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东陵大盗”的下场(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周末替我的导师带着几个朋友去了一趟新义州,感慨颇深,尤其太子逛了边境上的市场后不得不感到惋惜,半个世纪前我们的先烈们用鲜血凝成的民族友谊今日已经被遮天蔽日的假冒伪劣商品和中国奸商所击碎——中国人应该反思!)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十三点五十五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军事监狱


在太原会战以前新编第七十八师的部队番号中是找不到军事监狱这个机构的,唯一的一座编外的军事监狱也仅仅是作为武太行、刘雨田进行“国际金融”业务的一个幌子罢了,可是在太原战役以后问题就来了,在太原战役中武太行的部队如吹气球一般膨胀了将近三倍,大量的品行不端或是有投机倾向的危险分子进入了军队系统,军队之间,军队与地方之间的矛盾也随之增多起来,于是武太行不得不成立了以刘斐少将为首的军政执法处,下设军事法庭、军事监狱、军事罪案调查处、军事保密局,军人权益保障局等机构,而这个机关高效、严肃的运作也让刚刚完成扩充的新编第七十八军迅速的进入了正常。


而今天我们的军事监狱又迎来了他建立以来级别最高的一位犯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五军军长孙殿英,由于关押人物的敏感性与特殊性武太行命令军政执法处处长刘斐少将亲自提审孙殿英。


直到此时孙殿英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阶下囚,在他看来对方来抓他无非就是想找点好处,自己家大业大还怕别人要钱不成,当初蒋委员长都没有拿自己怎么样何况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在国民党内部很多人不相信指挥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实际指挥者就是武太行。)。因此即便是对着我方的审讯人员孙殿英依旧不老实。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国军少将孙殿英不屑的道:“小伙子,你们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军衔是不是不值钱啊?刚刚抓我的是一个少将,这倒好审问我的居然也是一个少将,那你们军长是啥?不会是大元帅吧?”


“姓名!”刘斐自然不会去理会孙殿英的挑战,自从自己坐上了军政执法处处长的位置后就没少碰到这样的人,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处置。


“不知道老子是谁你们抓我做什么?你们新编第七十八军的人脑袋坏掉了?没有事情就爱开着飞机到处抓人玩?”


“姓名!”刘斐继续道。


“有完没完,你不会换一句?”


“姓名!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然的话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斐说罢轻轻的挥了一下手,旁边的军官立即按动了一个按钮,审讯室旁边的一堵墙居然缓缓的升了起来,露出了旁边一间“设备齐全”的刑讯室,几个彪形大**面前烧得通红的炉火显得十分的刺眼。


孙殿英当然对眼前的这些家伙十分的熟悉,作为一个在中国军界混了这么多年的老兵油子他自己都没少碰过这些家伙,“别吓唬老子,你爷爷我也是真刀真枪的一路混过来的主,别以为你们这点小把戏就能唬得住我!”


“孙殿英!实话告诉你,我们敢就不怕你有能耐离开这里,你这回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和我们合作,争取在死前少受一点罪,否则的话,我保管让你在死前享受到我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全套设备!”刘斐狠狠的道!


听到对方的威胁孙殿英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杀我?凭什么?老子是国军现役部队的高级将领,就算是委员长想杀我也不是一句话办得到的,何况是你们的娃娃将军!”


“杀你?杀你的理由多了,单单是盗掘皇陵一条就够你死上十回的了!再者说,孙将军,你觉得如果在你那只杂牌军和我们的新编第七十八军之间做出选择的话你认为委员长会选择你吗?说句不好听的,你那一个军的战斗力恐怕还没有我新编第七十八军的一个旅强!”


“臭小子!盗挖皇陵的事情在1928年的时候已经审问过了,那时候我就说过:‘满清杀了我祖宗三代,不得不报仇革命。孙中山有同盟会、国民党,革了满清的命;冯焕章(冯玉祥)用枪杆子去逼宫,把末代皇帝溥仪及其皇族赶出了皇宫。我孙殿英枪杆子没得几条,只有革死人的命。不管他人说什么盗墓不盗墓,我对得起祖宗,对得起大汉同胞!’,最后怎么样?你爷爷是无罪开释!都过去十好几年了你们又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拿出来说事,你们不烦啊!说实话,你们军长要多少,只要他说一个数就成,别他娘的在这里磨,烦不烦啊!”


“审问过?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关于那次审判的任何内容,但是我手中却有爱新觉罗溥仪先生在今天上午向我军政执法处递交的起诉书,因此我处才在申请重庆最高当局同意后对你实施抓捕并进行审问的,再有就是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对于你是十分的不利的,因为据此你很有可能被判处——死刑!”


重庆已经放弃他的消息对于孙殿英的心理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你胡说!最高当局是不会同意你们抓我的!”


“哼!孙殿英,你自己也不长脑子好好想想,如果没有重庆方面的默许我们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去招惹你的,再说了,你和我们党内的一些同志的关系不也不错嘛?”


“这么说,你们的那位武太行将军已经下定决心用我的这条命去讨好那个小皇帝了?”此时的孙殿英想想今天发生的种种已经开始相信刘斐的话了。


“孙将军,话不能这么说,毕竟你对于抗战是有功的,我们军长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给爱新觉罗家族一定的赔偿的话我们的军长可以考虑安排你和你的家人出国,但是从此以后你绝对不可以再踏上中国的土地一步!你同意吗?”


听到最后孙殿英终于松了一口气,“哈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大英雄武太行将军居然也是一个俗人啊!”


“孙将军,你恐怕没有听懂我的话,我的意思是你要对爱新觉罗家族进行一定的赔偿,这些钱并不是给我们的军长或是我们新编第七十八军的!”


“好!好!好!说吧,你们要多少?”


“孙将军,我们军长的意思是要保证您和您的家人的生活需要,所以您以您的夫人的名义存在花旗银行的十万大洋和其他各项存款共计二十一万三千八百银元就归您和您的夫人使用,我们只要您在瑞士苏黎世银行的那个保管箱的密码!”


听对方说到这里孙殿英的冷汗不禁流了下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对方对于自己家底儿的来了解居然比自己都要清楚,特别是苏黎世银行保管箱的事情,在孙殿英看来这件事情知道的现在应该只剩下他自己了(经手人几乎全部被灭口。),可是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孙将军,不要紧张嘛,我们也仅仅是给您一个建议,如果你有什么不愿意,或者是您不愿意承认的话我们绝对不会勉强您的!”


“你们这回是吃定我了?”


“孙将军,不要说得着难听嘛?我军的军纪一向严明,您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完全到我这里投诉嘛!”


“我怎么才能相信我们的承诺呢?你们武太行将军不会就这样杀了我吧?”兔死狗烹的事情孙殿英看得多了也干得多了,因此他不敢轻易相信对方的承诺。


“承诺?没有承诺,承诺就是我们武太行将军的个人信誉,对于你来说这就是一场赌局,关键就看你敢不敢赌了!”刘斐心里觉得好笑,放你?放你还抓你做什么?


——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孙殿英终于在钱和命之间做出了选择,“好吧,我答应你们,密码牌就在我的内裤上的口袋里,除此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


“孙将军,我希望你交给我们的密码是真的,只要我们发现是假的的话,我打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们的武太行将军既然可以查到我在苏黎世银行有保管箱就不会没有办法知道密码的真伪吧?”


“来人!带下去,记住要好好保护孙将军!”


两个狱警上去拖着孙殿英就往外拉,看着孙殿英离开后刘斐仍身边的人也都退了出去,自己立即离开了监狱上了自己的雪铁龙汽车,一路狂奔来到了新编第七十八军情报处,将从孙殿英身上搜来的密码牌亲手交给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情报处长李威。李威拿过密码牌的李威迅速的将密码通过保密频道通报了远在瑞士苏黎世的卫平。


——


瑞士当地时间一月二十三日七点五十分 瑞士 苏黎世


此刻的卫平和张秋正住在苏黎世银行附近的一间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其实自从踏上了欧洲的土地之后卫平和张秋就将这间总统套房长期的租了下来,原因是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需要长期的留在瑞士处理新编第七十八军军部不断的运到欧洲的大量现金,卫平的任务除了要让这大量的资金迅速换成黄金、白银和贵重珠宝后存入瑞士银行外还要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替武太行通过合法的途径尽可能多的收购企业,并且利用遍布全欧洲的企业和办事处建立一个军事、商业两用的情报网络,现在这个网络已经初具规模,这个情报组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搞清楚了大量的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在欧洲的存款分布,孙殿英在苏黎世银行的保险箱就是卫平和手下的情报人员获得的。


“科长,根据地来电!”张秋拿着一份电报交到了还在查对账目的卫平。


“张秋同志,你马上让下边的人准备一下我要去苏黎世银行!”看到电报上的密码后卫平迅速的进入的工作状态,虽说不是合格的情报人员,但是一个合格的商人的勤奋却弥补了这一点。


“科长,要我去吗?”作为张秋可不是单纯的负责配合卫平的工作,当初武太行之所以让社会部的顶级特工到瑞士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监视卫平,对于一些级别的任务张秋必须保证卫平在她的控制之中,而这次的任务就属于这一范围,因此即便是卫平此刻拒绝,张秋也是要找个合适的借口跟去的。


“好吧,你收拾一下,我们一起去!”卫平自然是不会知道对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安全罢了。


——


瑞士当地时间一月二十三日八点十五分 瑞士 苏黎世银行


“尊敬的卫先生,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您打个电话我们会派出值班经理给你提供上门服务的!”得到汇报的银行经理立即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亲自出来迎接卫平和张秋,在他看来这对资产过亿的“小夫妻”一定是遥远的中国政府的太子党中的实力派人物,但但对方在欧洲巨大的投资就值得自己的银行与之长期合作。


“布朗先生,你怎么亲自来了,这多不好意思,我只是来帮助朋友一个忙罢了。”卫平自然清楚眼前这位苏黎世银行的经理布朗先生在瑞士银行界的地位,因此对于布朗先生也是十分的热情。


“卫先生,不管是什么忙,您尽管说,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布朗可不是那种只顾眼前利益的商人,最为一名优秀的瑞士银行家他对于卫平这种有政府背景的顾客一向都十分的照顾,正因为此他的苏黎世银行与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政府都有商业往来。


“布朗先生,我的一位朋友希望我来取一下这个保管箱里的东西。”说罢卫平将一张纸片交给了布朗。


“卫先生,请您稍后!”布朗将密码纸交给自己的助手去核对了,自己则将卫平和张秋引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享受高档的咖啡和雪茄去了。


——


在得到了准确无误的确认后布朗带领卫平和张秋乘坐电梯来到苏黎世银行的地下金库,一行人在金库底层的一扇小门前停下了脚步。


看到面前这扇至少有一百年历史的保险门卫平不由得心生疑惑,一旁的张秋已经将手伸进自己的小皮包里了,“布朗先生,你没有搞错吧?我们只是要取一个保管箱罢了,你这是?”


“卫先生,你不要误会,你面前的就是一个保管箱,对于一些需要保存大量物品的用户我们也是提供一些特殊的保管箱的,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清点了,对了,我和我的人是不会进去的!”布朗解释道。


“不好意思,布朗先生,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保管箱,不过我想知道这个保管箱和我在贵行租用的金库有区别吗?”


“这个?除了小一点没有什么区别!”


“好的,布朗先生,麻烦你在我检查后将这里的东西搬到我个人的金库去,另外就是将这个金库注销!”说罢卫平示意一旁的工作人员将这扇比自己的年纪都要大几倍的门打开。


“放心吧,卫先生,我们一定会做好您交待的每一件事情的!”


“谢谢!”卫平和张秋相继进入这个大的“保管箱”。


——


一月二十三日十六点十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周家峪 武太行官邸


东北的大战役和溥仪的南归不仅让武太行声名大振同时也牵动了方方面面,不光是国内各个势力都派来了自己的代表前来系舟山区祝贺,就连一些尚未撤离的国外使节都通过各种手段来到系舟山区,当然这里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想看看武太行和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实力是不是真的那样的强大,进而决定自己将来的政策,为了应付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武太行不得不在抗大系舟山分校的礼堂举行盛大的招待酒会,可是这个决定刚刚做出十分钟武太行就发觉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被指定参加招待酒会的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大小军官包括武太行在内无一例外的都是单身汉。


为了维护新编第七十八军的荣誉和我们伟大的党的面子,武太行将军在命令下达后三十分钟又下达了一道新的命令——新编第七十八军少将以上军官必须在酒会举行前找好自己的女伴,否则禁闭一周!考虑到系舟山根据地看得过去的女同志未必够用(大量的女文工人员在去年的大扫荡中殉国)武太行还命令空军调动了几架前往延安接收一批女文艺人员。不过千算万算武太行没有算到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保守的,于是在这次的宴会后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将领们纷纷和自己在酒会上的女伴们火箭式结婚,武太行更加想不到的就是这次的宴会也成就了他的爱情。


当然此刻的武太行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单身生活即将永远终结,为了应付这次的酒会武太行硬是借助自己的权利将新编第七十八军的第一美女——军区总医院的院长黄飞飞叫到自己的住处,说实话,虽说黄飞飞和武太行也算是老相识了,可是武太行一直就没有好好的打量过这个自己用几千斤牛肉干换来的女医生,但是现在却不行了,为了即将举行的招待酒会武太行不得不认真的大量一下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可是不打量不要紧,这一打量可就坏了,因为武太行发现这个穿着十分普质的女医生身上居然折射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配合上她那虽说并不惊艳但却绝对上乘的面孔显得是那样的美丽、迷人、清新,让人——


就在武太行胡思乱想的时候黄飞飞打断了武太行的思路,“军长,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没,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漂亮!”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人武太行自然不会明白在这个时代的女生面前要含蓄,他这一说不要紧,弄得黄飞飞忽的就是一个大红脸。


“军长,你怎么能笑话人家呢?”黄飞飞红着脸道,虽说这样说可是小姑娘的心里却是一阵的狂跳,要知道在战争的岁月里女孩子们对于英雄的情结是永远也无法释怀的,更何况这个英雄还是一个拯救了民族,拯救了国家的超级英雄,其实在她的心中早已将面前的这个男人看作是一座可以依靠的山峰,忽然间这座山和自己的距离拉近了怎么能让她不激动呢。


“黄院长,我这次叫你来是有个任务想要交给你!”


“任务?军长,什么任务啊?”黄飞飞刚刚还狂跳不已的心骤然减速,一种强烈的失落让她十分的难受。


“黄院长会跳舞吗?”


武太行这个问题让黄飞飞十分的意外,在他看来任务怎么也不会和跳舞联系在一起,“会,以前在北平的协和医学院的时候学过一点,华尔兹、探戈、伦巴都会一点。”


“太好了!”武太行听到肯定的回答后高兴的几乎要跳了起来,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要找一个会跳西洋舞蹈的女孩子绝对比找一个能征善战的将军要困难的多。


“军长,到底怎么了?”看到武太行的表情黄飞飞感到更加的奇怪了。


“黄院长,是这个样子的,今天晚上咱们的根据地有一场招待酒会,国民政府各派的代表和各国的驻华使节都会参加,要知道他们都是偕夫人一同参加的,因此就需要我们这边参加的都有女伴随行,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单身汉,哪里去变一个女伴出来,于是——”说到这里武太行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我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听了武太行的解释黄飞飞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武太行的要求。


“去就好,去就好,只要你肯去别说是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我也答应你!”


“那我说了!”


“说吧!”


“军长,吻我一下可以吗?”黄飞飞十分小心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什么!”武太行顿时傻了。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一十二节 “东陵大盗”的下场(4)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