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六章 真正的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徐虎日记 2001年1月3日


来部队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元旦过的很快乐,一个月来,我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紧急集合不再变得一团糟了,我渐渐感到,我已经有点像个兵了。听班长说,我们马上就要授衔了,我的梦想也快实现了……


—————————————————————————————————————


热热闹闹的元旦转眼就过去了,军营又恢复了原本的气氛,各项工作依旧有条不紊的展开着。今天是2001年1月4日,也是徐虎他们步入军营的第31天,今天,等待他们的将是人生中崭新的一页。


天还没亮,连长张杰就他们早早地起了床,一个月来,他能感到发生在新兵们身上的变化,在他们身上,社会风气少了,兵味多了,这让他很高兴也很满足。今天,他将为他手下的141名新兵们授于列兵军衔,他们将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这天新兵连破例没有出早操。起床后,新兵们从司务长那里领回崭新的冬季常服,班长、班副们手忙脚乱的帮助新兵把领花、肩章和军衔佩带好。


班长赵刚把新的军衔和领花帽徽发给新兵们,教他们如何把领花别在衣领上,帽徽镶在帽子上,普通的军装,经过了军衔和领花帽徽的这么一点缀,穿起来看上去顿时精神了许多,刘涛抢着到军容镜前整理着装,这在徐虎眼中看来还真是有些臭美。


整理好着装,集合的时间到了,一排排长国荣带领全连新兵们前往作训场,集体参加新兵授衔大会。在前往作训场的路上,新兵们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都是很兴奋的样子,脸上还带着微笑,吼起"一.二.一"的番号来也特别卖力。


今天的作训场格外的漂亮,总令台上,在一列长长的被红布盖着的长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新兵们的新肩章。而长桌的一旁则是一杆杆钢枪。


新兵连的时间永远是紧张的,在这短短的两小时内,授衔,宣誓,授枪一气呵成。也就是这短短的两小时,就把一个个社会青年重新定位成一个革命军人。


令人振奋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亲爱的同志们,战友们,当你们举起右手向神圣的军旗宣誓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正式军人,一名真正的共和国士兵。在此,我代表团党委、机关和全团官兵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 亲爱的战友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由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新型人民军队,他肩负着巩固国防,抵御侵略,捍卫人民共和国和社会主义制度,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参加国家经济建设的历史使命。作为共和国的军人,国家的存亡,人民的安危与我们息息相关,你们一定要牢记军人的誓词,永不背叛,做一名共和国的忠诚卫士。 亲爱的新战友们,我团是一支经历过战火考验的和平时期锻炼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


徐虎明白,从今天起,从此刻起,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娃了,他正式的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从此刻起,他将肩负起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任务,他也明白,虽然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军人,但他还不是一名真正合格的军人,离真正军人的要求还很远,想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他还得付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汗水。


伴随着庄严的解放军进行曲声,徐虎和刘涛们无比的自豪和激动举起了右手:“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神圣而严肃的授衔宣誓仪式后,授枪仪式正式开始了。当徐虎手握着一米多长的步枪时,他笑了,笑得那么天真无邪。


授衔仪式结束后,下午连里给新兵放了两个小时的假。在向班长赵刚申请后,刘涛终于拿出整整放在储物箱中一个月的数码相机在营院里拍照留恋。不过今天他就只拍了两张,第一张是与徐虎单独拍的,后一张则是新兵连1排2班全体战士的一张合影。他将照片打印了2分,一份给了徐虎,他知道,这小子可能从小到大就没照过相片,一定很喜欢。而两天后他将另一份照片放进了寄给父母的信中。


自从授衔并穿上系有肩章领花的军装后,连队对新兵的管理更加严格了。内务,体能,科目等各方便都严格按照军队标准执行。


每天早上7点半前,连长张杰和排长要例行检查内务,现在如果他们指着你的被子说出“不合格”之类的话,那你就等着他们俩走后班长赵刚把你的被子丢进厕所,而不是过去的叫骂几句。可是你还不能有任何怨言,否则引来的将是赵刚那重重的“佛山无影脚”,只能乖乖的将其捡回来,重新而制。


授衔的变化还出现在对于违反纪律的处罚上,在授衔前可能只是班长的严格教育,最多是挨顿暴揍,但在授衔后等着你的却是《纪律条令》的处分。轻则警告,重则记过,甚至是更高的除名。


新兵的三个月时间在紧张繁忙的气氛中骤然远去,从军姿队列,实弹射击,到基础战术,各项科目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有人说部队是一个高度严肃的纪律集体,就算你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的面对班长的严词正言,面对令人无法接受甚至难以忍受的种种,你还得强颜欢笑的为他们送上违心的笑脸。曾有人想着离开,选择逃离,但最终接受的是《纪律条令》带来的军威浩荡,这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一点不假。


在连长张杰眼中,新兵们的变化是巨大的,他不止一次的和指导员探讨过新兵们的表现,其中多次涉及到徐虎与刘涛。在他看到,徐虎是个百分之百的好兵,能吃苦,为人实在,军事素质过硬,自我约束性强,在困难的任务,他都能拚命僵持下来;刘涛头脑好,很要强,虽然刚来时不咋地,但现在能够积极向徐虎靠拢,现在军事素质也名列前茅,这小子如果能好好敲打,将比徐虎更有前途。新兵们忙碌着,张杰也没闲着,马上就要确定下连名单了,他想把最好的兵留给自己,留给红三连。


新兵们快要下连了,这是新兵连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下个星期新兵要进行共同科目考核,这次考核的重要性谁都明白,是一线尖兵队伍还是去后勤基地就要接分晓了。为了安抚那些军事素质落后的兵,指导员李立还专门组织了一次全连的政治学习,要教育新兵要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说白了其实就是给那些训练不行注定要去后勤基地的新兵们宽宽心,告诉他们养猪种菜也是战斗员,也是部队里的一份子,而且这个岗位非常的光荣,谁能去说明组织上对谁绝对的放心。虽然那些地方是任何一个新兵也不愿意去的。


今天,天空格外的晴朗,阳光格外的耀眼,一列整齐的对伍正在作训场集合,以他们现在的军姿觉得配得上他们的军装,今天的他们和当年迎接他们的老兵一样,整齐划一,就像是阅兵式前提前入场肃立的标兵。


作训场另一遍,几辆军用卡车整齐的停在那里,连长张杰拿着花名册正站在车前,今天,新兵们要下连了。


“杨军,一号车”“到”


“徐虎,三号车”“到”


……


徐虎一路小跑来到车前,就在上车前,他转身看看了还在队伍中的刘涛,他看见,刘涛也正死死的盯着他看,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和他见面,还有班长,连长和熟悉的绿色。突然感到一股失落,一股酸痛往上涌来,眼泪慢慢的充满了眼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