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监狱看押兵秘闻

壁垒森严的监狱,形形色色的犯人,风风雨雨的岁月,荷枪实弹的哨兵,这个特殊的组合群里,有矛盾、有冲突、有人性的和谐、有生与死的对抗。忠诚的哨兵,默默站在善与恶的分界线上,面对罪恶的阴谋,金钱的诱惑,他们斗智斗勇,用忠诚演绎着一个个神奇的故事。

特别看守

2000年4月6日,我们乘车来到广州市北郊群山中的武警部队广东总队某支队某中队。走上监墙,看到监墙内红瓦白墙的监室,这就是羁押过号称“世纪贼王”张子强的广东省某看守所。

1998年6月23日中队受领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勤务:武装看守“世纪贼王”张子强。从此拉开了168天特别看守张子强的序幕。

张子强被捕入狱后,根本不把公安和看守他的武警战士放在眼里。他仗着自己有数亿元非法家产,公然扬言:“一个月之内把看守哨兵搞掂!”

锒铛入狱的第一天他就想,只要肯花钱,搞掂武警是几分钟的事儿。

“武警同志,给你商量个事儿。能否给我捎个信或传个条子?我给你一千万?”

“请收起你这一套!”战士祖丕羽坚定地回答。张子强实在搞不明白,面对唾手可得的一千万,年轻的武警战士竟然无动于衷。

某支队根据上级指示,加大死看硬守力度的同时,为防止人犯自杀和逃跑,专设了面对面看守哨,哨兵与张子强隔着铁窗相距不到2米,代号为零号哨位。

张子强相信他的马仔和狐朋狗友绝不会坐视不管,他们也许已经密谋好劫狱计划,正待时机呢。

1998年8月,此案进入公审阶段,秘密看守变成了公开的新闻。

8月16日,2号哨哨兵栗立旭在天擦黑的时候,发现不远的山上有几个人提着枪向营区靠近。他立即报告值班干部,中队按照2号方案进行围捕,未果。

9月12日,一辆行踪可疑的面包车刚闯入望远镜的观察视线,哨兵梁国勇立即报告,一线指挥长刘建军命令各哨位进入临战状态,密切注视面包车的一举一动。面包车行至看守所大门,见势不妙,突然调头逃窜,公安、武警急追未果,但为公安部门侦破张子强在内地的党羽提供了重要线索。

9月的一天下午,面对面看守哨兵小梁发现张子强吃饭时,偷偷将方便面里的辣子配料藏了起来。小梁马上报告。管教民警当即进行查监,从床下搜出满满一塑料盒干辣子面。公安民警分析,这盒辣子面很可能是张子强为逃跑时准备的对付哨兵的“秘密武器”。种种反常迹象表明,张子强党羽扬言要武装劫狱,营救“老大”的风声,并非完全是恐吓与造谣。

一天深夜,6级大风夹杂着细雨,猛烈吹打着看守所的门窗。张子强突然从梦中惊醒,穿戴整齐,表现出接应劫狱的动向。哨兵小陈见此情景,用对讲机向中队作战值班室迅速报告。一线指挥长刘建军果断发出了“闪电行动”信号,不到3分钟,分散驻扎在三个点的官兵,荷枪实弹地控制了看守所及周围有利地形。虽是一场虚惊,但看守官兵过硬的素质却得到了证明。

1998年12月6日,张子强在广州某刑场伏法。

非常行动

重庆南岸区涂山多孙家花园是个不错的地方,西临长江,南靠马鞍山。不过这里却警戒森严。0.211平方公里的地盘上,布设了多名荷枪实弹的哨兵。这里是一所十分著名的监狱。重庆解放前夕,这里是“中美合作所”。解放后至1958年,这里是“西南战犯管理所”。1958年以后,更名为四川省第二监狱,以改造各类重大刑事犯。重庆成立直辖市后,又更名为重庆监狱,至今关押着一批死缓、无期的重刑犯。

这是发生在1996年的事。8月12日下午两点刚过,监狱上空的空气骤然变得紧张起来。一罪犯持一把自己打磨的钢刀突然窜进监区值班干警办公室,将正在值班的两名女民警捆绑后劫为人质,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不准见到武警,二是要一辆越野车,三是要20万元现金。如果在晚上10点以前办不到,或者未经他同意有人擅自接近办公室,就要杀掉人质。

及时赶到的重庆市公安局、四川总队某支队领导和监狱方面立即召开作战会议,成立指挥部,研究部署行动方案。为了不惊扰其他囚犯,指挥部没有实施政策攻心,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布兵威慑。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忙而不乱中进行。

据狱方提供的罪犯资料:李小文,男,因报复杀人被判无期徒刑。1987年以前在陆军某部侦察大队服役,参加过边境作战,会散打、射击、驾驶,退伍后曾开过车,当过保镖……

被劫女警在二楼办公室的沙发上。她们试图同李小文对话,但他粗鲁地要求她们把嘴闭上。

3点刚过,李犯开始索要开水、烟卷和食品了。但他拒绝开门,所有的东西只能由窗户递进,而窗户的钢筋太密,须先锯掉。伪装成囚犯的排长帅林终于有机会接近和观察罪犯了。他拿着钢锯朝罪犯所在的办公室走去。焦躁不安的罪犯把磨得锃亮的钢刀紧紧握在手里,架在人质的脖子上。

帅林把钢锯架在钢条上,来回地锯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李犯烦躁地吼道:“你狗日的别锯了!”帅林没有停下来,冷静地回答:“师兄,你龟儿子不想想,不锯断一根怎样给你递东西?”

钢条锯断了。帅林将罪犯所要的东西递进去。李犯离开人质,猫着腰蹲到窗前的一张书桌下,将手伸上来接东西。这一细节被帅林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帅林回到指挥部,将观察到的情况向市局和支队领导作了汇报。很快,一套新的行动方案形成了。

21时30分,李犯再次索要东西。枪手伪装成送东西的囚犯。这次,李犯从桌下伸上来的手接到的不是别的,却是一梭子子弹。

秘密看守

在江西省某看守所,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38天。在秘密看押胡长清的日子里,武警江西省总队某支队某中队的官兵,度过了与世隔绝的38天。

今年元月31日下午,胡长清从北京押回南昌,秘密关进看守所2号监室。

中队受领看押胡长清的特殊任务后,立即布置勤务,在看守所增设了4个哨位,其中3号哨就在胡长清的窗前。

胡长清刚押进看守所,显得很傲慢,经常戴着鸭舌帽,背着双手在2号监室里散步,对哨兵不屑一顾。大年初九,一审判决他死刑后,他见了哨兵又十分惊恐。他经常怯怯地望着哨兵,想和哨兵说话。哨兵尽量避免和他目光接触。为了减轻他的精神压力,哨兵换哨验枪时,总是小心翼翼,不让他听到拉枪栓的声音。胡长清睡觉前喜欢捋头,核心哨位的哨兵,每个人都熟悉他这一习惯性动作。

对胡长清的看押勤务,要求特别严格。他的举手投足,都牵动着哨兵的心。即使夜深人静,胡长清进入梦乡,哨兵也不敢丝毫懈怠。他什么时候翻身,什么时候梦呓,哨兵都要进行详细登记。

3月6日下午,胡长清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见家人。队长周振明带领两名战士担负警戒任务。

胡长清一见结发妻子和儿子、女儿,顿时老泪纵横,他紧紧地握住妻子的手,满脸愧色,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话:“我对不住你们,实在对不起……”

胡长清对儿子和女儿充满了舐犊之情,他两手搂着儿女的肩头,流着泪说:“人生是一条长河,有暗礁,有险滩,你们一定要以父亲为教训,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3月8日是胡长清的行刑日。上午7时30分,胡长清被提到了预审室。队长周振明站在胡长清身后警戒。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向胡长清宣布死刑,胡长清顿时面如土色。

8时15分,胡长清离开看守所,被押赴刑场。

至此,某中队秘密看押胡长清的任务被画上圆满的句号。

穿越洪峰

公元2000年4月28日,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在武警广西总队柳州地区支队,我们采访了支队作训股潘恒强股长(融安县中队原中队长)和融安县现中队中队长王虎,说起1996年融安那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两个刚强的男子汉眼里溢着泪花。

7月16日,暴雨倾盆,天河倒悬。

炊事员韦志灵哭着跑来报告说,饭还没煮熟,锅却漂起来了。洪水来势太猛,粗粮细粮刚抢救出20来斤,饭堂就被淹没。

“救命啊,我们要被淹死啦!”

监舍一片骚乱,求生的欲望随着洪水上涨而膨胀,监舍积水已达一尺深,犯人头顶包袱,站在床上,惊恐万状。14名重刑犯借机大肆制造混乱,4名死囚趁机砸脚镣和手铐。

中队干部和看守所民警商议,必须实施犯人转移。覃所长抓起电话向局领导报告,电话不通;又给县里打,还是没有一点儿信息。通讯已中断,看守所已成为洪水中的一座孤岛。

10时30分,转移犯人的行动开始了。中队兵分三路:中队长带8名战士押解;指导员带5名战士看守;一班长王餐带10名战士警戒。

惊心动魄的水中转移,历时两个半钟头。174名犯人无一伤亡,被转移到安全地带。

临时看守实行双人双哨,官兵们每天每人站哨达10小时以上。夜晚上哨,只有一把电筒,为节约电池一般不开,战士们就百倍警惕,用耳听,一有响动,立刻打开电筒。一天挺过来,又饿又困的战士们在哨位上眼皮都睁不开。他们就用手掐大腿,头碰墙壁,保持清醒,坚持站好每班岗。

停电,停水,通信中断;县委、支队音信全无。面对汹涌的洪水,最令中队干部头痛的是生活问题。为了转移犯人,中队抢救出来的粮食极为有限。

洪水什么时候能退?救援人员什么时候到达?战士们的体力最多能坚持几天?这些问题困扰着中队干部。不过,保存体力,长期备战是现实。然而,一天一夜粒米未进的官兵端着炊事班送来的稀饭都没舍得吃,他们将第一碗饭送给了嗷嗷乱叫的犯人。

战士的举动震撼着犯人的灵魂。犯人接过热乎乎的稀饭时只是流泪,谁也吃不下去。突然,平时闹得最凶的谢某“咚”地跪在王虎跟前:“武装,你就坐下歇歇吧,谁要敢跑我他妈砸碎他的狗头!”

王虎笑笑,他相信谢某的话是真诚的。可是,作为哨兵是绝不能坐的。

洪水围困后的第二天下午,中队粮仓空了。

“队长,咱们干脆把捡到的那头牛杀了吧?”

老兵一提醒,潘恒强想起了几天前捡回来的大水牯牛。是啊,那可是一头成年壮牛,杀了中队5天也吃不完。潘恒强思前想后,觉得特殊时期就算是暂借老百姓的吧。想到这一层,他手一挥,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中队沸腾了。

牛已牵到了平台上,当“刽子手”陈志忠提着一尺长的杀猪刀准备开戒时,潘恒强变了卦。他大吼一声:“牛不能杀!”杀牛现场变得一片死寂,战士们全愣住了,陈志忠提在手里的杀猪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牛没杀成却提醒了潘恒强,活的不能杀,死的总不违反纪律吧?于是,他带着水性好的战士陈志忠、蓝玉,划着自制木排,守在洪水缓流处,等待着死猪呀、死牛呀、死羊呀漂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次日清晨,他们终于捞到一头刚淹死的小水牛。

武警官兵们美餐一顿的同时,给看守所民警和犯人也送去了一部分,剩下的都擦上盐,挂在屋檐,准备长期备战。

洪水是4天后退的。官兵们确保了174名犯人安然无恙。为此,融安县中队荣立集体二等功。15天后,附近北府岸的胡阿爹找到中队,把那头健壮的大水牯牛牵走了,牛失而复得,胡阿爹激动不已,当然,他并不知道有关“杀牛”的故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