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惊天大事 非常手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八节 非 常 手 段


徐徐夜风吹抚,远处传来阵阵嘈杂的轰鸣,灯火通明的都市更加衬托出小小军营的孤寂和清冷。

对比眼前的一切和我们正在经历的,心中回忆着以往的岁月和那些远去的身影,我们就是为了这样

一群人在流血吗?这个问题反复纠缠在我心里,一些人在为了这个民族流血,而一些掌握了权利的

人却在利用我们自相残杀,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个?为了他们的利益??


“不睡觉,想什么呢?”雪虎伸出手,食指和中指来回晃动,我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了过去:“你怎么也没睡?”雪虎转身望着远处那满是霓虹的世界说说:“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搞政工工作的天分啊!哎,干咱们这行,看不清现实不行,看的太清楚了也不行。”

“老虎,干完这次我想转业。”

“呵呵,干完再说吧。不过,你要先想想,除了开枪你还会干什么,离开部队怎么生活!”烟雾弥漫在我们中间,是啊除了开枪我还会干什么。

“对宋将军有没有什么感觉?”

“你说什么?”我看着雪虎,多年的合作让我们的契合达到了一种互相感觉的程度,看着他的眼睛我可以经感觉到,他和我有同样的疑问。

“宋将军的精明超出了他的职业范围。一个管后勤的将军,他的处事不惊和从容大度,思维缜密与滴水不漏,这些都不符合他的职业特点。还有那个马秘书,我觉得以前见过这个人,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我有种感觉,这次的事很多在事发前就做好了充足准备。栗集团的一举一动都是有人想让他这么做。你仔细想想,同样是中央委员,几个大军区的政委居然都没有进京参加庆典。中央警卫团,一个师级的特战单位,如果在事发初期全力保护首长突围的话,不是没有希望成功。还有,宋将军和那位在我们行动以后接掌空军的参谋长,这些人会是一种巧合吗?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说到这里,雪虎忽然停下,用手指了指窗帘。这时,我感觉到这个阳台上,还有第三个人的呼吸。

“不过,这些……”在雪虎继续话题的时候,我已经轻轻走到了落地门边从这里我清楚的看到窗帘在微弱的有节奏上下浮动。我冲雪虎点了点头,一记手刀横披而去,一条黑影冲出窗帘雪虎的枪同时对准了黑影的脑袋。左面是阳台的栏杆距离地面至少5米以上,前面是雪虎的枪口,后面的门边则有我。

“马英!再动一下,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借着月光,马英白皙的脸膀显的棱角分明。不能不承认,这个神秘的少校身手之敏捷出乎我的意料,仅仅凭借发力前的破风声他就准确的判断出了我的位置。而他什么时候隐没在窗帘里的我和雪虎居然都没有察觉,如果他想杀我们恐怕这会这里只会剩下两具尸体。疑问,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到处充斥了疑问!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张建明,江山!枪口不是用来对着自己人的!倚天把剑观沧海 斜插芙蓉醉瑶台 千里杀阵斩酋首 天下江山酒一杯 笑谈纵横破强虏 汉旗漫天舞苍穹 黄沙碧血曾携手 关山万里任飞渡 一朝惜别心未远 不知何时再逢君 !”

听完马英的话,我和雪虎惊呆了!这是第一任雪虎分队长牺牲以后,时任S军区司令员在参加藏礼时所做的一首诗,从那时起所有的雪虎队员入队以后都会牢牢记住的一首诗!

“你到底是谁!”雪虎收起了枪,我走到他面前,我们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位神秘的少校。

“进屋去喝一杯吧。”马英掸了掸军装上的灰尘,转身进屋。

桌上摆着一瓶二锅头和晚餐的剩菜,马英拿出三只酒杯都倒满了酒。我拿了张椅子座在靠门的位置,雪虎在我左边坐下把马英围在里面。

“我想杀你们,刚才就动手了,用不着摆什么鸿门宴。你们也不用把我围这么紧,真说格斗我不是你们俩中间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我也没带枪或者窃听装置,从进门以后你们的犀牛来回扫描了我不下20次!”说到这里,他一仰头喝干了杯中酒。

我和雪虎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又倒了第二杯。

“呵呵,很奇怪是吧?我和你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怎么还不相信?我在雪虎的时候,建明你刚通过考核。江山,你是在我走后2年入队的。呵呵,别奇怪。你们作为雪虎主官,应该知道“COPY”计划吧。我就是在那个计划中被选到总参5局特别行动处的。其实这次的事件,总参五局在一年前就收到了情报,但是整个事件牵扯到一大批高层人物,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凭着情报就采取就行动。于是我们在一些要害部门,安插了一些同志以被不时之需。就在今年8月份,我们感到事态发展渐渐失去了控制,于是紧急启动了应急措施。其它事情,你们的分析也算比较准确我就不赘言了。至于具体安排,该知道的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我能说的只有这些!”

“下一步的行动中,我想周将军不会轻易就范,你们有什么打算?”雪虎依然保持沉默,作为一名军官,有些话只能由我来说。

“纠正一下,不是你们,而是我们!这次的事件来势之凶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估计……”

“所以你们只能利用我们?”我的愤怒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双眼死死的盯住了眼前的这个前辈!

“什么是军人!军人的就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存在而存在!不要以为只有你被利用了,你知道为了应对他们阴谋,有多少人死去,有多少人流血!从普通士兵,到我们的总书记没有哪个人是置身事外的,他们都在用自己的生命赌博,赌注就是我们的忠诚!没告诉你们事情的全部,是处于需要!现在告诉你们也是因为需要!你以为只有你们在付出吗!!”

我和雪虎默然无语,气氛变的凝重而尴尬。

“下一步针对周将军的行动,有什么打算?他不会轻易就范的!”雪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雪虎端起就杯,我也喝干了杯子里的水。马英看着我们,嘴角漏出一丝苦笑。

“狙击手不喝酒对吗?我以前也是狙击手。这几年下来,再拿起八五的时候,手就会打哆嗦。我很想以前雪虎的兄弟。”说到这里,他站起来把手中的酒都撒在了地上。

“当然周正明不会轻易就范,可是人都有弱点。他也一样!”说完,他从床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扔给雪虎接着道:“周辛,21岁,现就读于BJ大学历史系。他每周回家过周末,其他时间都在学校。对周正明展开行动以前,我们要先把他弄来!”

“绑架?”

“你们有什么更有效的方法?”我和雪虎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没有最好的办法,我们就只能采取最有效的办法。车明天一早会有人送来,最迟明天下午会送来武器。江山,我做主把你要的八五换成了EBR这种枪方便携带而且精确度比八五式要高!没有问题就休息吧,从明天开始咱们会很忙!”

第二天一早,一辆丰田一辆三菱和一辆国产的陆风准时送到了我们的驻地。每辆车上同时准备了,军队、武警、公安和民用四副牌照,而且都配备了最先进的加密车载电台。我们分成了三组分别负责在不同路段交替跟踪周正明的车队。两天以后,正当我们为了没有合适的行动地点而发愁的时候,宋将军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后天,周副司令员将去N机场检查部队战备情况。我和雪虎立刻意识到,这是个天赐良机……


“从司令部办公大楼出发,到N机场路途大约需要1小时47分钟。我们在他回程的路上展开行动。大家看我指示的这个路口……”幻灯荧幕上,一束激光红点指示在距离N机场东侧四公里的一处路口。

“我们在这里制造一场交通事故,云豹你带山猫耗子负责前车上的警卫,犀牛在行动前5分钟设置电子屏蔽截断他们的对外联络,然后带领飞刀负责清理道路和所有障碍,最后接我们离开。我和毒牙、夜鹰驾驶货车从后面拦截目标!最后,云豹你要把他们的车开到这个停车场,马英会安排人处理。有问题吗?”

“头,其他人怎么办?”云豹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对手!

“封口,然后把尸体装上货车。我负责解决!记住不能伤害到目标,其他人一律封口!”马英的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楞!

云豹再也按捺不住:“你算什么东西!要你在这指挥!!这些人是无辜的,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共和国军人……”

“他们不是了!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是叛国者!”马英不慌不忙的说!

云豹猛的站起来,一把掀开桌子抓住了马英……“杂种!我先宰了你!”

“云豹!你给我座下!!”雪虎的声音低沉而冰冷!

“老大……我……他!”云豹还要争辩……“他说的没错,他们是叛国者!作为亲信,他们不可能一无所知。”

“可是……”

“没什么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只能使用非常手段!坐下吧!”雪虎的眼睛望着云豹挂着泪水的脸。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忠诚同样如此!”马英慢慢的走到云豹身边递给他一张纸巾,云豹一把甩开了马英的手转身走出房间。

“没事,他一会会好的。”雪虎看了一眼马英继续说:“我们的行动时间只有大概3分钟,然后从这条路离开向北1.3公里有个露天停车场没有保安监视装置。犀牛、飞刀和夜鹰你们一会到北城去搞两辆车,行动前把我们的车停到这里。行动结束我们在这里换车然后回来。没有问题就分头行动!”在大家离开以后,马英拿出三套空军军装,我们直奔BJ大学。

“你是周辛同学,我们是B军区空司的。你爷爷视察部队的时候,高血压犯了现在在空军总医院。他想见你。”说着,马英拿出事军官证。

“我爷爷他怎么样了?”听到这里,小伙子已经满头是汗了。

“你别着急,没什么大事。我们来的时候医生说首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叮玲玲……”

“是,周辛我们找到了,是!”我按照事先的约定,悄悄拨通了马英的手机。

“派去接你的奶奶的人已经到了总院。你看我们是不是……”马英整台戏演的滴水不漏,从开始的谎言到中间的电话直到对首长家属态度,我真对这些特工人员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们这是带我去哪儿?这不是去总院的路!”从小生活在首都的周辛终于意识到了,我手里装满镇静剂的注射器已经扎进了他的颈部。

已经是晚上11点了,路上几乎没有车辆经过。一辆皮卡货车里,我正在检查武器,耳机里传来马英的通报,周正明的车队已经开出了N机场,预计15分钟内到达。看了一眼充做司机的夜鹰,嘴里嚼着口香糖的他,眼睛正紧紧盯着前方的路面,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就放在门边的手箱里。车队不缓不急的保持着60公里的速度从我们面前驶过,狩猎开始了!

“行动!”随着雪虎的命令,犀牛和云豹几乎同时冲出了路口。

“咣”一场交通事故发生了。正在接近的车队急速刹在距离他们大约30米的地方,头车一个急转横在路面上。(这是警卫人员的基本常识,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头车要尽量远离事故现场并横转车身以保护首长座车) 间不容发,云豹从车里用MCL-140连续发射了两枚绿色烟雾弹,M715信号弹强大的冲击力破碎了头车玻璃后,车内烟雾迅速弥漫。司机和警卫下车后并立刻拔枪准备射击,云豹、耗子和飞刀的三人攻击小组却已经拔枪在手,一步步推进的同时手中加装了消音器的G17型手枪有节奏的射击,“噗噗”声中三名警卫倒下了。司机一边射击一边后退去,一颗子弹准确的穿过他的眉心时,他应该还可以看到一身黑衣,头带黑色面罩的云豹三人越过他正倒下的身体……

烟雾中云豹三人快速换上了了第二个弹匣。而周正明的三菱吉普车,正在用倒挡向后急驰,然后一个急速左转,轮胎和地面猛烈的摩擦掀起了一股浓烈的白烟,掉头快要完成的时候云豹他们和车子之间还有至少10米的距离,三只手枪的连续射击对车上的防弹玻璃无济于事!

我们的货车急驰而来,猛烈撞击了三菱车的头部。无暇估计撞击后的头昏,我按下了保险带解脱钮开门下车,同时用手枪准确的射击轮胎,雪虎两步跨到车旁对着车门把手连发四弹,猛的拉开车后手刀准确砍在中将的颈动脉上。

我眼前的一位空军上尉已经在撞击中头破血流,但他还是艰难的拿出了公文包中的手枪,头上的鲜血模糊了的视线他无暇擦去,手中的92式手枪颤巍巍的举了起来,他想对准身前的我。我的眼睛同样模糊,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射击的精度,对着只有20公分的目标射击也不需要很高的精度。

他的身体软软的,靠着座位滑下了去。而夜鹰举着枪,呆望着一身蓝色空军军装的司机。我又一次射击,我不想他的第一颗子弹打在带有同样帽徽的人身上。此时雪虎已经把周正明从车里扛了出来,犀牛把车倒在了我们跟前,我跑到夜鹰身边时,他望着尸体在发呆。我一把拉起他,快速钻进车里。2分27秒后,除了一些身穿市政工作服装的人在洗刷血迹外,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