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美国与伊朗在波斯湾的特殊海战

当历史的航船驶向21世纪的时候,伴随着“海洋世纪”的来临,围绕着海洋国土和资源的军事斗争日趋激烈。1992年美国海军正式公布了“从海上……到前沿”的新时期海军战略,一种全新的海军战略——“向岸性作战”应运而生。于是乎濒海方向的“外科手术”战、封锁战、两栖战以及“禁飞区”等新的近海军事斗争的方式纷纷出台。英国、法国等地区性海军强国也紧随美国,宣布自己的21世纪海军运用的重点是近海热点区域。这必然使得近海海战成为21世纪海上军事斗争的重头戏。那么世纪之交的近海海战有哪些新特点呢?其实10年之前的美、伊波斯湾海战已经初显端倪,虽然这场海战只进行了短短的一天时间,却浓缩了高技术海上局部战争的主要特征。今天,让我们在世纪之初重新审视这场超级大国发动的依仗高技术优势的非对称海战。

1987年两伊战争的袭城战发展成了袭船战。两伊对航行在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的西方国家油轮进行了大规模的导弹攻击。一时间,这些海上“巨无霸”纷纷中弹起火,原油外泄,滚滚的黑烟笼罩在海湾上空……。油轮遭袭击,直接威胁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命脉。一时间“山姆大叔”慌了手脚,经过与欧洲主要国家的紧急磋商后,美、英等国决定出兵干涉,以保卫西方国家的利益。于是美国海军从1987年7月开始在波斯湾为悬挂美国国旗的油轮护航。在两伊战争中,美国等西方国家明里暗里支持伊拉克,遏制伊朗,大批西方国家的水面舰艇云集海湾,距伊朗的海岸近在咫尺,对伊朗构成了严重威胁。

伊朗方面根据敌强我弱的态势,决定不与美军正面交锋,而用隐蔽性好、难以扫除的传统海战武器——水雷,打击西方国家海军的护航舰队。

1988年4月14日,美国海军的第14护航舰队急速驶出霍尔木兹海峡,舰影林立,轮机轰鸣,编队前方的急先锋是满载排水量3585吨的“佩里”级导弹护卫舰“塞谬·罗伯茨”号。舰桥里舰长福勒海军中校正不时地举起望远镜眺望前方水域。此时,舰队正航行在巴林群岛东北方向120千米的海面上,海面开阔,视界良好,福勒舰长环视四周,只见编队整齐,各舰以25节的航速前进,一片祥和,福勒舰长颇为自得。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罗伯茨”号被高高地抛出水面,然后又重重地跌入水中,舰桥里的人员东倒西歪。这时舰上警报声大作,乱成一团,炝人的浓烟从门缝、窗口渗了进来,熏得人睁不开眼睛。“触雷了!”福勒舰长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罗伯茨”号导弹护卫舰的确触发了一枚沉底水雷。舰体中部水下部分被炸开一个直径27米的大洞,海水大量涌入机舱,舰体向右倾斜。主、辅机停车,军舰失去动力,全舰停电,轮机舱、居住舱、厨房等舱室起火。滚滚黑烟遮住了半边天空,但很快被舰上的损管人员扑灭。舰上10名舰员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这时8000吨级的“温赖特”号导弹巡洋舰已驶近抢救。编队其它舰船迅速向阿拉伯海驶去。4小时后,“威勃”号拖船从巴林急忙驶来,在“温赖特”号的护卫下,将“罗伯茨”号拖往阿联酋的迪拜港进行修理。

4月15日,也就是“罗伯茨”号导弹驱逐舰被炸的第二天,美国海军中东联合特遣部队的扫雷分遣队的恩鲁队长,率领4艘“波士顿”级扫雷舰,2架CH-53B“海龙”扫雷直升机,并纠集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等国的7艘扫雷舰倾巢而出,在“罗伯茨”号出事海域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扫雷行动。顿时平静的海面上扫雷舰穿梭往返,犁开一道道白色的航迹;直升机时飞时悬,象繁忙的大蜻蜓。到4月16日傍晚,多国联合扫雷舰队一共发现了5枚水雷。在蛙人对这5枚水雷一一拍照取证后,将其炸毁。这些水雷的雷体上虽未标明制造国,但扫雷专家从有关数字编号代码分析认为这是伊朗1987年从苏联购买的新式水雷。

消息很快就上报到白宫。美国的“全球军事指挥控制系统”的确身手不凡,从确定水雷系伊朗所布设,到报告放在里根总统的案头,还不到半个小时,美军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效率之高可见一斑。当日晚上7点整,里根总统就在椭圆办公桌前召集了紧急军事会议。副总统布什、国务卿舒尔茨、国防部长卡卢奇和参联会主席克劳海军上将等军政首脑出席会议。会议对海湾局势和美军的对策进行了讨论,里根总统指示参联会在17日制订出对伊朗的作战计划。经过一天一夜的紧张策划,五角大楼的军政要员,终于将打击伊朗的军事行动方案在17日下午呈交总统。里根总统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要员再次磋商后,于17日当晚亲自下达了对伊朗实施报复和武力制裁的命令。

1988年4月18日凌晨,轻薄的晨雾还笼罩着巴林海军基地。隐约可以看到美海军中东特遣舰队水面战舰高耸的桅杆和林立的天线。突然间引掣轰鸣,美舰拔锚起航,6艘大、中型水面舰艇鱼贯而出,很快消失在雾海之中。它们奉命全速驶向距伊朗180千米的波斯湾南部海域执行打击伊军的作战任务。编队航行至波斯湾主航道一线时,便兵分两路:由满载排水量8200吨的“温赖特”巡洋舰、3585吨的“辛普森”号导弹护卫舰和3877吨的“巴格利”号导弹护卫舰组成的第一水面战斗群,向伊朗的“锡里”号石油钻井平台驶去;由17000吨的“特伦顿”号两栖船坞登陆舰、4500吨的“林德·麦考密克”号导弹驱逐舰和7800吨的“梅里尔”号驱逐舰组成的第二水面战斗群则向“萨桑”号石油钻井平台猛扑过去。美国海军的攻击已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锡里”和“萨桑”号石油钻井平台位于波斯湾主航道伊方一侧,距伊朗海岸较远。这两个平台并非伊朗的重要石油设施,其日产量仅为15万桶原油,占伊朗日产原油总量200万桶的75%。但是,由于它们的战略位置得天独厚,扼波斯湾主航道之交通要冲,既可作为海上雷达预警站执行中远程海上警戒任务,又可作为海上指挥控制中心,引导和指挥伊方舰船布雷,骚扰或袭击过往船只。因此,这两座石油钻井平台早已成为美国海军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海湾当地时间上午9时01分,美海军第二水面战斗群已驶到“萨桑”号平台附近海域。16分钟后,“轰,轰”随着一阵阵巨响,“梅里尔”号和“麦考密克”驱逐舰的MK45127毫米主炮一齐向钻井平台开炮轰击。

9时20分,第一水面战斗群也航行到预定作战海域,美舰“辛普森”号上的军官用波斯语和英语向钻井平台多次呼叫之后,又留出10分钟时间供平台上的伊朗工作人员撤离,伊朗石油工人等慌慌张张地跳上交通艇,加速逃走。9时32分,第一水面战斗群中的“温赖特”号弹巡洋舰使用127毫米舰炮对“锡里”号钻井平台进行了炮击。

10时19分,两个水面战斗群停止了炮击,海面逐渐恢复了平静。但从石油钻井平台上升起的两股浓黑的烟柱,直冲云霄,在碧海蓝天的映衬下,格外刺目。

10时25分,随着直升机旋翼飞速旋转的“扑扑扑”的轰鸣声,从“特伦顿”号两栖船坞登陆舰上起飞的两架CH-46“海上骑士”舰载直升机将18位全副武装、携带大威力定时炸弹的海军陆战队员输送至“萨桑”平台上。陆战队员登上平台搜寻物证,录像后,将全部设施炸毁。由于“锡里”号平台火势太大,没有向上运送人员和炸药。12时15分,在距第一水面战斗群65千米的海面上空,一架AH-1J“海眼镜蛇”武装直升机正在警戒巡逻,驾驶员溥汀上士双眼紧盯住地平线,决不放过一个疑点。突然,3个快速移动的目标闯入了他的视野,他立即压下机头,“海眼镜蛇”旋风般地扑了过去。海面上伊朗海军的3艘“默林”级巡逻艇也不甘示弱,高速迎着直升机驶来,浪花飞溅。只见火光一闪,一枚“吹管”单兵防空导弹从巡逻艇上窜入天空,向美海军的“海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直扑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AN-1J武装直升机被打得凌空爆炸,溥汀上士随着一个大火球坠入了波涛滚滚的波斯湾。

12时46分,在霍尔木兹海峡西部的穆巴拉克海上油田附近,航行的一艘悬挂美国国旗的“威利·蒂德”号后勤支援船遭到伊朗海军“萨巴兰”号导弹护卫舰的袭击,伤亡惨重。“萨巴兰”号在舰长沙哈尼海军上校的指挥下,从左后方追上了“威利·蒂德”号,在距离460米时,沙哈尼舰长一声令下,舰上的“奥托·梅腊拉”76/62毫米舰炮、双联装“布雷达”40毫米舰炮一齐开火,弹雨横扫“威利·蒂德”号甲板和船楼,船员纷纷中弹落水,火光冲天,一片混乱。

13时01分,美、伊两军的冲突达到了一个高潮,伊朗海军的精英倾巢出动。被誉为“***海上弯刀”的伊海军“约尚”号导弹艇驶出了拉拉克岛基地。“约尚”号是伊朗向法国购买的“女勇士”Ⅱ级导弹艇,排水量达200吨,装载8枚美制RGM-84A“鱼叉”反舰导弹,是当时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型导弹艇,在岸基雷达的引导下,“约尚”号很快就发现了美海军“温赖特”号导弹巡洋舰。“约尚”号开足马力,以35节的高速向美巡洋舰直扑过去。与此同时,“温赖特”号导弹巡洋舰上的AN/SPS-52V对海搜索雷达也锁定了高速驶来的伊朗导弹艇。“温赖特”号在“约尚”号驶至距本舰20千米时发出了严重警告。“这里是美国军舰,请立即转向……”低沉的无线电呼叫使波斯湾的紧张气氛就要爆炸了。

13时15分,在飞溅的浪花中一枚“鱼叉”反舰导弹拖着明亮的尾焰飞离了“约尚”号,飞向“温赖特”号导弹巡洋舰。“温赖特”号一边作蛇形机动规避,一边发射BRBOC型MK-36箔条干扰弹,干扰弹爆炸后的白色烟雾形成了一条远离美舰的弧线。飞奔而来的“鱼叉”导弹追逐着弧线的末端,一头扎入了海里,“温赖特”号化险为夷……。

美伊双方的冲突急剧升温,第一水面战斗群的“辛普森”号导弹驱逐舰见此危机情景,急忙全速赶来,插到“约尚”号和“温赖特”号之间,并迅即将舰首的MK-13型单臂式导弹发射架调整方位瞄准了急速而来的伊军导弹艇。几秒钟后,一枚“标准”SM-l型导弹呼啸着直奔“约尚”号而去。倾刻之间,海面上泛起一片火光,“约尚”号中弹起火爆炸,“约尚”号的15名艇员葬身于火海之中,其余29人弃艇跳海逃生。“辛普森”号驱逐舰上的一架SH-2D“海娇”舰载直升机拔舰而起,前往观察攻击效果,透过舷窗,驾驶员杰克上士看到蓝色的海面上一艘舰艇正在熊熊燃烧,浓烟遮挡了一片天空,“约尚”号正在倾斜下沉,杰克上士满意地向母舰报告了情况,“海娇”直升机绕了一个圈子便飞走了。

伊朗方面得知“约尚”号被击沉的消息,恼羞成怒,出动空军空袭美舰。13时52分,两架伊朗空军的美制F-4D“鬼怪”式战斗轰炸机、一架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和一架携带了AGM-84B“鱼叉”空对舰导弹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飞临了战区上空,两架“鬼怪”式战斗机降低高度,呼啸着向美舰俯冲,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海面上美舰排列成防空编队,“温赖特”号导弹巡洋舰立即向伊军战机发射了两枚“标准”SM-1型中程舰对空导弹。在蓝天的映衬下,“标准”导弹的白色航迹格外醒目。伊军飞行员看到扶鹞直上的防空导弹后,大惊失色,立刻调转机头高速返航,转眼就逃离了美舰对空警戒雷达的监视范围。因此,伊军战机中弹与否,无从得知。

美、伊两国空、海军的交锋已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14时26分,伊朗海军的两架法制”海豚”直升机对位于穆巴拉克海上油田的巴拿马“斯坎湾”石油钻井平台进行了袭击。“海豚”直升机用“九头蛇”航空火箭弹攻击了钻井平台,正在该平台上作业的15名美籍工人没有死亡,但钻井设施遭到了严重破坏,并引发了大火。几分钟后,从位于阿拉伯海的美海军核动力航母“企业”号上起飞的4架A-6E“入侵者”舰载攻击机飞抵油田上空,准备对伊“海豚”直升机进行攻击。“海豚”直升机见势不妙,赶忙降低高度,贴着海面飞走了。这时,3艘伊海军的“夸赫”级巡逻艇急速驶来,企图继续打击“斯坎湾”石油钻井平台。美机发现后,立即盘旋跟踪,1268号A-6E攻击机迅速降低高度,向冲在最前面的那艘巡逻艇投掷了4枚“石眼”集束炸弹。从天而降的“石眼”炸弹,突然抛洒出几百枚小子弹,准确地铺盖了伊朗巡逻艇,将其炸沉。后面的两艘巡逻艇见到前方一片火海,只好调头返航高速撤离。

16时,夕阳已将波斯湾的海面照得碧波鳞鳞,一片耀眼的金光闪闪,隐藏在霍尔木兹海峡西侧格什姆岛附近海域的伊朗海军的英制“沃斯珀”-5型导弹护卫舰“萨汉德”号终于发现了在晚霞余辉映照下的美国海军的“威廉斯”水面战斗群!卡萨尔舰长立即拉响了战斗警报,舰载对海搜索雷达立即锁住了美舰。“萨汉德”号调转舰首,将舷侧的导弹发射筒对准了美舰。16时21分,随着卡萨尔舰长的一声令下,“萨汉德”号向美舰发射了一枚“鱼叉”反舰导弹,由于受到美舰的干扰,“鱼叉”这次又扑了空,一头扎进大海。随后美军发现了“萨汉德”号。16时34分,美“入侵者”攻击机的双机编队扑向“萨汉德”号。只见1274号A-6E的机翼下火光一闪,一枚“鱼叉”空舰导弹就飞向伊舰。两架“入侵者”继续接近目标,1273号A-6E的机翼一晃,将一枚1000磅的“跳跃者”Ⅱ型激光制导炸弹又投向“萨汉德”号,伊舰命中两弹,遭受重创。

16时43分,美海军的“威廉斯”水面战斗群中的“斯特劳斯”号导弹驱逐舰脱离编队,辟波斩浪高速驶向伊舰“萨汉德”号,舰桥里路德舰长正手举望远镜眺望地平线。突然,冒着浓烟烈火的“萨汉德”号闯入他的视野。路德舰长清晰地看到,舰上的伊军官兵正在奋力灭火。于是,他果断地下达了导弹攻击的命令。瞬间,一枚“鱼叉”导弹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直追地平线上的“萨汉德”号。在广垠幽蓝的天空衬托下,导弹的白色尾迹格外醒目。

舰长在望远镜里准确看到火光一闪,“萨汉德”号又被击中了,只是由于距离太远,他听不到爆炸的轰响。17时06分,伊朗舰队的主力战舰“萨汉德”号护卫舰已是千疮百孔,弹痕累累,主辅机停车,舱内海水涌入,舰面建筑全部被大火吞噬,一片焦黑。舰体向右舷大角度倾斜,漂泊在海面上,随波逐流。卡萨尔舰长见大势已去,遂下令弃舰,舰上放下救生艇,舰员弃舰而逃,“萨汉德”号于当夜21点11分沉没于霍尔木兹海峡。

18时17分,夜幕即将笼罩波斯湾波涛万倾的海面,伊海军的另一艘主力舰——“萨巴兰”号导弹护卫舰已隐蔽地接近霍尔木兹海峡出口附近的拉腊克岛南部海域。这时美海军的“入侵者”攻击机编队从不远处的天空呼啸掠过。“萨巴兰”号导弹护卫舰立即向A-6E攻击机发射了4枚英制“海猫”点防御舰空导弹,由于距离较远,“海猫”舰空导弹未能击落“入侵者”攻击机。“萨巴兰”号的舰长沙哈尼海军上校叹息不止。正在这时,雷达兵报告,发现美军水面舰艇编队!沙哈尼舰长顿时情绪高涨,认定复仇的时机已到,在他发出一连串的指令后,两枚“鱼叉”舰对舰导弹带着复仇的烈焰一先一后腾空而起,直扑美军“威廉斯”水面战斗群。但在美舰强烈的电子干扰下,这两枚“鱼叉”导弹又晕头转向,飞得无影无踪。沙哈尼舰长捶胸顿足,扼腕叹息。然而,这时灾祸降临了,沙哈尼舰长听到了喷气式战斗轰炸机发出的尖锐的轰鸣声,他透过舰窗向天空望去,只见4架A-6E“入侵者”攻击机已经飞临上空,他刚想发出防空作战的命令,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沙哈尼舰长眼前一黑,便一切都结束了。原来“入侵者”攻击机已向“萨巴兰”号投掷了一枚“铺路石”-Ⅱ型激光制导炸弹,命中了舰桥,“萨巴兰”号受到重创,舰长等指挥军官当场身亡。这时时钟指针已过20时,波斯湾已是漆黑一片,远处油轮的航行灯发出的幽暗光线,象飘动的鬼火。美、伊两国的海空激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持续了近10个小时,美军中东特混舰队逐渐占了上风。旗舰“斯坦德利”号巡洋舰上,舰队司令艾伦少将踌躇满志,对战果颇为满意,正准备命令“威廉斯”水面战斗群对伊军发起夜间攻击。这时,桌面上直拨五角大楼的卫星电话响了,艾伦司令拿起了话筒,海军作战部长马兹上将低沉声音传了出来:“是艾伦司令吗?是结束战斗的时候了”。“明白”。艾伦司令默默地放下电话,沉思了片刻,下达命令:“立即停止攻击,保持高度戒备。”艾伦海军少将的指令通过11号数据链瞬间就从旗舰传遍整个舰队,攻击行动嘎然而止。这时,伊朗海军的“萨巴兰”号导弹护卫舰已是弹痕累累,舰尾已开始下沉。在海风的吹拂下,明亮的火焰越燃越旺,映红了波斯湾漆黑的夜空。这时,伊朗海军的两艘拖船急驰而来,扑灭了“萨巴兰”号上的烈火,并趁黑将其拖回阿巴斯港海军基地。白天惊心动魄的海空激战结束了,波斯湾的子夜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静。海风拂煦,海浪轻拍,夜越来越深了,但美海军的水面战斗群仍象海幽灵一样,徘徊在波斯湾海面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