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四章 冲出海鹰城(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海鹰城虽然号称不夜城,但是在清晨的时候还是会有少许的安宁,那一般会是在太阳升起前1个时辰,在这个时间,城内一片死寂,连野猫也不会叫,但是这天的清晨却被一群士兵给打破了。

南宫盛,徐广盛,李一中3人带领着他们的士兵抬着几个大箱子快步走到海鹰城中心的广场中间,随着徐广盛一声令下,士兵们开始搭台子,架子,然后将南宫盛的画展开,高高的挂在架子上,不一会儿,一个简易的画展就准备完成了……

早起的人很快被他们的举动吸引了过去,当他们看见那些画的时候都呆住了,他们的灵魂仿佛被画吸走了,被吸进那个血肉横飞,勇士们相互拼杀的世界中,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过来了,他们仔细的看着这些不可思议的画被距离他们千里之外的沙场所吸引住了,那是一种知道但是无法感受的世界,而现在,一幅幅的画把真实的感受带给了他们。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一群海鹰的士兵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这里是海鹰的领地,北凉军不得随意行动。”为首的军官大声呵斥。“大人,我们只是把长城决战的画放在这里展览,好让海鹰的百姓也能了解我们这些长年战斗在关外的战士们。”南宫盛大声说。“我不管这些,你们公然在这里摆什么画展,海鹰军不能允许,给我撤下来。”军官一声令下,士兵们就要冲上去,一群北凉军猛的挡在他们面前,“各位兄弟,大家都是大夏的将士,虽然属于不同的军队,但是麻烦你们对战死的同伴保留点起码的尊重好不好。”一个北凉军士兵说。“你们敢作乱吗?”军官一下子拔出了佩剑,而他们面前的北凉军则一件兵器都没有。“都让开。”南宫盛命令,“只是请你们在动手之前能先看一下这些画再动手。”北凉军让开了路,海鹰军随即冲了上去,一个士兵用手拉住画,刚准备扯下来,此时他看见了画的内容,一刹那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呆呆的看着那幅画,过了一会儿才回过头来,“大人,我们不能动这些画。”“你说什么?”军官自己走了上来,站在众多画的当中,他也惊呆了,自己如同深处远方的战场,四周都是同伴和敌人的尸体,但是他无法停止战斗,宝剑掉到了地上,军官低着头带着士兵退了下去……

海鹰王无精打采的坐在大殿中央,群臣都吃了一惊,王爷很明显没有睡好觉,而头发似乎也白了不少。“王爷,臣听说北凉王使到了,说要送王爷一些东西,不知道王爷……”大臣的话没说完,夏明海就瞪了他一眼,吓得大臣没有把话说下去。“王爷,鹰口关报告北凉军在海山城不断增兵,是不是从海鹰调点军队过去?”一个将领建议。“调拨给程将军。”夏明海命令,“必须死守鹰口关,那里是进攻海鹰的必经之路,还有就是广扬府,也要加强兵力,只要这两处安全,海鹰就安全了。”众大臣都暗自皱眉,王爷亲自关注防御部署,肯定是要出事了。“王爷,北凉军使节秦中鹰求见。”“说本王今天身体不适,叫他改日再来。”夏明海有气无力的说。“王爷,为何不见北凉使节啊?”大臣问。“不用多说,你们也先下去吧。”夏明海话没说完,只见一个军官摸样的人狼狈不堪的跑了进来,直接跪在地上,“王爷。”“是你?”夏明海大惊,“我不是叫你看好北凉来的那些人吗?”“王爷,末将无能,今天早上他们突然冲出了驿馆,带着好多东西往广场那边去了,末将前去阻拦,不料却被他们缴了兵器,只好回来向王爷请罪。”“饭桶,你们几百人都是有兵器在手,他们那些人赤手空拳,你们还败下阵来。”“王爷,北凉军个个武艺高强,末将的手下不是对手啊。”“他们在广场做什么?”一个大臣问,“好象是把很多画挂出来展示,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末将也没有看仔细就来找王爷了。”“马上调集近卫营护卫营2营人马去给我把他们抓回来,敢在海鹰打我的部下,反了。”夏明海咆哮道,“王爷,还是先去探察一下他们在做什么吧,贸然动手万一有了伤亡就不好了。”一个大臣建议,“你去看看,如果他们敢乱来立即调兵给我拿下。”夏明海有些后怕,这些北凉军的战斗力确实不可小视。

派来探察的大臣很快抵达了广场,他好容易挤过人群,只见南宫盛站在台子中央大声宣布,“诸位海鹰城的百姓们,我们是来自北凉军的使节,几个月前那场天昏地暗的长城决战相信大家也有所耳闻,小弟不才,懂得一些画画的技巧,所以斗胆将长城防线所见所闻都画出来供大家欣赏,我等北凉军镇守边疆与风灵族血战80余年,无一人后退,无数海鹰的勇士也加入我们北凉军共同作战,长城一战,15万好兄弟血洒疆场,换来我大夏最终的胜利。”南宫盛的眼泪流了出来,每当他看见自己这些画的时候都有想哭的冲动,下面的观众早已经泪流满面,“但是如此悲壮的将士们却无法得到抚恤,北凉长年作战,钱粮早已不够为了筹备长城决战,已经用尽了所有积蓄,王爷却又不想增加赋税来补充国库收入,无数家属在失去了他们的家人后得不到抚恤,此乃我北凉之悲,大夏之悲,舍生取义之将士却因无钱无法照顾其孤儿寡母,实在让人心寒,在下斗胆,恳请诸位海鹰的弟兄们有钱捐钱,没钱来捧个场,南宫盛感激不尽。”南宫盛双手抱拳低头行礼。“北凉军连命都不要了,我们还在乎那几个钱吗?”“北凉军乃大夏之英烈。”“大夏全仰仗北凉军才能阻止外寇入侵。”下面的海鹰人慷慨激昂,不一会儿,募捐的箱子就被塞的满满的……

“募捐!”夏明海吃了一惊,好小子,有你一套,从我这里勒索不成,就去找我的百姓骗钱,而且还反驳不得,毕竟北凉军血战是事实,缺钱也是事实,不过即使百姓募捐,能募捐多少?应该跟所需要的100万两黄金相比远远不够的,我看你怎么办。“王爷,待我带兵去捣毁他们的画展。”镇远将军武宗保说。夏明海沉思了一下,“北凉军血战是实,若是我们用兵强行驱散,百姓会怎么看我们?而且真动起手来,导致北凉军有损失的话,那么……”“陛下是担心关外的北凉军进攻吗?眼下广扬府已经屯兵5万人,鹰口关屯兵7万,应该可以抵挡住北凉军的进攻。”武宗保说。夏明海摇了摇头,示意他退下,万一秦中鹰一急之下把他的罪行公布于众,那么海鹰军民必然士气大减,而且现在远没有到跟北凉军全面摊牌的时候,眼下只有拖了,拖过一天是一天。

转眼已经过了3天,“陛下,北凉军使节秦中鹰求见。”每天内侍都会例行的报告,一般来说,夏明海只会说,“告诉他孤王今天身体不适,改日在见。”但是今天,夏明海似乎不准备再拖下去了,鹰口关和广扬府已经集结了20万大军,囤积了大量的粮草物资,已经基本可以保证那里的防御了。“宣他上来。”“是。”内侍急忙回头高喊,“宣北凉军使节秦中鹰上殿。”秦中鹰昂首挺胸的走上了大殿,大臣们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议论纷纷,“秦中鹰参见陛下。”秦中鹰行礼,“秦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本王前几日略感风寒,不能接见秦大人,还望恕罪。”“王爷带病坚持处理军务,秦中鹰佩服的很,近几日部署大量的海鹰军在鹰口关和广扬府,王爷整日操劳也要注意身体才是。”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夏明海也吃了一惊,他看着秦中鹰发现对方镇定自若,没有丝毫的担心,“秦大人此话怎讲?”“不瞒王爷,秦中鹰时间有限,我家王爷命令我务必抵达海鹰城后5天之内完成任务返回,若是过了预定时间不能返回,就当我已经被陛下杀了,北凉军不会再有顾及。”“你敢威胁陛下。”武宗保大声呵斥,“不敢,只是说明情况而已。”秦中鹰礼貌的回答。“我们海鹰军虽然没有北凉军那样精锐。但是20万大军万众一心纵然你们有3头6臂也突破不了鹰口关。”武宗保刚一说完秦中鹰突然大笑起来,“你笑什么?”武宗保恼火的说。“请问将军是听谁说北凉军要从鹰口关进军。”武宗保大吃一惊,不从鹰口关,难道他们还能飞过来不成。“武将军,不得无礼。”夏明海急忙说,“秦大人多虑了,只是贵军索要100万两黄金,一时之间恐难凑齐啊。”“100万两。”大臣们第一次听到这个数字都惊呆了,“这是勒索。”武宗保大喊,“海鹰不怕勒索,更不怕战争。”“武将军如果可以把此话跟风灵族人讲末将感激不尽,可北凉军血战80年来,从未见过有如此气概的海鹰军将领,相信如果将军率军同风灵族作战一定无往不利。”“你。”武宗保勃然大怒,“武将军。”夏明海大声说,“秦校尉乃是大破风灵族的英雄,不得无礼。”武宗保压了压火,“得罪了,秦校尉,但是我海鹰也绝非孬种,若是将军想勒索100万两黄金,就带兵前来,武某一定在鹰口关下恭候大架,看看策划长城决战的少年英雄能不能重现奇迹。”“武将军,我想再说一遍,我从来没有说过北凉军要进攻鹰口关。”秦中鹰回答,武宗保不屑的笑了一声,“怕是没有胆量吧。”秦中鹰冷冷的看了看他,然后微笑着说,“进攻海鹰不用走鹰口关,而将军竟然把大军全部部署在鹰口关和广扬府,真是替我们省了事。”“你说什么?”群臣大惊,“王爷,海鹰是临海城,所辖之地也都是临海之地,如此长的海岸线,以我北凉水师强大的战舰把大军直接送到海鹰后方直捣海鹰城才是正道,相信王爷无法在如此漫长的海岸线上部署足够的兵力或者设置防御吧,而既然王爷的主力都集中在鹰口关和广扬府,那真是能节省我们不少时间。”夏明海和群臣都大惊失色,武宗保更是有些惊慌失措,因为秦中鹰说的并不假,漫长的海岸线需要更多的士兵驻守,而他们现在已经无兵可用了,北凉军可以选择任何一点突破,之后就是长驱直入如若无人之境。“陛下。”一个侍卫报告,“鹰口关程将军有紧急公文来了。”“快呈上来。”夏明海拿过公文,脸色骤变,程天翔在公文里写的很清楚—从种种迹象表明,海山城的北凉军很可能是一支疑兵。夏明海把公文放到一边,故作镇静的看着秦中鹰,“秦大人可先回驿站休息,北凉军为国捐躯,明海身为大夏的王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但是100万两黄金数目巨大,本王要和众位大臣商量一下。”“秦中鹰替北凉的孤儿寡母多谢王爷了,请王爷保重身体,末将告退。”秦中鹰行礼后大步走了下去,盛下大殿上呆若木鸡的群臣们……

秦中鹰走出大殿,快速赶到广场那边,此时南宫盛等人正在忙的不可开交,秦中鹰拨开人群,径直走了进去,只见李一中正在满头大汗的整理帐本,核对收入。“募集的怎么样?”秦中鹰问,“海鹰人民非常热情,才3天,我们已经募集了2万两黄金了。”“看了南宫盛的画不可能没有感受的。”秦中鹰严肃的说,“不过2万两跟我们所需要的数字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的。”“恕我直言,在民间募集是有限度的,老百姓手里的钱也有限,而且我们募捐的范围仅仅停留在海鹰城一地,最终可能募集到3-5万两黄金就是极限了。”李一中说。“靠募集当然不够。”秦中鹰冷笑道,“我们要有人带头才行。”

秦中鹰一下子跳到台子中央大声宣布,“诸位海鹰城的百姓们,在下是北凉军长鹰校尉秦中鹰。”人群安静了下来,都在静静的听着,“我们这次代表北凉军而来晋见海鹰王爷,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帮助,海鹰王爷在听过我们的遭遇后十分感动,当即决定赠送我们北凉军100万两黄金作为援助,救济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亲人的孤儿寡母的同时,也帮助我们北凉军重新恢复实力来抵挡来自草原以西敌人的进犯,我秦中鹰自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慷慨识大体的王爷,让我等北凉军将士永远感激涕伶,此等王爷乃我北凉之幸,海鹰之幸,大夏之幸。”秦中鹰激动的手舞足蹈,下面的百姓也跟着激动起来,“北凉军全体将士听令。”秦中鹰突然下令,“面向王宫的方向,向王爷致以北凉军最高的敬礼。”所有的士兵都转过身来,面向王宫庄严的行礼,“王爷千岁千千岁。”秦中鹰带头喊道,其他士兵紧接着喊,“王爷千岁千千岁。”“不愧是王爷啊。”百姓们议论纷纷,秦中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