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一阵袭人的风吹来,卷起满地的蒲公英,一朵朵花瓣被风吹落在天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它们,都在寻找自己落脚的地方,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于是,它们跟随风的牵引,走到了天涯,走到了自己的世界,走到了自己梦中的地方。

都散了吧,都还好吗?你们在哪里?

天涯的尽头是你们的家,天涯的另一边是你们的老家,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蒲公英,飞在风里的蒲公英。

老妈妈将自己的儿女让风给带走,带到他们的另一个新地方,忍住了泪水,忍住了离别的痛苦,狠心的妈妈将自己的儿女撒在风里,撒在天涯;可是蒲公英们却忍住了离开的痛苦,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

悲欢的离别,弄人的风。

飘散在天涯的蒲公英在那里扎根了,在那里成长了。

又到了一年的秋季,风,又吹起。

蒲公英,将自己一片一片的花瓣送走,送离这里。

她们,忍住了泪水,忍住的悲伤,将自己的儿女们第一次撒在风里;她们,很清楚,也知道,离开怀抱是最好的鼓励,是对自己儿女最好的负责,于是,就将他们撒落在风里,撒落在天涯。

蒲公英们被撒在了风里,他们随着风的牵引又回到了他们妈妈原来的地方。

刚刚飘落的梦,刚刚播下的希望。

于是,他们找到了曾经将他们妈妈送开的地方,那个残忍的地方,那个他们妈妈不会忘记的地方。

物换星移,原来的地方的蒲公英已经早就枯萎,只留下依稀可寻的痕迹,他们一片诧异,可是,他们还是那里飘落了下来,扎下了根。

于是,就继续了蒲公英的故事。

于是,有一个人走到了天涯又走回来了,带不走的爱,忘不了的情,挥之不去的记忆。


芦苇

暮秋。

水已冷。

河边的翠鸟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鱼儿也不再经常浮出水面,河上竹排的渔人也回家了,空荡荡的河岸上只剩下一片芦苇在静静的守侯,在静静的听着河水声。微风拂来,吹起一片白色的海洋,摇曳的芦苇好象在风中诉说着什么,诉说着昨天里的一切。

芳草萋萋。

寂寞河岸。

结出白色的蕊的芦苇,不再那么年轻了,毕竟秋天已经早已到了,不久,就会黄了,黄了整片芦苇。

失忆的人,还在河边行走着。

河的那边是长长的路,路的尽头是长长的忧伤,忧伤的尽头是崩溃的边缘。

寂寞的河水还在日夜的流淌着,轻轻的把昨天带走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绿绿的山。

没有黄山的壮阔,没有泰山的雄伟,没有五岳的独尊,却有自己的一番意味,有着同样的血脉,有着同样迷人的风景。

不是很高,没有希奇的物种,却有自己的独特。

满山的绿,满山的欢喜。

野花芬芳,绿草柔嫩,竹子直立,多好的风景!

虫鸟齐鸣,牧童高歌,很动听的自然声音。

道不尽的恩怨,都在这里化为虚无,有的是心的宁静,心的靠岸就在这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蒲公英飞到了天涯,原以为一去不复返,但是却在第二年的秋天回来了;芦苇,原以为自己会一直那么寂寞,等到了春天,它又看见了希望,有了陪伴;山的美丽和不出众,最后却成了文人骚客停留的地方。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不在掌握中。

有时候,天涯就在眼前,有时候可以走过寂寞忧伤,有时候可以化成美丽的蝴蝶;

虚虚无无的梦境,虚虚幻幻的人生,佛在求诚。

有就是无,无就是有,谁可明白?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3:53:40 被战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