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田洋”老兵:逢年过节怀念战友

“牛田洋”归来的老兵

1969年7月28日,一场罕见的12级以上强台风夹暴雨(大海潮)正面袭击汕头市,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以及新垦出的土地,驻守在“牛田洋”基地的部队战士和大学生跳进海里,筑起人墙,保护大堤,共牺牲了470名部队官兵和83名大学生。在这批抢险战士中,葵乡籍士兵也曾参与其中,演奏了一曲激动感人的乐曲。

在三江镇退伍老兵赵悦胜家里,曾驻守“牛田洋”的战友们经常聚在一起,怀着崇敬和虔诚之心,抚摸昔日的纪念物品,重温当时的情景,以纪念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们。他们退伍回来后,继续发扬“牛田洋”精神,种植水稻、承包鱼塘,或从事个体经营,艰苦创业,劳动致富。目前,虽然他们当中还有部分人生活困难,但他们不屈不挠,继续着艰苦创业的故事……近日,记者采访了赵悦胜、梁赞盛和叶德源3位老人,重温了当时的历史。

梁赞盛:抓住竹杆漂了一晚

1969年,梁赞盛在“牛田洋”基地当炮兵,7月28日抗洪时,梁赞盛被大水冲下海,一直被大浪往下推,快窒息的时候,突然左脚好像被绳子套住往上拖,他连忙拉住绳子向上游,浮上水面后,发现原来是已断的电线套住了双脚,他努力地挣扎着解开了电线,但刚解开时,一股大浪袭来,又将梁赞盛往外推出20多米远。

这时,他抓住了一根竹杆,死死地抱住,漂了一个多小时后,又有两根竹杆漂了过来,他将3根竹杆用皮带和裤子绑住,沿着河水漂浮。“那个浪没法说,一个浪能把一艘船打个稀巴烂。在浪谷里,感觉连山都是水变成的,天上地下都是水。”至今回忆起来,梁赞盛仍心有余悸。当时,他一直漂到第二天早上,台风虽然过去了,但他已经没力气自己靠岸。最后,他随着水流慢慢地漂到了围堤边,静静地趴在围堤上等人来救。

1973年,梁赞盛退伍回家,政府没有安排工作,他只能回家种田,但经受“牛田洋悲壮事件”后,他再也不怕艰苦。在家几年后,他又去了珠海、深圳等地做粗重工。1995年,他回到会城田心路开了一间早餐店,刚开始创业的时候,生活十分艰苦,每天早上4时就起床做工,直到第二天凌晨1时才关门。他做的早餐便宜、好吃,慢慢地吸引了不少顾客。现在,每天都有200多人次来光顾他的小店,生意越做越旺。梁赞盛在会城买了房子,全家人都搬到会城住,生活过得越来越好。近日,夫妻俩还去北京旅游。

赵悦胜:生吃活鸭度难关

1969年,赵悦胜在“牛田洋”基地的机械队驾驶拖拉机。当年7月27日下午,得知台风到来,赵悦胜和另外两位战友被调到大堤抽水,抽水机一直工作,一刻没有停下。到了7月28日早上8时,潮水越涨越高,抽水机根本起不了作用。台风将临时搭建的营房全部吹走。这时班长下了死命令:人在机器在!但到了9时多,潮水已经涨到人的胸口,根本工作不了,只能放弃机器,沿着外围的大堤爬着走,爬到30多米远,一名战友返回去拿抽水的记录本,但一去不返。

当时,赵悦胜的肚皮都被刮伤了。20多分钟后,他们遇到几名战友,大家抱作一团,以防被浪冲走。突然,一股大浪冲来,打散了抱作一团的战友们,这时,抽水班的一个铁桶被大水冲到战友们的面前,一名战友和赵悦胜双手死死抱住铁桶,随大水往下游冲,漂流了一天一夜。到了7月29日,天气慢慢好转,这时,他们被冲到一个小土堆上,他们全身麻木、发热、伤痕累累,那名战友的左脚被篱笆擦伤,不能走路。这时,又漂来一只活鸭,两人将活鸭吃了个精光,在土堆上过了一天。7月30日,两个人抱住一根漂来的大木头,沿着河水又一直往下漂,漂到路边才被当地群众救起。

1973年,赵悦胜退伍回来后,在三江农机站开手扶拖拉机,并当上了车长,管理3台拖拉机。1988年,他调入三江镇政府工作。后来,他又出来做生意。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本钱,就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二手推土机,他们发扬“牛田洋精神”,每天天刚亮就起床开工,直到晚上见不到人影才回来。凭着勤劳的双手,赵悦胜赚了钱后购买了3台推土机,生意越做越大。前几年,因为年纪大了,才将生意转交给儿子。虽然现在他已退伍近40年,但他还经常穿着当年当兵时的衣服,保持军人艰苦朴素的作风。

叶德源:用身体挡决口

1969年,叶德源在“牛田洋”基地当生产兵。他还清楚地记得,当年7月28日早上7时30分,风开始越来越大,并伴有暴雨。呼啸声一阵猛似一阵。住在营房的叶德源感觉有只巨手在拔房子。一些住草栅营房的人很快感到事情不妙,但他们几乎还没来得及提出撤出草房的建议,草屋顶就已经被强风掀走了,瞬间便被吹得无影无踪。楠竹扎的屋墙也成排成排地倒下,那断裂声在风的狂啸中变得十分脆弱,有的甚至被淹灭得听不见一点声音。

叶德源接到上级的命令后,立即出去抗洪。“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只要有险情出现,该怎么办就要怎么办。”叶德源和战友们全猫着腰,顺着水沟一个紧抓一个的手,朝决口爬去!他们没有畏惧,相信用沙包或人墙能够堵住水,让老百姓的财产、生命,让牛田洋的财产得以保住。他们手拉着手全部跳下决口,用手紧紧抓住残堤的石头,让后面的同志抱着自己的肩,或拉住腰带、衣服,一个紧接着一个,一排紧挨着一排,形成了一个血肉的整体。这样,由于海浪的不断冲击,前排的人胸口、肚皮、腿多数被石头磨破,且海水含着泥沙灌进伤口,钻心的疼痛考验着战士们。突然,一股10米多高的大浪将队伍冲散,几十人都被冲入大海,又一股浪过后,再次抬头,已经不见一个人影,都被冲散了。叶德源凭着出色的水性游回堤边,战友们将他抬回营房,休息到晚上后,他再次出勤去抗洪。

叶德源于1973年退伍回新会后,被安排到纸厂做司机运货。1987年,他下岗后曾经做过红木家具师傅。现在,他在一间厂做维修工人,整天爬上爬下,因为劳累过度,患有颈椎病和腰椎病等。目前,他的大儿子已结婚了,小儿子还在读高中,虽然生活艰苦,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经历过‘牛田洋’的兵,没有跨不过的坎。”叶德源说。

“红彤彤的牛田洋,革命的大课堂,毛泽东思想大放光芒,大呀大放光芒……”近日,记者来到新会区三江镇赵悦胜的家里,听到了这首曾传遍大江南北的《红彤彤的牛田洋》歌曲。今年已60多岁的赵悦胜、梁长胜、叶德源、梁赞盛4位老兵正在祭吊昔日的战友们,他们虔诚地拿起酒杯,满情深情地唱着。

“昔日的战友们,如果今天你们还健在人间的话,也已经是像我们一样享受着天伦之乐的老人了,你们在天堂过得还好吗……”4位老人在祭悼战友时泣不成声。据介绍,每年7月28日,他们都要到牛田洋那巍峨的“七·二八”烈士纪念碑前,凭悼逝去的战友们,或在家里向战友们的遗像献上一束鲜花,洒上一杯酒。

赵悦胜的家就像一个“牛田洋”纪念馆,大厅的正面摆放着战友们昔日在牛田洋的相片,虽然他们有的早已牺牲,有的再也没有人记起他,但赵悦胜还是将他们的照片挂起来,摆放在显眼的位置。“希望我们不要忘记他们,不要忘记他们的精神。我们已经慢慢老去,记忆力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好了,如果不是经常看到他们,我怕再也想不起和他们曾一起战斗的日子。”赵悦胜轻轻抚摩着战友们的照片说。

大厅的右侧摆放着自己和战友们的荣誉证书等。据介绍,战友们在“牛田洋”基地当兵时,大部分受到部队表彰,现在他们都将证书收藏好,希望能继续发扬“牛田洋精神”,努力为社会多做贡献。在大厅后面,摆放着10多张战友的图片,这些战友们都是在抗洪中牺牲的,每逢节日,赵悦胜都为战友们装上一杯酒。每逢还在世的战友到来时,他们也会为已经牺牲的战友装上一杯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0多岁的赵悦胜、梁长胜、叶德源、梁赞盛4位老兵正在祭吊昔日的战友们,他们虔诚地拿起酒杯,满怀深情地唱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