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越战的英雄叔叔

第一次看见他时,我爹让我叫他叔叔,那时我20岁,因为之前从没见过,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叔叔:人虽然看起来比较精神,很健谈,但穿的比较寒酸。后来才知道,他的父母都是我们中条山下当年赫赫有名的地下党工作者,尤其他母亲,和《红岩》里的双枪老太婆差不多,可以左右手开枪,她父母经常一起出任务,出任务时父亲挑个担子,母亲腰里别两把短枪跟在旁边......正因为这样他小时候是我奶奶“奶”大的,后来当了兵,复原后又做了很远很远一个地方人家的上门女婿,整天开车跑长途。现在离婚了,所以没地方呆了,所以回来了。

叔叔给我讲了他的故事,新兵连刚呆完3个月,就被调到特务连去了,后来就做了他们军军长的警卫员,越战(即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们部队被拉了上去,他讲越南女人特别坏,双脚不穿鞋,但走山路飞快,加上满山的黑洞,从背后一打你,两下就钻进洞里了,他们根本追不上,看见洞又不敢进去。而他一直跟随军长左右,一次军长去前线视察,军长正站在山脚下举着望远镜往山上看,一颗手榴弹扔了下来,我叔叔眼疾手快,一下扑倒了军长,并把他压在身下,手榴弹就爆炸了,他讲他当时什么也没顾得,左眼余光扫见山上站着个人,二话没说,从身下抽出冲锋枪,一梭子子弹扫出去,那个家伙就从山头上掉了下去,这是他发现军长没事,自己右眼眼前一片红,一刹那间心里慌急了,以为右眼没了,赶紧拿袖子擦了一下,然后用手捂住左眼,猛然发现自己还能看见,一下高兴的跳了起来,并大声叫着:“还没‘闪’(他把自己眼睛比喻成了灯泡)!”,讲到这里时他是那么的兴高采烈,满脸的神气和幸福......

下了战场住进医院,其他地方他都让医生动手术,就是右眼眼见里的那个小弹片不让取,至今还在,他说他不信任医生,怕战场上敌人没给没给弄“闪”,结果回来让自己人给弄“闪”了。后来军长要让他做自己的女婿,军长的女儿也很喜欢他,军长就送他去上军校,他回到了西安一所军校,原本该一切非常顺利,军校毕业后,提干,然后一步一步就飞黄腾达了,嗨,可在那里,什么军事操作他都能拿第一,上课时帽子放在桌子上,和大家一样坐的笔直,可一到考试,他竟然连“x、y”都不认得,最后学校以“无法跟上进度”为由把他就又送回去了,从这以后,军长好几次还想把他送其他地方深造,但每次政治处都把他拦了下来,一生气他就复原了,当然也就没当成军长的女婿。

回来后就“招”到远处去了,因为会开汽车,八九十年代经常开长途从山西往广州、山东等地跑,挣了好多钱,因为性情好爽,挣的钱买的电视好多都送人了;好喝酒,经常打架,我爹说有一年县里“严打”,到处贴的通缉令,上面第一个就是我叔叔,把他们都吓坏了。有一天夜里公安干警们已经发现他在县供销社里偷东西,已经把他包围起来了,没想到他翻上柜货台用刀划破房顶,还是逃跑了......脾气特别暴躁,非常大男子主义,他媳妇实在受不了了,就离了婚,他到豪爽,钱、房子、车子啥都不要,一个人就回来了,本来该吃一堑长一智,好好改改脾气了,但长期懒散惯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臭味相投。一进村就和村里那帮流氓、无赖们好的不得了,因为他会打架,与比谁都无赖,还成了“头头”,至今还是那样,驾照已经仍在炕头好几年了......

看了《亮剑》、《狼毒花》后,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思索,在和平年代里李云龙、常发这些人会不会就是这个样,很懒,很赖,人见人怕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