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警2007 第三 贪欲的胜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7/


临晨时分终于到达目的地的四个人找了一家旅馆美美的睡了一觉,终于在中午11点这样醒来。作为大哥的罗彪一人拍了200元在黄声会和小昆的手上,让他们自己解决中午,自己找地方去玩,就和张福全离开了旅馆,驾着小红旗去赴约——昨天已经和卖家约好了下午1点这样见面。

和黄声会他们分别前,犹豫了一下的张福全还是要罗彪问小昆要了他那把双管自制手枪带在身上。

十字路口,红灯前。

“你觉得有危险?”罗彪问身边手扶着方向盘的张福全。

张福全笑了一下,说:“从我们决定要做,就每天都已经是危险的了!”

罗彪看着他,沉默了一下,才说:“其实,昨天下午在加油站,我是故意给你一个人留在后面的……”“我知道啊!”张福全打断他的话,看着车外的红灯,说:

“我知道你是希望给我一个机会好好想清楚!”他又笑了一下,接着说:

“老实说,我曾经想过要在部队好好的干下去,所以我很努力,我要争取去警校的名额,但是,还是被有关系的人给顶下来了,就在最后一刻!然后,这件事情让我明白,这个社会,没有公平的,不是你努力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他挂挡加油,随着前车向前开过已经变绿的交通灯,转弯,接着继续刚才的话:

“复员回来,开始做生意,我再次发现了在部队里学不到的东西,发现了在社会上,钱对一个人的影响!有钱的是大爷,没有钱的就是孙子!”他呵呵的笑了出来,说:

“我早就选好了一条路了!在加油站,我只是在想,这条路值不值得而已!”

罗彪再次沉默,好一会,才开口:“15岁那年,我们三个去游泳,我脚抽筋了,黄声会怕死,如果不是你下水救我,我现在也不能做在你的车上了!所以,在加油站那里,我才给你一个机会做个选择!”他看一眼自己的救命恩人,说:

“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你选了你要走的路,我不欠你什么了啊!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路上的了!”

“呵呵呵,妈的,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肚子花花肠子!”张福全笑骂了一句,放慢了车速,小心的过了一道坑,继续着驾驶——边境城市的道路不是那么平坦的,而且,现在他们已经开上了一条乡级公路了,更加是显得道路破烂——他接着说:

其实当初你这个家伙去和学校说我勇敢的跳下深水,奋不顾身把你救上了岸,我得个‘救人英雄少年’的称号,你小子就什么恩都抱了啊,也不用那么多年了还他妈的的记那么清楚!“

罗彪头望后靠,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身,说:“学校有规定,假期不能下河游泳,以免发生溺水事。我们是违犯学校禁令下水的,我真的把事情向上桶,我们就等着屁股开花吧,还‘救人英雄少年’称号呢!你还记得那个教导主任吗?他妈的真敢打学生的!”

张福全笑着,把车开进前方出现的一个写有“澄碧湖山庄”的牌楼,直接向里开去,在一栋楼口前的停车场停下。两个下了车,张福全随手扣了顶棒球帽在头上,架上副茶色镜,罗彪也带了一顶相同款式的帽子,把帽檐稍微拉底下来。

服务台前,张福全对身穿民族服装的服务员说:“我找人,218房的阮先生。”一个服务员走上来,招呼他们跟着自己走。

站在218房间门口,张福全对服务员点头致谢,在门上敲了几下,门打开了一条缝,但是保险链没有摘下来,半张女人的脸出现在门缝里,看清楚了两个人,这才摘下保险链让两个人进来,然后挂了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在门把手上,转身把门关上了。

张福全取下茶色镜,看着大厅沙发上,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干瘦30多岁男人。对方笑呵呵的招呼道:“阿全仔,呵呵,真的是你?来,坐!介绍下你的朋友!”他指指对面的沙发。那个开门的女人则伏在他的背后给他按摩肩膀,低胸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饱满的乳房。张福全和罗彪在对面坐下,中间隔了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了两杯酒,看来是为两个客人准备的 。

“这是罗彪,我的兄弟,就是他想要在阮先生这里要‘四条牛’!”由于搞不清楚那个女人的身份,张福全用了暗语和对方说。他看一眼身边的罗彪,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自己的兄弟目光正盯着那个女人白生生的胸口,而那个女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觉的样子,还在帮自己的老板按摩。他在茶几下踢了一脚自己的兄弟,对方才醒了过来,把目光转向阮先生,笑了一下。

“啊,欢迎!”阮先生皮笑肉不笑的举一下酒杯,罗彪也干笑着举起了酒杯,然后咕咚一口,杯里的红酒全部被他喝了下去,然后又皱起了眉头——对一个没有喝过红酒的人来说,那种涩的味道不是马上就可以接收的。张福全只是抿了一下,就把杯子放下了。

阮先生手一挥,那个女人立直了身体。他探身把酒杯放在茶几上,看着张福全,说:“阿全仔,在两年前,如果不是你放了我,我就回不了越南,也不可能从一个小头目开始发达!这两年,我一直都觉得,我最应该要感激的人,就是你!你在部队应该是很有前途的人啊,为什么现在……”

“感激什么呢?我不是收了10万元吗?你也不欠我什么了!那10万元在我退役后我拿来和家人做成衣批发生意了,也过了做老板的瘾!”张福全笑着说:

“至于说在部队的前途……我收了你的钱,就不再是一个好的边防军人了,所以我还是脱下军装比较好,因为老百姓才可以什么钱都可以赚!”他的笑容里,多少含着一些对自己的讥讽。

阮先生一直盯着他脸上眼中的表情,偶而看一眼罗彪。听完张福全的回答,他手一抬,背后的女人从大腿的位置取出一个笔状东西递到他手上。他在这个笔状物上按了一下,他们刚才的谈话一字不漏的重现!——他手上的是一支数码录音笔——他关了录音笔,说:

“我现在不在是当初那个越南农村里出来的小枪贩了!我可以招兵买马了!你们想要四支手枪的买卖我真的没有看上眼,但是,我还是现身,因为我看中的是你,阿全仔!”他把录音笔放在茶几上,甩了过来,接着说:

“来帮我,给你5万人民币一个月,你的这个兄弟也可以拿到3万一个月;除了钱,女人任你们挑,我们越南的女孩子也很漂亮的!你们考虑一下,只有10分钟哦!”他反手拍拍背后女人的手,笑呵呵的说,起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了两个人在客厅。

张福全转头看着自己的兄弟,罗彪面无表情,说:“我不会说越南话!我也不会用枪!”他叹口气,说:“人家想要的是你,我只是附带的!”张福全说:“那就是不去咯?”罗彪苦笑,说:“恩,想去也去不了!还是买枪,做我们自己的吧!”

阮先生走了出来,坐在先前自己坐的位置上,手搭在身边的靠枕上,望着张福全。

“我们家里都还有老父老母,离开家太远,怕不是太合适!”张福全笑眯眯的说——这个理由一点都不好,但是足够拒绝别人了——他接着说:“恐怕我们要拒绝阮先生的好意了!”

“哦,这样啊!”阮先生一副失望的样子。他扭头对房间里用越南话说了一句什么,房间里的女人提了一个手提箱出来了,在阮先生身边坐下,张福全伸手到内衣袋里拿了一包烟出来点上吸了一口,看着女人打开了手提箱两边的密码扣,然后打开了箱盖。 张福全又吸了一口烟,手指夹着烟在烟灰缸上弹了一下,女人手一抬,一支带着消声器的手枪指向了张福全。

张福全手里的烟在枪口指向自己的同时也从指间弹起,直射向女人脸上。“噗”一声响声,受了干扰的女人射出的一发子弹贴着张福全脸颊掠过,他大力的一脚踹在茶几上,茶几撞向对面沙发上的两个人,阮先生一下被撞倒在茶几上,在玻璃碎裂的声音中,手上拿着的一支从靠枕下抽出的“掌心雷”袖珍手枪甩了出去。罗彪的反应也不慢,身体如同一颗炮弹一样,一下撞倒了准备再次开火的女人,两个人在地上扭打着,显然女人受过不错的格斗训练,丢开手枪立即还击,在监狱里靠拳头成为牢头的罗彪也在挨了几下之后,才一拳下去,把女人打晕了,然后坐在地板上喘气。

张福全手里机头张开的自制双管手枪指着阮先生,说:“妈的,老子可以放你,也可以在杀你!”扣下扳机,“砰”一声响,阮先生身体跳动了一下,张福全也歪坐在地上喘气。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错,不会惊动外面的,我们搜一下!”张福全扭头看向自己的兄弟,同样也看向他的罗彪点点头。张福全起身,也不顾阮先生满身是血,就在他身上搜了起来,然后起身找到那个手提箱,拿过来,里面却是空的。他看到了茶几另一头的目光发直的罗彪,他看着地上那个昏迷的女人,在刚才的打斗中,女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拉开,露出了半边胸脯。

“我…我想做点事情……”罗彪抬头看着张福全。张福全收回看着地上女人的目光,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欲望,说:

“抱她到房里面去做,绑好,在找下,应该有避孕套的,做完事情把你的精液也带走!”他捡起了地上带了消声器的手枪,看了一下,是一支美国制式军用手枪的M92F。这种枪子弹夹可以装15发子弹,是世界上比较先进的一种手枪。把M92F收好,他找了一下,终于在沙发地下找到了那只“掌心雷’,这是一种可以装2发子弹的大口径袖珍手枪,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听说过也看过图片,但是自己现在拿着的可是实物!

房间里传出了罗彪的声音,还有一个声音显然是那个女人醒来了后发出的呻吟声。张福全知道自己也有了反应,但是,他只是停了那么一下,就走向了卫生间,找到了抹布,开始处理屋子里的现场。



从婚姻登记处走出来,站在路边,周勇手里拿着那个红本本,打开,仔细的看里面的内容,合上,翻来覆去的看着外观,然后转头对身边的赵兰说:“这个东西,就这个红本本,9块钱,就……我就结婚了!从此成为人家的老公了,从此就不是单身了!”

赵兰白了他一眼,已把抢过红本本,说:“要是你觉得亏了,或者觉得不想做…..人家老公,我可以和你去领另外一个本本的,菜肴7块钱!”说着,眼圈有点发红,转身过去不理周勇了。

周勇绕过来站在她面前,轻轻帮她拂去脸上的一条发丝,微笑着说:“我不亏!其实,我是怕你觉得亏,因为我们都没有办酒,没有大宴宾朋,让大家知道我老婆多么漂亮贤惠!”他收起了微笑,带着深情说:

“赵兰,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在一起吃苦了,你怕吗?”

“我不怕,我愿意!“赵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男人,说。两个人就这样含着深情看着对方,都微笑了。

“走,买糖去!然后回队里和老大们说一声”周勇说:“明天晚上队里的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酒是不摆了,可是他们肯定会想什么花样来玩我们的!”

“杀!“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说的杀气腾腾的,倒把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另一对新人给吓了一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