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人的军营生活:肉食特丰富允许有性生活

党卫军装甲师少校 收藏 15 15780
导读:国时期绝大部分的军队是志愿兵,法律规定所有的罗马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但征兵制非常不受欢迎,特别是在意大利地区。内战结束后,在奥古斯都四十多年的统治期里,只有两次征兵。分别是在AD6和AD9,两次军事上的惨败之后。征兵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逃避服兵役的案子,一个骑士砍掉了两个儿子的拇指以求免役,案发后被奥古斯都卖为奴隶。 奥古斯都之后,皇帝们都避免在意大利强制征兵,但在各个行省征召辅助部队(Auxiliary,由非罗马公民组成)时偶有实行。每一次大战役之前,如果召募的士兵无法使军团满员,总督就会考虑在

国时期绝大部分的军队是志愿兵,法律规定所有的罗马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但征兵制非常不受欢迎,特别是在意大利地区。内战结束后,在奥古斯都四十多年的统治期里,只有两次征兵。分别是在AD6和AD9,两次军事上的惨败之后。征兵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逃避服兵役的案子,一个骑士砍掉了两个儿子的拇指以求免役,案发后被奥古斯都卖为奴隶。



奥古斯都之后,皇帝们都避免在意大利强制征兵,但在各个行省征召辅助部队(Auxiliary,由非罗马公民组成)时偶有实行。每一次大战役之前,如果召募的士兵无法使军团满员,总督就会考虑在当地实行征兵(dilectus),补足差额。在dilectus里,强制征兵占多少,用其它手段鼓励参军占多少,没有可靠的资料。



2世纪初小普林尼任本都总督时,审理了一个案子。两个奴隶伪造身份加入军队,小普林尼写信给图拉真,请求皇帝的指导。图拉真在回信里提到,士兵的来源有三种:募兵、征兵和替代兵役,替代兵役是指被征召者可以交钱代替兵役。这时正值图拉真准备远征帕提亚,东部各省都在征募兵员,所以图拉真会专门提及征兵制。在帝国的大部分时期,募兵制都可以满足军队的需要。



士兵几乎都是出身社会下层,军队可以提供衣食、住处、医疗和稳定的收入。收入不高,与城市里的苦力差不多,但在军队里士兵可以得到教育,学习技能,有提升的机会,法律的倾斜(与平民打官司时,士兵可以得到照顾),无论父亲是否在世都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财产(罗马法律规定,父亲有权支配子女的所有财产,不管他们成年与否,结婚分家后除外)。最重要的是,军团士兵退役时能拿到一笔可观的退休金或一小块土地;辅助部队的士兵则可以在退役时成为罗马公民。



士兵们得到这些好处,付出的代价就是二十五年的兵役。在这期间,他必须接受严格的训练,遵守严酷的军纪,违纪者将受到肉体和金钱上的惩罚。由于军纪太严惩罚太重,逃兵始终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服役期禁止结婚,但与妇女的长期同居关系则不受干涉。士兵们虽然不能与同居者合法结婚,生的孩子也没有罗马公民权,但可以合法地将财产留给他们(结婚禁令由奥古斯都颁布,两百多年后被塞维鲁废止)。



军团和辅助部队通常是在各自所在的行省招募新兵。由于军团的驻地相对稳定,例如不列颠的第二军团在同一个地点驻扎了超过200年,军团的兵源基本上来自同一省份。辅助部队的流动性就大得多,经常根据需要四处调动,配属不同的军团,所以它的士兵常常是来自帝国各地。比如不列颠尼亚第二大队(辅助部队以大队Cohort为单位),名字里的不列颠只是表示它最初组建的地点在英国,而它在组建后的几十年里相继调到了斯洛文尼亚、黑山和罗马尼亚,士兵也是来自各个民族。但不管成份如何,军队里统一使用拉丁语。



在招募处,官员们要仔细检查应征者的身份和身体状况,身高是一个重要因素。据记载,身高要在1米7以上(有的资料说只有军团的第一大队和骑兵要达到这个身高),最理想的是6罗马尺(1米77),身体强壮,视力良好。如果其它条件很好,矮一点也行。奴隶和犯过重罪的人不能加入,记录表明有很多犯过轻微罪行的人加入了军团。


通过检查后,合格的新兵们发誓效忠皇帝,就算正式入伍了。先拿到身份牌(Signaculum,铅制的小牌子,刻有士兵的名字和特征,装在小皮袋里挂在脖子上),发给旅费75第纳瑞斯,在护送队的陪同(或押送)下分批前往各自的驻防地。



一份写于AD103年的接收报告记录了六个新兵的到达,年龄从20到25岁。他们加入的是辅助部队,说明他们可能不是罗马公民,但在报告上用的都是罗马人的名字。还有一个加入罗马海军的埃及人Apion,在抵达意大利的驻地后写信给父亲,他到部队后起了个罗马名字,并且感谢父亲给他的教育,使他有机会得到提升。这说明非罗马人加入军队后改用罗马名字是普遍现象。



辅助部队的士兵退役后成为罗马公民,他的孩子就有资格加入军团。但到了帝国中期很多新兵都愿意加入他们父亲服役过的辅助部队,这使得军团和辅助部队在兵员成份上的差别越来越小。几代人之后,在公元3世纪,军团和辅助部队的差别消失了,军队主要分为野战军和驻防军。




新兵营



新兵营建在招募地或是军团驻地,似乎两种情况都有。在这里新兵们首先要进行体力和纪律的训练:队列、行军、修营垒、挖战壕、整理装备、游泳和骑马。



4世纪的罗马军事作家维吉提乌斯(Vegetius)提到军团士兵要全副武装地在5小时内走20罗马里(1罗马里=1.45公里),强行军时要走24罗马里,历史学家认为这个应该是指在状况良好的道路上行军。同时Vegetius还提到罗马人行军时的步长有两种:军事步用于紧密队形;全长步用于长途行军。没有资料说明罗马人是如何调整行军的步伐节奏,但肯定不是象近代军队一样敲鼓点,因为罗马军队里从不用鼓。



接着是武器训练,使用比真实武器更厚更重的木剑和柳条盾,对一根一人多高的木柱练习刺和捅的动作,同时学习如何用盾牌撞击敌人上半部,当敌人抬高手抵抗时,用短剑从下至上给予致命一击。投掷标枪也是必修课,可能还包括使用投石器、弓箭和弩炮。



完成个人训练后,就可以用尖头包上的真武器两人对练、多人对练,最后是整个百人队、大队的演练。这些基本训练通常要持续几个月,完成后新兵才算一个合格的军团士兵。此后更严格的训练将贯穿整个服役期。



驻地



边境的第一线是辅助部队驻守,军团驻扎在第二线的交通要道上。



奥古斯都时代,罗马基本停止对外扩张,各个军团长期驻扎在边境,并建起永久性的兵营。大部分的军团兵营占地20-25公顷,驻扎一个军团。在地点的选择上,易守难攻的地形并不是首要因素,最主要的是交通方便和充足的水源。



军营生活



如古往今来的很多军队一样,罗马人相信让士兵们保持忙碌是必须的。驻埃及的第三塞仑尼加军团留下一份公元1世纪后期的报告,详细记录了某个百人队内31个士兵在10天内的工作。最多的是站岗、巡逻、修理装备、保养弩炮和澡堂工,其次是当建筑工和搬运工,最不受欢迎的当然是清扫厕所。不过还算公平的是只有两个人各干了一天厕所工,这两人在十天里再也没有其它任务。



每天早上都有全体集合,军官们点完名后就分配当天的任务,委派任务是以个人 / 天为单位,有些任务是在军营以外,如护送、修港口等,花的时间就不止一天。同期的另一份记录显示有四个士兵奉命外出执行某项任务,7年后才归队。



虽然违反纪律,但资料显示有一些士兵贿赂他们的百夫长,以避免分配到脏活累活,这种现象始终无法根除。而且部分百夫长故意把累活分配给有钱的士兵,以此来敲诈钱财。



16BC,奥古斯都最初建立职业军团时,规定服役期为16年,16年后作为老兵再干4年,老兵可以不用站岗放哨干杂活。但由于召兵不易,二十年后奥古斯都又规定服役期为20年,然后作为老兵超期服役5年。



约瑟夫(Josephus,1世纪后期的犹太作家,他参加了AD66的犹太人大起义,后来又加入罗马军队)在提到罗马军队训练之严格时说:“他们的训练就是不流血的战斗,而战斗对他们来说只是流血的训练。”


真相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大量的资料显示,帝国各地的军队都常常被一些非军事任务干扰了训练,被军官和地方官们当作免费的劳动力,去盖房修路搭桥(帝国的公路网大都是士兵修的),甚至挖运河开矿山。因此皇帝和总督们三令五申,要求保证军队的训练。哈德良就用他在位的大部分时间,巡行各地,检查军队的战备水平和边境的防御设施。



AD128年,哈德良访问了北非的第三奥古斯都军团。在观看了军团和辅助部队的一系列大规模演习后,皇帝集合全军作了演讲。他先回顾了这支队伍的光荣历史,接着提到军团内的一个大队被总督调走,再早两年另一个大队被拨给在埃及的第三塞仑尼加军团,而且军团最近搬了两次家,大量的时间被花在修兵营上,同时还要巡逻漫长的边境。但是,皇帝话锋一转,他很高兴地看到,士兵们没有以此为借口荒废训练,他对队伍的训练水平非常满意。



除了战斗演习外,一个混合大队(500步兵+120骑兵)还演示了快速扎营:移动到指定地点,用石块垒起外墙,在坚硬的地面挖壕沟,搭起整齐的营帐,开伙做饭,然后收起营帐开拔。该大队由于行动迅速得到了哈德良的表扬。



收入



罗马最早是在公元前4世纪初给士兵发钱,做为他们离开农庄,参军打仗的补贴。前2世纪中,波里庇乌斯(Polybius,希腊人)用希腊的货币单位记下了当时罗马军队的工资:骑兵每天1德拉克玛(drachma,4克多的银币),步兵2奥波,百夫长4奥波(1德拉克玛=6奥波)。同盟军队不由罗马发工资,但管吃。



罗马的常用货币单位:1奥里斯 = 25 第纳瑞斯 = 100 塞斯特斯



奥里斯(aurei):金币,恺撒时代重8克,1世纪中尼禄时代7.1克,3世纪初卡拉卡拉时代6.4克,到了3世纪末戴克里先时代就只剩5.45克了。



第纳瑞斯(denarius):银币,前3世纪4.5克,1世纪降到3.8 -4克,以后一直慢慢下降。奥古斯都时代罗马城内一个非技术工人的日工资约为1第纳瑞斯。



塞斯特斯(sesterces):共和国时期为小银币,帝国时期改为铜币。庞培古城的一份记录显示一个奴隶的卖价是6252第纳瑞斯。



对罗马军队来说,加工资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大事。前2世纪中,按波里庇乌斯给的数字换算,士兵每年是120第纳瑞斯。50BC左右,恺撒在发动内战前,将手下士兵的工资翻了将近一翻,达到每年225第纳瑞斯;到1世纪末,图密善将士兵工资涨到300;过了100多年,塞维鲁将工资涨到450;此后仅过了二十年,塞维鲁的儿子卡拉卡拉又加薪50%。这次加薪间隔之短,说明罗马铸币的成色下降得很快。



帝国时期军官和百夫长的工资还不清楚,2世纪初小普林尼曾提到自己为手下谋到一个百夫长的职位,为了置办百夫长的全套装备花了他1万第纳瑞斯,这说明官兵之间的差距很大。



禁卫军的工资也没有直接的资料,根据塔西陀的《编年史》,AD14年奥古斯都刚死,驻扎在匈牙利的三个军团就发生兵变。兵变首领在煽动演说中提到,军团士兵每天收入不到3分之2个第纳瑞斯,禁卫军不用面对危险,舒舒服服地呆在罗马,每天却能拿2个第纳瑞斯。如果塔西陀的数字可靠的话,当时禁卫军士兵的年薪应为730第纳瑞斯,是军团士兵的3倍。城管大队(Urban Cohort)的工资介于军团和禁卫军之间。



辅助部队的工资比军团低一些,奥古斯都时期步兵是187.5第纳瑞斯,混合大队中的骑兵225第纳瑞斯,骑兵大队是262.5第纳瑞斯。后来军团工资涨了,辅助部队也跟着涨,但涨幅不明。



一年里的工资分三次发,1月1日、5月1日和9月1日。发工资是军营生活中的大事,和举行庆典差不多。AD70年提图斯围困耶路撒冷时,为了振奋士气,顺便打击敌人的士气,将发薪仪式办成了一次盛大的庆典。大家都穿上最好的盔甲服装,马匹披上华丽的袍子,列队在守城敌军的视野内,士兵们一个个出列,由军官发饷,前线上金银闪烁。庆典足足搞了4天,每个军团一天。

上面的数字只是毛饷,士兵拿到手的净饷要少的多。现存的一份写于AD81年的记帐单,记录了驻扎埃及的两个士兵在一年里的收支情况(原文单位是德拉克玛,是当地的铜币而不是古希腊的银币,1德拉克玛=1塞斯特斯,下面的货币单位都是塞斯特斯)。其中一个的记录如下:



第一次发饷: 247.5 (应发250,但扣掉了2.5的货币兑换费)


干草 10


口粮 80


鞋、皮带、袜子 12


营地庆典 20


? 60


总支出 182


盈余 65.5


上次盈余 136


总盈余 201.5



第二次发饷: 247.5


干草 10


口粮 80


鞋、皮带、袜子 12


军旗 4


总支出 106


盈余 141.5


上次盈余 201.5


总盈余 343



第三次发饷: 247.5


干草 10


口粮 80


鞋、皮带、袜子 12


衣服 141.5


总支出 247.5


盈余 0


上次盈余 343


总盈余 343



另一个士兵的记录也类似。一年的总收入是750塞斯特斯,合187.5第纳瑞斯,说明他们是辅助部队的步兵。干草可能是喂骡子的(每个班8人,配一头骡子)。一年的军饷扣掉各种支出,真正到手的不到三分之一。(明匪在他挖的一个坑里提到清末北洋军的士兵饷是8元一个月,伙食和军服就要扣掉6元,古今中外当兵的都一样啊)



在马萨达要塞(1世纪犹太人大起义的最后一个据点,AD73年被罗马人攻克)发现了一份类似记录,属于第十军团的一个士兵,他的服装支出要多一些,口粮支出和上面的两人一样,也是一年240塞斯特斯。由于罗马军队的口粮大都是在当地购买,其它地区士兵的口粮支出可能不是这个数。



士兵们的积蓄通常都是存在百人队的旗手处(signifer,每个百人队配一名旗手,兼会计),每个士兵都存一些,整个军团加起来就是个不小的数字。图密善(AD81-96)时期,有一个总督就企图利用这些钱作为他的造反基金,因此图密善下令,每个士兵在会计处的存款不得超过250第纳瑞斯,不过这个禁令很快就没人理会了。



奥古斯都去世时,在遗嘱里自己掏腰包给禁卫军每人250第纳瑞斯,城管大队每人125,军团每人75,辅助部队没有。后面的皇帝也都沿袭了这一传统,而且数额越来越大。克劳狄乌斯给禁卫军每人3750第纳瑞斯;马尔库斯.奥勒留斯给到了空前绝后的5000,当时的禁卫军大概有1万,这就是5000万第纳瑞斯。军团发的数目不详,如果按奥古斯都定下的标准,军团奖金为禁卫军的三分之一,30个军团算12万人(每个军团满编是6000人,但和平时期通常严重缺编),军团的总奖金就是2亿第纳瑞斯。这可是个庞大的数字,AD180奥勒留斯去世时国库总盈余不过7亿第纳瑞斯。



退役金和退役田地的情况还不清楚,有的资料称奥古斯都给军团士兵的退休金是3000第纳瑞斯,禁卫军5000。但在AD14年匈牙利的三个军团兵变时,士兵们提的条件是退役时不要田庄,改发退休金,理由是所谓的田庄都是在穷山恶水的贫瘠之地。这说明军团的退休金是后来才有的。



勋章



无论是尚武的共和时期还是堕落的帝国时期,罗马军人都十分看重勋章(dona)所代表的荣誉。胜仗后罗马军队都要举行仪式颁发勋章,AD70提图斯攻陷耶路撒冷后,在奖励仪式上“(提图斯)一个一个地宣布受奖者的名字,在受奖者上前时(提图斯)鼓掌喝彩,高兴得就像是自己得奖一样。他亲自将金冠戴在他们头上,将金链子挂在他们脖子上,给他们金质短矛或银奖章,并给每个人升职,然后他又从战利品中给予他们不同的奖励。”



罗马人极少给战死者发奖章,士兵们要活着向军官申请奖励,同时还要有2到3位战友发誓证明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军官们拿奖章就容易得多,在帝国时期,只要打了胜仗,中高级军官们都可以得到各类奖章,无论他们是否英勇杀敌。

奖章上刻有受奖者的名字,所有的奖章都是以皇帝的名义颁发。很多士兵们都在自己墓碑的浮雕上,刻上获得的奖章。上图是1世纪第十四军团的掌旗手Gnaeus Musius的墓碑,浮雕的胸前挂满勋章。



辅助部队的士兵作为个人很少能得到勋章,奖励通常是对整个单位颁发。奖励可以是提前获得罗马公民身份,如达西亚战争中的第一不列颠大队;也可以是奖给大队的勋章,这时大队可以在名字上加一个后缀,表示曾获得某个勋章,勋章越多,名字就越长。



伙食



上面说过,罗马军队的口粮费是直接从军饷中扣除,据说每个士兵每月口粮为36公升(未脱壳的谷物)。历史记载上罗马军队的伙食包括谷物(通常是小麦)、咸肉、奶酪、蔬菜、扁豆和酸葡萄酒(acetum和vinum)。一天有两次正餐-早餐和晚餐,口粮下发到个人,然后以班为单位做饭。



军营内的开伙方式与行军时略有不同,英国的一个军营遗址显示,每个百人队似乎配有1个面包师和两个助手。面粉除了作面包外,还可以直接加水煮成类似麦片粥的东西,或混合了蔬菜和肉煮汤,或制成其它面制品。



面包作为罗马人主食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如果让士兵们少吃面包多吃肉,大家就会有意见。AD60左右,科尔布罗在亚美尼亚作战时,由于缺乏麦子,“他们只能用顿顿吃肉的办法来防止饥饿”。后来罗马军队占领了一个农业区,收割庄稼后才吃上了面包。



肉类里面军团多吃猪肉,辅助部队多吃牛羊肉,这可以通过军营周围发掘出的动物骨头的比例证明。随着军团里罗马人比例的降低,军营附近发掘出的猪骨头的比例也在降低。而且不列颠的军营羊骨头多,日尔曼的军营牛骨头多。



军队下发的口粮通常是可以吃饱的,但是比较单调,士兵们要调剂一下口味的话就得自己想办法。在现代发现的罗马士兵的信件里,食物是重要的话题,很多士兵写信给家人要求寄食物来。或者可以向当地的商人购买,在哈德良长墙附近的Vindolanda要塞,发现了一个高级军官的奴隶写的食品采购单,包括17升豆子、20只鸡、100个苹果、100个鸡蛋、4升鱼酱和橄榄油。



士兵们买不起好吃的,打猎就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在人烟稀少的边境地区。在北方行省猎鹿是军队里很普及的运动,日尔曼地区比不列颠拥有更多的猎物,在军营遗址里发现了不少熊、狼和野牛的骨头。捕鱼也同样是丰富食物品种的好方法。



啤酒(cervesa)也是军队伙食的一部分,在不列颠的一些军营里发现了士兵们自己酿造啤酒的证据。



医疗卫生



罗马军队相当重视士兵们的健康,医院、澡堂、厕所和有盖无盖的下水道是所有上规模军营的必备。医院通常是按照容纳全单位5-10%人员的要求建造,即使没有大战,医院里也经常挤满了人。AD90年Vindolanda要塞的一份报告指出,在第一辅助大队的750人中,31人因伤病住院:生病15人;受伤6人;眼部发炎10人。



军团里的医务人员从医生到初级护理员都有,高级医生的地位相当于百夫长。他们的业务水平不亚于民间的同行,在伤科上还有过之。罗马的名医塞尔苏斯(Celsus)和盖伦(Galen),在著作里都经常提到一些著名军医的名字。出身社会下层的士兵在军队里能得到的医疗保障,远比和他们同一阶层的平民所能得到的要好得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