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非洲“保定村”,是真是假?

海外援军 收藏 9 25316
导读:近期在网上看见关于保定村的文章宣传很热闹,包括央视也报道了。但是也有提出疑问的,“保定村”的真伪需要大家以事实来评判了。我把网上关于保定村的文章综合了一下,大家可以看看在各自的非洲国家是否有保定村?以事实来说话。 “保定村”,是真的还是神话 ? 本人对刘建军的非洲保定村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网上搜索:“刘建军”或“保定村”,能看到很多传奇的故事! 我曾经在北京见过刘建军,一位60多岁的保定老人,看起来不像是说谎话的人。 在饭桌上他曾说道(也许是吹道):他们的保定村不但开到非洲,蒙

近期在网上看见关于保定村的文章宣传很热闹,包括央视也报道了。但是也有提出疑问的,“保定村”的真伪需要大家以事实来评判了。我把网上关于保定村的文章综合了一下,大家可以看看在各自的非洲国家是否有保定村?以事实来说话。

“保定村”,是真的还是神话 ?

本人对刘建军的非洲保定村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网上搜索:“刘建军”或“保定村”,能看到很多传奇的故事!

我曾经在北京见过刘建军,一位60多岁的保定老人,看起来不像是说谎话的人。

在饭桌上他曾说道(也许是吹道):他们的保定村不但开到非洲,蒙古也有,他们在蒙古开的砖场,两块砖就能卖一美元,砖炉还没有熄灭,蒙古人就抢着要买砖了。他们忙不过来,就让那些蒙古人自己进砖窑拿砖。当地人都抢疯了!

在非洲,非洲人根本就不会种地,是他们保定人去那里教当地人种地。而且在非洲很多国家租用土地,他们根本就不会仔细的丈量土地,利用飞机的航拍图大致画一片地就给你了,往往比你和他合同上签订的土地范围大很多!他们的保定村在非洲为中国做出的多大多大的贡献,连前外交部长李肇星都对他说:“你们做了很多中国政府想做但却不能做的事情!”...

但我在苏丹向当地的中国人打听“保定村”他们说在苏丹从没有听说过什么刘建军和他的“保定村”。同旅馆还有一位曾经在喀麦隆做拖鞋销售3年的一位福建小伙叫小陈,他也是来苏丹考察市场的,我向他打听,他表示也从未听说过喀麦隆有什么刘建军和他的“保定村”。即便是在莫桑比克待了6年,《最后的金矿─无限商机在非洲》的作者同我聊天谈起此事,他也说他在莫桑比克从未听说过什么“保定村”!但我在饭桌上曾经亲耳听刘建军说莫桑比克有他的“保定村”!

有一位中石油的老员工,在非洲工作多年,跑过很多国家,他也说没有在非洲哪个国家听说过“保定村”。

我曾经向一位在赞比亚曾经工作过两年,做援外医生的大姐打听“保定村”,她说她也仅仅是在国内的网站上看到过“保定村”的事情,但她在赞比亚期间从未见过什么“保定村”!

为了慎重起见,她又向她在赞比亚的中国朋友,那些曾经在赞比亚居住了很多年的中国人打听过了,大家的答复是一致的:

赞比亚根本就没有什么:“保定村”!!!

我现在还不敢说“保定村”又是网络制造的一个谎言。各位网友同胞,也希望你们能向你们在非洲各国的朋友打听一下刘建军和他的“保定村”,看看这是否又是一个神奇而又忽悠人的传说。

下面是一些网友的跟帖:

我看了网友:“4月23日保定村非洲考察之行”的文章。

大家请看:“刘建军没带翻译也没开通手机漫游也没带任何工作人员,带着我们这帮子人闯乌干达去,着实胆大,实在佩服.当然这是我们事后才知道的.”

“幸亏同团中的一位刘女士,其英语水平相当高.否则我们这行人肯定会睁眼瞎的行进在乌干达中.虽然同团中也有会点英语的,但是听力大多不行,于是她自然而然的成了我们团的义务翻译. ”

刘建军组团出国考察,几天的时间就敢收3万多元!而且这老叟一句英文也不会,不带翻译就敢带着大家杀出去!鄙人除了赞叹之余就是敬佩敬佩加敬佩啊!和刘老相比我们是多么的惭愧啊!!!

其实要去这些非洲国家见什么部长之流的人物很容易,当地都有投资洽谈中心。但是去了见面一谈,人家拿的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项目,咱们一般的凡人你有那么多的钱往里砸吗?

再次向刘老表示敬意!!!

生命不息、忽悠不止!!!

他们说在赞比亚有保定村,但我从未听说过。他们也从国内忽悠过一些单位去考察,跟其中一些人聊过,那些人苦笑一下。

我在东南非洲待了6年,并在莫桑比克由南至北耗费50天,行程2000多公里,采访了30家中资机构和个体华商,的确没听说过莫桑比克的"保定村",否则,我肯定前去采访了.

他们就是带人出去考察。挣点服务费。那有什么这村那村的。可能有几块地,也是别人的。没有什么新鲜的。包括那些什么非洲的商务网站。就是办签证。忽悠。

赞同大家的说法,保定村根本就是吹出来的.

加纳这边我没出过就听说了,来加纳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打听加纳保定村的地址,即使问在加纳做生意10多年的中国人也没听说,后来联系了国内保定村的那个办事点,他们还有网站的,大家可以去看看.

用邮件联系了很多次他们都没有告诉我加纳保定村的地址,理由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那里的情况,这说是事先和村里的人商量好的了. 这样的说法我感到不可理解,多次向他们表明我只是想知道地址,向村里的人采购蔬菜和各种肉类,因为我们是做工程的,每个月的需求量很大.但一直没得到确切的答复.让人怀疑.

保定村就是忽悠骗人的。领你去趟非洲进行所谓的考察,挣你不少服务费,结果你什么也考察不出来。

我在莫桑比克也呆了好久,未听说保定村

乌干达也好,肯尼亚也好都没有保定村.这是我们亲眼见到的.

4月23日保定村非洲考察之行

关于保定村租下乌干达土地一事,本人是四月份随着刘建军带的队去考察的成员之一,我的帖子上已有详情.可以说在咱们四月份在乌干达考察时,没有见到过一分土地.

而我们这拨人就是看着保定村网上写的"三月份已签下了一万亩布干达国王自用土地"之说而去的.被忽悠了一回.

国内媒体报道说肯尼亚有个“保定村”,村长叫彭义军。可去考察农场项目的朋友说,肯尼亚根本没有“保定村”,请了解内情的朋友指点。

媒体说赞比亚有个“保定村”,我在那里呆了几年也没听说过

这个“保定村”不知骗了多少人啊?还有那个“刘建军”满嘴雌黄,在“央视二套”节目中信口开河,捏造事实,大肆吹嘘自己如何如何有能力,“保定村”如何如何在非洲创富等等...... 在非洲的人都知道,非洲并非遍地黄金,所谓的“保定村”不过是造假者编造的故事,其实真正的“保定村”是个什么样?国内的人并不了解,那个刘建军的目的达到了,“政绩+功绩”双丰收,在加上媒体的炒作......中国特色!

说一句得罪人的话:相信中国人=自杀!!!

本人五日刚从肯尼亚回国,就是参加了刘建军组织的保定村的考察团,肯尼亚没有保定村.据刘建军说,九年前有一位中国人开农场在肯尼亚,现在人家移民去了美国.农场在哪里也不知道,实在没有保定村.我们住在内罗毕中国路桥公司的招待所里.吃在上海酒家..至于肯尼亚有农场可让中国人承包一说,肯尼亚招商局说了.不与中国的商会组织谈,要谈就直接与国家政府谈,而且还得有投资意向书才能面谈,也就是说个人及商会组织都没资格.

地确实有,就是肯尼亚政府不同意和商会谈.他们的目的就是他们出地,中国政府出钱购置农机种子化肥农药.收成五五分.

这次我们一行人开车跑了三小时的路程还能见到那个农场,前几次连看地的资格也没有.

只同意中国农技人员去,不许中国农民去.即使这样,无论是投资方的任何人员还得交每年一千美金的工作证费,老板也不例外.

所以想承包农场并作为农场主,带着中国农民开发肯尼亚就目前来说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唉,从深感鼓舞到半信半疑,最后终于不再疑惑,似乎只是转个圆圈回到了原点,其实走远了去了

是吗?好像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难道中央电视台和他们一个鼻孔出气吗?也有可能,象前些日子搞的沸沸扬扬的无油烟锅一样,不是也在中央电视台的《财富故事会》上播出了吗?不到半年就又由他们自己来否定了,说是骗人的!真为他们汗颜!

来源:人民网

中国农民非洲广建“保定村”

http://nc.people.com.cn/GB/4653293.html

2006年08月01日09:08

如果不是采访,很难想像,无数地道的保定农民走出国门,不远万里,居然在语言不通、文化迥异的非洲大陆上建立了近30个“保定村”,在那遥远的地方创造财富。

带领这些农民走出去的人名叫刘建军,其目前的职务是中非商会保定直属分会会长。

7月27日,记者来到河北保定市外贸局。刘建军的办公室就设在眼前这座有着20年历史的砖结构四层小楼里。

走进办公楼,刷着绿漆的墙、门玻璃上发黄的报纸,还有卫生间门口的白色门帘,很容易地就将思绪拉回到20年前计划体制下的中国。很难想像,就是在这样的办公环境里,60岁的原保定市外贸局局长刘建军创新思路,开拓了一条带着农民走出国门、走进非洲,创业、致富的新路。

“走出去”带回来新思路

1998年的金融危机,时任保定易县县长的刘建军临危授命,走上了保定市外贸局局长的岗位。刚上任,金融危机对保定市出口贸易造成的冲击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如何才能扭转局面让他犯了难。

刘建军一头扎进了资料室,通过网络调阅了近十万字的资料,刘建军当即决定带着当地的企业家前往非洲,一路上风尘仆仆,一口气就走了12个国家,住最便宜的旅馆,吃最简单的饭,遇到中国人就打听当地市场的行情,他说,这叫“赶集问价”。在赞比西河畔,遇到了因为修路而留下来种植花卉的保定同乡,这次偶遇给了刘建军很大的启发。最终他决心开发偏、远、险、难地区的出口贸易市场。

到国外办企业,刘建军说是“被逼出来的”,通过考察,他发现我们国内的企

业做一件衬衣卖给中间商是1.2美元,而中间商却要卖到15美元,中间有巨大的差价。看到这种情况,他决定引导企业走出去。

能否用中国农村的模式来帮助和管理到国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呢?经过反复的考察,刘建军认为有很大的可行性,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保定市有关领导的支持。

刘建军说,“保定村”的模式与众不同的是,企业对土地有使用权,每建立一个“保定村”,他都先要和当地政府签订土地使用合同和有关贸易的框架协议。其次,再由中国企业与当地政府签订更加详细的协议,最后由我国大使馆和当地政府备案。“保定村”每村都选出村长,并制定管理条例和组织办法。

60岁的刘建军精力充沛,他告诉记者,他可能是河北省内兼职职务最多的一个人。掰着手指一数,竟然有23个不同单位的头衔,其中就有九所国内大学聘请他做兼职教授。

他说,现在国外已经建立了48个“保定村”,最近还有两个村也正在谈,不久之后另两个村也会在国外落成。

给企业带来新机遇

“如果我是企业主,您能告诉我到非洲如何能赚到钱吗?”记者做了这样一个假设。

刘建军笑着回答,首先我们会帮助你选择项目。多年来,他们与非洲各国有着密切的联系,非洲国家会根据本国的需要与商会联系,比如一个国家急需制造棉纱的企业和技术工人,通知中非商会后,根据对方的要求寻找国内从事这方面的企业和工人,所以他们知道什么项目适合什么企业,什么项目挣钱。

他说,如果投资者愿意出资20万到50万元,我们可以介绍他去一个合适的国家从事餐饮业,或者带一集装箱的中国产品到国外开一家小型的超市,再或者是开发一片土地,种植一些经济作物;若是想投资100万元就可以开一个小型的工厂,制砖或者是制衣都是不错的选择。投资更多的就可以搞更大的项目,这方面中非商会可以给投资者提供帮助。

其次,我们还会告诉企业非洲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有关的问题,让企业有效规避风险。如果选择在已有“保定村”的国家投资,住在“村”里还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安全、翻译等各方面保障。

第三,“保定村”和当地政府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可以为企业搭建良好的沟通桥梁。

另外,随着我国与非洲各国经济交往的日益频繁,也得到了我国开发银行的重视,开发银行在东非、西非、南非、北非各设立一个办事机构,方便在国外的中国人贷款投资。如果有好的项目,可以以“保定村”的名义帮助企业贷款。

刘建军告诉记者,结算难、货币贬值和战乱是在非洲国家办企业有可能遇到的困难。比如,在一些小的国家没有可以和我国直接进行结算的银行,需要通过第三方国家的银行结算。但不是普遍现象,现在也有经验可以解决。

到国外打工的中国农民

保定市易县牛岗乡台底村是出了名的特困村,这里的村支部书记牛会江告诉记者,他们村有200个劳动力在外务工,其中有60人去了位于蒙古国乌兰巴托的“保定村”,大都在制砖厂工作。除了包食宿之外,来回路费也是由在那边开砖窑的“保定村”老板出,有病、有事都可以请求企业或是当地的华人组织、大使馆的帮助。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村”里还雇佣了当地人做保安。烧砖是有季节性的,因此只去6个月,一个月的工资是3000多元钱,去一趟就能拿回2万多元。在国内打工挣

这么多钱至少要一年。

两万元钱对城里人来说不过是一块手表,一台笔记本电脑或是一套名牌时装,对于人均占耕地面积仅1.12亩,过去只能靠天吃饭的保定农民来说,就是一间30平米的红砖瓦房,或是供一个农村孩子上大学三年的学杂费用。

“安全、看病的问题也都能解决,没啥不放心的,明年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牛书记说。

刘建军告诉记者,中非商会和所有设在国外的“保定村”村长签订了合同,每年必须拿出10%的利润作为“村”里的公积金,以保证在那里工作的工人们的安全、医疗和子女教育等问题。还制定了《保定村民公约》和《国外保定村组织办法》以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

“政府的大力支持和人才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他说,为了给国外的中国企业输送更多真正懂得国际贸易、技术和语言的人才,我们还准备继续扩大这方面的培训,以帮助企业的发展。

采访期间,不断地有电话打来向刘建军咨询有关到非洲投资、工作的事,还有人打电话来请教国际贸易中关税和政策的问题,刘建军都耐心地一一解答。其中一个电话,他客气的向对方表示感谢。放下电话后,他轻描淡写地说,是经他介绍到非洲工作的人回国后一定要为他筹备生日以表达感激之情。

带着大伙儿走出国门致富的刘建军,收获的是朴实的保定人民对他最真诚的感谢。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