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刘过,字改之。


《左传》宣公二年有之:“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刘过以此为名,遂字改之。过素善陆游、辛弃疾、陈亮,有《龙洲集》、《龙洲词》,乃南宋一大豪放词人,又善饮酒,佳话存焉。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以过为名,可谓能谦冲自守矣;改之为字,可谓能磨砺日新矣。金庸取其意旨,作一杨过,亦字改之,得以流布天下;其名主人反寂寂无闻于当世,颇可叹也。


2、杜如晦,字克明


《诗》风雨篇有之:“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所谓望眼欲穿,感极而悲者也;末了则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云开雾散、柳暗花明之意在矣。一篇之中,三致志焉。


《尚书》尧典篇云:“克明俊德,以亲九族。”克明者,犹能明、自明,言人能使大德明于外也。如晦在克明之先,必待俊德而始明,足以为圣贤良相之名。


杜如晦为贞观名臣,惜其天年不永,四载而卒,空留“房谋杜断”之名,岂不惜哉!助文皇成盛世大业,亦成其“克明”之字矣。


3、纳兰成德,字容若


纳兰词名满天下,不知其名字从何典故?君子有成人之美,亦有成己之愿,“成德”盖成己成人之德矣。容者,盛大之状;若者,香草之名。则容若乃“香草盛集”之谓也。《楚辞》多以香草美人暗喻君子,君子必成己成人之德,此纳兰名字之解乎?


成德本姓叶赫那拉,译为“纳兰”,遂使唇齿生香。纳兰容若,亦可解为纳幽兰而容香草,君子有慕兰之德、好洁之癖,此解无不可。然则成德为避康熙朝太子之讳,改名性德,虽文辞可观,失其本意也。今人多不知若为香草之名,以若为若许、若此之谓,虽仍可通,失其美人香草之本意矣。



4、申时行,字汝默


时行有二义,其一为时兴、风行之谓,其二为伤寒之谓,大抵患伤寒者多在春秋换季之时,病状无少长皆相似,且往往流行,故谓之时行。


汝默者,清静默然之谓也。清人张廷玉有云:“万言万当,不如一默”,此亦申氏所以教时行也。


时行者必风行天下,而汝当默然自守,无与时俱进,无随时而行;此名此字,意味深长。又时行为病,瘟疫行天下,书生唯一默而已。晚明风气,大抵如此,若不入于朋党,则归守一默。岂不痛哉!



5、萧望之,字长倩


太傅萧望之,汉之老臣也。以“之”为名,盛于魏晋南朝,望之及廷尉张释之可谓滥觞者。望之者,可谓人皆望之,亦可谓己望之。按“望”为仄声,则以“之”协调之,则字平气顺矣。


倩有二义,其一男子之美名,尤东方朔之“曼倩”;其二为笑语盈盈之貌,《诗》有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后又以倩为请求之意,当不及于西汉。若以为男子美名,则身长高大、玉树临风之君子,谁人不愿望之;若以为笑语之貌,则美人顾盼,我亦望之,一段风流在其中矣。两解皆可通,令人不得不心驰神往。



6、傅以渐,字于磐


傅以渐者,清顺治三年状元,十二年太子太保,十五年授大学士、户部尚书,自古入仕拜相未有如此之速者。旋即称病归乡,至死不复出,可谓明于世道乎?


《易》有之:“鸿渐于磐,饮食衎衎。”言鸿雁徐徐飞至磐石之上,遂饮遂食,其乐悠悠。夫欲速则不达,鸿雁知循序渐进之义,其所以自保也。


《弟子规》云:“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见贤思齐,朝乾昔惕,此君子处世之道,可谓居于磐石之上。字之“于磐”,不亦宜乎!


7、杜黄裳,字遵素


杜黄裳早年,着惨绿之衣至侍郎孟炎家赴宴,孟炎夫人观之,语其子曰:“彼惨绿少年与众不同,必位至卿相。”黄裳遂有“惨绿少年”之号,正合“绿衣黄裳”典故矣。


黄者,正色也;裳者,下裙也。绿衣黄裳,以间色在上,而正色在下,此非本末倒置乎?以“遵素”为字,犹言遵素王也。素王者谁?孔子之谓也。孔子以至德生于末世,有生之年不能王天下;学者遵为素王,聊胜于无。


孔子之为素王,犹黄之为裳,时也运也,无可奈何。以黄裳为名,遵素为字,意味深远,千载之后,犹使人黯然神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