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山了 一 第十六章 过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小野就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两个亲兵正光着上身,哆哆嗦嗦地蹲在自己的身边。小野太朗叹了一口气,对自己没有考虑到桥会被砍断有点儿气馁,当时出发的时候,一直想着只要进入李家堡,还怕没有被子啊,大热天的,就算没有被子也无所谓,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一千号人,却不得不乖乖地在离李家堡不到一里远的地方来享受这无尽的山风,这地方的温度也不是山下可比的,特别是晚上,简直可以冻死耗子啊。再看了看两个亲兵那发紫的嘴唇,以及瞧着自己的那可怕的眼神,小野不由得摇了摇头,现在的士兵,也真是的,才一个晚上就受不了啊,以前的士兵多好啊,当初他当小队长的时候,那手下的兵才叫呱呱叫啊,大冬天的三个人在野外把衣服拿给自己御寒,也只不过冻死了一个、冻伤了一个而已,连屁也不放一下。

对于如何过这个飞云涧,小野太朗昨晚上早就想好了。昨晚上对面射来了一些箭,不多不少,才让自己损失了五个士兵,损失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小野并不在意。得到对面发动偷袭的时候,小野甚至于有些高兴,这说明什么啊,这说明对面还有堡民,自己还可以找到几个人来拷问消息的。当时怕再受袭击,小野就缩在两个光着上身的亲兵的后面,闲着无事,早就把今天的行动细节想好了。挺简单的啊,这个十丈宽的涧,也不很难过,他手头有着不少日本特种部队的设备,都是他叔皮弄来了给他的,专门用来干一些对本家族的财富有利的好事的,这回他全带来了,有些东西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只是,会用就行了。

在原地跺了跺脚,让有些发麻的脚多少灵活了一些之后,接过亲兵递过来的干粮,啃了几下后,摇了摇头,还给了亲兵,然后走到正揉着眼睛的井上三朗旁边,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井上小队长,你昨天的活干得不错,能者多劳么,今天你可得再好好表现给我看啊,再立了一功的话,我再给你一张优惠券。”

井上连忙站直了,行了一个军礼:“大佐阁下,我觉得有一次优惠我就满足了,我能不能提个建议啊?还是让其它对优惠券喜欢得很的同僚们得到几张吧。”一边说,一边看着小野的眼神,他有一种感觉,小野好象又替自己找到了一个他不想接受的任务了,井上有些奇怪,这个笨蛋大佐怎么盯上自己了呢。

“哈,没事的,别的人立了大功的话,我也会这样做的。”小野拍了拍井上三朗的肩膀,微笑更加灿烂了,可是眼睛里的冷森却越发明显了,井上看在眼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联队长。

看了看对面的地形,小野太朗想了一会儿,叫来了自己的真正心腹,一直帮着他做些不想让人知道的好事的参谋藤下次朗。这可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身高在中国人当中只能算是中等吧,可是在大和民族的国民中,就跟呆在野狗群里的斑马一样,打老远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看见小野太朗叫他了,他连忙拿着包袱,屁颠屁颠地一路小跑到小野太朗的面前,满脸的笑容,让他的脸越发显得丑陋无比。对他的笑容,小野很是满意,毕竟要找到比自己丑的人,就算在日本,也是不多的了,带着这样一个心腹在旁边,相比这下,自己的心里也舒服得多了。

得到了小野的充许之后,藤下连忙取下了背上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带着抓钩的长长的绳索来,这可是挖墓盗宝的必备工具,小野太朗时时刻刻都带在身边呢。昨天晚上要不是到飞云涧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他早就把这宝贝拿出来用了。

藤下次朗看了看对面的地形,抡起了抓钩,大喊一声,手中的抓钩如闪电一样飞越了飞云涧,正好扣在了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看得出来,这家伙用起这东西来,手法挺熟的,好事一定干得够多的了。

小野点了点头,对藤下次朗的手法表示了赞赏,让藤下那丑陋的脸越发笑得让人类恶心了,头一点一点的,哈着腰,吐着舌头,别提有多得意了。藤下用力拉了拉绳索,感觉可以了,这才把绳索结结实实地绑在一根大木柱上。

藤下次朗正要去抓绳索,没想到小野太朗摇了摇头,止住了自己这个最得力助手的冒险,把头转向了还在一边傻乎乎地看着的井上三朗,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容:“井上小队长,现在又是你为大日本帝国尽忠的时候了,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啊,这么好的机会,你可是要把握住了,带着你的手下上去吧。”

看了看在猛烈的山风中不断地晃荡着的绳索,井上三朗的脸都白了,他两腿哆嗦着,小心翼翼地说到:“大佐阁下,我不会爬这东西啊。”

“不会,学么,有谁刚一生出来就会爬这东西呢。好好干吧,另一张优惠券在等着你呢。”小野看着井上的样子,暗地里不断的冷笑,八格牙鲁,连首相大人想要一张优惠券都得费一番功夫呢,你小子那里有资格要这种好东西呢,不过,凭咱小野家族几百年来做这种生意的无以伦比的声誉,话已经说出口了,优惠券是一定要给的,只是看你有没有命去享受了。

一看小野联队长主意已定,再看了看他那已经摸向了拇指刀刀鞘的手,井上只得认命地带着仅剩的两个手下,拖着发抖的双脚,朝着绳索走去。看了看那粗大的绳索,井上想了想,指了指一个手下,恶狠狠地说到:“你去。”

那个士兵的嘴唇一下子发紫了,他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十六七岁的小鬼子,三个月前刚刚从国内抓来,唯一的战果就是在入村抢劫的时候打死了一只半斤重的小公鸡。看了看自己的小队长,小鬼子哆嗦着说到:“小队长,我,我的个头重,过不去啊。”

“闭嘴,毛都没有长全的家伙,竟然敢说自己个头重,快去,要不然,你自己跳下山谷去。”能够在小鬼子的面前逞一下威风,井上三朗的心里爽着呢,这两天来,一直在联队长那里受气的,也得给自己的手下一些气受呢。

看着井上三朗已经抽出了指挥刀,小鬼子不得不朝着绳索走了过去。他抓住了绳索,可是发抖的手怎么也不听指挥,直到井上三朗不耐烦地把指挥刀抽来抽去的发出巨大的响声,小鬼子这才勉力抓住了绳索,一咬牙,一闭眼,使劲地向前爬去。

还算顺利,两脚悬空后,小鬼子并没有直接掉到山谷里。感觉到脑袋还在自己的头上,小鬼子不由得大喜,两手也渐渐地恢复了正常,虽然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不过,总算是开始移动了啊。看着小鬼子的表现,井上三朗舒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回不用自己出手了,现在就剩下两个手下了,要是全死了,自己不上也不行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一半,一阵猛烈的山风吹了过来,小鬼子不由自主的地出了一阵惨叫声,吊在绳索的中间,打死不敢往前移一步了,抓着绳索的手也渐渐地没了力气。井上三朗站在悬崖边,一边大声地吼叫着,催促小鬼子继续前进,一边不断地念着佛,希望佛祖保佑自己不用出手。

可是,佛不遂鬼愿,小鬼子再也撑不住了,在上面吊了十分钟以后,两手再也抓不住绳索了,一声凄历的惨叫声,小鬼子的手离开了绳索,晃晃悠悠地朝着山谷中落下,只留下了他临死前的那句:“井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在山风中不断地回荡,让井上听了,浑身不由自主地起了大量的鸡皮疙瘩。

好一会儿,井上三朗才回过神来,朝前走了一步,涧下面冒出了一阵阵的浓雾,让人越发地感觉到神秘莫测。他脱下了帽子,朝着涧底默哀了一秒钟之后,又把头转向了唯一的一个手下。

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老兵,光棍得很,一看井上把头转向了自己,连忙摆了摆手,说到:“队长,你就不要把指挥刀抽出来吧,我去,我在那边等着你,我想,到了那边以后,你应该不会再是我的小队长了吧。”

看了看羞怒欲狂的井上三朗,那个鬼子惨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抓起了绳索,朝着对面爬去。毕竟是个成年人,而且抱了必死的心,这个家伙的前进速度可比刚才的那个小鬼子快得多了,一会儿时间就爬到了中间。山风袭来的时候,他紧紧地抓住了绳索,拼劲了全身的力气来对抗呼呼作响的山风,总算抓住了绳索。等到山风稍微弱一点的时候,鬼子这才继续朝前移动。好一会儿,眼看着就要爬到对面了,所有的鬼子,包括小野太朗在内,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异变再次发生,当鬼子努力挣扎着要晃到对面,脚后跟都碰到对面的崖体了,却一个不小心,冒着汗的手一滑,松开了绳索,一头撞到了石壁上,再弹了回来,朝着山谷落了下去。不过,这个鬼子估计早就预见到了自己应得的下场,一点儿叫声也没有,直愣愣地就朝下掉了去。

小野太朗解下了身上挂着的指挥刀,向前跨了一大步,一边玩弄着精美的刀鞘,一边阴笑着对井上三朗说到:“井上小队长,现在该你了。”

井上三朗强忍着一枪打死联队长的强烈愿望,默默地解下了自己身上的佩刀,解下了一切武器装备,同时把干粮和水都解下了扔在一边,这才慢吞吞地朝着绳索走去。当他抓住绳索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把小野太朗家族三十三代的所有女性全都照顾了一次了。他发誓,如果能够回到东京,一定要利用自己应得的优惠券,好好地在小野太朗母亲身上。把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所受的气通通发泄一下。

朝前移动的时候,井上三朗就感觉到有希望到达对面了,那两个笨蛋,一直背着武器和干粮,那么重的东西搁身上,他们不死才怪呢,现在自己轻装上阵,感觉这个任务并不是一件难事啊。轻松地移到中间,现在是最难的时候了,得往上爬,不但体力损耗更大,而且手心也开始出汗了。朝下看了看,一片白雾,几乎望不到底,井上三朗不由得一阵头晕,连忙停止了前进,定了定神,好一会儿,才再次前进。

到了对面的时候,吸取了前一个鬼子的悲惨教训,井上三朗不敢把身子晃过去,仍然把身子挺得直直的,尽量保持平衡,这可是最最关键的时候,大意不得啊。观察了一下地形,井上三朗小心翼翼地把身子挪到了绳索的最近头,当脚碰到实地的时候,他几乎要大叫起来,这条小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

可是,还没完呢,小野太朗在对面大声地吼叫着,要他再次抓到绳索桥的下面,把抓钩绑在绳索桥上。井上三朗低声骂了几百声之后,这才无奈地把抓钩绑在身上,顺着绳索桥往下爬。这回容易多了,毕竟绳索桥上面,可以抓着的地方多的是,而且把抓钩绑在身上,也不怕掉到山谷里去,井上知道得很,小野太朗并不在乎自己的这条小命,可是他在乎这条抓钩啊,现在这东西绑在自己的身上,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好一会儿,井上才算把抓钩绑在了绳索桥上,试了试,感觉够结实了,这才打了一个手势。大喜过望的小野太朗立刻叫来了几十个士兵,拼命地拉着绳子,那绳索桥是够重的了,可是鬼子人多的是,这一点容易得很。不一会儿,绳索桥就被拉了起来,藤下次朗连忙带着几个兵,把绳索桥结结实实地绑在木柱上,再从井上三朗身上解下了抓钩,小心翼翼地收好了放在背后的袋子里,只留下了累得瘫在地上的井上三朗。

好一会儿,井上三朗才算是恢复了力气,他站了起来,悄悄地走到正在命令士兵准备过桥的小野太朗地身边,小心翼翼地说到:“大佐阁下,现在,我可以享受两次全方位的服务了吗?”

小野太朗僵硬地笑了笑:“当然可以,井上小队长,我们小野家族的人一向说话算话,特别是在做生意的时候,声誉好得很。”

井上三朗淫笑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问到:“大佐阁下,换句话说,我可以在贵家族的东京分店里任意找一个女人来侍候我了?”

“是的。”小野太朗有点儿奇怪,这个家伙问这干吗啊?

“一直听说大佐阁下的母亲和老婆是一个大美人,我想,到时候我会认真享受的。”井上三朗直直地盯着小野太朗的眼睛,他知道得很,看样子,这个联队长是不准备让自己活着离开虎头山了,既然早晚会被这个家伙折腾死掉的,倒不如在嘴上占些便宜再说。

小野太朗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之后,轻轻地、却是满带着杀气地说到:“当然可以了,井上三朗,希望你到时候好好享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