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衡阳保卫战有感

1944年,日军为了逆转它在太平洋战场上失利的厄运,提出了“打通大陆作战”的设想。后来日大本营遂将此作战命名为“一号作战”。“一号作战”的主要内容是先攻占平汉铁路之南段,进而打通湘桂及粤汉铁路两线,摧毁中美空军基地,防止美国重型远程轰炸机对日本本土的空袭。日军称这次作战为确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衡阳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是粤汉、湘桂两条铁路的联结点,又是西南公路网的中心,它的失守就意味着东南与西南的隔断,和西南大后方受到直接的威胁。衡阳的飞机场是我国东南空军基地和西南空军基地之间的中间联络站,它若失手就使辛苦经营的东南空军基地归于无用;从福建建瓯空袭日本的门司,航空线为1425公里,从桂林去空袭则航空线要延长到2220公里。衡阳位于湘江和耒水合流处,依靠这两条河,可以集中湘省每年输出的稻谷3000万石,还有丰富的矿产于此集中。这些对大后方的军食民食和军事工业是极端重要的,它的失守会加深大后方的经济危机,反过来却给了敌人以‘以战养战’的可能性。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8年之中,作战时间最长、敌我双方伤亡官员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一场城寨争夺战。衡阳保卫战打了47天,台儿庄大捷只打了14天,长沙第3次会战也只打了4天。衡阳四面被包围,孤军奋战,即没有援军到达,又没有任何武器、弹药、粮食、药品补给。守备衡阳的国民党第10军只有7个团及配属的暂编第54师之1个营,共约18000人之兵力。从6月28日敌人发动对衡阳的第一次总攻一直到7月底,经过一个月余的战斗,第10军伤亡非常惨重。军部直属部队已伤亡预备第10师伤亡90%,第3师伤亡70%,第190师仅剩有400余人,各部中下级军官几乎全部伤亡,每一次战斗均要连升数个营长、连长。在五桂岭争夺战中,第3师第8团半天之内晋升5个营长,均先后阵亡。当时受伤官兵很多。因无医药治疗,不少轻伤官兵自动重返火线,即使伤不轻且还能爬行的一些官兵也都愿意留在阵地中。至衡阳保卫战全部结束时,参加守城的国民党第10军将士约18000人,死伤15000余人,其中阵亡7600人。

围攻衡阳的日军是第11军第68师团和第116师团,第3、第13、第27、第34、第40、第58等师团,共计10余万人。日军从6月23日至7月20日这段时间内伤亡军官798人,士兵19286名。7月20日以后,伤亡9100余人。日军攻占衡阳的伤亡人数共在29000人以上为守军伤亡人数一倍。

当时的衡阳市区呈长方形,东西宽约500米,南北长约1600米,总面积约为1平方公里左右。在这如此狭小的地带,双方死战47昼夜,伤亡人数高达44000人以上,这不仅在豫湘桂战役中,而且在整个8年抗战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在长达47天的衡阳战役中,日军统共向市区发动了3次总攻。日军飞机不断轰炸,投下燃烧弹。野战医院收容伤患官兵有近千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幸存者只得分散在破壁断墙下、炸弹坑中、破防空洞与临时掩蔽体中。由于没有卫生材料,对伤员无法按时换药只能用盐水洗涤伤口,再用破布废纸包扎。创口因污染而发炎、化脓、溃烂、生蛆者不计其数。重伤者只有等死。敌机日日滥炸,城区一片焦土,米仓被毁,炊事人员在断瓦頽垣下掘取烧焦成褐色的米粒炊成糊饭加上盐水,供官兵充饥。常引起官兵腹泻,因乏医药,不少人相继死亡。日军竟然还不顾国际公法,施放毒气。守卫五桂岭南端的预10师28团3营,除4人还在阵地外,80余人皆不幸中毒死亡。当时守军防毒设备极差,且数量不够,敌人施放毒气时,官兵只能尽速以毛巾重叠,在水中浸湿后捆于面部,毛巾上剪二圆孔,露出双眼,以能继续战斗。守地官兵中毒部分均类似灼伤长出水泡,大的水泡是黄水,较小水泡是绿色。中毒的官兵两腿不能直行,后来检查黄色水泡是芥子气所致,绿色水泡是路易氏气所致。

守城的国民党第10军将士在无医药治疗,轻伤官兵均自动重返第一线,重伤员能勉强行动的自愿留在阵地中,只有以激烈战斗来麻木自己。守军炮弹及迫击炮弹已消耗始尽,除留少数火炮及最后决死的几发炮弹外,其余火炮悉数埋入地下。步机弹已耗去85%。官兵伤亡,大部人枪俱毁,无法补充。守军各步兵团迫击炮口径不一样,有81厘米的,也有82厘米的。至7月下旬,81弹已颗粒无存,而82弹库储尚有数百发。军参谋长孙鸣玉将军为求平衡第一线火力,特发动司令部幕僚,将半数的82口径炮弹“弹带”部位,以砖石磨去其中径17厘米,使能适合81迫击炮发射,作最后决死之用。许多人都磨得双手起泡,甚至流血。直到8月8日城陷之时,因指挥系统瓦解,官兵只能各自为战。我军将士抱着杀死两个便‘赚一个’的战死决心没有一人退却也没有一人逃亡。

配合衡阳保卫作战的构筑工事的民夫,阵亡的有350000多人,烧毁房屋45000多栋,推毁大小工厂近200家,荒废田土375000多亩,损失财产82000亿多元。

衡阳保卫战延缓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的步伐进程,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并最终导致了东条内阁的垮台。衡阳一战中,敌人伤亡惨重,京都、大阪的两个师团几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由于中国军队利用地形,建筑了坚固的工事,比日军战死的人要少得多,大约是日军的1/3左右。衡阳战役虽败犹荣。日军攻占到星州和马来西亚,伤亡1000多人。扫荡印尼全境,一共只用了3个师团另1个旅团,损失了2000多人。衡阳攻城战中,日军竞投入5个师团伤亡近3万人。由于日军在衡阳一战中损失惨重,致使日本方面为了维护其“皇军”在华战无不胜的神话,对战役的真相一直隐瞒,致使日本国内很多人不知道有衡阳这个地方。衡阳保卫战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展示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捍卫祖国民族独立的爱国主义精神。守卫将士们用血肉之躯抵档敌人的炮火,用血肉之躯保卫祖国的城池,让四万万同胞扬眉吐气。守城的国民党第10军顽强作战的精神,连日方也叹为观止,称“敌人之首将方先觉将军为一骁勇善战之虎将;其第10军之4个旅,皆以必死之决心,负隅顽抗,寸土必争,其孤城奋战之精神,实令人敬仰”。

衡阳保卫战的投降结局是否有损在历史中的地位,是一个问题。衡阳保卫战最后确以方先觉投降的不光彩结局而宣告结束。衡阳保卫战47天的过程是极其悲壮、惨烈的,衡阳守军在抗战中所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的精神是可歌可泣的。如果因为最后投降的结局而对整个47天的英勇抵抗全部否定,这至少有点不合情理。接受投降的日军第11军认为中国军队英勇作战的情形,不仅此地日军敬佩,就连日本天皇和大本营都已有所闻。正因为如此,日军本着其武士道精神,对方先觉等高级将领和第10军其他将士采取了适度的“敬意”和“礼遇”。

衡阳城最终被日军攻陷,但衡阳守军确已发挥了最大的能耐,尽了最可能尽的力量。方先觉接到蒋介石要他守衡阳的命令时,只讲守10天或2周,而第10军广大将士却苦守了47天。方军长因弹尽援绝,防无可防,始被敌人俘虏。这在方军长与其部下,真百分之百尽了职份,不论对于国家,对于长官,对于国民,均无愧色。由此可见,衡阳守军尽了自己的全力抵抗,而不是那种“遇击即溃”、“遇击即降”的贪生怕死之辈。衡阳城陷的责任不在于方先觉及其第10军将士,而在于外围的援军。援军的3个师在衡阳保卫战期间到达衡阳外围,但不愿意往死里打,打进城内,就等于跳进了火炕,只是衡阳守军一直就没有外援。方先觉投降,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投降,而是一种委曲求全的策略。当时除了投降之外,其实方先觉还有一种道路可以选择,这就是突围。但是方先觉怕突围出去后剩下的伤兵遭到日军惨无人道的屠杀。先对日军投降的,是第3师师长周庆祥。在8月7日下午3点命令其第9团在天马山阵地上挂起了白旗。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方先觉自知已陷入绝境,对其部下的“求生”行为,没有进行阻止,而且他也想通过天马山方向的白旗了解日军对待俘虏的态度。除天马山方面外,其余的部队都还在继续猛烈抵抗。最后他选择了投降的道路。日军指挥官对投降表示欢迎,关于方先觉方面所提“不杀俘虏”、“保留建制”等要求表示接受。方先觉最后是投降了,但第10军留下来的官兵和伤员的生命有了相对的安全保障,正是方先觉投降的主要目的之一。从投降的结局来看,对方先觉的投降,更是一种政治策略,日军想利用他来做汪、蒋合作的宣传工具。后来方先觉等第10军高级将领先后逃离衡阳,回到重庆。这也说明方先觉并没有屈服于敌人,并没有在信念上真正地投降了日本。蒋介石也亲自接见了方先觉,并向方先觉和几位师长授予了青天白日勋章和数量可观的慰劳金。其实,在8年抗战中,因抵抗日本不力而被蒋介石抢毙的不在少数,说蒋介石赏罚不明有失公道。作为降将的方先觉,不仅没有得到蒋介石的法办,反而获得了蒋介石的嘉奖,这正说明蒋介石“庇护”的不是方先觉的“投降”,而是方先觉率领第10军进行47天保卫战的英勇壮举。不否认衡阳保卫战投降的结局是不光彩的,并且给辉煌的衡阳47天保卫战抹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在当时的具体的历史环境中,又不能苛求衡阳保卫战有着一种更好的结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