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五章 2

shxfq9011 收藏 4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汽车风驰电掣地往前行驶。   坐在车上的资墨,仍然没有从不久前与那位曾经深爱他,后来又背叛他,并且将他弃之不顾的女人,同她相见的激昂情绪里摆脱出来。他一直不语,在思维中努力去做到这样:好像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它并未曾发生在身上,它只是一种虚幻。今天她来看他,是过分的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汽车风驰电掣地往前行驶。

坐在车上的资墨,仍然没有从不久前与那位曾经深爱他,后来又背叛他,并且将他弃之不顾的女人,同她相见的激昂情绪里摆脱出来。他一直不语,在思维中努力去做到这样:好像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它并未曾发生在身上,它只是一种虚幻。今天她来看他,是过分的企盼与渴望所造成的虚幻。

可是她的确来看他了,他想认定这一点,只是对自己的想法不确定,他不太敢去相信这一切,他一直怀疑自己是否仍处在梦幻之中。

“你还在楞什么啊,”一旁的魏征仿佛看出他的想法,于是欣慰地对战友道,“我左右思忖着,觉得你与我同样是碰上了一个好机会。”

他缓缓地将头扭转过去,望着战友。对方同他的目光相遇,并对他确认式地点点头。

“一个机会?”他不由地看了看身上所著的衣服。监狱里为他买来的一套新衣裤,竟然很合他的身,还有一双合适,但质地并不算很差的皮鞋。

由车窗外面灌进来到车里来的风,吹拂着他的头发,散发出好闻的,当然价格是相当便宜的洗发水香味。他想到了这种待遇,不由地点了点头。

“对!的确是遇上了一个机会,我真得不骗你。”

他有一点不信任地刷了好友一眼,目光将车内的其他人也一一瞧视,最后看了一会外面快速掠过的风景,证实自己没有处在虚幻之中。

“我们这是上哪里去?”他问道,瞅了一眼坐在前排与身边的军人,此人有一点昏昏入睡的神态。

“我目前也不知道,”魏征回答,“但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我俩正是朝一个好的机会直奔而去。”

“是吗!”资墨叹息地苦笑,“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好的机会,难道真是绝处逢生了?”

“是的,如果要这样地认为的话,这对你来说,那是一点也不过分!”

“像我目前这种状况和处境的人,真的碰上了一个好机会?”

“我不骗你,目前政府需要我们这类人呢!”

“政府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资墨再一次刷视了好友一眼,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或者再往前推过去一些时间里,像这样的话让他听起来将是另有一番的味道。可是如今,他犯了罪,尽管是被人陷害的,但是他毕竟是由法院判处的。现在能够碰上一个能使自己解脱的机会,而现在这种事情的性质又说明,他是一个戴罪立功的人。

魏征知道资墨根本没有听清话意。

“说实在的,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它的确是一个好机会,因为它为我带来了,解决乡镇面临问题的希望,”魏征把这个机会给自己带来的实惠说了出来,“60万元!这笔让我不敢想象,也从未曾想过的数目,它将解决乡镇里的一个大问题。”

“可能只对你有实惠,我想我可能不会得到。”

“你同样能够得到!”一旁押解他的军官,这时候插进话来说道。

“是的!”魏征在一旁附和着,“现在,我俩正往这条道路上行走着呢。”

“能够给我说明一下具体情况吗?”

魏征转头望了望军区陪同兼押解性质于一体的军官。对方一副不想理喻的神态,以让他明白,他不想去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魏征也不知详细内容。

“到了你就会知道是为什么啦!”

资墨听着所说的话,感到又回到了先前那番话中的意思,只是一点也没有给他带来能够猜思的信息。这几天绷紧的神经总算可以暂时放松下来,可是一闭上眼睛,大脑就无法控制地想起蔻丹。想到不久之前,看守所里的接见。各种可能性的推理全都一齐浮现于脑海里。对她那时候不知销声匿迹于何处,而迫使他不得不回来的猜想有各式各样。

资墨开始将大脑里已存留的记忆全部都倒翻出来,他想从中找到构成猜想最可能接近实质的内容。也许是她与何毓中之间发生了矛盾,可能是无法忍受有另一位女人取代她的地位。或者是他答应的事没有兑现,或者……。这是首先钻进资墨大脑中的开始。他不曾想过寇丹会因另一种原因而出现,是那种情感的折磨。尽管后来,当他想起她在看守所接见室里对他说的话,开始有一点往这方面去思考。可是他很难说服自己是因此种原因所致。

同她发展到建立起真情实感的过程,资墨万分沮丧。好像先天性不足,好像缺乏内核能量的物质,无法在别的物质之间取得平衡。尽管自己对她的爱是那般的真诚,那样愿意为她付出。可毕竟总得需要一点抚慰的形式存在。近段时间里,他常常对自己受到的遭遇,克己地告诉自己去遵循一个观点:对任何的事情,只需要一个过程,而不需要一个结果!

“在看守所接见室里,接见你的人是你的女朋友寇丹吧!”魏征说,虽然他只看到背影,然而他还是能从对方的背影里将她确定下来。

他点了点头,深沉地答道:“是的,是她!”

据魏征所知,当资墨的案件发生后,她就不见了踪影。几次开庭,她以书面的形式向法庭提供了对他很不利的证词。他不知道问及这方面的事情会不会引起战友的心酸。可是他又不想自己的战友总是一副沉愁的模样。就在他想往别的事物上去说的时候,身旁的战友喃喃地自语道:

“还是你当初的话说得很对!有钱的女人,她们喜欢去做过多的尝试。”

这种突然性的切入话题的方式,以及话语包含的内容,一时让魏征不知道怎样来回答。

“你的话语真是睿智又深邃。”资墨说道。“有钱的女人!”由鼻孔里发出来的重重鼻音,替代了后面的话语,但是事实上,他已经没有任何话可说。

亲身经历的苦难遭遇,这是一种能够让雄辩滚落到,没有阳光的地洞中去的事实力量。任何反对,与不同意有钱女人,不认为她们的心中,不存在过多尝试想法的人,将是一种不可争辩的佐证。他简直不可思议,在最后的时刻还来看他,这种行为能够说明出什么来呢?

像她所说的那样,想要为他澄清事件的原由?什么也不能说明,越想这个问题,就越是感到不可理喻。他决定不再想该方面的事情了。

“也许事情真的存在蹊跷,我认为一定存在这种可能性。”魏征思忖地说。

“是从以往了解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吗?”

“我不太了解蔻丹!但是我只是提议你换一个角度去想,去想一想事情的无奈性。”

“我只想换成这样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如果换成是你,我们以战友的身份来衡量,假如自己的战友受到了荣誉的损毁,将会怎样去做?”

“别无选择!”魏征毫不犹豫地挥动了一个手势,“挺身而出,战友的荣誉,自然关系到自己的本身,那么只有为荣誉而战。”他回答道。

“你的话真是高度的概括。”

魏征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把一种试图努力去掺淡的咸水,搅得更咸了。

“我仍然认为……,”进一步更加意识到,再去谈及此事已经毫无疑义了。

“事情现在已经过去了。”资墨轻轻长叹了一声说道。

“是的,的确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立即符合地说。

“是的。”

资墨的口气很快变得悠然了起来,同时脸上还浮现出一种,如同饱经了千年风霜苦难的人,对现今蒙受到的遭遇,只视为是一点小磨难的超然脱俗神态。只是这种神态,它只在脸面上停留了一会,就像失去电能的灯泡那样,不再发亮。

“你还恨她吗?”

魏征如此傻冒地问,只有他的一番道理。因为他知道,尽量把对方心中的忧愤,把它调拨出来,象煤球一样翻动一个面,让它获得充分燃烧,让忧愤尽快地化解掉。

“无可奈何的恨!”资墨有气无力地说,“可是,如果我真的遇上好的机会,得以摆脱牢狱之苦,恨她反而增加了无谓的负担!你说呢?”

魏征不好说,现在他努力地将自己设想置处在他的环境里,仍然得不到一个较清晰的立场。也许他俩之间存在一个误会,可能原因在她的那方。自从资墨与上司结识后,曾经将那位女上司带到过他的镇上来。在那两天的时间里,他从各个方面去观察与注视过蔻丹。从她的言行举止里分析过这个女郎!觉得她还不错,是一个知情达理,处事大大方方的人。可是她违背事实的做法,这就让他想不通了。

“话这么说倒是说得过去的。”他只好这样去回答。

“你有烟吗?”资墨有意地用手臂去碰身边总是一副严肃神态的押解员。

只是从他那敏捷,用肢体语言做出抱歉的姿势里,能够得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是他自然流露出来的神态。

“哦,对不起!我不抽烟。”回答之后,探身去为询问司机。

开车的司机将一包烟递了过来,随后递来的火机是魏征为他接递过来。他从烟包中抽出一支,点燃后深吸一口,将烟雾徐徐地吐出来。很快在他的脸上闪动起欣然的神态。

魏征对战友的神态改变感到很宽心,真正地称赞他的快乐个性。他不单有乐天派的个性,而且是那般地沉着与意想不到的踏实。

“我们这是去哪 ?”资墨问道。

“南方军区!”

这话才真正让他思考起来。也不知怎么的,他竟慢慢地进入睡梦里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吵醒他,“好啦,现在快到了!”押解员扭过头来对他俩道。

魏征首先睁开眼,目的地到了!

这是哪里?他探头往车窗外望去,在不远的地方出现一片光芒带,汽车驶上了一座桥。的确是一座桥,不算很高。下面的水在星星与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车灯光迅速划过水面,水是那么的黄,十分地混浊。

现在是午夜时分,资墨与战友魏征乘坐的那辆车到达目的地。

那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独有的一面靠近边岸处,仍然不能说是相连的干地,因为还有一段三十米的河沟与之相隔,一条修建起来的大桥与之连接。事实上应该说这个地方是四面临水的小岛。魏征推了推身旁的资墨,几次才将他推醒过来。对资墨来说,旅途中熟睡可是两个月来最安心踏实的。

“到了吧?”他睁开眼,同样朝车窗外望去。

“过了这桥就是你们该到的目的地。”那位押解员介绍道。

吉普车一直开进一个矗立在桥边的栅栏拱门,到了先前见到的亮光之处。这是一个球场,由于那盏碘钨灯仅只照在那么一处地方,尽管能隐约地看到面积在延伸,但是总不能将它的面积用眼睛测出来。也许还有许多灯没有开,总之这个空旷之地很寂静。突然,让他俩不能相信的是,就在眨眼之际,整个空旷之地被强烈的光线照亮,原来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训练场地。更让资墨感到摸不着头脑的景象是:少校刘国贵领着头,在后面是作扇形整齐站立的十几个人。这些迎接他的人曾经都是特种部队里同一个连队里的战友。

少校上前与他俩一一握着手,然后他去同一旁站着的押解人员谈话。这时候,俩人早被战友们包围了起来,每人都很激动地拥抱着,毕竟都有几年不曾相见了。看着这些战友们都在相互拥抱,相互问候对方,内心里十分地感慨。这是一次难得的盛会。不过,真正的那个特种连队的人数是不止这些人,那个连队一共有一百二十名,现在只来了四分之一。

少校告诉他俩:“这是大家的主意,你俩最后才来。现在人员全都到齐了!”

“是的!”旁边有人符合着说。

俩人听到此话特别激动,无以言表,只好以军礼来感谢大家。整个巨大的操场里灯火通亮。在篮球场的中央,摆放一排长长的桌子。为了办这个盛会,少校派了六名勤务兵采购食品。还从军队食堂里请来了厨师。

“祝我们大家重逢,干杯!”

众人整齐地站了起来,各自举起紧握酒杯的手臂,在一声“干!”的号令下,每个人都朝天空中敬意地示意一下,然后各自干尽杯中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