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感动你我2007征文)佝偻的背影和粗糙的小手

2007年8月上旬,我在川南一个边远的县城接到了调令.在外地工作了一年多后回到了那繁花似锦歌舞升平的大都市,又过上逍遥快活的神仙日子.每天与朋友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就差大称分金了.日子过得平淡无奇,每天早上还在睡梦中就被电话吵醒,一接电话就是:今天哪儿去喝茶?要不就是:什么地方又开了家新馆子,咱们去品尝味道如何?回来不到三月身上的肥肉见风长,胖了十多斤双下巴更深了,正向三个下巴继续发展中,不少好友一见我都戏虐的问:请问 你吃了什么牌子的饲料?


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艳阳高照.百般无聊中被邀去河边喝茶晒太阳,暖洋洋的阳光晒在身上好舒服,我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这不要钱的阳光浴.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句熟悉的川南方向的土话:老板,要不要茶叶喔?还有干笋子?....刚睁开眼就听到旁边朋友被打扰美梦后不耐烦的呵斥声:去去去,哪个要你的烂东西,不要打扰我们睡觉,快走开....我忙制止他的吆喝定神一看:一个背着个大而古老的帆布大包的中年人正眼巴巴的看着我,他穿着一件洗得退色的夹克和与他身份极不相称的武警军裤,脚上穿双布满灰尘的旧布鞋,他期望着我能买点他的山货,看我坐起来忙把手上托的一袋茶叶和两包干笋递过来.我抓把茶叶拿在手里闻闻,一股清香沁入心脾,清明前的碧露(四川茶叶的俗称,意为在清明节前采摘炒制的茶)不过色泽不好,有点翻黄了,那是炒制时火侯没掌握好.好多钱一斤?那中年人急忙说:30块,你看...要不28块?我那朋友在一旁伸头过来看看大呼小叫起来:啥子哦你这黄焦焦的茶要30?10块我都不要.这时茶馆老板急冲冲的跑过来:哪个喊你跑来卖茶?走走走.一边说一边推那中年人,那中年人差点被推倒,干笋子掉地上了.我恨恨的瞪了老板一眼:滚开,老子买茶管你屁事.老板莫名其妙的看看那卖茶的干笑两声,为我们续上开水走开了.我摸出50块钱:来,买两包茶叶.卖茶叶的中年男人千恩万谢的递我两包茶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我没抬头只是看着黄绿相杂的两包茶叶发呆,耳边还听见那道谢的川南土话:感谢罗喔.我朋友不满的在一旁叽叽咕咕:你钱多啦?50块钱买两包烂茶叶,天天都在外头喝好茶要不得吗?,买这回去干什么?两斤多,要喝好久啊?反正以后去你家里不准拿这茶泡给我喝...我没理他,躺下去,眼前又浮现出那佝偻的背影粗糙的小手......


五一假期刚过,回到单位就忙开了,每天忙着写分析做资料忙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轻松一下,领导叫我开车送专程来这里巡检基站的技术人员,哈哈这下脱离座办公室的苦海了.我每天一早就开着越野车去宾馆拉上曾经也是我同事的技术人员,跑到街上把奶汤面钵钵鸡片吃个饱,然后拉上他们去基站,到了目的地后他们忙他们的我就把车一锁跑去河边钓鱼或者去竹林里打竹鸡斑鸠,晚上回城里拿到馆子里去加工,酒足饭饱就打牌,赢的钱统统给我保管,我就负责第二天的伙食费.嘿,我车里汽枪鱼杆等家伙是齐的.那天周未,我送他们去一个最偏远的基站,真不明白,那大山里鬼都看不见一个还立个基站干什么?车开到实在不能再走的地方停下,他们几个背上仪器工具爬山上去了.我提着汽枪钻到林子里寻找肥嘟嘟的野味,不一会儿就有了收获.有只色彩斑斓的我从没见过的大鸟被我一枪打伤,它挣扎着在地上扑腾,往深处钻.我不顾一切的追了过去.追了一阵不见了,我气得大骂:这是什么破枪?(其实那枪是点45口径的高压气枪,杀伤力很大,一般大的斑鸠一枪就甩翻.现在买不到那种子弹,汽枪也管得严,没用了)我正骂得爽口,只见林边站着一个人好奇而又诧兮兮的看着我.(诧兮兮,川话.意为惊愕不知所措).是个山民,他穿件可能是70年代的公安蓝中山服洗得有点边灰黑色了,糊满泥浆的裤子看不出颜色,一双左右都有洞的破胶鞋,40多岁的样子,背个大背兜里边装满了柏桠枝.他可能被提着枪突然从林子里窜出来的我吓了一跳:会不会是土匪?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没好气的问:喂,老乡,看到一只大鸟飞过吗?他没作声,我转身就走.那种是啄木鸟,是益鸟,不能打的.背后传来一句很正宗的普通话.我回过头:管你屁事.....恩?你会说普通话?我好奇的走过去,用四川话问.那人看着我:会几句.反正刚才追那鸟也跑累了,找个干净的石头坐下,和他聊聊天也好啊.我摸出烟递给他:抽只烟,你就住在这啊?这里山高林密的多不方便啊.他接多烟,没抽,小心的放进胸口包包里,我又递他一只并打燃火.他有点不好意思的伸头接燃:你是干什么的?这么远的山里来啦?参观考察吗?我看看他:你见过提枪来参观考察的吗?我们都笑.一只烟快抽完,他邀我:我家离你停车那不远,那里停的车是你的吧?去我家坐坐.好啊.我一甩烟头起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看见他跑到我甩的烟头那里把它踩灭.护林防火...我有点脸红.


那也叫路吗?走一步滑两步.我背上枪手脚并用好不容易才爬到一节有石板铺的路上:怎么都不铺上石板?好滑啊.那人回头:我还没来得急,今年事很多,忙不过来啊.我不坑声了.爬上个小山梁,一户人家出现在眼前.那人把背兜放在屋门口一大堆干的金黄发亮的玉米边,我看见有个10岁不到的小女孩坐在房屋前一块石头上趴在个大石条上写什么,她好奇的看着我这背着枪的陌生人目不转睛.那双黑眼睛好大好亮,穿得有点破旧但很干净.小朋友你好,我笑问她.她羞涩的低下头:阿叔,你好.我回头:你女儿多大了?那人一边检查她功课签字一边回答:8岁.这时我才发现:这人背有点驼.站在他家房前的小院里放眼四周没一户住户,只看见我那越野车还停在不远的山路尽头.站在他房门口,赫然见正中墙上挂了个黑白照片,里边是个相貌朴实的中年妇女,按这里的习俗,那儿只能挂辞世亲人的照片.墙的左侧贴满了奖状,灰暗的房里看不清楚,我走进去.全是奖给xx乡中心校xx老师的我看看几乎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也有几个小的奖状都是:三好学生,优秀学生一看就是那女孩的.房里很干净整洁,可没什么摆设,就一破立柜,还是上土漆那种,断了条腿,两把烂椅子,左右一间偏房,就一间有床,另一间用的是木板搭的床,看得出来是爸爸睡的.没电视,在我目光所能及的地方没找到一件家电,隔壁厨房传来阵阵浓烟,熏得我不得不跑出来站在院里擦眼泪,那人正使劲的用包谷叶擦一个玻璃杯,那杯是装什么营养液的瓶子.看样子在给烧开水准备给我泡茶.别忙了,来坐哈,摆龙门阵.我坐在那小女孩坐过的石头上看看那本子上他签的字:已认真改错.几个字刚劲有力,比我鬼画桃符的字好看多了.我递他一只烟:你是老师啊?他坐下仍然使劲的擦着杯子:恩,就在山脚下,乡中心校.我算了下:他每天上下山来回肯定是20多公里的山路,下雨下雪那更难走.你怎么不搬下山去住呢,每天走来走去的好恼火嘛.(恼火,川话意为:困难麻烦)他笑笑:我也是觉得,娃娃小,很不好走.可家里的地在这里啊,家里没多的人,庄稼要做的,要不吃的都没有.我问他:你不是有工资吗?现在城乡一体化,在修农民聚居区,乡上去买一套嘛,现在农村教师的待遇好得很哦....他扭过头看着山的那边低声说:她妈得病,拖了好久,走的时侯我欠了大队上和学校好几万.我一听心都凉了:好几万?这地方挣点钱就靠鸡屁股和卖点草药山货,好几万要什么时侯才还的起哦.看着我的表情老师神情开朗的笑着说:不忙的时候弄点茶挖点竹笋去城里卖,再挖点草药弄点柏桠,有人来收,有时能卖个好价钱,可能几年就能把钱还上,也许还有结余.我看见那地上背兜里的柏桠,那东西能卖好多钱?柏桠里还有一大捆学生作业本,肯定是学生的作业本,拿回改的,还有啥时间去找钱哦.唉这些大山里的人民教师真的是....阿叔.喝水.小女孩怯生生的端着她爸爸用玉米叶擦了又擦的杯子递我面前.我接过来,那双小手很粗糙,手指甲里全是泥,她转身把石条上的作业收好,装进书包里.又背上个和她差不多大的背兜拿把链刀钻进房后的林子里了,多懂事的小孩.这点大的孩子就能在家里帮忙做活了,我家那个混世魔女10岁了每天还要奶奶给洗脸,吃的东西稍不如意就大喊大叫.真该把她弄这里来锻炼一下,可我父母见过这地方的艰苦的话肯定是要把我杀了的.在谈话中,我看见他几次都想给我发烟抽,可还是没勇气拿出来,我看见那烟壳了是1块一包的那什么烟,我那软中华对他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奢侈烟了.


抬头看见天色不早了,我要走了,临走时,我一再要求他把院里的鸡逮几只卖给我,看看那虽然破旧但很整洁的家,鸡可能是这家里唯一值钱的啦.老师犹豫了一下,我头也不回的走下山梁,边走边说:给我逮大的,肥的.用背兜装好背到车那边去,我那里等你.等我走到车旁,几个技术员已经坐地上打牌打了一会了.他们对我今天打猎的战果表示不满,说才打了几个小鸟不够塞牙缝的.我忙说:晚上请你们吃正宗的大山里的土鸡.正说着,那老师背着三只鸡来了,我把鸡连背兜一起装进车里回头问他:好多钱?老师脸有点红,搓着手说:你看到给就是了......我回头招呼他们上车,顺手摸出几张红票子塞他手里:拿到.不要惊咋咋的闹.过几天我还要来买你的土鸡的.老师一看手中的钱象是拿着烧红的铁:使不得使不得,要不了那么多钱.我码下脸说:你教书教哕了唆?城里现在这土鸡好多钱一斤晓得不?这么肥的鸡一百一只不贵的,过几天我还要来,给我准备点好的干笋子和土鸡蛋吧,快走快回去,过几天赶场逢节给娃娃买双好点的运动鞋穿.我一边说一边推他,这点钱决不是可怜他日子过得清贫,而是看见那小孩子确实有点可怜,刚才我看见她脚上的胶鞋都爆边子了还在穿.我一再申明过几天还要来的,并说好他给我准备土鸡蛋,他这才收下钱,转过身佝僂着身子慢慢走向密林深处.望着那过早就弯曲的背影,我由衷的祝福这对虽然贫寒,但仍然充满希望的父女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后记:调走前,我去过一次他家里,不幸的是半路上把受过伤的右脚又扭了,痛得我杀猪样大声嚎叫,被拉回城里了.只得托在山下开幺店子(川话:路边小卖部)的老板把我搬家走走后用不着的几样旧东西和衣服还有两百块钱交给那老师.我的同事几次上山去巡检线路和基站都要在他家买很多山货,前不久给我带了好多来.听说那老师常都提到我.说我是好人.

本文内容于 2008-1-1 17:49:27 被不合群的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