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被女邻居击昏麻袋活埋爬行百余米逃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棍重击 麻袋活埋 村妇爬百米生还

被女邻居铁棍重击 装入麻袋活埋

莆田一村妇爬行百余米逃生

核心提示:11月30日下午,莆田秀屿区东峤镇前江村妇女陈春花被女邻居陈阿春(当地人都这样称呼)叫到家中,遭铁棍猛击,头部和脸部被打得皮开肉绽身上多处受伤。昏死过去的陈春花又被捆住装进麻袋,活埋进垃圾堆里。

陈春花苏醒过来后继续诈死,等行凶者走开后,爬行百余米逃生,被家人发现及时送往医院抢救得以生还。据受害人陈春花家人介绍,行凶者陈阿春的丈夫曾带陈春花去看过病,估计是怀疑二人有私情才痛下杀手。

目前,行凶者已逃,警方正全力追捕。

无故遭女邻居铁棍殴打

昨日,在莆田市第一医院,记者见到陈春花,她已脱离危险意识已基本恢复,向记者讲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时,还心有余悸。

陈春花说,30日下午4点左右,她从菜地里摘菜回家,经过陈阿春(当地人都这样称呼)家门口时,看到陈阿春在家门口向她招手说:“春花,过来一下,我跟你说句话。”陈春花回忆说,还记得当时陈阿春脸上带着微笑。

陈春花没多想跟着进了陈阿春家。谁知刚进门,陈阿春就突然从门后抓起一根粗大的铁棍,朝自己头上砸来,一下,两下......血流了下来,陈春花反应过来想呼救,但她只“啊”一声,铁棍就结实地砸在她嘴上,鲜血直流,牙齿也掉了几颗,再也叫不出声音。

陈春花头上又挨了几下后,整个人摔倒在地,昏死过去。陈春花说,当时她模模糊糊中还有些意识,陈阿春仍没有停止殴打,边打边叫着:“打死你”。最后还拿着铁棍压在陈春花脖子上,随后,陈春花就再次昏死过去......

昏死后被捆绑装进麻袋

等陈春花醒来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身体装在一袋子里。陈春花说,当时她第一感觉是自己死了,可又发现自己还能感觉到痛,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不想让我死。”陈春花说,她发现自己只是脚和身体被绑住,双手竟没有被绑。

陈春花说,她想张口呼救,这时从旁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感觉自己又挨了一脚,听到陈阿春骂了一句:“死了,还脏了我的家。”陈春花说,可能是血染到了地板上。后来听到陈阿春洗地板的声音。

这时陈春花已比较清醒,她想自己应该还在陈阿春家里,陈阿春肯定是觉得她死了。如果被陈阿春发现自己没死,可能还会再打她,自己就真没命了。陈春花说,她继续装死,等机会逃走......

被活埋后爬行百余米求救

由于伤势严重,她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又昏死过去。陈春花说,那段时间她在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春花说,后来她估计这段时间大概有2个多小时。

陈春花感觉陈阿春拖着装着她的袋子出了门,大约走了三四十米。陈春花说,这时她发现,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慢慢松了。

停下来后,陈春花就感觉陈阿春好像在挖坑,“啊,是不是要把我埋到坑里”陈春花心中暗暗叫苦,大约10了分钟,陈春花感觉自己被扔进一个坑中,但感觉坑不是很深。

随后,陈春花感觉有东西埋在身上,但这些东西似乎不是土。在陈阿春往压的东西上踩了几脚后,陈春花听到了陈阿春离开的脚步声。

确定陈阿春离开后,陈春花试着动了动身子,带子并没有扎住口,一番挣扎后,陈春花的手竟能伸出袋子外,她努力地解开绑在身上的绳子。陈春花这才发现,自己被埋的地方原本是一个小池塘,后来被人倒了很多垃圾,埋在自己身上的也是一些垃圾。

爬出坑后,陈阿春根本无法站立,只要爬着前进。爬了大约四五米,她就看到,陈阿春家的灯还亮着。她停住了,假如就这样爬回家,要经过陈阿春家后门,说不定就会被发现。她赶紧改变方向,绕了一个弯,朝自己家方向爬着前进。

陈春花说,她就在乱草和泥土地里爬行,这过程中陈春花的意识并不完全清醒,有时甚至晕死过去,清醒后继续爬,100多米的距离,她爬了半个多小时。直到爬到自己的家门口,陈春花说,当时她意识到自己得救了,一下又晕了过去......

缝了百余针死里逃生

“我发现她跌爬在家门口时,她头部脸部已经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裤子到处是血,我还以为是在摘菜的途中跌倒受伤的。”陈春花的公公事后回忆说,当时他匆忙将陈春花扶到椅子上后,只听到陈春花说了声:“给我水喝!”后又晕了过去。

公公赶紧找医生。“医生给她打了一针,但是没见起色,就打电话叫来秀屿区医院的急救车。”将昏迷中的陈春花送去医院急救。

事后,有村民回忆说,在陈阿春将陈春花埋掉后,还不慌不心地回到家里看电视,就在陈春花被其家人发现后,陈阿春才从容地关上家门,从后门逃走。

“医生当晚整整给她头部和脸部缝了上百针,生命还是垂危,不得不连夜转院到莆田市第一医院。”陈春花的家人回忆说,陈春花转入的是该院的ICU病房,当时陈春花的手和头部都是肿胀的。经医生诊断,陈春花的头部、颅内、脸部、身体的一些部位不同程度受伤。当晚,该院医生对陈春花进行抢救。

截止昨日,陈春花已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其伤情还有待进一步的检查。据陈春花的丈夫介绍,昨日上午,陈阿春的丈夫曾到医院看望陈春花,并交给自己1400元钱。

记者调查:

行凶者疑心重动了杀机

“她怎么会下这样的毒手呢?”发生在11月30日的血案在莆田秀屿区东峤镇前江村引起大震动,村民对陈阿春残忍的行凶方式感到难以理解。

据受害者的家人介绍,受害者陈春花和行凶者陈阿春两家仅隔一条路,平时并没什么恩怨。但在半年多前,陈春花患了一种怪病,手上一直长红点,四处求医不见起色。

当时,陈阿春的丈夫认识一位医术高明的老医生,于是,便带着陈春花去看病,不料,此举引起了陈阿春的怀疑和不满。“两口子为此曾经吵过一次架。”前江村里的村民向记者证实,这件事情被陈阿春的丈夫知道后,陈阿春被丈夫打过一次,陈阿春事后警告陈春花说:“你最好不要再让我丈夫陪着去看病。”

因此, 陈春花的家人猜测,陈阿春可能怀疑丈夫和陈春花有不正当关系才动了杀机,但这一说法没得到警方的证实。

据前江村的村民介绍,陈阿春40多岁,平常时很少和村民接触,而且为人比较霸道。丈夫在外打工,有两个男孩,一个在外打工,另一个寄校读书。而她自己早出晚归,回家就是看电视。村民对她这个人了解并不是太多,只知道她疑心比较重。村民说,由于陈阿春做灌浇水泥板的重活,力气很大,在村里常和妯娌大打出手。

昨日,记者向莆田秀屿区东峤派出所核实此事。该所蔡所长称,这起案件发生后,在当地影响比较恶劣,已经引起警方高度重视,由于行凶者目前仍在逃,他们已经派出警力全力追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