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军费三分之一来自华侨捐款

华侨的捐助在稳定战时中国金融方面起了巨大作用。何应钦在国民参政会上报告说,1939年全年战费,共开国币18亿元,而华侨义捐可当三分之一。到1940年上半年,华侨捐助总数已达8亿元至10亿元。

华侨汇款回国,多经中国交通等银行,寄至重庆政府。中国银行在新加坡、巴城、仰光设有分行,并在英荷暹各属委托各汇庄信局为该行汇兑代理处,约达50余家。少数捐款是给延安和八路军的。


侨胞发动赈款,捐赠方式丰富多采,有私人自由捐款、团体捐款、常月固定捐款、各种义卖活动以及公债等。南洋华侨筹款会曾制定各种筹捐赈款办法细则,其中列出捐款方式有特别捐、常月捐、货物助赈捐、纪念日劝捐、卖花卖物捐、游艺演戏球赛捐、舟车小贩之助赈捐,迎神拜香演戏捐等。概括地讲,捐输可分三种,即特别捐、月捐和义卖运动。


特别捐,多半是侨胞中最有钱的人参加,一次特别捐,最多可出到几十万元之巨。常月捐是一种长期固定的捐敖,筹赈总会根据各地区人数和经济状况确定月捐数目,新加坡召集南洋侨领开会时,认定新加坡常月捐国币40万元,马来西亚认定月捐国币130余万元,东爪哇泗水月认定国币15万元,苏门答腊月认国币6万元,缅甸月认国币30万元,越南的常月捐国币将及20万元等等。各地区动员各机关社团工厂商店职员,依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捐出自己薪金之一部,一些地方的救亡团体还派员调查各华人商店薪水之多寡,来确定月捐数量的标准。从最大的实业家、银行家,直到工人小贩都参加到这一行列中来。历史记录下了他们的业绩。


“在南洋,谁没有缴纳筹赈会的月捐,谁的襟前就没有月捐牌,各报就会把他的大名登载出来。无论是劳动阶级、薪水阶级,按人息缴5%以上的月捐。从抗战开始至今(1941年4月),没有间断。陈嘉庚先生全部精神花在筹赈工作上,最近且卖掉了仅有的饼干厂来偿清他老人家每月认缴的600元的月捐,各州府、各山巴,为了负责筹赈会的工作而卖掉树胶园,卖掉汽车,甚至于倾家荡产的动人事迹,在南洋看得很平常了。”


在菲律宾,最先是由华侨援助抗敌委员会领导着各种救亡工作,“菲岛侨胞对祖国经济之援助,尽过最大的力量,他们的捐款是长期性质的,各机关社团学校工厂商店的职员,他们都乐意拿出20%的薪金贡献国家。虽然近年由于生活程度高涨,减为10%,但整个捐款之数量只有增无减,因为募款方法虽没有限制,但并不是没有组织。例如一般资本家的捐款,较过去就又增加了一倍。”


缅甸华侨每月自动认定月捐及特别捐。


暹罗华侨好多商店都有组织的按月抽薪水5%。


香港最初没有赈筹会组织,月捐起步较晚。1938年底,每月月捐总计2万余元。


美国华侨从抗战第二年起,制定出严密的长期捐输办法,即每人每月限购公债5元,折合当时法币70元。


月捐带有强制性,因为这是衡量一个人爱国不爱国的具体标尺,所以比较容易实行。这只是筹款的一种方法。


捐款声势最大、也颇有成效的办法是义卖、卖花、举行游艺会等。


义卖是1939年4、5月间由香港传到新加坡的。侨胞们都以插花为荣,一朵朵小小的花载满着侨胞对祖国的心意。义卖花受到无比欢迎。好多商店门前插着以几十元、几百元买来的一朵花。每个花篮起码叻币5元,多则50、60至500元。女工、女理发师、妓女、女佣组织了卖花队,每逢节日便到街上去劝买,有钱的人都热心捐助。所卖的钱全部交给祖国。


义卖内容广泛,各行各业都卷进这一浪潮。报贩义卖、油条店义卖、专供苦力吃食的小贩摊义卖、音乐会义卖、篮排球赛义卖、书法义卖、孙中山画像及抗战将领像义卖、旅行船票义卖等等。《申报》有一篇特约通讯,对马来西亚的献金运动有一段目击的现实的描写: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是在抗战期中每个中华儿女应负的职责。而马来西亚的侨胞更切实地负起这种使命。除购1500万元公债(照财政部分配原额,马来西亚为1000万元,结果超出500万元)和每月捐约有200多万元以外,还有继续不断的特别捐献一日薪,小贩、咖啡店、炒卖店、酒馆一日所卖全数报效筹赈。至于学生是推动着一日一元运动捐。在新加坡的大世界游艺场,每逢星期六、星期日两晚更举行义卖赈济难童。还有快乐世界和新世界游艺场,每两月必报效三天,将所收入的钱,尽献给祖国。每次成绩约有10万元、5万元不等(国币)。遇到节日或纪念日,街头巷尾,都贴满了警惕标语、漫画、宣言,雄壮的歌声到处飘扬,动人的话剧在山巴(农村)、在马路旁演着。一队队的青年学生、工人,拿着一朵朵的血花、救国花、国耻花,向行人、商店、工厂、住户义卖,每一次奔走的队伍,约八、九百队,每队约有10人或8人不等。他们在强烈的阳光下,努力的活跃着花的世界,布满了全市,每次的成绩总在国币30至50万元左右。


这一通讯,充分反映了马来西亚华侨深厚的救国情感。其救亡运动在陈嘉庚、侯西反等人的推动下,始终惊人的活跃,一切活动都被纳入援助祖国的计划中,穷苦的讲报人将他们讲报所得之钱捐献出来,每年九皇爷庙的香火余款,也全数交给筹赈会。更值得赞扬的是,儿童将旧历新年大人给的红包,都捐助出来。


只要是为了祖国,任何活动都会获得成功。武汉合唱团在陈嘉庚的帮助下,在马来西亚等地演出60余次,获得10万元。金山、王莹所率领的新中央剧团为扩大海外抗战宣传,协助侨胞救国工作,特出国长征,曾在香港及越南两地举行多次大规模筹款义演,宣扬抗战戏剧,救济祖国难民,成绩卓著。1940年6月来马,南侨筹赈总会与之合作,主持一切义演事宜。历经柔佛、马六甲、森美兰、雪兰峨各区大小20余地,为期6个月,义演27次,大小80余场,筹得赈款达叻币700余万元。


华侨极为喜爱名画,著名国画大师徐悲鸿1938年底接受印度诗圣泰戈尔邀请,到印度国际大学讲学,曾在新加坡等地举行画展,将其全部收入50多万元,如数捐助难民,华侨大受感动,更加踊跃捐输。历次画展均极成功:1939年3月在新加坡的画展收入13700叻币,合国币12万余元;1941年2月在吉隆坡的画展,收入17800叻币,合国币15万余元;1941年3月在怡保城举行画展,收入叻币一万元,合国币8万元;1941年4月在槟榔屿举行画展,收入12000叻币,合国币10万余元。他的画展收入创中国个人画展收入之空前记录。这固然因为他的艺术造诣超群,为各界人士所景仰,也由于侨胞热心救国,踊跃捐助。至于徐的私人旅费、生活费,乃至诸画之裱工等,皆由他自己筹捐。


义卖运动由香港传到菲律宾马尼拉,由马尼拉立即扩大到菲律宾各省县。理发一次千元,常常一顿几角钱的饭,可卖到5元到10元,一包花生米可卖到20、30元,一个面包20元,一碗炒面50元,华侨店员救亡协会所主持的牛奶义卖。在短短的四天售得国币1万余元。国防剧社为慰劳前方抗战将士义演国防名剧《凤凰城》,有三天之内动员全社社员售券得菲币1500元,义卖在人们心目中成为神圣的事业,以此成绩惊人。据统计,菲岛华侨每人捐助祖国的战费平均超出100元国币。


各地区的捐献形式都有自己的特色。据新华日报1938年12月2日一则消息说,美国侨胞捐款救国从购公债及汇回救济、购机、购药等款,已达美金500万元,约合国币1500万元,平均每一侨胞约捐国币250元。加拿大侨胞约捐300余万元,古巴、墨西哥、中南美洲等地侨胞,约捐100万元,共合国币1200万元。总计全美洲侨胞赈款捐款,已达国币2700万元。


中美洲华侨人数较少,惟捐献并不落后,秘鲁筹款的办法,以演戏为大宗,每月举行两三次,并由各热心侨胞捐赠物品,售券开彩。此外还举行月捐、展览捐款。墨京侨胞有力捐款者仅500余人,华侨抗日救国后援会1938年成立以来的16个月,举行义捐一次、劝募公债7次、筹款救济伤兵难民5次,并为广东筹款购机、劝募“七七”节食费。举行黄灾一日捐,还举行救灾奖券等,平均每月筹款一次,总计筹得墨币18万余元,平均每人约捐170元之巨。


各地华侨在征募寒衣、医药、车辆、飞机等方面也不遗余力。巴达维亚中华总商会主席丘元荣,平日热爱救国工作,自抗战军兴后,主持筹捐事宜,兼任该埠筹赈会主席,出钱出力。他自己已捐数10万元,1940年又发动印尼华侨捐献金鸡纳霜丸,获得595万粒,计装119箱,寄香港中国红十字会转交祖国。旧金山华侨捐助医药助华会美金12.5万元,办理赈济事宜。美国、加拿大、古巴及南洋各地侨胞在捐助寒衣及车辆方面,都很突出,如1939年10月加拿大安大略省华侨捐军毯万条,1940年缅甸华侨捐献汽车百辆等。


全世界华侨都在热烈地表现自己的爱国情怀,这是华侨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运动。当时国民党中央社有一评述:“各地捐款最多者为马来半岛,人数少而捐款多者为英国、菲律宾及南非三地侨胞。个人捐款最多者为胡文虎,最热心者为仰光侨胞叶秋莲女士。该女士尽将所有首饰财产变卖,以捐助政府,而自己则入寺为尼。团体最热心者为侨美致公会。该会曾以会所6处拍卖,得价全数捐政府。此外,爪哇万隆埠侨胞40人,合购债券6.8万元;加属之占尾、利市两地侨胞,每人平均捐650元。美国匪匿埠平均每人捐500元。香港侨胞捐款情形,尤为热烈。该地之捐款,初起系由苦力及小买卖发动,以后渐次推行于各大商店。现在各大小商店一致尽力捐款。各商店之捐款方法,尤为别开生面,将每日之捐款,悬诸店门前,以昭众信。此种海外侨胞热烈捐款情形,殊值国内之注意。”


历史留下这些可靠的捐献数字,使我们可以洞观当时华侨节衣缩食所作出的贡献。国民政府海外事务委员会讲,自1937年7月至1939年2月,海外华侨至少已捐款1亿元,充实中国军费,由委员会经手者,占此数中之6850万元。海峡殖民地与荷属东印度两地华侨较多,所捐之数,占数亦最巨。总数之中计海峡殖民地华侨捐2600万元,爪哇100万元,菲律宾450万元,苏门答腊350万元,缅甸250万元,英国25万元,美国278.7万元,加拿大123.8万元,夏威夷40万元,澳州35.7万元,新西兰53.4万元。


陈嘉庚根据1939和到1941年南洋各属华侨逐月捐输,得出的平均数是:“菲律宾每月平均国币70万元,每人平均5元;马来西亚每月平均国币420万元,每人平均l.75元;缅甸每月平均国币54万元,每人平均1.2元;荷印每月平均160万元,每人1元;安南每月平均国币20余万元,每人0.5元;英婆罗洲及暹属小埠,每月平均10余万元。以上各地华侨500余万人,每月平均捐输国币734万元。


华侨捐输总趋势是逐年增加的。以南洋来说,1938年汇水定新加坡币30元合国币100元,全南洋月捐国币400余万元。1939年各属所汇为7300余万元,1940年汇水大降,全年各属汇出7300余万元。马来西亚中国银行存坡币300余万元,值国币3000万元,因为当局规定每月只准汇出赈济坡币50万元。从1938年10月至1940年12月止,各属汇出的捐款共14445.6万元。这里不包括购药、救乡巨款和捐购卡车等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