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亲情友情征文 ][第一军团原创]一段难忘的师生恋情

heyangrong 收藏 61 591
导读: 一段难忘的师生恋情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过去了二十多年。 每年的今天,我都在想念我心中的他;每年的今天,我都在回忆与他在一起度过的短短的、令人难忘时光。 尽管我已经嫁人成家了;尽管我的丈夫对我百依百顺;尽管我的家庭已经美满和谐;尽管我的儿女都比我那时要大得多了;尽管我已有二十多年没有再看到他,心中他的影子还是原来那么年轻、幼稚;我对他的感情、爱慕之心却没有一点减弱,甚至随着时日的推移有更加浓深的感觉。

一段难忘的师生恋情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过去了二十多年。

每年的今天,我都在想念我心中的他;每年的今天,我都在回忆与他在一起度过的短短的、令人难忘时光。

尽管我已经嫁人成家了;尽管我的丈夫对我百依百顺;尽管我的家庭已经美满和谐;尽管我的儿女都比我那时要大得多了;尽管我已有二十多年没有再看到他,心中他的影子还是原来那么年轻、幼稚;我对他的感情、爱慕之心却没有一点减弱,甚至随着时日的推移有更加浓深的感觉。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也是十二月二号。

那时,我还是一个女孩,十七岁多。

那时,他是我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也只有十八岁多,我是先听其他老师说的,后来是他亲自告诉我的,应该说还是个男孩。

但我们却在这一天,无怨无悔地走在了一起,拥抱了在一起。

故事我还得从头说起。


我心中的他,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分到我们这任教的男孩。他姓诃,名字就不告诉大家了。他个子不高,单瘦,国字脸,留分头,两只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那骨碌碌的黑眼珠,贼亮贼亮的,令人非常喜爱。他常穿棕色外衣,运动装裤子,乌黑发亮但不高档的皮鞋,整个给人的感觉是青春激情。

在我的眼中,他工作热情高,活泼好动,喜欢与学生们玩耍,经常带着大家打篮球。喜欢与学生们围在一起谈天说地,与学生们交流教学中的问题。对学习成绩差的学生,经常叫到他的办公室当面批改作业。学生也非常喜欢他,喜欢与他接触,喜欢听他讲课,喜欢被他叫去当面批改作业。

当时,我们这些女生中数我年纪大,人长得成熟,也是最水灵漂亮的:高高的个子,已经和我们的语文老师差不多高,单个看,人们都说我比他还高些呢;圆圆的苹果脸,经常飞着两朵少女特有的彩霞;两个小小的酒涡,恰当地镶在嘴角两边,时时洋溢着笑意;白白嫩嫩的皮肤,仿佛吹气就会波动;大大圆圆的眼睛,发出青春、诱人的光芒;细细的眉毛下,双眼皮眨呀眨地,使得双眼仿佛会说话;我的双峰发育非常好,坚挺壮实,走路时,一晃一晃,有节奏地上下波动,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觉得非常动人;我的双手修长,细小的十指白嫩圆滑,如十根刚从水中的清洗出来的葱头;我常喜欢穿红色衣服,黑紧身裤子,把自己的线条优美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我浑圆微翘的少女臀部,在两条修长的美腿支撑下,在紧身裤的紧紧包裹中,走路一摇一晃,让男孩们联想不断。那些调皮的男生们都叫我校花。

但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也是最让我在男孩面前感到没有信心的,感觉抬不起头来的,就是我说话有点结巴。特别是心情激动时,更是口齿非常不清。所以我很少象其他同学一样,大声说笑,大声聊天,平时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说话。不了解我的人,总以为我孤傲清高,看不起人;知道理解我的人,却能从我的眼神中知道我的心思,懂得我的为人。

我与诃老师也很少在一起说话聊天,更没有同他嬉戏玩耍,他也没有一次叫我去当面批批改作业。

开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对诃老师经常与其他同学亲密无间的接触,友好欢快的聊天、说笑,大胆无羞的追打,感到憎恨,甚至觉得他太庸俗,太没有老师风度。特别是他在看其他女同学时,觉得他的双眼是那么发光,那么饱含激情,那么温柔体贴;在叫其他女同学面批作业时,更是让我内心窝火。

我总觉得他在看我时,非常在不在意,有时候甚至觉得他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忘记我的美貌。表面上我虽然没有说什么,心底下,我却曾经多次骂过他;对要好的同学,我也曾说过他的小坏话,说他只喜欢与某某在一起。尽管有的女同学说,他经常表扬我学习认真刻苦,可我就是不能体谅、理解他,就是觉得他不好。

说实在话,读书时,我的学习成绩总是首屈一指的,特别是语文,全班没有一人能比得上。老师也经常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文在班里宣读。本来自己的作文要自己宣读的,诃老师来后,考虑到我的原因,就改变了原来的做法,所有范文都改成由他读给同学们听。只有在这时,我才觉得他看我时,眼中总是充满光亮,对我文章的赞美总是充满激情,对我文章的评点总是充满感叹。有时候,让我觉得他不是在说文章,而是在说人。也只有在这时,我的内心才有一种愉快的满足感。所以我最喜欢上作文课,也最喜欢这时的诃老师。


时间荏冉,一个学期即将结束了。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也在这时发生了。也正是由于这件事,诃老师彻底征服了我内心的感情,俘获了我的心灵,让我彻头彻尾地爱上了他,也让我弄懂了我为什么平时对他的举动是那么不理解,那么窝火。事情缘于诃老师对我文章的批改。

记得那一次,我们学了一篇写人的文章。诃老师在对课文中描写人物形象的段落,大加赞扬,仔细分析,还声情并茂地给我们重新朗读了一遍,然后布置了一篇描写自己形象的文章,要求大家学习如何描写自己熟悉的人物。

对于写作,我感到轻车熟路。对于人物描写,我更是觉得简单容易。我认真地把自己描写了一通,并把我的爱好志向写上了。我自以为写得相当不错,一定又要得到老师的夸奖。可当作文本重新发下来后,我发现诃老师对我的文章做了较大的修改,并要求我进行比较,再重新抄写一篇。上面的描写就是经过了诃老师修改后的一段描写我的文字。

当时,我看到修改后的文章片段,诃老师把我写得如此动人,如此漂亮,确实让我内心感到从未有的激动、愉快,他的观察是多么细致,他的描写是多么到位;我仿佛觉得他的眼光,时时在我身上扫射;我仿佛觉得他那活泼明亮的眼睛,时时打量着我的每一个部位。

尽管这篇文章没有当成范文朗读,其他人的也没有。但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失眠了。诃老师那骨碌骨碌的黑眼珠,那与我一样高的个子,不断地在我脑中闪现;他那混厚圆润的男中音,不断地在我耳边响起。我在不停地问自己:我真的有这么美吗?诃老师难道心中真的有我吗?

我又不禁想起自己平时对他的看法,内心感到懊悔不已:真恨自己过去心底下为什么要对他谩骂;也真恨自己对其他同学曾说过的那些坏话;更恨自己的心胸太狭窄。想着想着,我的内心一阵阵激动,觉得要是诃老师在自己的眼前,自己一定用细嫩的小手,抱住他的脖颈,在他的国字脸上,狠狠地吻上几下,以弥补我内心对他的不公正待遇,以弥补我对他的谩骂。顿时,我的嫩脸一阵阵发烧。

连续几天上课,我的心思都集中不起来。眼睛老是走神,作业也经常出错,特别是数学,更是一团糟。

这天,又是上语文课。

我眼睛盯着诃老师,觉得他是那么帅,那么俊,那么吸引人。他的声音是那么脆,那么动听,仿佛每一句话都在冲击自己的情怀;他的动作是那么优美,那么活泼,仿佛每一个动作都在拨动自己的情弦。我晕晕乎乎,在诃老师声音和动作的旋涡中不停的游动、不停地挣扎,忘记了时间,忘记四周,也忘记了自己,也没有听明白诃老师在讲什么内容。

“郑晓雅同学——”诃老师仿佛在说我呢。

“你最近的作业完成得很不好呀,昨天数学老师也跟我说了。”诃老师甜蜜的男中音,在温柔地说我呢。“你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好吗?”

“好——”我终于完全从旋涡中游了出来,愉快地回答道。只是心里“咚咚”直跳,脸上一阵阵发热。侧目看看其他同学,他们仿佛觉得没有什么。我的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些。

下课后,我与其他三位同学一起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诃老师的办公室,是在教室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内。那时,我们这的老师不能集体办公,都是每人一个两截小房间,里面既是办公室,又是起居室;外面是老师的厨房,学生作业本和班里的杂物存放室。

我们四人一起走进诃老师办公的地方。

诃老师一个一个地为我们批改上次的作业,指出我们所犯的错误。

我是第一次有幸接受面批作业的。我觉得确实非常有收获。他先批另外三人的作业,我的留在最后。我在旁边听他的讲解,尽管是别人的错误,但自己听来,仿佛是在警告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特别是有些课内没有听懂的内容,这样听讲一次,一下子就明白了。听了三个人的作业讲解,三个人所犯的错误不同,就等于在这儿复习了三次课文、重做了三次作业,我想再差的学生到这时也应该听懂了要学的内容。

“诃老师真是用心良苦呀!”我不由地暗暗感叹道。

正轮到要批改我的作业时,教导主任急急忙忙走进来,对诃老师说:“先不要讲了,你赶快去一下校长室,有重要事情布置。”

诃老师无奈地摊摊手,眨了眨他那青春活泼的眼睛,和蔼地对我说:“郑晓雅,没有办法。你下午来,好吗?”

“好,好吧——”我既感到有点失望,又感到有点高兴,内心仿佛觉得自己本就不应该和几个人一起来。但我没有说,也没有体现出来,只是低声喃喃地回答道。其他人也许觉得我是害羞,也许觉得我是不愿意。

果然,诃老师也认为我不同意,觉得我的态度不肯定。他就又很亲切对我说:“如果你有事呢,也可以明天再来。”

我忙说:“我,我没有事——,我下午会——来。”说完,我转身离开了。

我害怕他会再次拒绝我下午来,我更害怕其他人会看到我脸上的红晕;我害怕我的心事会被外人知道,我也害怕会越说越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所以我急匆匆地离开了,其他几个同学被我远远地抛在身后。

当我们走到教室时,我也看到诃老师匆忙地向校长室走去了。


下午下课后,已是近4:30,学校是吃晚餐的时间是5:30。

4:40左右,我来到了他的房间。他正坐在房间里等我。

我心情不安、小心翼翼地走到他面前,轻轻地叫了一声:“诃老师——”。然后,我把我的作业本递给他。

他接过作业本,和蔼,但不缺热情地应了我一声。

他没有立刻打开作业本,而是双眼紧紧地盯着我,似乎要把我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看清楚。

开始,我觉得紧张,觉得高兴,觉得愉快,觉得自己有吸引力。可时间一久,我觉得有点不对头,我觉得他看我的眼光不是在欣赏我的美貌,不是在欣赏我的曲线。而似乎在嘲笑我,似乎在说我,这么大的人都不懂事,不知道学习。

一个大女孩子,被一个大男孩子这样看着,心里好不耐烦,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心里的那种火苗被淋灭了,而另一种火苗却点燃了。我心想:你就这么一点大,还要在我面前摆谱,要不是我把你看成老师,我才不想理你呢。我正想对他说:“你要是没事我就走了。”

他突然开口了,那清脆、浑圆的男中音却又把我击倒了。

“你这几天怎么了?”他严厉地对我说。“作业都这么乱做,完成了也不检查。”

“我,我——没——有什么呀。”我低声地嘟哝着。心里却在说:还不是因为你,还不是因为你的作文批改。

“从你的作业中可以看出,你不是不会做。”他的语气明显变缓了。“而心不在下情焉,敷衍了事。”

说着,他打开作业本,把我的一道问答题指出来。

我抬头一看,是一道问答题,题目是“为什么黄继光敢于舍身堵敌人的枪眼?”我的回答是“因为他心中有爱,他愿意为爱而献身。”

他不无责怪地说:“你看看,你这是在说什么?要把应该说的话说完整呀。”

我知道他说的是要我把“黄继光是因为热爱祖国,热爱和平,愿意为祖国,为和平而献身,才勇于扑向枪眼的”这层意思说清楚。但我也回忆出了,当时我在完成这道题时,心中正沉浸在对他的幻想中,因而,便这样回答了这道题。我的目的是要他知道我的心思。

今天看来,他也许根本没有在意我的心思,上次作文修改也只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观察我的。从没有把我放在心中,也没有把我当成一个特别的学生加以考虑。对我的要求,也与其他同学一样。

我的心情又坏了起来。

我有点伤感地说:“我,我没有说清——楚,是我没有想——清楚呀。不过,我觉得这——样写也没有什——么错呀。”

“不对,晓雅呀。学习来不得半点虚伪的。”他开始教训人,但语气却非常亲密。“你知道,知识上有差错,就可能导致出现很大的错误呀。我们学东西一定要认真仔细。古人说:失之毫厘,差之万里呀!”

他让我靠近些,看着作业本,把其它问题一一讲解出来。

当我靠近他时,一股特有的男人气味,直冲我的鼻孔,让我有一种难以把持的感觉。心中对他的亲昵感由然而生,我不由自主地更加紧密地靠近了他。我清楚地感觉到我长长的头发,接触到了他的脸颊。

他的身子似乎动了动,但没有什么距离。

他继续讲解,但明显没有那么专心了。有时候,语气都有有点颤抖。睛眼的余光,不时地看着我。

我又装成认真看作业本,故意把身子靠近他的右手臂,乳房轻轻地压在了他的手肘上。

他本能地颤动了一下。想回避,又可能觉得不好打扰我看作业;不回避,又觉得不好意思。他的讲解也被我暂打断了。

我借左手梳理头发之机,故意回头看了一他眼,只见他满脸通红,尴尬万分。我心中不由十分高兴,并乘机将长发甩了一下,发尾恰好打到了他的双脸上。

这种情况,他想不动也不行了。他上身闪避一下,手从我的胸前拉过。结果,他的手臂不偏不倚地把我的乳房触着了,又痛又痒,全身有如触电一样。我也本能的叫了一声“哎呀——”,身子也想向旁边靠。

结果两人相互撞到了一块。他见我几乎会摔倒,忙我拉了一把。我顺势跌倒在他的怀里。他呢,也毫无准备地把我紧紧地抱住了。

顿时,我觉得一股热流传遍了我的周身,脸上一阵阵发烧。我想:当时我的双颊一定红得不行。

我微微地抬起头,满怀深情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满脸通红,双眼充满迷茫,充满热情;厚厚地嘴唇,似乎在不断地蠕动。我赶紧闭上了双眼,我觉得他应该对我有所表示了。

果然,他开始用他的下颌不断地摩挲着我的头顶和头发,抱着我的双手,也似乎更有力了。逐渐地,他的脸与我的脸靠在了一起,我们都同时不断地摩挲着对方的脸。我觉得他的脸是那么的热,那么的烫,那么的富有吸引力。

我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头,把自己的小嘴顶了过去。他的嘴呢,也自然地靠了上来。四张热唇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两个滑滑的舌尖也绞在了一块。

正当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酥软,越来越难受时,“叮叮当——”突然传来了吃晚餐的铃声。

清脆的铃声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两人象装有弹簧似的,赶紧分开了。我们从情爱的迷茫中清醒过来了。

他赶紧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晓雅。” 此时,他的脸依然那么红,唇依然那么红。

我呢,脸也一定和他一样,唇也一定和他一样。我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听他道歉。而是出乎他的意料,猛地冲到他面前,抱着他,在他的双脸上各吻了一下,就飞快地从他房间跑了出去。


这件事之后,诃老师再也没有叫我去他的房间了。我呢,多次去他的房间,他都很婉转地避开了。

后来,在路上单独碰到我时,诃老师还暗暗向我道了歉,并低声表示一定不能再犯这方面的错误了。

诃老师上课时,尽管他上课仍是那么洒脱,讲解仍是那么清晰,语言仍是那么简洁,声音仍是那么动听,眼睛仍是那么青春,仍是那么喜欢与同学们在一起聊天、打球。但我总觉得隐约有点与过去不同,不仅由于他的眼神极少与我的眼神相碰撞,也不是由于我有什么变化。我想:大概是他的心中有了一定的忧虑,或许是有了一定的担心吧。他也没有象以前那样,让同学到他房间里面批作业了,而是改为自习课内在教室里进行。

在我的心中,尽管诃老师没有象以前那么亲密待我,尽管没有象以前那样自然地接触我,但我对他仍是那么一往情深,仍是那么真诚挚爱,仍是那么充满梦想。

我也仍是那么喜欢语文课,仍是那么喜欢作文课;学习成绩仍是那么好。我似乎要向诃老师证明,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我是一个非常值得他爱的女孩。少女的一片真情全系在了他的身上!

可他仍是不知不觉,仍是不感不动。

我的心有点忍耐不住了,我的自尊有点忍耐不住了,特别是我少女如火的情怀更是忍耐不住了。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只要男的愿意陪女的一起去家里走走,就算认同了这门亲事。

我虽然隐约知道,老师不能与在校学生谈恋爱,更不能与未成年学生谈恋爱,但我认为我都这么大了,在家乡早已是可以谈婚论嫁了,只要得到诃老师的明确答复,我就可以离开学校,不做他的学生,而做他的妻子。

因此,在一个星期六放学后的下午,我就写了一张纸条给他,要他陪我去我家,但他没有答应,也没有向我说明理由。我感到非常生气,就在那天直接离开了学校,没有再到学校上课。父母也同意,他们也认为我的年纪那么大了,可以在家里帮忙干活了。

可那个晚上,我却偷偷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我既恨诃老师的无情,也恨自己命薄,不能得到诃老师的爱和情。父母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就告诉他们我感冒了。

我没有再上学,诃老师和学校都没有来家访,只是诃老师写了一张便条给我。我也没有再理他,也没有再去学校。只是他的那张便条如今还珍藏在我的私物箱里。在我想念他时,我就会拿出来看看,仿佛要从他那娟秀的字体里,找到他对我的爱,找出他对我的情。尽管我一次次地在字里行间,没有找到一点我所需要的东西,可我却越来越喜欢这张便条。因为这里面寄托了我对他的情和思呀!


但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件事,除了我和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今天,我写出来,是为了纪念我们之间的那种特殊的感情,希望我心中的爱不至于被时间所湮没,希望我心中的那个极为严谨、可爱的诃老师或许能看到他的学生仍然这么想着他、爱着他。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9:34:53 被heyangro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