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出自湘西“土匪”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英雄们致敬!

五十年前,中国军事作家魏巍,写出了<谁是最可爱的人>,编入了中国语文课本。它描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松骨岭峰战斗中,与号称世界强国的美国军队进行了殊死的搏斗。作者参与打扫战场,亲眼看见志愿军战士的遗体,保持着牙咬敌人的耳朵,同归于尽的各种姿态。


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献身的志愿兵战士中,有一半以上的战士就是湘西男子,他们在一年半载前还是事实上的湘西匪患队伍中的土匪?!


湘西山多林密,山多洞深。从军事角度看,这是一个特别适合土匪生存与发展的地方。湘西山不高,却多。一山连着一山。在距离你三百米,五百米之外,某一个山坡上,某一个山路转变处,有一个,手持步枪,大刀,在等着你,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会是如何一种心理。这样的人,就是土匪。这样的土匪多了,自然就成为匪患了。


中国古代的宋代开始,历代政权,对于湘西匪患,基本上是束手无策。清朝末年,土匪已经成为当地一种显赫的职业了。民国期间,湘西土匪发展到了高峰期。当时的国民政府没有办法,请土匪头儿当县长有之,请土匪头儿当国民正规军的营长团长的有之。更有甚的,一个土匪头儿,当了国军正规营长几个月后,感觉没有什么好味道,就带着整个国民正规军的一个营的人与枪,仍然回到湘西老地方当土匪。在湘西,土匪代替了地方政权,他安排山民生产粮食与生产鸦片,他收取税收,他购买更多更好的军火,他控制越来越大的山区地盘。


相当部分的土匪的个人性格,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他们直接伤害着普通老百姓的正常生存。有一个当了国民政府古丈县县长的土匪头目张平,十八岁为匪,什么时候想抢东西时,出门想去谁家抢东西就去抢谁家的东西;什么时候想玩女人时,出门看见谁家的女人就一定去霸占谁家的女人,连自己的亲婶婶都不放过。他的同村乡亲说,这样的事做不得。他二话不说,当天晚上,带上几个人,就把这劝说的乡亲一家人杀光了。


湘西人们在恐惧中生活着:“天见张平,日月不明;地见张平,草木不生;水见张平,混浊不清;人见张平,九死一生。”这样的民谣,已足见一斑了。就这样,消灭数百年以来的湘西匪患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七军的身上了。


就可是一支目前世界上任何人不能另眼看待的有着显赫战功的部队。当年,它从江西的大山中走出。当年,它也曾被当时的国民政府称之为“红匪”。但是,它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八年抗日战争,当它从中国东北再次走出的时候,它已经是战无不胜的第四野战军中的一支主力部队了。它参与了东北的解放战争与华北的解放战争,它攻克了山东济南,它渡过了长江,它战胜了国民党军在湖南常德的守军,它直入四川,解放了重庆,它回师湘西。现在,就是,五十年前,它要对数百年的湘西土匪开战了。


四十七军胜利了。它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许多东北汉子,山东汉子的鲜血,洒落在湘西的山山水水之间。有多少人付出了生命?人们不得而知。如果以战争的一般规律计,歼敌一万,自损七千的话,解放军战士付出生命数量级是相当可观的。我只知道,湘西人民没有忘记他们,湘西人民正在准备修建四十军的纪念碑。在湘西的几天中,当地人民人人知道湘西剿匪记。凤凰的小酒家里,摆着土匪“钻山豹”喝的专用酒。湘西许多政府机关,公务员机关的头儿们,许许多多就是英雄四十七军就地转业军人的后代。剿匪到了1951年元月15日止,除镇压一批罪大恶极的土匪外,湘西还关押着30000名土匪特和其他反革命分子。其余约60000人经集训教育后遣返农村,依靠觉悟好的农民群众共同监督劳动,解决好生活问题,使其安心生产,不再为非作歹。经过一段时间的管制,由农会评议,摘掉其“土匪”的帽子,还其农民的本份。


志愿军赴朝作战时,还先后带走10000余名出身好,罪行轻,并有悔过表现的土匪,有的直接补入部队,有的参加担架队和运队。在抗美援朝作战中,大多都有很好的表现,许多人还立了战功,当了干部,沅陵寺溪口的土匪姜长禄,进入朝鲜后,作战勇敢无畏,屡立战功,在著名的上甘岭战斗中,他的一个连坚守阵地半个月,打死敌人近2000人,姜长禄四次负伤,荣立三等功;桑植县当过土匪的张福祥,入朝作战后,表现十分突出。在老头山战斗中,坚守阵地的4个战士,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仍坚持战斗,打退敌人多次反扑,立了大功;泸溪苗族汉子符胜虎在朝鲜战场上英勇作战,先后立了大功一次,小功三次,并提升为志愿军连长。在著名作家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写到的十分惨烈的松骨峰战斗牺牲的烈士中,就有近一半是湘西去的“土匪”


原47军139师政委袁福生曾说过,:这些湘西“土匪”特别能打仗,在部队减员较大的情况下,还专门到湘西招了一批“上过山”的“土匪”入朝补充到正规部队中去,使这些人的长处得以充分发挥。


有人不禁发问,为什么当年四十七军能够结束匪患。“他们是保护人民的”。当时的共产党新政权,动员群众只说一条,答应给人民土地,答应人民少交租粮,答应保证人民安居乐业。就凭这简单而有力的几句话,湘西人民万众一心愿意跟着新政权走!


结果表明,这个政策的精神作用是极为英明的:没有了湘西人民的支持,湘西土匪走入了末路。自动放下武器的湘西土匪,转变成为湘西农民;重新拿起武器的湘西农民,又转变成为志愿军战士,那怕他前天还是湘西的土匪.这样的转变,是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的.这样的转变,只用了不到三百六十五天的功夫。用四十七军一位师政委的话来说,他们“枪法准,能吃苦,特别打仗”。换句话说,这支补充了10000名“湘西土匪”新战士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四十七军,在转身而去的朝鲜战场上,又打出了新的军威。


是什么,让这些曾经的“湘西土匪”能够如此英勇地为新政权而战斗?实质上只有一条,他们是在捍卫自己得之不易的新生生活:有土地,少交租,能过上安民告示的生活。


向他们致敬!原本善良彪悍的湘西汉子,当时进入湘西的新政权的英明的党政军的领导人,他们都具有化腐朽为力量神奇人格,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试问,当今所谓号称强大的美国人,有胆量把阿富汗战场上的俘虏,转化为美军进攻伊拉克的战士吗?!


虽然解放前,湘西的土匪犯下了滔天罪行,但他们都称得上是热血男儿,只要有改过从新的机会,他们一定都能够树立新功。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是1949年解放的,然而张家界直到1952年才解放,这三年干啥去了呢?剿匪!整整三年几乎牺牲了 47军41师的一个师的人马,才基本肃清了湘西各地的土匪。罪大恶极的土匪头子就地镇压,以泄地民众心头之愤,罪行轻的陆陆续续上往朝鲜战场遣送。在“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兵中就有1万人是我们湘西土匪兄弟。


著名电影《英雄儿女》里面的主人翁王成的原型就是张家界的宋海桥;在整个朝鲜战场歼敌最多,获得勋章最多的志愿军战士,便是张家界的神枪手金珍彪,共歼敌165人。著名电影《上甘岭》相信大家都看过吧,上甘岭被炸成一片焦土的场景大家一定历历在目。笔者乡下老家村子里的老村长便参加过上甘岭战役,一级中等残废军人,也是土匪出身,他不能看《上甘岭》这部电影,一看就要喝酒骂娘,心里一点也不痛快。因为为了守住上甘岭这块阵地,志愿军动用了四个师的兵力,几乎全部伤亡,其中80%都是湘西的土匪改编而成的。老村长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而那么多兄弟都光荣的牺牲了,睹物思人,他的心情肯定非常难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