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射向张国焘......(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国焘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张国焘是川北红军中的第1号人物,当然也就成为四川军阀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地想把他除掉。1933年10月,刘湘出任“四川省剿匪总司令”后,即在全川各地城镇、乡村、通衢、渡口广贴告示,悬赏10万大洋购买张国焘的脑袋。告示贴出后仅1个多月的时间里,红军保卫局就接连破获了2起企图暗杀张国焘的案件。所有落入红军之手的亡命之徒,一律被处以极刑。张国焘的安危,成了总部首长最为关切的问题。在1次由黄超主持的保卫工作会议上,连在前线指挥作战的陈昌浩、徐向前也特地赶回来参加。总部警卫排一共40个人,全都是从作战部队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都很能干,有的还有绝活。这40个人,实际上就是张国焘的卫队,人人有座骑,个个身挎20响的盒子枪,另配4挺捷克式轻机关枪。而张国焘的贴身警卫,亦叫做内卫的,则只有4人,除排长何福圣以外,还有冯吉升、尹中富、苟贵德。何福圣当时正好是新“官”上任,2月前原来的警卫排长叶南生调到30军当团长后,何福圣就接替了叶的职务。陈、徐2位首长当即决定,从何畏的红9军中抽调1个师分散驻扎在通江县城里的天主教堂、列宁小学、考棚、禹王宫等处。白天黑夜上街巡逻,并在码头、城门设立多处哨卡,检查过往行人。保卫局派出大批侦察员,以各式各样的身份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而总部所在地的中山公园,共设置了3道防线,将总部木楼围得像铁桶一样。警卫团负责围墙以外,特务营负责围墙以内,最后1道防线,则由何福圣的警卫排组成。但是,尽管作了如此精心细致的安排,敌人刺杀张国焘的行动却仍然在卫士们的眼皮底下发生了。那是1934年12月11日,4名刺客在通江城中大庭广众之下向张国焘开了枪。张虽然大难不死,但枪声一响,可把何福圣等警卫吓掉了魂!事后得知,谋杀张国焘的主凶,是刘湘军中的武术教官,江湖上人称“贺神腿”的贺朝正。





金童儿夜访龙头大爷


1934年底,红四方面军苦战数月,粉碎刘湘的六路围攻,攻克川北重镇绥定(今达川市),占领著名的盐城南部后,12月11日,川陕省第3次苏维埃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通江县城列宁小学召开,到会代表1500多人。因为刚打了大胜仗,会场上充满了喜庆气氛,还特地邀请了绥定的洪祥戏班来为会议演出。班主金泰合工须生,是个鸦片烟鬼。儿子金宝林艺名金童儿,工武丑,名声比他父亲还响亮,最拿手的是《皮金滚灯》、《三叉口》。洪祥班在接到红军的邀请,收拾衣箱准备前往通江时,却有4名不速之客登门拜望班主金泰合与名角金童儿。来人正是贺朝正与他的3个兄弟。他们化装成采购银耳的成都客商,从杨森控制下的南充进入苏区绥定,原准备次日潜入通江,却听说洪祥班第2天也要前往通江为红军演出。贺朝正一想,既是为红军演出,很可能张国焘也要出席。而且演戏时人多,枪响之后全场必然大乱,脱身的可能性也要大得多。于是他们便找到了金家父子,称有要事前往通江,望能混在戏班里进入,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他们每人1000元大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湘


更令金家父子心花怒放的是,贺朝正当下掏出1根金条,作为定金。金氏父子虽然并不清楚他们此行是去刺杀张国焘,但却明白他们肯定是干与红军作对的事情;也知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买卖,但抗不住黄灿灿金条和白花花银元的诱惑,便答应帮忙。12月10日,洪祥班来到通江,住进了南门口曹成贵开的客栈。红军通知金泰合:洪祥班次日晚间为会议演出。


夜里,贺朝正与3名刺客关在屋子里商量。金氏父子见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知要捅出啥大祸事,心中也难免发虚,越想越害怕,最后,父子俩拿定主意,得先为自己寻条退路。而在通江城里,能为他们帮忙的,就只有袍哥舵把子张国隆了。事不宜迟,金童儿换了件竹布衣衫,出门喊了1乘轿子,急忙往张国隆家中赶去。这时大约是9点以后,通江城中,家家关门闭户,一派寂静。街道上,每隔50丈左右才有1盏路灯,闪闪烁烁,半明半暗。金童儿乘坐的轿子刚走到街口,就被1队巡街的红军挡了道。为首的军官喝道:“干啥子的?”


金童儿赶紧下轿,抖抖衣袖答道:“鄙人是绥定城洪祥班的少班主金童儿,是被请来为你们红军大会演出的,下午刚到,现在想去拜望个朋友。”边说,边递过1张自己的名片。红军军官接过名片,却不看,问:“你的朋友是哪个?”


金童儿答道:“张国隆张大爷,他也是为红军做事的。”


那红军军官显然也知道张国隆这个名字,客气地说了声:“走好。”就算放行了。


提到这张国隆,就不能不谈谈张国焘与四川袍哥的关系了。


旧中国的青红帮、哥老会,是任何统治者也不容忽视的1支政治力量。孙中山推翻大清王朝,哥老会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在四川则是袍哥,泸州一带大名鼎鼎的袍哥舵把子佘竟成,就曾经被孙中山任命为“西南大都督”,并派熊克武、谢奉琦与他一起回川筹划,举事光复四川。四川保路运动,被史学家们称为“武昌起义的先声”,而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武装斗争中,冲锋陷阵唱主角的,正是袍哥。连首任“民国四川大都督”尹昌衡,也曾出任过四川袍哥的总舵把子。张国焘当然懂得如何利用川北的袍哥力量来为党的事业服务。所以红军进入川北后,轰轰烈烈地搞了肃反,搞了禁烟禁赌禁嫖禁娼,镇压反动会道门组织“盖天党”、“扇子会”,却唯独对袍哥手下留情,网开一面,不仅不限制打击袍哥,相反,张国焘对川北各县的袍哥舵把子还故意施以恩宠,视他们为地方名流,优礼有加。事实证明,这样的政策确实给红军带来了好处。在反动派对苏区进行严密封锁时,这些舵把子通过各自在江湖上的渠道,为红军买回枪支弹药、药品、布匹,并为红军聘请医生、修枪工匠等有实用技术的人才。当时负责这1工作的是后勤部经理处处长郑义斋同志。红军的侦察员也经常化装成袍哥,和他们一起外出,伺机搜集情报……


张国隆,绰号“莽脑壳”,出生于贫苦人家,自小性情暴躁、豪强霸道,话不投机便要拔刀拼命。辛亥革命时,张国隆的队伍已经发展到了200多人枪。通江的“国民政府”刚一成立,张国隆就被任命为分管军事的最高指挥官,带着队伍得意洋洋地开进城里。上任第1天,他包了东华街的宝丰园饭馆,把全体弟兄集中起来,先听他训话,不准部下再像过去一样打家劫舍,骚扰乡里,然后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张国隆此后又出任了通江袍哥舵把子的角色,在官匪之间,红黑两道上左右逢缘。红军到来之前,通江城中有权有势的人物都吓得往绥定、南充跑。张国隆不仅不跑,红军进城后,他居然设下宴席,邀请张国焘等首长赴宴。张国隆向张国焘丢了个“拐子”(袍哥的见面礼节),大大咧咧亲亲热热地说:“红军主席你看,这通江城里有钱有势的人全跑了,就我留了下来。为啥?就因为你我都姓张。主席你叫张国焘,哥子我叫张国隆,你说,我2两个拜个把子好不好?”


如此1个臭名昭著的黑道人物,竟然提出要和红军的领导人张国焘磕头烧香同结金兰之交,弄得陪同张国焘前去赴宴的黄超、傅钟、曾传六等首长,以及何福圣几名卫士,在一旁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国焘与毛 泽 东


金童儿眼下去找张国隆,是因为这个龙头大爷是个典型的川戏迷,尤其喜欢看金童儿主演的《皮金滚灯》。金童儿到了张公馆门前,吩咐轿夫等着,上前叩响门环。门房一看是金童儿前来拜访,无须通报,就让他径自前往客厅。客厅里,灯火辉煌,张国隆正在和通江城里的几位商绅打麻将。见是金童儿,张国隆无暇分身陪他,欠欠身子,让他坐在1张凳子上,一边继续打牌,一边和他说话。金童儿当然不敢把贺朝正等人混进他的戏班进入通江准备谋事的内幕向他透露半分,他只是说他这次来通江为红军演出之前,母亲突患重病,他心里放心不下,请张大爷帮忙给他在宕水河边准备1条小船,明晚演完戏后,他和父亲马上登船,连夜顺江而下,赶回绥定。这等小事还不容易?张国隆动动嘴皮子,吩咐手下的红旗管事1声,就算成了。



一场小雨救了张国焘的命


第2天晚上演戏的地点是在列宁小学的操场上。晚饭后,张国焘由黄超、傅钟、李特陪着,在警卫排的护卫下,前往列宁小学看戏。他们到时,代表们已经坐满了操场。学校的板凳不够用,后面的代表们就坐在课桌上。最前面空着3排长凳,那是特意为首长们留下的位置。戏班自己带来的2盏气灯,把整个舞台和操场照得大亮堂堂。直到张国焘等领导进场,金氏父子这才猛然悟到,贺朝正等人是来刺杀红军首脑人物的。悟到这1点,父子俩三魂丢了两魂,可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为自己寻条脱身之计了。


开戏前,何福圣布置了4名卫士把守大门,20名卫士在学校四周作流动哨,其余的分散到操场四周担任警戒。他和内卫尹中富则坐在张国焘身后,与他寸步不离。那晚洪祥班演的是大戏《白蛇传》,刺客们本来打算演到“水漫金山寺”,锣鼓齐鸣,闹闹腾腾,鱼兵虾将一齐上台的时候,4名身穿戏装的刺客拥上台去,一齐向距台口仅咫尺之遥的张国焘等红军高级首脑开枪,然后击灭气灯,在黑暗中乘乱逃出。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帮了张国焘的忙,让刺客们自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泡了汤。

看过川戏《白蛇传》的人都知道,全戏要演近3个钟头,到“水漫金山寺”时,已经是要结束的时候了。而那晚开戏后还不到1个钟头,天上就下起了雨,雨虽不大,可毛毛雨能湿衣裳,加之时令已入冬季,风雨交加,冷得很。何福圣把预先带去的1把红油纸伞撑开,替张国焘遮雨,张马上回过头叫何把伞收了,还低声说了1句:“再看一会儿我们就回去,反正这川戏我也听不懂。”何福圣见他头发全淋湿了,有些着急,说:“要走现在就走嘛,淋狠了,会生病的。”张国焘眼镜上的玻璃片让雨水打湿了,他不停地用手指在镜面上揩。大约又过了10来分钟,首长们都起身离去,何福圣和尹中富,还有傅钟的警卫员小田紧紧跟上。刚出人群,何福圣又把伞撑开,罩在张国焘头上。就在这时候,只听“砰砰”几枪,走在何福圣旁边的小田一下子倒了下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起:张闻天、康生、周恩来、凯丰、王明、毛 泽 东、任弼时、张国焘(1937年)


原来,身着戏装画上脸谱的4名刺客看见张国焘等红军高级首脑突然起身离去,一时没了主意。为首的贺朝正一咬牙,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不能让他走了。弟兄们,打!”他掏出手枪,一把撩开耳幕,对准红油纸伞下便打。枪声一响,满场顿时大乱。紧跟着,2盏气灯几乎同时被击灭,操场上黑影憧憧,板凳踢倒了,桌子掀翻了。离张国焘不远的卫士像闪电一样窜上来,用自己的身体组成屏障,将几位首长簇拥在中间,一边保护着首长快速向大门口走去,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何福圣当时的第1个反应就是大喊1声:“有刺客!”然后将伞扔掉,抽出手枪,拉着张国焘的手急步向大门口疾跑。他心里非常清楚,子弹是冲着张国焘打来的,抓刺客有其他的战士去,他唯一的任务是保护张国焘尽快脱离险境,回到总部。黑地里,枪声响得像爆豆子一样。何福圣等卫士簇拥着张国焘等首长刚出大门,布置在四处流动警戒的卫士们也都跑拢了。一看见张国焘走在卫士们中间,大家才松了1口气。天还未亮,保卫总局便来电话向张国焘报告,金泰合父子均已抓到。


原来,金氏父子在开戏前借故离开学校后,马上去江边上了小船。谁知船到小庙沱一带,却被红军的巡江船挡获。巡江的红军怀疑2人是敌军探子,就把他们带到岸上审问。开初金氏父子嘴巴很硬,被打得死去活来也不说,到了下半夜,金泰合的鸦片烟瘾发了,难受得直往墙上撞。红军就把在船上缴获的他的鸦片和烟具拿出来,摆在桌上,还故意烧了颗烟泡子,让他闻闻那香味,告诉金泰合,几时说实话,几时就让他抽个够。没过多久,金泰合为了抽烟,就啥都说了。


那1晚,张国焘守在电话机旁,听取来自各方面的报告。他不睡,何福圣等内卫谁也不敢闭1下眼,得到贺朝正被生擒的报告后,他猛地一拍桌子,拿着话筒对担任主审工作的曾传六吼道:“押赴市曹,公开大辟!要杀出我们红军的威风来,要让刘湘知道,我张国焘是杀不死的!” [SHADOW=255,blue,1][/SHADOW]

本文内容于 2007-12-3 21:53:28 被tzsd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