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苏系武器从来也不易学易用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看过了richtofen同志的《苏联武器简单易学之一些个人观点》后觉得有必要说说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首先,我必须要说,苏联武器从来都不简单易学。而恰恰相反,按照苏联的设计思路,苏系武器都极难操作,即需要丰富的经验,又需要充沛的体力。举两例子:

第一个例子,稍微了解F16的朋友都知道,F16采用的是单侧操纵杆来驾驶飞机;这样的设计是将以“能量机动理论”为设计理念的F16的性能发挥到极致的细节:飞行员在进行高过载机动的时候,F16的飞行座椅会自动后仰,飞行员的身体会被紧紧的压向椅背,这个时候飞行员仍然可以单臂轻松的通过电传控系统操作飞机。而如果换作是苏系飞机,那么就糟糕了,MIG29的飞行员不得不依靠自身过硬的身体素质抵抗住压力,然后两手还必须紧紧地握住难缠的操作杆,还是机械传动的,这个时候操纵杆上的震动已经传到了小臂,飞行员肩膀也开始抖动……痛苦啊!

而且,苏系飞机只是在最近为了迎合国外市场才逐步的在飞机上加装了液晶显示器,初步实现了信息化座舱,这个时期西方已经实现了信息化程度更高的“玻璃座舱”。如果按照传统布局来看,苏系战机向来以开关众多,仪表盘复杂著称,在应急状态下,飞行员只有说:“我KAO!”的时间,根本无暇顾及众多仪表中复杂的数据。谁相比之下容易操作显而易见。

第二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汽车工业发达的西方国家,特别是德国,在传动系统的研发上,向来处于领先地位,代表其工业水平的坦克,自然早就实现了电气化。而同时期的苏系坦克,甚至现在的苏系坦克,仍然坚持着我行我素的风格,使用着费力的机械传动。而且舒适性差到了极致的水平,有过乘坐89步战经验的老兵都会深有体会,战车在越野行进间“跌宕起伏”,战士们胃口里是“波涛汹涌”,而且空气环境很不通畅,一次训练下来简直就是折磨。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老百姓(战时紧急征召)经过这样的颠簸,下车后很可能就直接失去战斗力了,所谓简单易学根本无法体现。这就好比自动排档的豪华轿车和老式履带拖拉机哪个易学、便于操作显而易见。

从这些例子上都可以看出苏系武器本身存在着很大问题,确实简单了,但是只是针对机械机构和后勤体系,但是对于操作者的身心素质要求极高,不存在易学易用的问题。

其次,苏联并不是按照简单的“迫击炮哲学”来研制武器。那个马什么洛夫(抱歉!我也忘记了!呵呵!反正是叛逃者的假名无所谓啦!)其实只是个基层军官,他对于苏联的军事战略,乃至国防体系的描绘,只能通过他基层军官的视角来管中窥豹,虽然也可以见一斑,但是,由于苏联的保密体制和制度传统,他顶多也就只能抛出诸如“迫击炮哲学”这样的观点;而实际上,试想一下,一个国家的军事战略和装备发展怎么可能只是依靠简单取巧的小聪明累积起来的呢?这背后必然有更深刻的意义。

说苏联的军事战略,一定要提到的“大纵深作战”理论。曾几何时,号称“红色拿破仑”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大纵深作战”理论一度同德国“闪电战”理论齐名;应该算是战争史上,装甲兵作战兴起之处形成了两种相当杰出的理论之一,苏联也因为在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主持军事建设期间所作出的贡献——在军事理论上(包括重新研究了装甲兵的战术运用)、军事人才培养上(著名的朱可夫同志就是那时提拔上来的 当时本来还有很多 但是多数折损于“大清洗” 这为后来苏军一触即溃和骑兵出身的将领大行其道 提供了条件)、军事体制改革上(包括建立了独立的坦克军)、装备发展上(比如 著名的T34就是那时的产物)——因此,才得在最终击败彪悍精锐的德军。

那么什么是“大纵深作战理论”呢?这其实就是苏联人和德国人对未来战争的不同认识,德国人强调速胜,强调的是时间;而苏联人强调的是大跨度的打击,强调的是空间。这同两国的实际情况相关:当德国人发现了装甲兵和战机的高效作战能力的时候,对于一个没有纵深,资源匮乏的小国来说,速战速决集中火力就是要点。而对于幅员辽阔的苏联,速战速决固然重要,但是苏军看到的是对敌方战争潜力的摧毁;大纵深作战理论强调,运用技术装备,并不需要像传统战争一样,同敌人进行火线交锋,而是可以跨过火线直接对敌人纵深的不同层次进行立体打击;而装甲兵也可以在火力配合下撕开敌人的防线完成分割包围。如果说德军的“闪电战”是外科手术,那么,苏联的“大纵深作战”就是技术拆楼,其所需要的武器自然就不用像手术刀一样精密,但是必须强悍实用。而这恰恰是苏联武器发展思维的核心,一切武器哲学,无论是简单实用的“迫击炮哲学”,还是一物多用的“步兵锹哲学”(苏军强调利用步兵锹进行格斗 强调高射武器的平射性能 强调防空导弹对地射击 强调坦克可以完成防空任务 强调榴弹炮可以反坦克等等 这种将武器性能发挥到极致的做法 我个人称之为“步兵锹哲学”)都是围绕这一核心思维来发展的。理解了这样的思维就不难深刻理解苏系武器中强调系统威力的智慧。

再次,看苏联的国防体系,不应该从武器技术指标等单独的因素来看。说到苏联人的武器发展不得不说列宁的经典名言:数量也是一种质量。这体现了苏联人对战争全要素的思考,战争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依靠若干技术指标来完成的理想公式,对于战争的胜负,苏联人很早就已经明确了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因素来为战争服务的认识。

当我还在迷信一件单一武器的精良时,苏联武器已经在系统整合上走得很远了。最鲜明的例子就是米格25狐蝠战机:当美国人解剖了叛逃的米格25战斗机(由别连科驾驶迫降日本函馆机场的那架)后,美国专家几乎下巴脱臼,惊讶之情难以掩饰,一个用钢材和电子管堆砌起来的战机,竟然达到了三倍音速,可以执行高空超高速拦截任务,苏联武器的系统整合能力可见一斑。而这还是细节层面的。

前面我提到,苏系战机操作复杂、装甲车舒适性极差、对武器操作者要求高;苏联按理来说完全没有理由发展这么蹩脚的东西,或者至少应该适当进行改进,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苏联的武器设计者,对自己蹩脚的设计带有思考的反省之情,为什么?

了解苏联军制的都知道,苏联长期保持募兵制,年轻人普遍需要服兵役,即便特殊情况不能服役,也根本逃不过军事训练,而且这还是低端的。苏联有完善的少年军校制度,军队中的精英职业化程度相当高,包括空军飞行员和特种兵、技术人才几乎从十岁左右就应该开始训练了,本国军事储备人才之多,让西方人精神崩溃。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战争开始,大量的二线部队将接受到先进的一线装备,包括过去的强击机飞行员也将驾驶先进的战斗机,苏军战机座舱虽然复杂,但是传承性好,内部布局大同小异,飞行员大多经验丰富,经过简单适应性训练就可以熟练掌握,而“老百姓”学会一种也就基本上可以触类旁通了,这在战争时期非常有效。

我曾经颇为感慨,为什么苏联要生产AKS74U这种蹩脚的武器,由于瞄准基线短,这种短突击步枪极难操作,而他们恰恰是配发给那些不善于操作的,后勤人员、飞机驾驶员和坦克乘员,如此一来这种单兵自卫武器不是失去了意义?其实仔细一想,这才是苏联人的系统智慧,换作二十年前的苏联,你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不会用枪的机会没有,上到老人,下到妇女儿童都可以熟练操作枪械,那么,你觉得武器操作性稍差是问题吗?当然不是问题,这就同装甲车辆的舒适性一样:苏军一直坚持“影子部队”概念,正规军的组织体系都有备份,战时会一分为二,将预备役补充进来;也因此,苏军预备役普遍训练较好,一旦战争开始,可以动员上千万的比较有素质的军人投入作战,什么?舒适性?那算个P问题?

另外,过度依赖技术装备可能导致影响战术的发挥。

这个只需要举几个简单例子就很明白了:

第一个例子,同米格29和苏27同样采用机腹进气和翼身融合气动布局的F16为什么飞不出眼镜蛇?因为“该死”的电控系统!虽然计算机辅助操作的积极意义更大,但是,由于人为的限制“误操作”,这直接限制了F16的性能发挥;美军后来对F16的软件进行了改进,美军飞行员也飞出了眼镜蛇,但是,美军竟然为了防止飞行员乱用超机动,因此这项改进成果至今没有普及。

第二个例子,西方坦克固然先进,问题是就算一个螺丝崩溃了,乘员都无法完成维护。美军在伊拉克就遇到这个问题,一枚火箭弹击中了M1A1的屁股,只开了个小口,但是传动系统已经报废了,乘员无法自救,只能向驾驶舱投掷手榴弹自毁。更有甚者召唤空军自毁装备,搞笑,如果一个大国像美军那样拥有上千辆坦克,都这样消耗法,在战场上怎么和苏军拼?而且,持续作战能力也无法保证:美军由于在伊拉克战线过长,后勤部队跟不上竟然出现了断粮,部队每天吃两餐,甚至一餐,等待后勤的到来;这要是与旗鼓相当的敌人对战,这样一支部队就不用补给了,早就被敌人合围了。

第三个例子,曾经在八一飞行表演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驾驶员在飞行中遇到了乱流,飞机失控,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如果要是西方先进的战机可能就直接弹射了,但是歼七毕竟是机械操纵的飞机,一个令人费解的情况出现了——飞机竟然突然被拉平了。后来才知道,驾驶员凭借高超的技艺和强健的臂膀(据说下飞机后战友们发现他手臂已经僵硬了!)最终硬将飞机拉平,平安的度过了危机。

第四个例子,苏联步枪大多不考虑人机工程效果,一度令人诟病,但是一些使用过AK和M16的老兵给出了这样的说法:所谓的机器对人的适应只不过是一种标榜,就像部队都统一系统训练据枪,就算左撇子也是右眼瞄准,根本不存在需要枪械适应左撇子之类的问题。就算你做的人机工效再好,也不可能适应所有人,归根到底是所有的人统一使用同一种武器,这本身就不存在强调枪械适应人的问题;而为了迁就本来就无法迁就的人的因素所牺牲的性能却太多,而且因此造成的生产上的问题更多,在技术上无限追求细致,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以上的例子主要是要说明,唯技术论不是万能的,对于技术要适当使用,不能一味依赖,如果有一天,步枪都高度自动化了,那么,没有什么“步枪射击仪”岂不是连枪都没法用了?

最后,认真思考苏联国防发展思路对中国的价值。中国同苏联很相像,都是地理大国,幅员辽阔,邻国众多,地缘复杂,拥有着复杂的地形地貌和相当广大的战略纵深。因此,我们同样面临着大国办大国防的课题。我们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在一个简单到几乎弱智的地缘政治理想地区,办一个悠闲的进攻型军队,放开手脚在全球大干。中国军队既需要完成进攻任务,又有繁重的防御负担,还有未来日益增加的全球性任务,所以,我们不可能指望有限的高精尖技术兵器就可以成为这样客观条件下的支柱,我们需要大量装备,需要坚实可靠,需要适应性强,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具备较好的性能,这不容易做到,就像苏联人只能通过生产低性能的坦克和附加装甲、增强弹药性能、主动防御系统来达到这样的目的,这值得我们去细细的观察,学习。

面对苏联人与我们的相像、智慧和前车之鉴,我们应该更深刻的思考自己未来的国防建设。不但是在大的系统层面,也要把自己的思想像苏联那样贯彻到细节中去。现在大家都在为我们的航天工业的发展而欣喜,殊不知,钱学森先生在奠定我国航天工业基础的时候,就明确地强调了系统性的重要;在我国的航天工业体系中有专门的系统论证部门,通过建立系统的指导思想,提纲挈领,将我们航天工业有序地带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这其实都是前人的共同智慧,值得我们这些后人深深地思考。

本文内容于 2007-12-3 22:54:42 被因血而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