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厘千里之间 两岸用语的同与异

毫厘千里之间 两岸用语的同与异 2007/12/03 21:20:18


(中央社记者周慧盈台北特稿)台湾与中国使用相同的语言文字,许多词语的意义与用法却不尽相同,有些让人望文生义、一看就懂,有些失之毫厘就差之千里,不但有看有听没有懂,甚至可能“鸡同鸭讲”、造成误会。


“经济增长”是最常见可望文生义的例子。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三不五时就看得到有关中国经济成长的消息,台湾的惯用语“成长”渐渐遭攻陷,许多媒体或企业已接受并开始使用来自中国大陆的说法:经济增长。


其他例如“数码相机”指的是“数位相机”;“互联网”就是“网际网路”;“渠道”是“管道”;“恼火”就是某人生气了。


有些词语就没那么容易弄懂,例如中国所指的“集装箱”在台湾称为“货柜”;“计算机”讲的是“电脑”;“献血”其实是“捐血”;“猫腻”是说“有问题或阴谋的情况”;“高校”就是“大学”。


实际上随着两岸多年来频繁且深入的交流,很多用法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例如“水平”的用法来自中国,也许是读音更为轻脆好听,许多台湾民众已扬弃原本的“水准”而改用“水平”;一些中国人士则认同台湾的“电脑”比中国的“计算机”更能诠释电脑的特性,开始改口称计算机为电脑。


除了一般生活用语,两岸各自不同的国名译名有时最是让人伤脑筋。“奈及利亚”到了中国变成“尼日利亚”,“赖比瑞亚”译为“利比里亚”;“萨伊”叫做“札伊尔”;“千里达托贝哥”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但也有些中国的国名译名被台湾接受并广泛转用,“澳大利亚”(澳洲)是最典型的例子。


语言与文字具有生命力,沟通时即使不能每个字都了解,有时上下文贯通也能掌握全局,但有些“长得一样”的中文用语意义却是南辕北辙,一名台商有次听到中国的朋友做生意收到伪钞感到“窝心”而大惑不解,以为对方有仁人济世的胸怀,却不知中国所说的“窝心”是说“心中苦闷”,完全不是台湾人想得那回事。


另有一些用语在两岸特殊的政治互动中,不同政治理念的人,解释就各自不同,其中“中国”究竟是“大陆”?还是“大陆”是“中国”?就时有争议。


二零零二年,淡江大学教授林中斌担任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发言人,有次在记者会回答媒体时因为用了“中国”这个词而惹火了中共官媒新华社的记者,对方讥讽“大陆委员会”应更名为“中国委员会”。


新华社记者来势汹汹,林中斌却一点儿也不恼火,不卑不亢对他做了“思想工作”(说服),化解了一场可能的风波,直到现在仍是两岸记者眼中很“牛”(厉害、能干)的发言人。961203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