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辞典--觉得自己是愤青的请来回帖

愤青专题:愤青辞典


词能断人。什么人说什么话,说什么话用什么词。人们通过用词来判定说者为何方人士。愤怒加青春成为这个群体的崇高称谓或混世名片。从上世纪初第一代革命家算起,愤青经历了至少五代人;或从新中国成立算起,也至少经历了三代人。与时俱进,有些词遭弃或改头换面,新的词被发明。


肖锋


[愤青]


即愤怒青年,英文TheAngeryYoung,中文称谓发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指某个躁动社会种群,或指个人一生之中的某个阶段,通常与荷尔蒙相关。不同时代不同愤青,“文革”愤青是造反有理的红卫兵,80愤青是摇滚青年,90愤青是顶鸡冠头的朋克。新世纪愤青为网络拍板块者。


[愤青世代]


分50后,60/70后和80后三个世代。50后如牟其中、杨小凯们年少时曾写下《中国将向何处去》,80后韩寒、郭敬明们会写畅销书。50后下过乡、进过厂、扛过枪,80后上过学、跨过洋、泡过网,当这两代父子关系的愤青掐在一起时,60/70后在一旁劝架。


[愤青国别]


愤青非中国特产,日美均有。不同的是,日本愤青从原子弹废墟里爬起来,化悲痛为力量把一个战败国建成世界强国,而中国愤青口水多过行动。中美愤青却有共同之处,即美愤敢对小布什说“不”,而中愤也敢对小布什说“不”。


[愤青级别]


A级:伟人型,如鲁迅、陈寅格;


B级:精英型,李敖、崔健、陈丹青;


C级:平凡型,发帖者、认真回帖者;


D级:浮躁型,爱拍砖者;F级:即粪青,除了骂人不会干别的。伟人愤青用灵魂爱国;精英奋青用行动爱国;平凡愤青用键盘爱国;浮躁愤青用唾沫哀国;垃圾粪青用粪便碍国。


[网络愤青]


骂人为嗜好的冒牌爱国者,常用词为“汉奸”、“走狗”、“特务”、“卖国贼”。主张不要买外国货,主要是日美货。对哈日族、哈韩族、亲美派深恶痛绝,必将置之死地而后快,仿佛只有他们才是正义的化身。


[世界]


老愤在“文革”时号称要“拯救全世界2/3受苦人”,新愤在全球化大潮中对世界“说不”,总之,这个世界能看顺眼的地方不多。


[说不]


《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开创了“说不”系列之先河,后引申为对既定世界的格局强烈地不认同,包括国际格局和国内社会。该书的口号是“丢掉幻想,准备战斗!”被西方评为“肤浅青年的无知与孤傲”。当下“说不”的方式改用鼠标。


[网争]


“馒头案”、“寒白之争”及众多愤青战小资口水官司,均说明社会人群的某种分裂状态。八十年代喊出的“理解万岁”,消弥了不少时代隔阂,而现在是喋喋不休的争吵。


[仇日]


愤青第一大仇外症,抗日战争过去60年,新的“抗日”如火如荼。保钓、教科书、靖国神社,每每激起中国民众尤其愤青的强烈情绪。故在其国名前加个“小”字,而这个“小”的日本百多年来却一直压着“大”中国半场打。作为战败国,却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给亚洲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却决不道歉。所以,愤青奋起抵制日产汽车、电器和动漫,却收效甚微。


[反美]


美国人难懂“为什么世界上的人都想学我们,却又恨我们。”消费麦当劳、可口可乐、米老鼠长大的一代,开始用麦当劳的方式行事,追求可乐般爽的生活,和像米老鼠一样快乐。这些都是所谓“美国梦”的一部分。然而,美国却是中国人最恨的国家之一,同时又是最想去的国家。


[切]切·格瓦拉的影子从来没有离开世界。每年10月8日,总有人为他点燃一支守夜的蜡烛,献上一束朴素的鲜花。他告诉人们,在这个世界上,正义必须用枪杆子来书写——而在网络时代,似乎变成了必须用鼠标来书写。话剧《格瓦拉》大声呼喊:“不革命行吗?”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尖叫。转眼就一头扎进了星巴克。假如格瓦拉活着,一定会开个贝雷帽店,签名售帽。


[鲁迅]


“文青”欲转化成愤青,必拿鲁迅作榜样。鲁迅是一个被网络时代过度消费的精神符号。其实,我们现在骂的,老夫子早就骂过了。鲁晚年曾问左翼青年领袖,你们当政了我会不会去扫大街?


[王朔]


愤青加痞子掩盖了其真实面目。“我是超级攻击型人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就是一病人,我是一疯狗,咬死人不偿命”。但却会在央视《心理访谈》上哭鼻子。被套用最多的是“我是××我怕谁”,“见过拧巴的没见过这么拧巴的”。


[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第一关键词是改革开放,九十年代第一关键词是发财,新世纪第一关键词是娱乐。八十年代启蒙引发中国当今千年未遇之变局。有著书认为,八十年代是理想主义的年代,故怀念之。


[理想主义]


嘲笑60代、70代的思想单一、高谈阔论,80后们一只眼看课本、另一只眼盯美女。试卷的题目是“读书是否为了赚大钱娶美女”。追求即时快乐成为新做派,理想是个多么遥远的词汇。他们不谈理想,更不谈主义。


[诗人]


曾经的时代启蒙者,借犀利诗句唤醒沉默的大多数。现在,无论“高尚是高尚者墓志铭”的悲壮,还是“卑鄙是卑鄙者通行证”的愤慨,早就被政治笑话、短信和黄段子消解掉了。诗人变成嘲讽对象,于是悄然变身策划人或酒吧老板,缪斯门徒当上房地产商的食客。


[奋斗]


被“自我实现”,“成功”PK掉。八十年代“女排精神”崇尚集体主义拼搏精神,而现在追求个人成名和个人品牌,成名哪怕十五分钟。“成功学”成了中国一门显学。如果你二十岁不反叛,就是没心;如果你三十岁还没成功,就是没脑。


[青春]


青春成为某种崇拜对象,人们意图加以延长、享受它,商业上加以迎合之。再老也要赖在青春里。我们很重要,我们要表达,我们要改变世界。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说你愤青或哪怕老愤,也是一种莫大的赞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