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阳光下的罂粟花,妖艳而美丽,那诱人的花朵下,又埋葬着多少罪恶与悲哀呢。

海洛因——化学名为二乙酰吗啡,依纯度不同分一号至五号这五个等级,四号以上为白色结晶粉末状,原产地分布在金三角、金新月、阿富汗等地,可以采用铝箔纸烫吸、鼻嗅、静脉注射方式。吸食过量将造成瞳孔缩小,呼吸短促,深度昏迷,呼吸中枢麻痹,直至衰竭死亡。


经历过这么多毒品案件,也见证过那么多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我对毒品是深恶痛绝。一旦吸食上瘾,终生将背负着这沉重的枷锁,直至走向绝路。我见过瘦骨嶙峋的瘾君子,受不了毒品的折磨而吞下几把刀叉寻求解脱,也见过神情恍惚的青春漂亮的女孩为了毒资而游走在欢乐场所任人玩弄,也见过因为毒品而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走向衰败,儿子暴毙,老父自杀,寡母精神失常。警队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见到毒贩决不留情。


那年刑侦缉毒科接到了线报,最近毒品市场传闻开始活跃出一个神秘的女子,她的货纯度高,出货量大,很有魄力。关于她的具体信息,又一无所知,到底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呢?是否真有其人呢?鉴于西南地区和新、甘地区对天津的毒品渗入,缉毒工作压力很大,刑侦科开始安排工作,秘密部署起来。


为了能和狡猾的毒品贩子搭上关系,我们得知部署了这样一个人,那时这个人的身份包括我们公安系统内部也不清楚,他没有档案,没有任何记录,不属于缉毒大队,不属于任何单位,不清楚向谁汇报,只知道他来自隐蔽战线。这个人被送入了监狱,巧妙地安排和一个在押毒贩同一个牢房。刚进入牢房,按规矩他就被毒打了一顿,整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两天。这不是演戏,因为即使在监狱里,他也不被狱警所了解,一切都那么的真实而震撼。后来经过几番的考验和接触,慢慢被这个毒贩所接纳,也渐渐了解到这个圈子一些内幕。这样的上层情报不是一个街头混混就能套取来的。


拨开层层迷雾,这个新进入天津毒品市场的女子慢慢浮现出来,是个外地女子,三十多岁,曾经在某娱乐场所打工,后来结识了某西北大毒枭转而成为了本地市场的批发商。她每月进出毒资在几百万元,行踪诡秘,警惕性高,心理素质极高,很难接触到本人。但她手下的几个马仔的信息我们慢慢有了掌握。通过长期的秘密监控,了解到这几个人的行踪和活动规律,在红桥区附近出没,在黄河道以及其他几个暂住地隐藏。毒品案必定伴随着枪支的贩卖,法律规定50克以上可以处以死刑,所以这样的出货量必然会带有枪支保驾护航。


经侦测听到口风,一个家住南开区万德庄四十多岁的男子,是个大半生在监狱度过的老牌违法分子,出狱后一直没有固定工作,最近准备去云南进一大批枪。我们分析,这个迹象表明和毒品大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新的毒品团伙开始要扩充势力。形势开始严峻起来,市局领导作了专门的部署,多次开会研讨案情。会同云南当地民警了解到,这个男子从瑞丽市发回一个装有灶具的木箱,通过私营货运渠道托运。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就在天亮货物提取前,连夜赶到外环线的配货站。敲门找到了老板,打开仓库找到这个木箱,拍照留下箱子外观模样,小心的拆开木箱,打开灶具,发现里面藏了一把崭新的四连发猎枪!经商议,这只枪只是投石问路,后面还将有大批枪支。为避免打草惊蛇,又根据照片按原样装了回去,封了箱子,甚至包括箱子缝隙上涂抹的泥也原样粘好。


枪被顺利取走,该男子放心了,把购买的十几只猎枪,三把微冲,二十枚手雷,及一千多发子弹伪装进了装有二十套灶具的大卡车,准备近期亲自押车回津。


此后缉毒科也专门调来个特警大徐,我和他也是几面之缘,不是很熟,大徐从外围和这个圈子打上了交道,伪装成小买家要求进货,经过毒贩的多次考验,周旋,终于答应见一面聊聊。毒贩把他蒙上眼睛开车带到西青区某村子一间农房。进了屋子,五个小伙子盯着他,当场就搜身,用金属探测器扫了一遍,还没落座大徐就被人从后踹倒,一把手枪顶在了后脑。一个秃头毒贩大声喊着:你小子是个警察!老子一枪打死你!他们派你来干什么?你们调查出多少情况了?


大徐躺在地上脑门已渗出汗来,难道身份已经暴露了,还是对方在摸底讹诈?一个个念头飞速闪过,半秒钟时间内就要做出决定,由不得犹豫。他决定继续坚持:兄弟们,黑吃黑也不用这样啊,钱我带了一部分,货我可以不要,给条生路。后面的秃头更加用力顶着他头,脑袋被套上了口袋,脖子上紧紧勒住条绳子,大徐呼吸已经困难了,青筋暴露。秃头大声喊:快说你的任务,了解多少情况,我数三下不说就开枪了!


“一……二……”因怕搜身,没带监听器,定位器,以前曾经因为被检测出身上有发射信号而出现过险情。大徐心想今天要交待这了,心里一横说:我可是真心来交易的,钱你拿走,今天我认了,咱地底下见吧。毒贩喊到三,等了几秒没动静。突然又把他揪起来让他跪到面前,秃头冷笑着说:“你小子嘴硬啊。”就这么默默地盯着他看,大徐压住起伏的情绪,也沉稳的回敬看着毒贩。空气凝滞着,屋子死寂,仿佛就没有这六个活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秃头闷不做声,枪慢慢收起放到桌子上。说声:起来!毒贩挥手让大徐起来,作势要拉他,无意间又把桌子上放的那把枪碰掉了,正好掉在特警大徐跟前!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大徐不知道毒贩下一步要干什么,要不要赶紧捡枪反抗?但在枪落地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枪从地面上反弹起来的高度,轻声说:大哥,你枪掉了。毒贩瞪着他,慢慢把枪捡了起来,然后拉他到了里屋,坐到沙发上开始谈起来。


秃头阴笑着说:你的测试通过了,是空枪,别见怪。四个马仔围在屋子四周,大徐老道的用行话谈论着货色,交货方式,并委婉的提出要见上线。交易中秃头还拿出几个纸包毒品让大徐检验,如果伪装成买家却没吸过,说不出个其中区别、成色来那又得交待这了。补充一点,因为工作性质特殊而接触毒品,这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这需要怎样的毅力了解毒品,还要戒掉毒瘾。别的省市兄弟单位出过一起案子,贩卖毒品的正是以前的缉毒警察,因为没把持住自己,而走上相反的道路。后来听说为了赎罪,将功补过,在执行任务中第一个冲进屋子。结果里面的毒贩扔过来一个手雷,他为了掩护后面的战友,来不及反应,而一脚把屋子铁门踹上,将冒着烟的手雷挡在屋内,里面一声闷响,以此作为一个了结。


后来交易谈得不错,秃头表示满意,双方达成意向开始合作,准备再进一批货铺市场。在此期间,秃头无意的看了几次大徐的手腕,然后热情地表示要送他出去,大徐也踏实下来,跟着迈步出屋。就在这时屋子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马仔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对着墙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兄弟,今天你戴错表了吧?这句话仿佛是对这墙说的,微弱的声音没被其他人所察觉,但被大徐的耳朵捕捉到,如同炸雷一般,听得浑身一震。


这是很普通的一块表,外面市场有卖的,但这个表带却不是原配的,而这表带来自于公安系统表扬先进个人的一个奖品,是海鸥手表厂专为公安系统特制的纪念品。这块赠表因为特殊不方便戴它执行任务,就送给家人用了。表后来损坏也就搁置起来,再后来又买了块普通手表,但表链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扯断,大徐想起以前还有个表链没用,就翻了出来,装上一试正好配上。就一直这么戴着了,过了这么多年也慢慢习惯,忘记了这个表链的特殊性。此时这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点醒了大徐,惊得他一身冷汗。


大徐疑惑的看看那个马仔,马仔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他,但这句话千真万确出自他口。他微点下头出了屋,前头那个秃头冲后人说,村子路黑,我带他上大道好了,你们不用跟着了。路上大徐若无其事的跟他搭着话,慢慢被他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庄稼地。大徐用余光看到秃头的手慢慢往怀里伸去,立刻转身扑了上去,一把抓住秃头的右手,经过激烈搏斗,终于把秃头压在身下,掏出他怀里的手枪,沉甸甸的早已上了膛。据事后秃头交待,他蹲号子时候印象里一个看守也戴过类似的表带,所以临走时已经下了杀心。大徐如果无法瞬间通过枪掉在地上反弹的高度判断出是空枪,或是其它任何一个环节有所闪失,沉不住气,都将性命不保。


在路过村民帮助下,大徐马上联系到后方等消息的干警,事情已经败露,领导决定立刻执行抓捕任务。大队人马迅速赶到毒贩隐藏的窝点,一举抓获了这几个马仔,就地审讯。连夜去黄河道那女毒贩暂住地对她实行逮捕,女毒贩被破门而入的干警吓呆了,来不及冲走毒品毁灭证据,便束手就擒。


转天云南警方也传来消息,那名贩枪的男子已经启程了,还不知道这边的变故。事不宜迟,如果他到了天津发现这个毒品网络被摧毁,必然会隐藏起来,而这些枪支变卖流散到社会,又会增加更大的危险。马上派人去沿途堵截,考虑到他随身携带武器,强行逼停他容易引起警觉,也不容易控制局势,引起不必要的误伤。所以在河北省境内的一个高速收费出口设置了一起车祸,用一辆运菜车与他的货车刮蹭,运菜车散落了一地蔬菜瓜果,趁势将其车堵住,然后干警乔装成附近村民哄抢散落在地的货物。怕其挟持司机当人质,将该男子诱骗下车,男子看到几个农民都穿着皮鞋很蹊跷,立刻扭头就跑。后面呼拉包抄上一群农民在后面追。男子跑到废弃砖厂躲藏被发现,没有了退路,掏出枪胡乱射击,子弹打光后,走投无路的他拉响了随身带的手雷,当场引爆身亡。他死状极其惨烈,是嘴里含着手雷引爆的,上半身炸得稀烂。干警后来在他运的货物里发现,除了有大量枪支弹药,还有两公斤的海洛因,原来他看到毒品利润惊人,也捎带着做起这个生意来,难怪他要自杀呢。他也知道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对监狱生活充满了恐惧,走到了今天这个下场。


后来,大徐对我们说,他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中那个人只说了一句:同志,今天你戴对了表么?呵呵一笑,随即挂掉电话。


另:至于为什么秃头不在人多势众的时候在屋内解决大徐呢?其实秃头是有案底的人,选择在外面解决的原因是:屋内会留下血迹证据,尽管你能用水或清洁剂擦拭掉,但在紫外灯或生物制剂检测下会有显影,除非用其他强力化学制剂才能抹除。还一个是有枪声,这都容易给房子里的人带来不利影响,还要处理尸体再次抛尸。所以老辣的秃头独自把大徐引出到合适地点下手。关于人多势众,不是想象的打群架人越多越好,相反,人越少越好,他并不信任自己人,即使信任,当众人成为目击证人,以后小弟被抓为获得减刑也第一个告发他,这对他是直接不利的。他单独带出去解决,可以说是没人能看到案发经过,少了隐患。如果说就地掩埋并侥幸没人发现,那大徐就会成为失踪人口,这特警就这样悄悄的没了,不被人知,秃头完全可以赚几笔后在某地安享天年。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六 幽怨的眼神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五 锅炉爆炸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四 械斗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三 生如夏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二 黑森林的哭泣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一 间谍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 梦的解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九 摄制组的故事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八 神秘的EVP现象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七 高炉冤魂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六 亡者的复仇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五 千里堤系列杀人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四 偷什么不好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三 京津塘高速离奇车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二 海河魅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一 六纬路10号院火灾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 窗上神秘的手印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九 王顶堤双尸奇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八 神秘的红外警报器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七 凶险的搭车人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六 瞳孔的影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五 三个棺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四 真实的第三类接触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三 泛灰的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 水上公园浮尸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 诡异的油罐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