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七章 反扫荡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6

趁着夜色,范同康的部队包围了杨家庄。天还没亮,夜幕里的杨家庄就像一头沉睡的狮子,静静地踞卧在大郎淀边。乌云遮掩了残月,料峭的西北风刮来,让满身是汗的范同康打了个冷战。

曾经带队截击赵自强的小头目在一边小声说:“范爷,进攻吧?”

范同康揉了揉眼:“三秃子,爷我今儿右眼皮子老跳,别他娘的有什么闪失吧?”

三秃子其实并不秃,也不行三,也不知道他老爹怎么聊发什么狂,就给独生儿子起了这么个小名,也许是期望由三及九、人丁兴旺吧。听范同康说,三秃子笑笑:“爷,咱做的是刀头上舔血的买卖,哪儿那么多忌讳啊?”

范同康叹口气:“秃子,你他娘的是不知道,老子枪林弹雨也闯了不少啦,可今儿做这票买卖心里是真没底儿。”

三秃子赔着笑说:“爷,你是不是担心杨启林?没事!我早就派人踩过盘子,杨启林投靠土八路啦。现在村里老的老、小的小,年轻的都是娘们儿,正好给弟兄们去去火!”

“去你娘的!”范同康骂道,“老子虽然是土匪,可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要不是实在满意办法,也决不会听你小子的来抢杨家庄。娘的还想糟蹋妇女?传令下去,谁要是管不住裆里的家伙,老子成全他,给他一刀当老公去!”

三秃子还不死心:“范爷,这杨启林可是处处和你作对呀!”

“我和杨启林尿不到一壶是真的,可杨家庄到底是乡里乡亲的,你他娘的能下得去手?”范同康叹口气说,“要是祸害了乡亲,活着倒好见面,死了可就没脸见乡亲啦!咱虽然是土匪,可也得讲究个修来世不?还是留点面子好!”

三秃子嘴里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一挥手,命令队伍包围了村子。

天慢慢亮了,有的人家屋顶的烟囱已经开始冒烟。

三秃子问:“范爷,进村吧?”

范同康点点头。

三秃子挺身,挥舞着手枪,高声喊道:“弟兄们,进村,把老百姓都赶到村东大场里,范爷要训话!”说完,冲着天上就是两枪。

枪声惊动了沉睡的村庄,也惊飞了淀里的白鹤。土匪们呼喊着冲进村里,挨家挨户砸门,把刚起床和没起床的老乡全部赶到了场院里。

范同康没说话先挤出三分笑,皮笑肉不笑地“嘎嘎”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乡亲们!我范某人打扰啦!今儿我带队伍来,是想找大家借点粮食。不过大家放下,范某的队伍现在是正宗的国军,说话算话,等麦收过去,范某一定归还。一斤棒子还一斤麦子!希望大家给我一个薄面,把家里的粮食都拿出来,免得伤了和气!”

人们沉默着,没人答理他。

三秃子冲着天又是一枪:“娘的!范爷说的话斗听见没有?都他娘的聋啦?”

人群骚动起来。一个老汉走出来,问:“我说范爷,你把粮食都抢走了,我们吃什么?”

“放屁!”三秃子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谁说老子抢粮食?老子是借!”

老人抹抹嘴角渗出的血,冷冷一笑:“借?土匪借东西还过吗?”

三秃子左手一把薅住老人的前襟,右手把枪杵在老人额头上:“竟敢说老子是土匪?老子毙了你!”

范同康喝退了三秃子,满脸堆笑地坐过来,“嘎嘎”两声,说:“老哥!我范某人现在是国军华北抗日先遣军独立1旅旅长,可不是土匪啊!咱是官军!官军的话你还不信吗?”

老人哼了一声:“没听说过范大把头成了官军啦!”

范同康还在笑着:“现在知道也不迟啊!”

老人回过身去,不答理范同康:“你官军也好,土匪也罢,反正俺们没有粮食!”

范同康脸色一变:“老家伙,欺人太甚!我范某人在大郎淀不敢说只手遮天,也是跺跺脚水面乱颤的主,别给脸不要!三秃子,带人给老子搜!”

人群一乱,三秃子冲天又是一枪。人群静了一静,忽然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挤出人群:“住手!你们难道不怕八路军吗?”

三秃子一眼认出来:“我认识你!你是君子屯的!”

赵自发冷笑道:“不错!记性真好!既然记性这么好,就应该记得俺强哥说过‘下次再见到你们为非作歹,一定一个不留’吧?”

三秃子嘿嘿一声奸笑:“小兔崽子!你还以为这是南皮的公路上吗?现在老子要给你们来个一个不留!”

自发一拍胸脯:“有种你就开枪!小爷要皱一下眉头不是好汉!”

范同康拦住发怒的三秃子,笑咪咪地对自发说:“小伙子,你真不怕死?”

自发哼了一声,冷傲地说:“小爷面对着鬼子的刺刀也没含糊,还怕你们几个土匪?”

范同康还在笑着,但笑里藏着令人发冷的阴险:“好啊!我喜欢有骨气的汉子!来呀!把这位小英雄请到淀里做客!”

几个匪徒一拥而上,把挣扎的赵自发抓了起来。人们愤怒了,纷纷喊着:

“不许抓人!”

“自发是打鬼子的英雄,抓他就是汉奸!”

……

范同康眯着三角眼,大声喊道:“谁说老子抓人?老子是把抗日英雄请到淀里做客!”

“不必了吧?”随着话音,人群中坐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范同康一声冷笑:“你是谁?范爷请客,谁敢挡横儿?”

青年不卑不亢地说:“我叫秦自立,是赵自发的大哥。要抓你们抓我,跟个小孩子上劲算什么英雄?”

三秃子过去,一拳头把秦自立打倒:“娘的!谁裤裆破了露出个你来?老子是不是英雄用不着你来管!”

范同康阴森森地一笑:“既然你要强出头,那就顺便带上你吧!”

几个匪徒过去,把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秦自立也给抓了起来。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范同康脸色一沉,正要发怒,却被后面一个声音喊住,回头一看是驻守老窝的小头目小六子。

小六子连滚带爬地跑来:“范爷,范爷!不好啦,咱的老营让小鬼子抄啦!”

“什么?”范同康大吃一惊,“老子和日本人远日无仇近日无冤,他们为什么抄老子的老营?”

小六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俺也不知道。今儿一大早,二十几个小鬼子就摸了上来,岗哨没发现就被杀了。这帮小鬼子进了老营也不开枪,就用刀子,把留守的四十多个弟兄全给抹了脖子。俺是闹肚子在一边解手才躲过一难——娘的!小鬼子个个都是精兵,俺怕范爷回去吃亏,就抽冷子跑出来给范爷送信。”

范同康大怒:“操他娘的!小鬼子不仗义!二十几个就敢挑我的老营,全体回去,把这帮家伙给老子宰了,祭奠死去的弟兄们!”

三秃子一指人群:“范爷,这些人怎么办?粮食还搜不搜?”

范同康狰狞地一笑:“放火!把他们的房子全点着——老子得不到粮食,他们也别想吃!”

土匪们点着火就走了。人们顾不得其他,急忙抄家伙救火。刚把火扑灭,赵自强三人就跑了回来。一听自发和自立被抓走,自丰立马就要追。杨七一把拉住:“先别急!咱得好好想想,没听说淀里现在还有鬼子吗?”

自强也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七哥,被抓的敢情不是你兄弟!”

杨七一摊双手:“看你说的!俺也没说不救人啊?俺是说得好好合计合计。”

自丰把大枪往肩上一扛:“还合计个屁呀!等咱们合计好了,‘饭桶糠’早跑淀里去了!”

自强把枪一提,说声:“追!”就带头跑了出去。自丰回头看了杨七一眼,哼了一声也跑了。杨七急得直喊:“这样追要吃大亏啊!”见俩人不理,只得也跟着跑出村去。

乌云翻滚的天上终于划出一道闪电,随着闷雷阵阵,瓢泼的大雨像有人在天上倒似的浇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