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夜的清凉是从天的四角弥漫上来的,慢慢地吞下了夕阳,吞下了彩霞,天地一下子变得格外的安静。仿佛那些枪声也来自遥远的天外。

周勇在水中的视线也变不得不清楚起来。

他慢慢地把头露出水面,搜索着捆手榴弹的绳子。

突然,美军的碉堡的机枪对着河面一阵扫射。

周勇不及防备,身子一震,手上已中了一枪。

孟郎看得明白,大喝一声:“打!”

立刻,大家对着美军的射击空干开了。

美军的照明弹升上了天空,迫击炮对着孟郎他们开始射击。

孟郎不由得裂开了嘴:“看来,这些杂种并没发现周勇。”

周勇顾不得臂上的伤,继续向前游去。

真要感谢美军的照明弹,他看到了,那近在咫尺的绳子。

一把抓住,一下子靠在岸上,深吸一口气,猛力一拉!

“轰隆隆!”一道光亮在桥头升起,敌人的碉堡霎时间化着,千万片破碎的残片,漫天飞舞。

孟郎几乎在爆炸的同时,也一下子溜入了河里,向着周勇游去。

周勇只觉得整个河水都是一阵激荡,受伤的手臂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等不及他把头潜入水里,碉堡的碎片已经劈头盖脑的下来了。

“噼呖啪啦”的打在水里,打在他头上,他脑子一阵发瞢,直往水下沉去。身子也控制不住,顺水飘流。

孟郎一把抱住了他,拖住他,奋力向上游去。嘴里大声地叫着:“兄弟,好样的,挺住啊!”

周勇紧咬着牙,意识慢慢地恢复,可惜四肢不争气,较不上力。


公羊子跑出来,找到老虎,急急地吼道:“老虎!手术做完了。等你去看看呢!”

老虎盯他一眼,见没有了下文,只得急急忙忙赶过去。

只见那黎英虽没有醒过来,但是,呼吸已经平稳。

美国医生惶恐不安地盯着老虎,老虎一双放亮的眼睛盯住他们。

他们就把眼睛垂下去。

万长河在他耳边 轻声道:“因为带了血浆过来,输了血。手术也成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老虎回头盯住美国医生,一字一句道:“你们美国医生掌握着先进医术,这个我相信。但是,就是你们这些医生还欠着我一个亲人的命债!记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欠的债迟早是要还的!你们这是还债,老子是不会谢谢你们的!”

他这才静静地看着黎英,喃喃道:“英,你慢慢地休息。今夜,我去给美国佬唱台大戏,为你报仇!”

他回头对万长河轻声道:“长河,黎英就交给你!你负责指挥这群美国佬对她治疗!”

万长河轻声道:“是!”

老虎慢慢地在黎英身边躺下:“我就在这里陪黎英一会儿!晚上十一时,叫醒我!”

说罢,他合上了眼,接着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凯阅中校亲自来看黄道日,黄道日正兴高采烈地在那里吹牛:“这世界,没什么东西可怕!老子反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谁也咬不了我的卵子!”

凯阅中校指住他道:“好,黄道日!这个封锁线没你就不热闹!”

黄道日怪笑起来:“你又要我做什么呢?”

凯阅中校也笑起来:“你很聪明!”他坐下来:“现在,越共在不断地挣扎。而我们的封锁线也存在着漏洞。今天发生的医院被袭掠事件,就是一个例子。我已经更进一步地加强了封锁,那么的反抗会越来越厉害。”

黄道日笑嘻嘻地道:“狗急还跳墙。老虎跳起来,可不是好玩的!”

凯阅中校点点头:“越共喜欢夜间进攻!所以,夜晚的防备比白天更重要。”

黄道日仍旧笑嘻嘻地道:“是你妈些傻子。知道他们夜间来,那就夜间和他们干啦!”

凯阅中校摇摇头:“他们就象幽灵一样,我们在夜间和他们对着干,不行!”

黄道日笑得更欢了:“总不会投降吧?”

凯阅中校也被他弄笑起来,接着那宽大的脸一板:“他们是没有实力打破我们的封锁线的。但是,他们会象跳蚤一样在我们的防线上跳,吸我们的血。所以,我需要你和你的部下。”

黄道日笑出了声:“我就这一百把人不到的。闹了一天,一个个只想喝酒放屁!”

凯阅中校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所以,我决定下半夜再把你们投入进去!从现在开始,你们吃饱喝足,可以尽情的休息。”

黄道日摇摇头:“你叫我去天上走一圈,这个也没问题。我可是只管闹腾,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怪我我不干的!”

凯阅中校点点头:“你只管象白天那样干!什么问题,都有我!”

黄道日就叹口气:“这当兵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

凯阅继续道:“我决定让你和胡客家两人联合,他比你的人更少,但是,他脑壳很有计谋!”

黄道日怪眼一翻:“不行!”

凯阅盯住他:“怎么啦?”

“他狗日又象杨克家来监督老子的?”

凯阅笑起来:“不会!”

“他来管老子?”

“当然不是,他的人归你管辖!”

黄道日笑起来:“他不怕老子玩死他呢?”

凯阅中校站了起来:“胡客家十一时来报到!”


老虎十时半就醒了过来,因为他听到了黎英喃喃的话语。

他把耳朵凑了过去,黎英就睁开了眼。

老虎的眼睛的亮光亮到了极致,黎英的眼神很虚弱得随时要闭上。

老虎想说一句话,可是,一时千言万语说不出口。

黎英想说一句话,却很无力。连那眼皮也抗不住要闭上,但是,她努着力。

来叫老虎的万长河还是不得不在老虎耳边说:“老虎,她现在只适宜休息,不适宜激动。”

老虎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地把身子俯下去,在黎英的耳边悄声道:“英,我帮不杀美国鬼子去!”

黎英的眼睛慢慢地合上了。

老虎扭头走出帐篷来,脚步踏得地面“咚咚”直响。

出了帐篷就吼起来了:“黎连长,把剩下还没去尝腥味的战士,全给我带来!”


胡客家眼睛象黑夜的风一样冷厉。即便是在会佛村地主村长张大年那温暖的灯光下。

一觉醒来的黄道日又在找张大年的麻烦:“喂,尖脑壳!”

这是黄道日给张大年新起的外号。因为张大年那头就是一个尖顶形状,很是难看。

尖脑壳张大年实在在床下憋不住了,现在只得乖乖地站在黄道日面前。听得唤只得答道:“长官有何吩咐?”

黄道日又挂上了他那一惯的混混笑容:“哈,你的小老婆呢?”

张大年的脸就愁烂了:“长官,你要钱要什么都可以,只是我的老婆都有病,你饶过他们吧!”

众混混都疯笑起来。

黄道日也疯笑起来,笑得直咳嗽。

这时,胡客家就来了。

黄道日正玩得开心,没打算理他。

但是,胡客家却说话了:“黄队长,胡客家带本部三十人向你报到!”

黄道日哼了一声:“好,坐。”

就没了下文。

胡客家却继续道:“黄队长,十二点行动时间马上就到!”

黄道日盯住他,胡客家的眼睛也盯住他。

对视了一瞬,黄道日“噗”地一声把一口开水也喷了出来,哈哈大笑起来:“你的眼睛吊,就象狼一样要咬人的样子。”

胡客家却不生气,沉声道:“小弟的眼睛是爹妈给的,请别见笑!”

黄道日一翻身就起来了:“好!胡队长!”

一把拉了他的手,直走到窗户前,指住封锁线。

只见封锁线上,这会儿点了无数堆大火,把一个封锁线照得红亮红亮的,把会山右峰仿佛拦腰锁住了。

“凯阅大队长说你有计谋,我就是个混混头儿,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我只把人分住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在这封锁线上游荡,只要那游击队敢来骚扰。就给他一气乱打!主要是给那些怕死的家伙撑腰!”

胡客家点点头:“这个我们做游击队时候就会!”

黄道日就呵呵地笑起来:“敢情你是我师傅了。”

胡客家仍旧是冷冷地答道:“我们今天才认识,我不是你师傅。而是你的下级。”

黄道日摇头晃脑地道:“好口才!好口才!我呸!”他狠狠地盯住胡客家:“给老子!江湖人最讨厌的是光说不练!今晚上,你把你的人,分成几堆,我和你一起监督着。不敢进攻,一律执行战场纪律!”

说完,他又笑了起来,歪头盯住胡客家:“胡队长,有没有问题呀?”

胡客家点点头:“我服从命令!”


子夜的月亮是最清晰的,走在丛林里,就象天上点了一盏天灯。

老虎和他的队伍,分成许多支箭头,向封锁线插来。

十二点正,所有队伍根据老虎的布置,进入了各自位置。

因为进入会山后,胡志明小道的物资供应一时没有上来。加上连日战斗的消耗,几乎所有迫击炮、火箭筒的弹药都只剩下不足三发炮弹了。而战士们的手榴弹几乎没有了,子弹也剩得不多了。

所以,这场戏,老虎从进入会山右峰前就在思考了。

这会儿,大家进入位置后,就忙碌了起来。

却迟迟没有动手。又等了一个小时,直等得那黄道日的混混兄弟们,一个个也开始在寻地方打瞌睡了。

这叫美军和南越的军人们都羡慕,但是,他们得睁大眼睛。

所以被这些小子没心没肺的鼾声,弄得一个个只想骂人。

不过,这一切很快就过去了。

大约凌晨二时,月亮似乎偷了下懒,躲入了云层,天地暗了一下。又似乎有一阵风吹起。

“呼”“呼”“呼”...

夜空上突然响起了古怪地响声。

那是来自从丛林里飞出的一个个古怪的黑东西。

有长的,有短的;有方的,有圆的...

有的向着火堆,有的向着岗楼,有的向着军营。

接二连三,呼啸着砸了下来。

砸着火堆,火堆被砸爆了,飞溅向四方。

砸着岗楼,岗楼塌了,里面站岗的喊着“啊哟”,连滚带爬的出来了。

砸着军营,军营乱成了一锅稀,里面在梦中的士兵,纷纷向外面跑出来。

关键是这些东西,是从林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石头!

石头,用树枝弹射发出来,这是一种古老的兵器。

古老的兵器,砸中了也是砸得死人的。至少是把脚杆手杆砸得断!砸到脑壳,脑浆是要出来的。

所以,这第一波第二波接连不断,美国佬南越士兵,不理也是不行的。

一时,整个封锁线就乱了套。

你乱,老虎可没乱。

他组织的神枪手,全部都准备着呢。

偏偏越是这样,美军的照明弹越打得闹热。

神枪手们一个个看得明白。

于是,一个个瞄得准准的,开枪了。

老虎大声地吼着:“敌人是傻的啊!他们打枪就是给我们掩护,你们只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放空枪的取消做狙击手的资格。”

“是!”

这个对于特别游击队的人来说,比打靶似的差不到那去,比打靶更具一千倍的吸引力。

敌人的机枪“哒哒哒哒”的猛烈射击声中。

神枪手的枪声“啪叽”“啪叽”象在放屁。

神枪手们可不在乎,只要放屁打得死敌人。就当放屁吧!

关键是这一片混乱,很多鬼子都还没发现有狙击手呢。

凯阅中校被惊动了,从望远镜里却看得明白。

气急败坏地大声叫骂着:“全部进入工事!”

一面命令直升机出动,对封锁线附近的丛林,实施燃烧弹攻击!

不一刻,沿封锁线就燃起了固体汽油大火。

这时节,那黄道日的混混和胡客家的游击队出来了,向丛林开始射击。

只把个胡客家气疯了。

那狗日的黄道日,居然要胡客家的游击队:“冲啊!冲进去!冲进去就是胜利!”

胡客家那个气呀,咬着牙盯着黄道日:“你要杀我们?”

黄道日那脸象雨季的天空似的,刚才还恶狠狠,仿佛要下暴雨。

听得这话。就一下子晴空万里:“嘻嘻嘻嘻,我搞忘记了,这要烧死人的!”

不等胡客家松口气,他突然脸色又一下子狠起来:“我是你的上司,胡客家,你对我要客气!”

老虎带着战士们从封锁线慢慢地退下来。

神枪手们一个数着自己的子弹,正得意洋洋地,一路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老虎就骂起来:“得意个狗屁!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干的!”

战士们这才发现,第二层高岩上。游击队的大家当全部摆在了那里。

那是活活的一个炮群啊!

老虎举起望远镜,看着下面燃烧弹点燃的大火,再看看黄道日他们象跳大神一样的表演。再看着敌人的工事,军营。

“每炮两发!把你们各自目标找好了吗?”

炮手们早等得手心发痒了,齐齐吼声:“好了!”

老虎这个喜欢热闹的家伙,扯开嗓门大吼道:“预备!放!”

整个丛林似乎都是一抖。

“轰隆隆!”

一窜火球象迫不急待的火鸟,一下子飞出去。

这可被开始的石头又不相同,尽管打击的目标还是差不多的。

只见那些工事、岗楼、军营,只要是被看中了的,一下子就被炸飞了。


凯阅中校咬着牙叫声:“OK!”

他要的就是越共暴露目标。

霎时间,直升机、火炮全都锁定了目标。

仅仅五分钟,火炮就开始对刚才发出火光的丛林区进行了封锁射击。

直升机早等在那里,八分钟,就边丢照明弹,边向这片丛林区扑了下去,炸弹象羊拉屎一样往下空。

老虎他们那去了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