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9月24日,英格兰银行收到了一捆来自英国西非银行的面值为10英镑的假钞。终身首席出纳员肯尼斯第一次发现假钞的出现居然可以横跨欧洲、非洲、中东、美洲和亚洲。银行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假钞事件”。

当时英国政府并不知道,这是一个由希特勒本人主导的阴谋:纳粹德国制造了这些纸币,旨在削弱同盟国的经济实力。

战争武器:

将假钞作为一种战争武器并不新鲜。拿破仑曾经批准印制假冒的奥地利和俄国纸币;美国内战时,南北双方为了打击敌方财政系统,也曾广泛使用假账单。

事实上,二战期间英国也建立了自己的造假队伍——“A”技术小队,但他们的工作被限制在伪造护照、文件、邮票和伪装用品的制造上,从来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假钞运作。

1939年9月,丘吉尔考虑过造假的提议,但未能计划周详怎样将其付诸行动。1940年4月11日,英国特情组织的负责人拜会了首相张伯伦,询问内阁在敌人领土上散播伪造的德国马克的可能性和可取性。张伯伦总结道,英镑和德国马克的实力悬殊,“如果德国报复,我们明显会比他们的损失大”。

1945年1月末,英国财政大臣福特重新提出在德国投放伪造的德国马克以引起通货膨胀,至少可以造成通货膨胀恐慌感的建议。财政部否定了这个看上去可耻的计划,“这将会在不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的同时让我们难看”。然而有时候,“可耻的”行动却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摧毁性战争武器。

现在,英国政府在意识到假钞是一种战争武器时异常震惊。为了保护民众对英镑的信心,英国的财政大臣约翰紧急秘密要求财政部准备替代纸币。他向传媒恳求,请媒体不要追踪这件事情,他还生硬地拒绝回应议员们有关假钞流通可能造成潜在危机的问题。

“不是假冒,是复制”

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英国很快尝到了苦果。

德国的刑警长官亚瑟首先提出制造假钞的建议。1939年9月,这一提议得到保安负责人海德里希的支持。之后,海德里希发布了一份最高机密文件,正式宣告行动开始。文件中写道:“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制造假钞,而是经过批准的复制纸币。这些纸币必须是最完美的复制品,必须让哪怕最有经验的纸币专家也无法辨别其真伪。”

生产假英镑是非常困难的。战前发行的英镑拥有精美的细节: 委任专人设计的大不列颠墨印,由一位经验丰富的能手做出的水印,很有质感的亚麻纸覆盖层,特殊的多层次手工制作,以及非常复杂的序号计数系统。总之,这些纸币简直可以称之为艺术作品,几乎不可能被假冒。尽管如此,1940年末,德国人终于将一包试验性纸币送进了瑞士银行进行兑换,又通过英国银行对防伪标志、英镑的序号,纳粹生产的纸币就这样被当作真钞,顺利过关。于是,第三帝国开始投入了大量的“生产”。

1941年初,德国纳粹党卫军少校亚尔弗列德负责生产的假钞在所有德占区被买卖和兑换。亚尔弗列德更重大的使命是使假钞在全英国流通,加速提高通胀率,风暴式地袭击被夸大繁荣的英国经济。到那时,英镑贬值,整个英国社会的秩序将被完全打乱。

这一行动被纳粹内部的人事斗争一度中止。在海德里希的陷害下,亚尔弗列德被迫辞职,开始服刑。他负责的所有行动,包括假钞阴谋,都被中止了。德国一年来的精心工作制造了超过400,000英镑假钞,大多数是未被使用过的。然而,随着另一名军官本哈德的接手动,一个更加扎实可行的假钞阴谋开始了。

1942年6月,假钞阴谋再次启动。本哈德建议采用纳粹最容易控制的资源:犹太囚犯。这个阴谋命名为“本哈德行动”。

犹太印钞工

本哈德遍走集中营,挑选出134名犹太籍囚犯,组成一支技术精湛的造假队伍。在莫里茨的书《19街区的伪造者》中,他回忆道:指挥者走上前说:“你将见到你所不该见的,你将听到你所不该听的。我们在这里有一个印刷车间,从现在起,你们属于我们。这个街区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它和整个集中营没有任何关系。禁止任何尝试与他人的交流,破坏和不听从指挥都将被判处死刑。”

一封1943年的信件显示,犹太办公室盖世太保长官罗伯特·杜瓦尔曾要求一名被带出的犹太人返回奥斯威辛集中营。这一命令被拒绝了,造假车间的长官回复道:“我很抱歉地通知您,我们不能归还这名被询问的犹太人,我们也不能告知您理由。我只能告诉您,他在为德意志帝国服务。”

整个囚禁期间,印刷工人们有时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在纸币的印制上做小破坏,从而使银行出纳可以轻松地识别出假钞。他们的日子总是富有戏剧性:在同盟国的炸弹突袭后,一栋大楼曾经着火;1944年末,印刷工人们甚至进行过罢工,他们不喜欢被强制采用新技术以成为更专业的造假者。

1944年12月,战局对德国极为不利。几周后,造假车间遭到废弃,所有的印刷工人被迁到山区,进入奥地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地区。印刷工人们预感到这个集中营将是他们生命终结所在地。收音机里的报道证实盟军距离这里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囚犯们被命令毁掉所有的证据和线索。印刷工人们工作了三天三夜,焚毁一摞摞的纸币,摧毁印刷机器。

集中营指挥官收到的最后一条命令是将所有印刷工人枪毙。然而,因为害怕被指控为战犯,指挥官并没有执行这条命令。印刷工人们得以幸存下来。他们目睹了纳粹分子的最后逃亡,一些逃跑者还不忘开走装满假钞的卡车。

第三帝国的“英格兰银行”

德国人的造假车间位于柏林北部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第十八和十九街区。“本哈德阴谋”十分秘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一行动的存在,营区卫兵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守卫的是什么。

假钞工业完成了相当高的份额。估计仅在高峰期,一个月生产的假钞总额就超过了八百万英镑。德国用假钞拼成“英格兰银行”的字样,作为嘲讽标志镶在造假车间的门上。实际上,这一时期,柏林制造的英镑比英国伦敦制造的还要多。这里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德意志第三帝国的“英格兰银行”。

从空中抛洒假钞以破坏英国经济的想法被抛弃后,假钞被用作很多关键性纳粹行动的活动资金。大胆营救墨索里尼的行动是用“本哈德”纸币支付的。稍后,支付给墨索里尼在狱中的前外交部长的也是假钞。党卫军中最有名的间谍西塞罗,得到了接近英国大使的机会并获取了有关诺曼底登陆的文件。在他永远消失之前,被支付了200,000英镑的假钞。党卫军还用假钞支付他们在英国最成功的,代号为“阿诺”的间谍行动。很多年里,德国将假钞花在巴尔干地区军事方面的坚定支持者身上:大笔的贿赂,非法艺术品的交易,购买大宗的货物,以及其他各种层次的交易。当同盟国接近德国时,“本哈德”纸币成功的在几家大型纳粹银行里开设了账户,资助纳粹分子逃往南非和其他地方。

假钞极大地动摇了人们对英镑的信任。截止1945年,三分之一强的英镑是假钞!

假钞价值上亿

1943年初,欧洲、北非和西非的很多银行发现了高质量的假钞。英国特情组织派出特工罗伯特·史蒂文到德国去侦查纳粹的介入情况。但他两周后在德国被捕,虽然他勉力逃脱,却被迫在发现关键性资讯前返回英国。战争期间,虽然英国收集到的关于纳粹政治方面的情报总是围绕着这个阴谋,但是一直对德国假钞行动的真实资源和规模都不甚清楚。

1944年,先期到达阿尔卑斯山区的苏联军队在解放了那里的印刷工人之后,才真正发现假钞行动的数量及规模。英格兰银行马上派遣了专家进行调查。盟军政府也授权美国少校麦克纳利进行调查。麦克纳利先在阿尔卑斯山区已经被遗弃的军用卡车里发现了大量隐藏的假钞,从奥地利到萨克森豪森一路追踪印刷机的转移路线。

一名印刷工人计算整个行动生产了大约价值一亿三千五百万英镑的假钞。虽然这极有可能低估了假钞的总体价值,但这一消息依然让世人震惊。麦克纳利在报告中估计有一百万英镑流入土耳其和近东地区,两百万英镑在法国流通,八百万英镑被花在西班牙,葡萄牙,以及斯堪的那维亚半岛……麦克纳利随后写道:“这就是为什么英格兰银行必须去做它曾经做过的事情”——不仅仅是将所有假钞从流通中换出,还要以在纸币中加上防伪用金属条这种全新的工艺制造货币。

1945年2月,英国财政大臣下令收回所有正在流通的十元英镑,随即向公众宣称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并不是因假钞危机而起。1946年初,带有横穿纸币金属条的防伪纸币取代了所有其他面值的英镑。人们今天仍然能够从正在使用的纸币上辨认出这些金属防伪标志。

截止1951年1月9日,英格兰银行总共收集到1,860,223张面额不等的假钞,截止1959年,总共收集到三百多万张。假钞被悉数焚毁,但这些并不是所有“本哈德”纸币的终结。

1959年,一支潜水队潜入位于奥地利阿尔卑斯山深处的湖中。经过几天的搜寻,13只重重捆绑的箱子被拉出冰冻的水面。这些箱子里总计有大约420,000张不同面额的纸币。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这是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笔纸币贮存。

最近几年,“本哈德”纸币在东欧,甚至远至香港的地方被接收。2002年8月,一张私人收藏的“本哈德”纸币在美国拍卖。英格兰银行将两张“本哈德”纸币陈列在自己博物馆的玻璃柜中。还有一些分散在私人收藏者手里。

战后,本哈德在巴黎接受审判。因为有来自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囚犯的有利证明,他只被判刑两年,刑满后居住在奥地利直到1989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