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一 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日军少尉小队长藤田峻看着连滚带爬退下山坡的伪军,气得跺脚大骂:“张欠九,你的部下,真正军人的不是,统通的饭桶的干活。”张欠九不敢得罪藤田峻,心里有气,脸上陪笑,点头哈腰地说:“是,我的部下统通是干活的饭桶,皇军的部下才是剿匪的真正军人。攻打抗联,没有真正的军人不行啊。”

藤田峻瞥了眼张欠九,觉得张欠九话里似乎隐藏着别的意味。

张欠九被藤田峻瞧得心里发毛,抬腿一脚,踹在一名伪军的屁股上,厉声大喝:“妈拉个巴子,给我冲。谁再敢临阵退缩,老子崩了他!”这名伪军冷不防被张欠九踹得摔了个狗啃屎,敢怒不敢言,爬起来,虽然心无斗志,还是端着枪向山坡上冲去。

藤田峻回头喝命十几名日本兵,端着三八大盖,跟着伪军往山坡上冲。

王守成望着山坡下的日、伪军,心里焦躁。

在与伪军的拼斗中,苇河游击队员已经牺牲了三名队员,另有七八人或轻或重负了伤。十香的胳膊上,也被伪军的刺刀划出一道尺来长的口子,鲜血淋漓。疼得十香直吸凉气,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王守成曾经与日军多次作战,深知日本兵的单兵素质非常好,枪法、拼刺,都不是伪军可以与之相比的。苇河游击队员凭着血勇之气,在与伪军的白刃格斗中能够以一挡三、以一挡五,但与日本兵拼斗可就难以轻易取胜了。

忽听两声枪响,冲在前面的两名伪军应声而倒。

王守成看得仔细,这两名伪军均是脑门上绽出一蓬血花,然后仰面摔倒,滚下山坡。

王守成转过头,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倚靠在一株歪脖子松树旁,左手平举着一把盒子枪,右手托着一支汉阳造。少年手中的长短双枪齐发,一名伪军和一名日本兵仰面摔倒。

王守成惊讶地看着这个少年。少年白净面皮,大眼睛,尖下颌,身材瘦削,身上的衫褂洗得黑不黑、灰不灰的,已分不清本来的颜色。

少年双手持枪,双枪长短各异,也不瞄准,随意击发,就又有两名日、伪军士兵应声而倒。

王守成大声喊:“嘿,小兄弟,到我这里来。”

少年将汉阳造夹在腋下,拎着盒子枪,弯腰跑到王守成身旁。

王守成低声说:“小兄弟,打东洋畜牲。”

少年双枪齐响,两名日本兵眉心中弹,绽出蓬蓬血花,仰面翻倒。

王守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低声问:“小兄弟,你叫啥名字?”少年盯着山坡上穿着土黄色军服的日本兵,简短地说:“惊蛰。”

王守成又问:“你参加络子了吗?”惊蛰回答:“山鹞子就是俺的大掌柜的。”王守成有些遗憾地说:“哦,你是山鹞子的人。”惊蛰双枪齐响,弹无虚发,放倒了两名日本兵,然后说:“俺是来寻你打鬼子的”

游击队员眼见日、伪军慢慢爬上山坡,自恨枪法不济,十枪九不中,又气又急。几名队员扔掉手里的枪,掀起几块大石头砬子。几块大石头嗗嗗碌碌滚下山坡,又撞得大大小小的石砬子顺着山坡滚下。石块相撞,扬溅起的灰尘弥漫在山坡上。乱石飞滚中,山坡上传来日、伪军惊恐的嚎叫声。

游击队员笑逐颜开,纷纷扔下枪,搬动大石头砬子,推下山坡。二十名队员搬的搬、推的推,乱石滚动,烟尘弥漫,只砸得半山坡上日、伪军骨断筋折,嚎哭惨叫。

藤田峻气得瞪圆了眼睛。望远镜中看得清清楚楚,山坡上的游击队不过二十几人,可是二百余名日、伪军偏偏攻不上去。藤田峻喝命逃下山坡的日本兵架起掷弹筒,猛轰游击队的阵地。

当炮弹在山坡上炸响时,王守成已率领游击队员翻过山顶,从山后撤离,钻进山沟的密林里。

密林内积满了厚厚的落叶,脚踩上去,软棉棉的。从晚到早,游击队员水米未进,人人都饿得肚子里“叽叽咕咕”的乱叫。游击队员们有的捡些松籽,有的采摘些干蘑菇,塞到嘴里,嚼着,跑着。

王守成俯身摘了两把树根旁的干蘑菇,递给胳膊负伤的十香,说:“嚼着。快跑。”十香接过干蘑菇,塞到嘴里。

太阳偏西的时候,王守成率领着游击队在深山密林里和日、伪军兜了几个大圈子,甩掉了日、伪军,迅速东进,踏入苇河境内。

夕阳西下,余辉漫天。

远望群山,夕阳的辉光下,连绵起伏的山脉上矮小的榛子树、白色的桦树、绿色的红松、金黄色的落叶松,红的似火,黄的若金,层林尽染,万紫千红。

王守成率领着游击队进了张广财岭,在如火的枫树林中,遇到了前来接应的肖铁。两人合兵一处,回到老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山鹞子按照事先的约定,派人将缴获的部分枪支弹药、粮食、衣物送过来。王守成即命杜景和率领着游击队员将粮食和衣物送往密营储藏。

肖铁在攻打灰蔡顶子屯的时候,胳膊受了伤,包着纱布,用布条吊在脖子上。王守成让肖铁运送粮食、衣物去密营休养,肖铁执意不从,只说:“被弹片划掉块皮肉,算不了啥大事。”

肖铁找到王守成,说:“队长,我们在回来的时候,受到一股伪军的袭击,我率领游击队掩护山鹞子撤退时,牺牲了两个弟兄。在当时,灰蔡顶子参加游击队的人被山鹞子裹挟着走了,可是山鹞子把缴获的物资给咱们送来了,报名参加游击队的人却没送过来。”王守成蹙眉沉思,只觉得这事有些复杂,应该找刘东辉商量解决的办法。

游击队初战告捷,刘东辉满心喜悦,心里暗暗为自己谋略的高超而得意。

据可靠情报,现今苇河县境内猬集了数千日、伪军。如果按照王守成的意思,无论游击队攻打虎峰屯或六里地屯,数千日、伪军就会迅速包围过来,刚刚成立的苇河游击队就面临着灭顶之灾。而在强敌环伺的险恶情况下,游击队远到珠河境内攻打灰蔡顶子,营地却没有遭到日、伪军报复性地攻击,足以说明苇河境内的日、伪军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存在着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

虽然苇河游击队遭受了成立以来的伤亡,但刘东辉的意志并没有消沉,甚至暗暗觉得,一支军队,不经受战火的洗礼,不经历过死亡,就不会由襁褓走向成熟,就不可能在未来残酷险恶的抗日战场上纵横驰骋。

通过这次军事行动的效果,刘东辉有充足的理由认为,现今自己在游击队内是有足够的发言权的。

远攻的目的基本达到了,近交却还没有任何举动。刘东辉并不是不想尽快与守卫虎峰屯和六里地屯的伪军取得联系,但刘东辉担心的是如果守卫虎峰屯和六里地屯的任何一支伪军中有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顽固分子,那么苇河游击队很可能就会引起日、伪当局的注意,所以策反工作必须慎之又慎,决不能贸然行事。

刘东辉此时琢磨的是游击队应该再与山鹞子的山林队联合起来,主动到珠河境内打几仗,将苇河境内的日、伪军吸引过去,以减小苇河游击队面临的压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