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TEEN 转移 [3] 疯狂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杨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他能隐约地听到由远而近的引擎声,正是这声音把他吵醒的。旁边的鲨鱼也听到了这声音,睁开了眼睛。两个人同时做出反应,冲到洞口,伏在了岩石的后面。

西面腾起了一片雪雾,一个小黑点在雪雾中慢慢变大。耳机里传来了哨兵的警报,那是一辆装甲侦察车在向他们藏身的山洞靠近。洞里的伤员都醒了,他们拿起武器,要向洞口移动。杨锐回头冲他们立起了手掌,然后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洞内立刻安静下来。

装甲车越来越近,地上军的太阳标志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洞口的暗哨似乎有些按耐不住了,几个雪堆微微地出现了起伏;杨锐赶紧在通讯器里命令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庆幸的是,地上人并没有发现他们,而是一路狂奔地从洞口开过,这让杨锐等人以为他们不是巡逻,而是去救火。

“警报解除。”所有人都听到了哨兵传来的信息。

洞里的人松了口气,又各自休息了。鲨鱼也放松下来,靠在洞口;看杨锐在想什么,便问:“我们是不是该转移?他们有可能发现了我们,但因为人少而不敢攻击。”

“在这个速度下,他们能把每一个角落都观察到吗?”杨锐反问。

鲨鱼琢磨了一下,点点头。“巡逻还开这么快,这群家伙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你说,他们现在的巡逻密度大大降低了?”杨锐像是想到什么,问。

“对啊,离上次碰到巡逻队这都多少个小时了。”鲨鱼没明白杨锐的用意,以为他是在怀疑自己的推断。

“哦,不,我不是怀疑你的话,只是……”杨锐突然蹿回到洞里。“徐可,你现在不间断地监视刚才那辆侦察车,它的行进方向如果有变化,立刻告诉我。”

徐可应了一声,便马上打开通讯终端,连上了侦察卫星。虽然对杨锐好感全无,虽然对参加这次撤退行动意见不小;但默菲下达的护送命令他不得不听,所以,对杨锐这个行动指挥者的吩咐,他还是站在军人的位置上麻利地执行着。

“你在搞什么?”鲨鱼跟了过来。

“我有个计划,不过得跟雪狐的兄弟们商量一下。”杨锐说得很自信,眼中闪烁的光已经驱散了刚才的愁云。

********

“噢,不,简直是异想天开!”

“就是,这么做很有可能惊扰杂种们,到那时我们这样连跑都跑不了。”

“在别人的地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你真是疯了!”

……

杨锐刚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雪狐的人便一齐开始反对。前者没说话,只是四下里看看;看得出,不光雪狐的人,连猎狗的大部分人都很怀疑杨锐的想法,只不过出于面子没说出来罢了。

杨锐又看看旁边的鲨鱼,那家伙却是种很矛盾的表情。相对别人来说,鲨鱼比较了解杨锐,很多次这小家伙的一个看似荒唐的鬼点子,却帮猎狗在有限的条件下,创造了最辉煌的战绩;在洛山玑袭击罗林山庄就是很值得品评的战例。但这次,鲨鱼却也感到,他是不是玩得太大了。毕竟现在他们大部分是伤员,毕竟这里是没有任何后方支援的敌占区加极地。

杨锐感到了鲨鱼的怀疑,淡淡一笑;待反驳的声音小了下去,他清了清喉咙:“各位,以我们现在的行进速度,有可能按时到达撤离地点吗?如果谁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洗耳恭听。”没人说话了,杨锐在他们的脸上看出了无奈。“我这么做必然会惊扰杂种,这没错,但我们得先看清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对方巡逻圈的外围,看得出,杂种们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对这一带进行仔细的搜索,刚才那辆以赶着投胎的速度巡逻的侦察车就能说明它负责的区域很大,不进行快速机动就根本无法按时完成搜索任务;没有足够的力量巡逻,自然他们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来管发生在势力范围边缘的变动。第二,杂种们现在的注意力并不在我们身上,而是还在他们防御范围内的作战部队;所以,我们只要动动脑子在他们的无线电里编几个瞎话,他们肯定会就范;毕竟,现在让杂种们出车又出人比较困难,顶多借几辆空车给我们,调动部队来给我们送行,他们肯定没那个闲心。”

雪狐的几个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实在没什么措辞来推翻杨锐那缜密的推理。

“我,我同意杨下士的计划,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大家向后一看,是一个躺在担架上的雪狐中尉在闭着眼睛说话。他是此次撤离中军衔最高的,但因为一块弹片打中了他的腹部并卡在胯骨里导致感染,他只能躺在担架上,无法参与指挥。尽管如此,雪狐的人似乎还是都挺听他的话,在他表态之后,其他人都点头耸肩表示默许了。

“谢谢你,中尉。”杨锐感激地说。中尉依旧没有睁眼,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下士,”徐可走过来,不情愿又不得不情愿地说:“那辆车折回来了,路线是我们后面的那条山谷。”

“干得好,”杨锐故意装作没听出徐可的不自在,赞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尽管每拍一下杨锐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抵触。回过头,杨锐说:“鲨鱼,集合兄弟们,挑三十个反应快的。”

杨锐吩咐完便走到徐可的通讯终端前,仔细观察刚收到的卫星图片,选择最佳的伏击位置。

“他一向这么疯吗?”雪狐的一个士兵看着杨锐的背影低声问鲨鱼。

“当然,”鲨鱼笑笑回答。“否则我们头也不会让他来作我们的指挥。”

那个士兵一脸迷惑,看看其他人,除了猎狗的人,大家也都是一头雾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