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联队)请闭嘴,谢亚龙!

[face=新宋体] 真的有一种受够了的感觉!


前几天在网上看体育新闻,还是视频的。国家体育总局的崔副局长(大干部哦)在杭州批评人。


批评谁呢?批评的是国家皮划艇队的外教约瑟夫,整个讲话虽然废话不少,用词也太过婉转,但我还是选择牺牲一些脑细胞认真听完。


说实话,很有道理啊,拿出了很多数据,并以数据说明了约瑟夫的很多问题,很多不足,其中最重点的就是训练的量不够,并以此推出比赛的质不够!


在我十二岁以前,也就是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是很听领导的话的,当然管理我的领导的级别不高,也就是小学的老师。


老师是这样教育我的,我们是祖国的花朵,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中国老百姓也是世界上生活最幸福的人,而在资本主义社会,还有很多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被资本家压榨着最后一滴血,他们被资本家控制的宣传机器愚弄。这些话在我们今天看来并非全都不对,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准确的说,我们中国在某些方面可能比人家还要严重的多。


很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就象个待宰的绵羊,无论是入世,北京申奥,还是高考提前,或者是领导人换届。从始自终,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过我的意见,绵羊的命运似乎永远是食肉者决定。


而我本身不但不能有任何意见,还要欢快的去庆祝这些其实跟我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入世成功,我们要去学校的操场听所谓的专家宣传其重大的意义。北京申奥,我一个湖南人,要去冒雨游行,我不知道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齐能否看到我们那个小城市壮观的学生游行队伍,但是我知道,我被雨淋病了。没人心痛我,除了我父母。生活在政府大院,明明看到的是一群腐败贪婪的叔叔们,但是从来没见过他们受到过什么报应,如果不碰上派系斗争,我就很少见到有人落马。但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告诉我们,这就是最民主的了。也许是我错了,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我是否认同领导的说法,我都是被排除在民主圈子外的绵羊,待宰的。


非常幸运的是,人会长大,而我也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了。今天我没那么容易相信某些讲话或者宣传了,我知道从几个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平心而论,今天的中国政府虽然还是问题多多,但较之十年前已经进步不少了。不说道高一尺吧,起码也是魔高一丈了。


崔副局长的讲话,我没什么意见,但我有我的想法。


中国体育难啊!


我们有些人在高喊反日反美武力统一的时候,没有考虑过国家的实际状况;同样某些人在抱怨政府的时候,也没考虑过政府面临的困难,只是一味的批评。中国的体育是这个社会的一个缩影,自然,这个社会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在中国体育也能找到。


抛开天气,食物中毒,交通堵塞,场地不好,身体不佳,对手长的太恶心,后备苗子太少这些客观原因不谈,我们就谈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中国体育缺什么,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钱。我们的很多项目都没有实现职业化,而所谓的实现了职业化的项目其实到目前来说还全部都是半职业化,体育和政府挂钩,结果就出了这么个不土不洋的东西。


因为缺钱,我们的基层的体育管理机构到目前也就是一个维持状态,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体育机构钱多,但是那里不出什么人才,出人才的地方却有没钱。我们没有好的本土教练,基层教练全是靠经验吃饭,没有力量来保障他们在业务上取得新的技术,实现新的突破,往往一个新的东西落实到他们身上的时候,更新的东西可能都面临换代了。很多的时候,我们的体育管理者也看到了这些问题,他们希望改变,但是困难太多,政府和体育挂钩,并不是完全的没有道理,起码在很多地区,如果不这样,失去地方财政支持的很多体育机构就要面临解体,那么本来就狭小的人才选拔渠道可能就会更加狭小,甚至不复存在了。但是完全依赖地方财政的基层机构也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破和发展,地方财政要投入的地方很多,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公务人员工资,还要养车,还要吃喝,甚至还要包二奶,这样一轮下来,那里还有更多的闲钱去投入到体育项目的发展上来。基层教练的培训只能靠上级派下来,靠一年一两个学习班突击下。各种配套的训练场馆和设施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换新,我老家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就没有兴建过任何体育场馆,而那里还是湖南省的地级市。很多器材和设施已经旧的不行了,但往往是修修还在用,在中国的土地上,在专业队和足球学校外,我们找不到任何一块可以给孩子们踢球的标准球场。而在足球发达的欧洲,这个情况应该是相反的。人家认真的贯彻了小平同志的指示。


缺钱这个问题在国家队一级的教练中就更加明显了,我们没有充足的外汇去把自己的教练送出去学习。而一个很让人头痛的问题是,体育总局的资金数额不小,但是要分配的项目多,其实只要是明白官场哲学的人都能想到,体育总局不管换谁当家,在资金的分配上都会向诸如乒乓球,跳水啊,举重,排球,羽毛球啊这些项目上倾斜,因为这些项目是有希望在奥运会上夺金的项目,用句官话来说,这就是根本啊!换谁上任,那都要守住根本,在金子有限的情况下,那些没有什么突破的项目投入自然上不去,很多人总是责怪我们的官员进取不足,其实是有些冤枉人家了,主要还是没钱,人家要不量力而行的话,问题更严重。但是这样一来,那些没突破的项目就只能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了。我们的优势项目的教练时不时出国考察学习,而劣势项目的教练就只能窝在国家队的集训地重复从国球队那里学来的训练方式,圈羊式集训。每任用的训练方式都是前任的,往往是人在山中几十日,世上已过几百年了。


奥运战略毕竟是当前的主要任务,领导们在确保了优势项目之后还是希望能在劣势项目上实现新的突破的,这样才能真正的出成绩。但是我们不可能把教练送出去学习人家先进的战术理论和训练手段,所以我们选择了引进来。于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洋帅就进来了,其实我个人是不喜欢洋帅的, 原因并不是我歧视外国人。更不是嫉妒他们能吸引某些中国女性。事实上,他们把某些不喜欢中国男人的女人都变成残废,我都没什么意见,毕竟是人家女生自愿而已。主要问题在于他们毕竟不是中国人,他们的根不在这里,他们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打工的,干不好走人就是了,没什么顾忌。他们和我们的选手沟通起来也是存在困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象日本足球那样,在坚持引进的同时,坚持送人出去学习,我很佩服大时代的日本人,疯狂的出去留学,学习列强的先进东西,好回去报效自己的国家。而我们今天的某些留学生则感觉是出去感受外国的红灯区的,然后捞个海龟的身份回来糊弄国人的。


我们应该把我们自己的教练,特别是基层教练送去学习,即使因为资金不足,送不出去,也应该请外国专家进来,给予专门的培训。很可惜,我们的管理者希望马上看到效果,外教没有用来巩固基础,而是用于推上前线了。什么都不说,金牌决定一切。


皮划艇的约瑟夫教练被批评,该不该,对不对,我不知道。因为不了解真实情况,所以在这里我就不乱发表评论了。


但崔大干部的一句话,我还是认同的,那就是我们在外教的使用和管理上还是存在着很多问题的。不过具体是什么问题,我想我跟他还可能是相反的。


以中国足协为例,就有很多问题,根本不是监督不力,管理不严的问题。而是监督过度,管理太宽的问题。很多的时候有点主从不分,理代桃僵。


以中国女足为例子,谢亚龙主席在三年内更换了四位主教练,其中我个人认为本土教练马良行还是不错的,成绩也是可以的,在这么多领导的指手画脚下还能顶住压力夺的亚洲杯冠军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很可惜,有的时候真的是祸之福所依,福之祸所栖。亚洲杯的胜利不仅没有证明他的个人能力,反而变成领导们指手画脚是合理的有力证明。而足协领导干实事可能不怎样,但是紧跟步伐,与时俱进还是做的很不错的。紧跟中国的洋帅风,终于换了洋帅。


但是可能是习惯成自然,换了教练,仍然是保留了干预的毛病。领队和主教练一起站着临场指挥,主席和球员一起训练抢记者镜头,中方教练被派来分权。如此众众就是我们中国足协,就是以我们谢亚龙主席为核心的中国足协干的事情。最后,人家老外也不干了。我也看明白了,花这钱,也就是找个挨骂的人来,自己则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国奥队关系到明年的奥运会,关系到中国足协大小头目的仕途升迁问题,这个我了解。


但是如果你请了一个主教练,不关他是外国人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都请信任他。不为别的,人家再不济也比练田径的专业,更何况中国田径和中国足球其实是难兄难弟来的,谁帮谁啊?我请某些田径教练不要在训练场上出现,不要连人家的训练都干预,有时间,我们的青少年培训不是缺人吗?我们的联赛整顿工作不是人手不足吗?去那里吧!去最需要人的地方,实在不行,你去最需要猪的地方也行啊,起码多一头猪,现在的猪肉价格也不会这么高,全国平均降一毛,保证老百姓比国足夺大力神杯还高兴!


昨夜,我又看到谢亚龙公开对杜伊提意见了,说国奥队后防不稳了,估计是人家不怎么听他话,准确的说是不怎么象朱广沪那样听他的话,所以才把意见公开化,学崔大干部呢!


我看到这个消息,冷静了一秒钟,随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伸。我就想拍起桌子一声吼,谢亚龙,你个我闭嘴!


我真的是无语了,如果,你觉得你行,那么就你上,你当主教练。我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不敢担责任,或者只想嘴上承担责任,那么


请闭嘴,谢亚龙![/face]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16:15:41 被mingbo_1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