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六章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国家安全局几乎占住大厦上半部的十一个层次。进入电梯,接受严格的电子扫描检查,而这种检查是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地自动进行。只要有物体进入电梯,里面的X射线发射器就自动地启动,与此同时,一架秘密安装在电梯里的微型的摄像机也立即启动,经过终端装置分析处理后,连同图像信息,传输到国家安全局的警备室的主机上,通过一个3米长,2米宽的液晶显示屏显示出来。

出了电梯,跨过红外线自动开启的大门,进入国家安全局的办公大厅。里面的情景同其他部门的办公大厅一样,很多工作人员都在办公桌上忙碌着让人看起来永远也干不完的工作,各种显示器发出的电频显示信号眼花缭乱。但比较安静,这就是与其他部门不同的地方,整个大厅被透明的玻璃分隔成许多的区域。

辽阔的办公室是处在有大窗的走廊边。这个用玻璃隔起来的小间,里面如果呆上三人的话就显得拥挤了。 廖括中校曾经来过几次,自从去年以后,就一直没有来过,现在再来这里心中升起了一种难捺的激动,还有一点微妙的是:当重新肩负使命走入时,这种激动就异常得强烈。

如果说,国家安全局是首屈一指的特殊部门的话,任职的人员自然是精英,这项工作性质决定了没有失败者的位置,而辽阔对自己依然存在于这个部门里面工作,时常感慨万千。

他认为是一个失败者,去年间参与的那次行动虽然在一般意义上来说没有失败,但辽阔却认为失败了,因为行动成员中有二人牺牲,事后,经过分析才知道错误出在行动制定上。

廖括在过道里等着他。在走近时他做了一个跟着走的姿势。两人在过道中快步地走着。

“如今南方的气候一定很热吧!”他问道。

“简直是炎热无比。”辽阔回答。

“基地负责的方面事情进展如何呢?”

“很顺利,招募人员的计划已经确定。”

“曲靖同志没有同你前来?”

“他负责那方面的事务,脱不开身。”

“海军方面的情况如何呢?”

“决定提供一艘最先进的蓝盾级核潜艇。”

边说边朝一间用有色玻璃隔开的大间走去。玻璃长桌的椅子上坐着两名身着T恤衫和一个身着军服的人,看到两人进来,停止了交谈。辽阔来到桌边就勇气十足地拿开话题:

“先生们!基地发来的资料我想大家早已看过,陆军司令部特别强调空中力量支持,这一点的确是不可少的。只是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原因是飞机的续航能力有限,迫使我们重新考虑计划中的细节。刚才驻新加坡及印度尼西亚的外事参赞们经过一番外交途径上的斡旋,新加坡政府是很支持我国采取行动,表示愿意提供一切援助。印尼政府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只同意我们使用其部分领空和领海以及提供国际刑事方面的协助而已,但比起几天前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

“看来这种协助仍不能获得你们的满意?”

辽阔与廖括交换了一个眼色,“是的!不太满意,使用其领海,注明使用程度了吗?”

这一回轮到两位身着T恤衫的人目光相视,“必须加大工作力度。”其中一个说道。

“先生们!”辽阔道,“你们所做的一切,对即将展开的行动很重要。”

同时,并没有忘记把目前发生的事态提一提,他觉得这很重要。“印尼的反华势力十分嚣张,最近,发生在雅加达的暴力事件中,印尼华侨深受其害,先生们!我们可不喜欢外交辞令方式的回答,必须得向印尼政府摆明立场,这是一种协助,不能与任何事情挂钩!”

“很显然印尼政府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妈的!西方阵营中的一条走狗!”辽阔骂道。

外交部的人士道:“沿用马六甲的国际航运线如何呢?”

辽阔坚决地摇摇头:“沿用马六甲航线会多出上千海里的距离,那将费时不少。”

他扭头向廖括问道:“你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说说你的看法。”

“我同意辽阔的看法。”他简短地表明立场。

“路线就这么确定了。”辽阔强硬地说。

外事专员沉思许久后说,“情况看来是不容更改。”面对辽阔坚定的神态,放弃了想说服另选航线的决定,“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我们设法对印尼政府施压,同他们达成协议,说说行动的情况吧!”

接下去,他们开始研究一个刚制定的代号为“水母”的行动方案。

辽阔朝众人介绍这个行动方案。这是一个辅助方案,整个方案由国防部去组织实施。大部分活动内容在岛国印尼上进行。国家安全局通过各种渠道弄清了活跃在马六甲海域的海盗内部组织情况。

海盗有一套严密有效的销赃体系,在印尼雅加达就设立了一个这样的机构,该机构全面统管亚太地区,大洋洲各港口的各种信息特别是物流信息。他们将来自各国顾客的需求信息进行处理,然后将顾客选中的物品,分别送到指定的地方,让顾客自己去取。

从国家安全局得到可靠情报分析,在印尼不少岛屿上的地方政府官员都参加了与海盗组织的交易活动。这个千岛之国的许多岛屿,成了海盗们放置放抢劫来的货物的集散地。更有甚者,一些岛屿小国家的做法更是让人不可思议,他们公然允许海盗的舰队自由地停泊在他们的港口里,还为海盗们成立了销售赃物的公司。但是,当弄清这些小国政府在协助海盗的行为上获得多大的利益后,就不足为怪了。

“请总执行监督来介绍水母计划的细节情况。”辽阔道。

身着短袖军装的办公室主任,站起来朝与会人员致礼后,然后坐下。他的身材不高,上身肌肉很发达。辽阔很了解曾经当过教官的办公室主任。如果在三年前的话,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标准的军人。一枚炮弹夺去他的一双小腿,如今安装了一个短小的机械垫称装置来利于行走,常人本能能够控制身体的平衡是他每天要面临的问题。拿起一个遥控器,朝安置在玻璃隔板上的巨大液晶显示器一指。众人不约而同地侧身朝那里望去。液晶显示屏幕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风韵可人的女人图像。说话的声音洪亮又铿锵有力。

“西尼·闶阆特!德国汉堡一家船运公司的负责人,由于在半年前因偷逃税款,被联邦法院收监候审。她在联邦调查员将其逮捕前的一个月,曾在印尼雅加达的港口同海盗们签署了一份交易协议,购买两艘货轮,其中的一艘货轮已经交付使用,未交付的那艘货轮正好与我国远洋运输公司被劫持的货轮是同一型号。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船运公司,都有同海盗机构进行过虽然是冒险,但是,是很划算的交易。这些公司直接或间接与海盗联系。不论其形式怎样,从海盗的手里购买船只,至少比订购同一型号的船泊在价格上要便宜五成,从情报上证实,协议仍处在有效期里。”

液晶显示屏幕上出现海盗盘踞小岛的港湾的鸟瞰照片,停泊在港口里的几艘商船中,有一艘被圆圈圈住。

“经过电子技术人员的技术处理和辨认处理,昨天由卫星发回的资料告诉我们,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的那艘货轮,遭到劫持后的一个星期,海盗没有对它进行处理,依旧停在港口中。我部制定的‘水母’计划,是完善‘铁血战士’行动方案的补充部分。”

把遥控器一挥,显示屏幕的图像图变成一个珊瑚礁岛。

“我们的军事卫星对海盗盘踞之地周边的海域进行了地理勘测。最终选中了这个不足一个足球场大,仅高出海平面二米的珊瑚礁作为据点,海水涨潮的时候会将它淹没在水中近一米深,现在必须弄清楚涨潮的时间规律。”

结束会议后,廖括回到办公室,接收由他负责处理的资料。

这是一份来海洋地质专家的报告,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十分才送到他的手中。他细致地看了一遍,感到报告里的资料不是让人很满意。因为气象专家也不能十分有把握地断定在什么时间段里,天气是最好的,海水会退到底水位。出现此类的原因主要在于,对印度洋的海洋资料不充分,这种情况也充分地反映出中国的外事处理范围的局限,综合能力也有待加强。

他朝曲靖那里去了一个电话,很想了解他对报告的满意程度,但内心里相信对方同他一样,不会视它为一份满意的报告,需要确切结果是他俩的共同个性。

“不好说!”曲靖在电话中简短地回答。

“我很清楚你的意思。”廖括理解地回答。

通话完毕,内心徒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在什么地方及时间上发生过。但是,当努力去猜想时却始终得不到结果,只好沮丧地放弃。他只有一个心愿:带有一点祈祷地希望海洋的数据在整个计划中只是作用不大的一个环节。

离开办公室朝一个地方赶去,几分钟后来到急着要来的地方,那是一间并不算很大的斗室。廖括随手关门的声音引来一个招呼声,遁声望去却不见人影。

虽使习惯于埋头工作的工作狂,也会被室内的景致感到厌倦。整个室内的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图片,地板上到处散落着说不出名目的印刷物,有的印刷物上的图案让人不可思议地联想到黄色出版物中的内容,几乎让人有身处废物收购中心的感觉。

廖括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室内得狼藉程度,用脚扫开地板上的印刷物清出一条道路,朝堆叠许多文件的办公桌走去。一个几乎秃顶的人从办公桌的后面站起来,此人竟是一个西方人士,一双碧蓝的眼睛在灯光下变成蓝褐色,一张扁长形状的脸,薄薄的嘴唇,几乎让培育起来的浓密连腮胡子掩盖住。上身仅穿着一件短衫,露出发达的胸脯,浓密的胸毛与胡须相连,高大的身材有点驼背。他握着酒杯,另一只手拿着酒瓶。

“来一杯怎么样?”

“很好!”他同意道,“我只要一小杯。”

接过递来的酒,脑海里的思维早已经跑到以前的几次行动中去。很多的时候,廖括常常为以前的几次行动而深感懊悔和羞愧,总有一种对不起面前比尔·怀特的感觉。因为事实与结果证明,多一分怀疑和预防之心是正确的,尤其针对工作而言是绝对不可少的。

如今这次行动又有比尔·怀特的参与。暗地里告诉自己不论情况怎样,比尔·怀特的见解必须要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当然,这也取决于对整个计划的细心研究。不经意大喝了一口酒,伴随一阵短暂的咳嗽后,他努力抵制住烈性酒的冲劲,开始环视整个凌乱的工作室。

这个部门有一些使人很费解的做法,如果遇到一件有趣的事,又是值得喜庆的话,那就是各自把桌上的东西全扫在地上,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种表现喜悦的方式,后来竟成了这个部门的传统。

“看来!你们遇上了一件喜庆的事情。”

“是的,中校同志!”比尔·怀特道。

“其他的同志呢?”

“啊!庆祝!中校!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这样喜庆过了。”

“据我所知,给你们的部门增加了预算,这可是一大笔的款项。”

“难道不值得庆贺!”

“没错!的确值得庆贺,我带来了将证实你们部门能力的内容。”

“是不是国防部以批准了行动方案!”

“是的!国防部在昨天就批准了行动方案。”

他把公文包放在桌上继续说:“我们充分地采纳你们情报部门的方案。”

“这可需要一点时间,知道吗!”比尔·怀特喝干杯中的酒,在倒第二杯酒时说,“我们在欧洲的情报人员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工作可干,他们是又肥又闷,可能力是顶呱呱的。”

“看来您早已安排妥当?”

“是的中校!”比尔·怀特道,“我们在印尼的情报人员早已经采取了行动,有关印尼政府对中国政府递交去的公文的各种态度与意见,我们安置在他们政府内的情报人员,已将这信息汇报了回来。”

可他脸上突然升起的愁容让他注意到。“难道还存在技术方面问题?”

“这次行动,也就是为了这次行动!”他说:“我们不得不把我方最优秀的谍报人员给自行报露出来,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很难物色到最佳人选。从这样的情况上来看,最值得为这次行动喜庆的,是印尼政府的反间谍部门,可以说是他们一次意外的收获!”

“我方安插在印尼政府内的情报人员!他是谁呢?”

“代号叫‘高山’的优秀谍报人员。”比尔·怀特十分遗憾地摇着头,很无奈地说,“这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印尼方面的情报部门又将面临十分艰巨的工作压力。”

对他面临的困难是能够想象出来,拍拍比尔·怀特的肩膀,“大局为重!你说是吗?”

“我不反对这种观点!”他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