我们有很多用于驮物资和拉大炮的骡马,抽些出来,重点突破大路两侧的阵地,你看如何?”

普洛克听了大喜过望,这倒是对付那些埋设在地下的炸弹最好的办法!虽然在东清铁路两侧,那些老百姓都逃跑的差不多了,不过在黑龙江再抢劫些骡马还是没问题的!立即表示同意,于是俄国人马上行动起来,筹集了大约160多匹骡马,牵到大路正对的中国战壕对面,跟在骡马后面的,是俄国人整两个团的兵力,预备在突破成功后迅速的跟进,巩固和扩展突破点,先不顾一切的和97师联系起来。

在热气球下面吊篮内的观察员很快的发现了俄国人的动向,大量的大炮将射击方向调整过来,迫击炮也储备了大量的炮弹,等待俄国人进攻的时候给予迎头痛击。很快,俄国人的第一批进攻部队集结完毕,向阵地方向推进过来。

俄国人把收集的骡马赶到阵地的前面,正想驱使这些骡马去践踏地雷的时候,早探清俄国人位置的中国炮兵开始了炮击,除师属重炮随时准备压制俄国人的炮火没有参与射击外,其他射程能够到达的野战炮、迫击炮都一起开火,向俄国人的进攻出发地和出现在雷区前沿的俄国人开始轰击。

呼啸的炮弹密集的落在俄国人展开进攻的近1公里的地段上,将雷区前几百米的纵深炸成一片火海,腾起的烟尘和硝烟遮蔽住灌木丛和道路,不时有被炮弹击中的骡马或者人的躯体腾空飞起,挥洒着暗红的血液飞开。赶着骡马向雷区跑去的俄国士兵被密集的炮弹炸的死伤惨重,纷纷伏在地上躲避横飞的弹片。无人看顾的骡马被剧烈的爆炸惊的惊惶失措,四散奔逃。向后的很快黑炮弹炸到,炮弹将骡马的身躯中间猛然撕开,分成两段的躯体拖着长长的肠胃向两边飞开,被炸碎的骨肉像雨点一样在周围落下。

部分受惊的骡马奔向了地雷阵地方向,跑出不远后就引爆了埋在地下的地雷,猛烈的爆炸从地面腾起,在一声巨响中,被炸中腹部和四肢的骡马挥洒着血肉飞起,然后重重落地,被炸断的四肢飞的更远,又引爆了其他地方的地雷。

俄国人残余的大炮也在这时候响起,腾空而来的炮弹不再是轰击战壕和工事,而是落在地雷阵地上,不时有被近距离炮弹引爆的地雷随着炮弹一起爆炸,闪光和烟尘此起彼伏。很快就在大路两侧的战壕和工事前开出一跳通道。

早严阵以待的2师远程大炮根据观察气球的指示,对俄国人的大炮阵地进行了及时的压制,黑色的烟尘和剧烈的闪光不时在冒起白色发射烟雾的俄国大炮阵地上升起,被压制火炮击中的俄国大炮变成四散的废铁,正在发射的炮兵也被远远的掀开,很多人在爆炸之后只余下军服的几条破布挂在周围的树枝上冒着青烟,身体变成了细碎的肉末沾在树叶和草地上。

战壕内的2师战士们紧紧的捏着手里面的钢枪,瞪着血红的眼睛,牢牢的看着俄国人的动向。很快,已经冒着炮火潜伏到前沿的俄国人乘炮火稍弱的时候,站起来,高声大喊着向阵地冲过来!俄国人的火炮冒着2师重炮的压制,顽强的继续射击,向战壕所在的方向逐渐转移,蹲在战壕内的战士开始有了伤亡。面对俄国人步兵的疯狂冲锋,守卫的战士都不敢到防炮洞躲避炮击。冒着俄国人的炮击,机枪开始向400米左右的俄国人射击,密集的子弹扰动着被炮击烫的炙热的空气,向弯腰跑步前进的俄国人扫去。

不时有战壕被俄国人的炮弹击中,伏在那里的战士随着钢枪一起高高的飞起,被炮弹巨大的能量撕裂的躯体血肉模糊的飞开,距离弹着点较近的都被震的内脏移位,被强大的冲击力推的斜滚到战壕内的地面上,耳朵和鼻孔蜿蜒曲折的血不断流出。

俄国人依然采用密集的纵队冲锋,几百名俄国士兵排成散乱的队形向阵地方向冲锋,战壕内的中国士兵纷纷开火,密集而猛烈的子弹如同暴风骤雨一般飞向俄国人进攻的队形,阵地前的地面像被冰雹打上,全是被弹头打的跳动起来的泥土。“噗哧――噗哧――”的声音响成一片,许多冲锋的俄国士兵被子弹击中,身体猛然间出现几个巨大的血洞,体内的鲜血被高速旋转的弹头造成的空腔负压挤到一起,然后从弹孔喷出,人也由于奔跑的惯性向前扑倒。

在炮击和骡马的踩踏中没有被引爆的地雷也开始被冲锋的俄国士兵引爆,踩中的人被炸的高高飞起,身上的军服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撕成碎片。

在地雷阵外的俄国人架设了几挺马克沁机枪,向战壕不断的扫射,密集的子弹打的战壕尘土飞扬,飕飕的子弹飞行的声音回荡在战壕上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