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 第五十七章 大打出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刘一南回到自己的帐篷,把在手里托了5天的枪放在床头,然后就一下子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打开手里的信,就连沾满灰尘的迷彩服都没掸一下。

王思慧,这个让自己心动且时常挂念的女孩,说出了满腹的思念和无限的挂牵,令刘一南感动:“慧妹妹,等维和凯旋而归,我会给你穿上美丽的婚纱,让你成为我的新娘。”这是刘一南在国内临行前登机时想的,他一直不会忘记王思慧对他的好,那种为他舍弃一切为他死去活来的好。

即便这样,刘一南也没有在王思慧的信上多停留一会,因为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他的父亲——一个身患癌症的老人。

刘一南慢慢的拆开信,里面先掉出一张照片,刘一南从床上起身,低头捡起照片:“啊!”随着一声惊叫,刘一南脸色都变了。

照片上刘一南的母亲满脸的皱纹,明显老了很多;他的父亲有些胖了,并且笑的格外开心。“头发呢?”让刘一南惊魂失色的就是头发。

照片上,刘一南父亲的头发全没了,成了光头,光头意味着什么?

大家都知道,身患癌症的都必须化疗,化疗就要掉头发,等掉的差不多了,生命也就快走到尽头了。

“难道我的父亲。。。。。。”刘一南不敢想了,他不是害怕,只是内疚,作为儿子没有尽到孝心,特别是在父亲患重病期间离开了家。

“一南,是不是妹妹来的信啊?让大家看看。”一个帐篷一个班的说。

“没什么好看的。”

“你拿来吧。”冷不丁,从身后过来的战友王良一把抢过刘一南手里的信。

随即,从信封里拿出来,展开:“亲爱的南哥哥。。。。。。”战友王良读了起来。

刘一南本来内心就非常的难过,看到此时王良抢他信的就像但到敌人一样,他不是要发泄,而是心里的一种不正常反应突然出现。

刘一南从自己的床上走下来,一个箭步奔到战友面前,一记飞拳正好打在王良的鼻梁上,随着一声惨叫,王良重重的甩在地上,鲜血从鼻子流出,正好滴在王思慧的信上,血慢慢渗开,把整个纸面染红,此时的信上没有了字迹,有的只是血迹,红红的血迹。

刘一南看着被鲜血染红的信,更是疯了,他好像真的看到敌人在自己面前。

王良被刘一南冷不丁的打倒,也是愣了一阵,因为他知道刘一南平时很好的,一般都不和人吵架的,今天是怎么了?

可就在王良呆立在地上疑惑不解的时候,刘一南一把抓起了他,第二拳又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王良又是一个趔趄,不过这次没倒,身后的帐篷杆帮助了他。

王良也是特种兵出身,此时他也来不及多想了,对于刘一南的行为他有些生气,还击是他唯一的选择,再说他也没吃过这亏。

刘一南又冲过来了,王良往旁边一躲,这次拳打空了,身子也随之站立不稳,王良马上一记扫堂腿,这次是刘一南重重的摔在地上。

刘一南还想挣扎,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慢慢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就是他的父亲,自己突然进了一个庙宇,很大,祠堂里是一个大的如来佛像,不一会,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手里拿一串佛珠:“阿弥陀佛,施主,不要心乱,和战友动武是不对的,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合同志打斗,要团结。一南,不要挂念我了,我已经成佛了,在天堂过得很好,我走了。”

“爸。。。。。。爸。。。。。。” 这是刘一南的父亲。

父亲的背影越来越远,刘一南喊着,起身追去。

“咣当!”刘一南重重的撞在床架上,额头顿时起了一个大包,再看看四周,除了床,就是几个战友,此时的王良看着刘一南从地上起来,眼睛直勾勾的就像夜游一样的往前走,不免有些惊呆。

“一南,你没事吧?”战友问。

“我。。。。。。”刘一南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你看你把我打的。。。。。。”王良走到刘一南面前,指指自己的鼻子,王良的鼻子还有余血在流。

“你。。。。。。我打的。”刘一南还疑惑呢。

“当然是你,我有这个必要吗?大家都在。”王良其实很气愤。

“我。。。。。。”刘一南捂着额头,慢慢的回忆。

“奥,想起来了。”

“怎么回事?”听到吵闹的排长沈涛干了过来。

“没事,刘一南可能心情不好。”王良说,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对刘一南不好,对自己不好,对刘一南也不好。

“那你们两个,一个鼻子破了,一个额头肿了,怎么回事?”沈涛当然想问出个所以然。

“真的没事,我的鼻子经常坡,他是不小心撞在了床架上。”王良尽量想完美的掩盖事实。

“真的吗?”沈涛半信半疑。

“一南,你说怎么回事?”

“我。。。。。。”刘一南看看王良,王良给使了一个眼色。

“是的。”刘一南对王良的眼神领会很快,同时也感激王良。

“拿到医务室看看吧,不要有什么大事。”沈涛说着走了。

刘一南回头看看王良:“谢谢兄弟!”

王良拿纸擦了擦鼻子上的血,漫不经心的说:“别客气,以后注意就行,这是我,如果碰上和你一样心情不好的,那部就爆发军营大战了。”

刘一南什么也不说了,他走到王良身边,拍了一下王良的肩膀,拿起地上的信装进口袋,回到床上,躺下,闭上眼睛,慢慢的慢慢的睡着了。

梦中,他又看到了庙宇、祠堂,可是不见了父亲。

“爸。。。。。。”刘一南高声呼唤着,可是始终没见到一个人出现。

“起床了,刘一南,快点,你看几点了?”刘一南被战友叫醒。

“几点了?”

“快十点了。”

“啊!不好!”刘一南突然想起队长和他说的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