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五章 3

shxfq9011 收藏 5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现在已是黄昏,沁人心肺的南风吹拂着大地,让人心旷神怡。一面巨大的玻璃窗把大自然同他无情地隔开。   廖括中校站在窗前,朝外面观望,他很想走出这幢巨大的建筑物,那怕是在外面的草坪上走一走,只要能让南风吹上一阵子他也心满意足。   连续几天来,他未离开大楼一步,而且未来的几天里恐怕也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现在已是黄昏,沁人心肺的南风吹拂着大地,让人心旷神怡。一面巨大的玻璃窗把大自然同他无情地隔开。

廖括中校站在窗前,朝外面观望,他很想走出这幢巨大的建筑物,那怕是在外面的草坪上走一走,只要能让南风吹上一阵子他也心满意足。

连续几天来,他未离开大楼一步,而且未来的几天里恐怕也未必有机会离开,繁忙的工作将每天里的每一分钟都给占满,就连刚才站在窗边观看外面景致的时间也算是一种对时间的浪费,必须在后面的工作之中,把刚才闲置的时间夺回来。

回到办公桌边,快速又准确地敲打键盘,将昨晚编辑好的程序输入计算机。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还想再一次地检查一番程序是否还存在错误。虽然这样做是多此一举,然而,严谨的工作习惯使他做事不想留下一点纰漏。因为他目前所做的工作,是容不得存在半点的疏误,哪怕只是半点的考虑不周,将会给整个计划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这是他不想看到的,也是负责制定计划全体人员不想看到的。

将最后一个字输入完毕,立即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朝行动计划制定部门打去。

“行动计划的名称选定了吗?”上尉问道。

在大楼地下室的某一层里的一个房间中,很多的工作人员都开始陆续地离开。他们全都连续工作了24小时,到此时也该告一段落了。

打去的电话被这个部门的负责人接住。

“还没有!”对方回答道,“我希望你给这个行动计划命名一个名称。”

给某个行动计划命名是一件相当荣耀的事情。

在专门制定行动计划为职能的机构里,在每年当中都会根据各个部门的需要,制定出各式各样的系列计划。有很多的行动方案早已结束,有的还在进行之中。自然,是计划的话,就会存在因某种客观的。以及人为因素的干扰,从而造成失误与失效。因为计划它本身具备着不可预测性的本质。

在这个部门之中,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行动计划和方案的制定之后,都会推举一个有功之人,来给行动命名。

廖括想了想,朝负责人提出了一个建议。这个建议的内容是,有关去年下半年的一次秘密行动,在那次行动之中,直升机飞机被一枚导弹击中尾翼,执行行动的人员,被迫从200米的高的高空往海里跳。

“记得去年那次行动吗?”他问道。

“当然记得,那次行动的经历是让我永世不忘!”负责人在电话里说。

“尽管那次行动没有取得圆满成功,但是制定的行动计划,还是可行的,只是整个随机人员可就遭了殃。”

“说下去!”对方向他鼓励道。“整个随机人员怎么啦!”

“俩人不幸掉到海里的水母群中,差一点送了命。”

“痛苦的回忆!”

“是的,简直不堪回首,该死的水母。”

“这下不就有了命名的东西了吗!”

“你的意思是……。”

“是的!那是我们最近几年里的一次较大的行动,值得去怀念,如今我们都退居二线。换句话说,如果不遭受水母的袭击,我想我们对海洋的生物不会像今天这么感兴趣,也正因为有了那次的遭遇,才使我们有了新的兴趣。”

“水母!你的意思是水母!”

“是的!这种海洋中的生物很有意思。”

“行动计划的名称叫水母?”

“我是如此想得,看你的意下如何。”

“水母行动!”

“听起来很有意思,你对此的认为呢?”

“我没问题!”

“就将行动计划名定为水母吧!”

“我同意!”

直到通话完毕挂上电话,思索仍停在那次行动里,直到另一部电话响起,才停止思索,拿起响着电话机,电话来自于国防部,早些时候他就往那里去了一个电话。

“你们部门负责的事项都安排好了吗?”

“一切工作都已结束!”

“辽阔来了吗?”他问到。

“来啦!快到达检查处。”

放下电话之后,中校来到了窗边,往下望去。双眼无法从众多进出的人群之中看见他,心中有一点焦急。辽阔也同样焦急,进入国防大厦的通道后,一路小跑。搭乘来的那架小型飞机出了一点小故障,被迫降落在市郊,换乘出租车来总部的路途上又遇上塞车,这样就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你的证件,请收好。”

“谢谢!”辽阔敬意地从一名上了年纪的门卫手中,接过他的证件,并热心地对门卫道,“近来你的风湿症有好转吗?”事实上他们是老熟人,由于规定而不得不去遵守规章。

“好多了,”门卫很感激对方的关怀,“真的要感谢你介绍的药物,它还真管用。”

“药物只起一半的功效,另一半的功效在于自己对身体的保养。”

“人一旦上了年纪,”门卫沮丧地说,同时摇了摇头,很显然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已经失去信心,“以前没有发现的病状,现在全都急不可待地冒了出来。”

“正确地面对它!”辽阔道。

“谢谢!我知道这是惟一的路径。”

“非常正确!”

年轻人微笑地朝他致礼,大步流星地离开门卫检查处。

门卫开始干活,无非是在登记簿上注明时间与姓名,以及被检查之人的整体概貌。

在这个岗位上工作,需要有极强的原则的人才能胜任。因为每天都得承受一种心里上的压力,原因是:每天被接受检查的人都是天天见面的熟人,岗位的职能迫使他们只能遵章办事,碰上忘记带证件的人,还得将其拒之门外。难怪这些干门卫工作的人员,每当工作一段时间后,都得去接受心理咨询。

辽阔跑过大厦前的草坪,每一次进入大厦的时候,内心总有一种奇怪的、好像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尽管整幢大楼同大多数都市里的写字楼宇一样,显得金碧辉煌。完全没有像国外的同类机构那样,让人从它的外表就能直接产生一种森严的遐想。

二年前,辽阔因为公务去过美国国防部以及国家安全局,那座闻名于世界的五角大楼。在那里他获得一种强烈的感受:在那里工作的人员,足可以从他们的表现上,反映出美国人的内心世界,他们显得敏感又十分紧张,有时表现得如同神经质。

赶到自己所在楼层的那间办公室,桌上的电话正好响了起来,电话是廖括打来的。

“辽阔吗!

“廖括上尉,你好!”他有一点气喘吁吁地回答。

“我刚才同你们部门通了电话,从中得知你乘坐的飞机,在飞行途中出了一点机械故障,问题不是很严重吧?”

“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驾驶员的驾驶水平是一流的。”

“我放心了,你没有受伤吧!”

“当然没有。”辽阔回答。

廖括继续问道:“你负责的方面,其情况如何呢?”

“如同驾驶汽车,但是千万别出现塞车现象。”

“这种担心极有理由,你几分钟后能来我这里?”

“当然!这正是我来总部的目的。”

“很好!十分钟之后我们见面。”

他放下电话,继续去工作。在这间用玻璃隔成的小小办公室里,安置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设备,剩下的空间已经是十分狭小了,而这一切对他来说,早已经是心满意足。

因为在这幢大楼里,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间,足以表明职务的重要性,在这幢大楼里的大多数工作人员,他们仅仅只拥有一张办公桌而已。

这时,有两位身着军装的军人来到他的办公室,他俩给廖括带来一份文件,俩人来自国防部,国防部与国家安全局虽然是两个独立的部门,但是它们又是紧密联系的部门,在维护国家尊严及国家利益上,那是责无旁贷的。

“先生们!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们请求获得这方面的帮助。”

两人之中皮肤黝黑的军人在同伴将话说完,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廖括中校。

国防部同国家安全的职能是截然不同的,随着目前世界格局的变化,这两个部门早已壮大起来。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维护国家领土的完整和民族的尊严,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任何企图颠覆活动的势力与团伙。同时又获准可以绝对性地具备惩罚的能力和手段。

中校很快将文件看完,眉头喜悦地弯成了一个弓形,他无比高兴地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件?”

“昨天!准确地说是昨天下午二点时分。”国防部的军官很诚恳地说,皮肤黝黑的同伴朝中校报以正确的点头姿势,先前的军官接着继续说:“南海海军司令部,一直密切地监视着V型导弹核潜艇的动向,尤其关注它在南海海域中的位置。”

“当然,我们的岸基雷达探测网也发挥了同样的功能作用,只是…。”

“只是出现了很大的探测盲区?”

“从经度坐标上来讲,它小的可怜,几乎只有零点几度的扇距。”国防部的军官解释道,在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很不解的神态。“那是在两个岸基雷达控测区的边缘外,一条成S形的雷达盲区走廊,它的宽度在三公里的范围内。”

“空中的预警机补足了岸基雷达的不足,不是吗?”上校说道。

“没有!”这正是他不解的地方,“我曾经提议过,让预警机在原定的航线上偏离1.5度去进行修正,这样就不会存在,雷达探测不到的盲区了。

“也许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修正这个雷达盲区?”对方的表情足以告诉中校,事情并没有像他设想的那样修订。

“是的,我一直对此不解?”他回答道。

“我认为国防部特意留出这条盲区通道,是有一定的利用与存在的可能性价值。”另一位国防部的官员评价道。

“我认为,我们没有及时发现,这艘V型导弹潜艇,我设想它可能是碰巧沿着这条雷达盲区通道,来到了南海的。”

“也许可能,也许存在其他的原因。”国防部的军官对自己的同僚解释道,“如果我们修正预警机飞行的航线,自然不会存在雷达探测的盲区,但是这种修正会引起更多方面的重新部署,因为我们的任何动作,同样处在对方的监视之中。”

“捕获它!”中校被文件的内容深深打动。他不由地说了出来。

“已经确定成为实施的计划了。”军官回答道。

如果有人曾经认定国防部里的人,都是喜欢去异想天开的话,那么这一次也有点过于形式上的简单。自从探测到南海海域发现一艘V型导弹潜艇,海军司令部立即制定一个捕获的计划,准备出动大量的船只。在导弹V型潜艇有可能会选择回航的航线海域里,突然向外界宣布:我海军正在进行实弹演习。

佯装演习让外界人士看起来是真的存在那么一回事情。造成的假象其目的是想让V型核潜艇上当,从而去改变原有的航线,绕过在它看来是一片危险的海域。而实际上是:一个圈套!它将被围困于海沟中。国防部亲自派人来,连同国家安全局一起实施该计划。窃听及收集情报是国家安全局的工作重要内容之一。

在90年期间,由大连造船厂秘密下水了一艘外表独特的幽灵式的大船,投入使用后,几年来,收集了大量的情报。在此之后,又制成换代型的幽灵船,它的技术更加前进了一大步,尽管游弋在公海上,但是对监控的地区正发挥本领,不会放过任何的电子信号,只要愿意的话,几乎可以做到囊括所有的通讯内容。

他朝一个地方把国防部的文件内容电传过去。

那个地方戒备森严,俨然可以称之为国家安全局的心脏,几乎国家安全局的一切工作都围绕着它来进行。该心脏实际上是一台机器,它收集许多渠道传输给它的信息,然后进行分类储存,每天收到的信息量大得惊人,令人不可思议。国防部的请求内容,是通过它来了解V型导弹潜艇的通信内容,通过它来弄清每个潜艇兵的背景资料,以及及时有效地干扰基地发给潜艇的指示。

廖括中校办完了急需待办的事情,立即朝辽阔工作的楼层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