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军队交过手的都头疼中国的战术!

声明:本文已经本人整理改编,任何人不得转发或转载,后果自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军初创时期,毛主席率领摸索建立了灵活机动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这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是让蒋家国军、日本侵略军、美国侵朝军头痛、讨厌、恼怒和不服气的战法。

蒋家国军与人民军队较量了二十二年,一直不习惯共军的战法,不服气共军的战术,埋怨共军一贯不按套路出牌,兵败如山倒般的退到台湾小岛还在那里生闷气,老蒋还总是会悻悻的说上一句:娘西匹,共军游而不击。

小日本的军队更是对八路军、新四军一百二十个不满意。

日本鬼子评价是:国民党军队打仗是枪炮齐鸣,他们往往拉开很大的架势。八路军是不到150米不开枪,在这突发的枪声面前如果不迅速做出反应,那么几分钟之后,八路军就已经端着刺刀冲到你面前了。

因为日本鬼子也没少吃我军的苦头!他们知道国民党军队遇到日军撤退时军官先跑,往往遇到国军时,一千人也敢攻击国军三千人的部队,日军在中国战场上以少胜多的战例很多。但一千日本兵和八百八路军打起来就很麻烦,八路军非常顽强。日本鬼子怕八路军的训练有素、英勇顽强,野战如神,行军如风。日本兵普遍对八路军印象不好,认为八路军狡猾狡猾的,一个叫山田的老鬼子在几十年后接受中国留学生方均的采访时,还痛苦的回忆道:“八路军往往以小股部队吃掉我们更小的部队,然后迅速转移。这使我们的火炮、飞机、坦克、卡车都失去作用。战争大的是钢铁、教育、科技和指挥。八路军狡猾的避开了我们的优势和锐气。”

小鬼子还恼怒的嫉恨八路军神出鬼没,不像是真正的军人,特别是白刃战拚刺刀时开枪,拼刺刀的干活,盒子炮的给,这有损于一个正规军的形象。就是拼着拼着八路就找小鬼子放上一枪(活该,和他们没什么信誉可讲!)

八路军还有一个特点,专门晚上打仗,不让人休息。“一天夜里,我记得很清楚,枪声在村头不远的地方响起,听枪声就知道他们不过十几个人。我们一个中队全体出动,结果没找到一个对手。回来睡觉,枪声又响。我们又是全体出动,还是没找到一个对手。又回来睡觉,又响起枪声。中队长佐藤大尉说,别离他们,八路军没什么大动作。果然枪声渐渐远去了,可以安心休息了。八路军游击队确实不敢和我们正面作战,连续几个星期战斗、行军、出击,大家都太累了,很快都睡着了。谁知就在这时,一颗炸弹在窗台上爆炸了,我们一屋子人被炸死了6个。这样偷偷摸摸地干,哪像军人呀!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心惊肉跳,从没能安安心心地睡过觉,八路军游击队那颗炸弹总响在我耳边。八路军游击队不好,最坏!我现在脑子整日嗡嗡响,耳朵也聋,都和那次爆炸有关。”


朝鲜战争中,密军和联合国军更是对我军的顽强和灵活的战术惊魂不定。美国侵略朝鲜的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曾经头痛得说:志愿军是很危险的敌人,他们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作为接近路。他们总是插入我们纵深发起攻击。敌军惯于在夜间运动和作战,岂步兵手中的武器运用得比我们充分。


美国侵朝联合国军司令李奇微总结道:“中国人的夜间进攻特别神秘莫测,不可思议。首先听到的是中国军号独特的哭丧调,要么就是由五十来个中国人用英语发出的粗野叫喊声,再就是用以吓唬西方人的以死相威胁的喊话声或其他吵吵嚷嚷的声音。”“我方许多人睡觉时被军号的吵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这种精神占我们后来既熟悉又头疼)或敌人几乎仅在耳边的射击声所惊醒。”“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志愿军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志愿军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的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中国军队的战法虽然让敌人讨厌、恼怒和不服气,但是中国人十分高兴。

我更高兴!!

我一点责备!我军的意思也没有

兵书有云:兵不厌诈!

引: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

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巨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16:59:26 被lwandy00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