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的早上。正在准备给家里准备过东的煤球,采购炉子,钢碳又涨了。这个冬天又该难熬了 ,我到无所谓,可家里的孩子和老人受不了冻啊 ,为什么送暖气的不根据天气来送呢。唉,该死的制度

兜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所里的电话。凭感觉,肯定有大事,发案了,大案。杀人案,我的管区内发现一具碎尸。指令就是命令。我打车赶了到现场。到了现场,先到的同事已经把周围警戒了在河边不远的树林里我看到一个土堆被挖开,沟底下我看到了有一个尿素袋子,另外的袋子已经在土堆上面了,裸漏的袋口中我看到是一只人的脚和一只手。经过了解,一个放羊的天天在这放羊,突然发现了一个新鲜的土堆旁漏出带子的角角,感觉有可疑,拨打电话报警。局领导也火速赶到了现场。招集了我们分局所有的能用的警力到达现场。这样的命案现场马上让人通知了技术,技术到达现场后把土沟里的尿素袋子抬了上来。可以确认是人的躯干,先拿上来的是两个腿和两个胳臂装一个袋子里面,里面还发现了一个带血的手套,我们找遍了方圆五百米,没有发现头部。经初步勘察认定,技术认定是一名年轻的女性。经过现场仔细勘察后,法医去做尸体检验,尸体拉走了。


剩下的工作就是就是这些搞侦察的了,应该没有我的事了,分局的刑警都来了,我这无名小卒该打道回府了。案子太大,我们平时只负责些没有命案的案件,大案上要移交的,我看着现场感觉还是复杂的。没想到,接到通知,到刑警队协助,原来最近分局大案子多了人手不够,我们驻所刑警也要抽调了,


再会议室,会议上局领导是强调的一点就是:增强信心,案件就是我们辖区的案件,发案就是在这个区域,谁查漏谁负责!(也不知道谁发明的,倒查制度,案件如果是从谁的地方谁的侦察中出错了,就追究谁的责任.看似乎不近人情,但是可真管用!)队长把我们的民警分了几组,让民警挨家挨户去走访.排查


到了晚上大家一会总,线索马上上了好几条 ,大家又对每一个线索逐一排查.很快一个重点人上了我们的视线!赵某,33岁,离异,现在独居一室,在发案的地方有人见过,有作案的空间有时间.此人有前科,一次拦路抢劫判了3年,一次打架被劳教2年.先找到他,他现在是唯一的嫌疑人.利用半个月的时间,通过各种渠道,利用线人找到了此人.

按说,说人抓到了,案子应该是破了一半!但!接下来的审讯工作,没有想到让我们遇到前所未有的很多的困难,现场给我们留的现有的证据太少了,我们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手段与证据.但是我们最后能证明他犯罪的证据几乎是零,虽说手套上的血型也对上了.测谎也支持了我们的判断,案子应该就是他干的.在强大的攻势下,他也承认了自己杀人碎尸的过程.


按情况他交代:晚上在电影院路边遇到此女,他搭讪此女后他们在一家饭店吃过饭后,他把她领到家里了.第二天起来,她说你得给我钱,要不就告你强奸我.他一看自己没有钱啊!把你杀了得了!就这样把她杀了.并碎了尸.把头扔进河里.另外把腿和胳臂放一个袋子,躯干放一个袋子,晚上直接把这两个袋子埋进了一个土坑了,但没有想到,放羊的人给发现了.本以为可以是破案子,但是我们没有把他任何办法,虽然他供诉了自己的案子,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来指正他,最后的对此人结果,无罪释放这里有很多不便之处不可以详细论述.






本文内容于 2007-12-3 20:24:06 被蓝色蚂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