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早就知道铁血一词,每次总是联想古战场的猎猎残旗与血色残阳,一具一具的尸体保持着战斗时的姿势.这个时代看多了哈韩哈日的俗容和病态,我渴望嗜血的感觉,没有枪炮,有的只是冷兵器的争鸣.尝试着刀剑破喉后的快感!

我不知道我们的战场要冷清多久,但我想说如果有一天硝烟再起时算我一个!如果我还可以挡下一颗子弹,这就足够了,踏着我的尸体去吧!让他们知道男人的愤怒是多么可怕!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11:09:28 被大帝释玄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