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毛派”是从尼泊尔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一个派别,主要由一些激进党员组成,也称作尼共(毛),但他们同尼共已经没有多少关系。1990年1月,尼泊尔开始实行君主立宪制下的多党议会制,尼共于1994年在选举中获胜,上台执政,而尼共(毛)则认为阶级的差异越来越大,尼泊尔社会不可能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得到改造,要实现共产党的理想必须像当年毛泽东那样,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开展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实现各阶级平等。1996年,所谓“毛派”从尼泊尔最为贫穷的西部山区开始发动“人民战争”,该党也因此由合法变成非法,由公开转入地下。

美国《革命工人在线》女记者李.奥内斯托曾经只身一人深入所谓“毛派”武装的“解放区”采访尼共(毛)的总书记普拉昌达,她与游击队员共同生活了4个多月,还参加了一个文化班的学习课。她在文章中描述:“在山里的一块平地上,借着两盏昏暗的煤油灯光线,我能隐隐约约看见地上黑压压地坐着100多人。文化班的战士教大家一起唱歌,吟诗,为吟唱伴奏的是尼泊尔传统的小鼓。大家一起吟唱的第一首歌是《烈士的鲜血让人民更加强大》。一位政治教员教育大家支持和参加武装,政治教员还向大家通报最新的战况。第三位游击队教员给大家讲的内容是群众如何展示新的人民权利――如何让劳动果实回到自己的手里,如何通过人民政权解决内部的矛盾,如何尊重法制,如何抵制全国大选。这位教员最后还让大家要有牺牲的思想准备。”

目前,该党在尼泊尔全国1/5以上的县建立了“解放区”和政权组织,其影响已渗透到加德满都。同时,所谓“毛派”反政府武装力量不断发动针对警察和政府武装力量的袭击。2001年6月1日,尼泊尔发生血溅王宫惨案,开明国王比兰德拉被王储迪彭德拉枪杀,王国陷入政治危机,政府曾一度与所谓“毛派”武装进行谈判。去年11月,谈判破裂,国王贾南德拉宣布“紧急法令”,政府军开始对所谓“毛派”武装进行围剿,几个月来已经有数千人丧生。

所谓“毛派”武装一直否认自己是恐怖组织,他们不袭击平民目标,或者尼泊尔的旅游区。他们声称,这么做的理由是考虑到旅游是尼泊尔国家的经济支柱,他们不能让人民的经济利益蒙受损失。在一份文件中,他们说,“恐怖主义”最恰当的定义就是为政治目的屠杀平民而扩大恐怖。“恐怖主义”这四个字不应该用来指向警察、军事机关的攻击。“人民战争”就是向警察、军事机关攻击而不向一般的平民攻击,因此“人民战争”不是“恐怖主义”行动。

王宏纬研究员提醒记者注意,所谓“毛派”武装具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它们的存在有着很深的社会经济基础。尼泊尔是个非常贫穷的国家,年人均收入就几个美元,几乎没有进行土地改革,佃农要将原本就很少的土地收成的一半以上交给地主,有材料说差不多20万的农村少女被贩卖到印度从事色情业。本来,作为世界上惟一一个印度教国家,妇女的地位就比较低,‘毛派’武装中就有很多女战士”。

西方媒体提起所谓“毛派”武装时说他们跟秘鲁的“光辉道路”游击恐怖组织没有两样。在“9.11”事件以后,尼泊尔政府也公开说所谓的“毛派”武装是恐怖组织。6月20日,国王贾南德拉回答记者说,5年以前,他认为“毛派”运动有进步的一面,但现在他们的做法和恐怖分子毫无区别了。美国也已经把所谓“毛派”看作“恐怖组织”。2003年1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正式访问尼泊尔,答应向尼泊尔提供两亿美元的军备。随后,4月中旬,一个由12人组成的太平洋司令部军事小组,悄悄到达加德满都了解和评估尼泊尔局势。5月,尼泊尔总理访美,布什批准了2000万美元非军事性质的经济援助。“今后,美国很有可能会帮助尼泊尔训练军事人员。”王宏纬说。

《联合早报》的分析文章指出,以“保护者”自居的印度一直“关注”尼泊尔,同时对尼泊尔与别国发展关系特别敏感。上世纪80年代中,尼泊尔曾向中国购买了一些武器,为此遭到印度制裁。90年代后期,印度抱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已成为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的一个基地,尼方矢口否认。《印度快报》报道,为帮助尼泊尔“平叛”,印度提供了两架直升机及大批武器,还封锁了与尼泊尔的边境,以防反政府武装人员逃往印度。

大国在“反恐”的契合点下走近尼泊尔,其中的地缘战略原因不可小视。有分析指出,在当代通讯与卫星科技快速进步的背景下,海拔极高的尼泊尔,可以成为极佳的科技情报与军事监控点。若在尼泊尔部署侦探设施或设置导弹基地,将可涵盖东南亚、南亚、中亚、印度洋乃至波斯湾,监控整个亚洲的军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