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讯 3年的动荡风波,已将深足打磨成一支抗打击能力颇强的球队。07赛季结束不久,深足投资人做出转让球队的决定,正在休假期的队员们纷纷从媒体上间接得知了消息,历经风雨的深足队员对此反应很平静,波澜不惊。通过对话发现,他们共同关注的事情是深足的下一位老板是谁;共同愿望:希望在安稳的环境下继续为深足效力;共同忧虑是:会不会走了一个孙悟空又来了一只猴?


11月14日,深足结束了联赛收官战,次日,俱乐部宣布球队放假一个月。一周过后,深足投资人对外公开宣称将转让球队,几天之后,多数队员陆续从媒体上得知消息,但仍有少数不看报、不上网又没和队友联络的球员仍不知情。


由于一队已经放假,伤愈后的陈永强最近一直跟随二队进行恢复训练。“我是上月19号到西丽二队进行恢复训练,作为一名老队员,我带着小队员们一起练,现在感觉体能恢复得不错。”陈永强最先通过媒体朋友得知俱乐部转让消息,因为家在深圳,他的消息比较灵通。“我可能比家在外地的队友更快地知道这事,我很关注事态进展,但我最关注的是接下来的冬训,明年保级任务很重,要早做打算,因为球员就是要忠于职守,换谁当老板,这一点都不会变。”


忻峰在11月26号那天光荣地升格为一名父亲,目前正在上海家中照料妻儿的忻峰从媒体上得知球队的变动:“现在有进展吗?如果接手的老板对深足有诚意,比如像张海那样,那就好了,当然这些事情不由我们球员来左右,我们操心也没用,不管换谁,我们只想踢好球。不过,深圳队的现状希望能引起外界的重视,毕竟这只曾经的冠军球队不能没落到年年为保级而苦战的地步。”


队长李健华在联赛结束后于次日动身和妻子同游巴厘岛,在印尼度过了一个愉快假期之后,李健华于11月27日回到深圳,30号前往广州到国家队报到。笔者致电华仔时,他的电话呼叫转移到妻子廖小姐的手机中,廖小姐透露:“华仔正随国家队在广州军训,为了安心训练,队员们的手机和电脑一律上交,所以他的电话都转到我这里来了。”“我们也从网上看到球队转让的消息,我只希望华仔能在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里好好踢几年,毕竟他已25岁了,球员都是吃青春饭的,大家都不希望再动荡下去。”


小将张野身在天寒地冻的沈阳,心系笔架山训练基地:“我也听说球队要转让了,只希望有好的企业接手吧。听说笔架山基地要重建场馆,那我们明年在哪儿集训啊?笔架山多好啊,能不搬走就好了。”为了保持状态,张野在家附近办了一张健身卡;张文钊一直在辽宁鞍山陪着父母,他的愿望很单纯:“我喜欢踢球,我希望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下安心地踢球,不受其它事情的干扰就行了。”门将张磊回到天津后也办了一张健身卡,他每天都在跑步锻炼以保持状态,深足投资人的撤出决定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的态度是“静观其变”;回到武汉的黎斐则希望“深足能遇上好东家,肯投入,因为深足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对于明年的去留,这几名深圳队员纷纷表示,不愿离开深圳。陈永强态度很坚定:“我在深圳踢了九年,这座城市见证了我的成长,我希望一直留在深圳踢球直到挂靴那一天。如果深圳队需要我,即便有其他俱乐部对我有意,我也会选择留在深圳。”早前,外界传出忻峰可能回上海踢球,对此,忻峰予以否认:“我不可能回到申花,也不可能去群英,我的首选仍是深圳。”李健华的太太承认,已有球队相中了华仔:“虽然我和华仔是老乡,但我从小到大一直在深圳,我们都不愿意离开深圳,只要深圳能提供相对安稳的环境,我相信华仔会留下。”


小将张野、张文钊、张磊被视为深足的希望之星,他们表态愿意继续为深足效力。武汉光谷俱乐部将橄榄枝抛向了黎斐,黎斐承认:“武汉队确实联系过我,但从感情上讲,我愿意留在深圳,毕竟我在深圳效力了六年,从三队到二队再到一队,这里的一切我都熟悉而且习惯了,如果明年能遇到肯投入的新东家,那我情愿留在深圳。不过,如果球队转让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的话,我可能会递交转会申请,毕竟武汉是我的家乡,而且武汉的竞争环境会对我的个人提高有帮助。”


目前,深足队员们只能在家中静候观望事态发展,等待12月15号的再集结。在其它俱乐部已纷纷开始冬训、引援、组阁之时,深圳上清饮队却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