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傍晚(2007年11月17日)在厦门市江头移动营业厅的外面,我看见有个象是少数民族的女人(大约40岁),带着一个白白净净大约八个月大的孩子在路边乞讨。我走上去一看,在地上写“求好心人给20元去安溪”,那时只感觉那小孩很可爱,但是一直在哭,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孩子不象是这女人的孩子,但是由于满街很多乞讨的,也就没多顾及,就走开了。


谁知道,不到几秒钟,那孩子哭得很厉害,我转头一看,那孩子双手伸着对着我哭,我看见一个女孩走过去丢了五元给那个乞讨的女人,那女人顺手就放进兜里了。我看不下去,就回头了,走过去问那个女人:“你去安溪做什么?”她不回答。我说:“这孩子是不是你的?”她不说话。我火了,很大声问:“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她摇了摇头。我立马就那起电话,播打了110,那时候是18点22分。110那里问了我详细地址,说马上就到。


这时候围观的人多了,很多人在看着我们,我就继续问了:“你是哪里的?”她说:“贵州的。”我说:“刚刚那女孩给了你5元,你为什么收起来了?”她不回答。说真的,这时候我心里有点怕,有几个男人站我旁边对我说:“你管人家那么多事,你把别人的饭碗打碎了,何必那么多事!”我知道肯定有的是同伙,但是我还是很大声的说:“你们的孩子丢了,你们还会说这样的话吗?”就听到那男人说:“靠!”就走开了。


那孩子好可爱,身上的衣服也是很新的,看上去蛮贵的童装。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议论纷纷的,那女人想带着孩子走,我拦住不让她带走孩子。她听到我们都说孩子不是她的,还想扯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我说:“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大家就认为这孩子是你的,等警察来了再说。”这时候是18点35分了,我又再次打电话给110,接电话的说已经来人了。刚好,警察来了,我赶紧让警察来检查检查,那个年轻的警察很负责,把那女人的行李打开了,里面发现有纸,笔,还有信笺。最让人吃惊的是,还有几张硬纸版写的字,内容分别是:“请给我5元买东西给孩子。”“寻找亲人,请给我10元。”等等。警察问那个女人:“你是哪里的?”那个女人支支吾吾说了一些人家听不懂的话。于是那警察就把女人还有孩子带走,说是要到警察局去调查清楚,我还送他们上车了,一直对警察说谢谢。


原本以为一切都告一段落了,相信那可爱的孩子能受到警察的帮助,并且至少能到福利院去。


在当晚的22点15分,110打电话来了,居然是质问我怎么知道那孩子不是那女人的,还说那女人是少数民族的,语言不通,是来找他老公的。很明显,语言不通,那110的怎么知道那女人是来找她老公的?我说:“那女人年龄那么大了,怎么能生孩子,而且那女人长那样,那孩子不象是她的,请你们查清楚。”110那里的人说:“我们把他们送到救护站了。”我急忙说:“你们看到那女人的包里有什么了,都是那些骗人的东西,你们怎么让那孩子还和那女人在一起呢?我能看看那孩子吗?”110说:“你想看看那孩子?我们会查清楚的。”很不耐烦的说。


结果会怎样,求你们各位好心的,你们帮帮那个孩子,我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在哪里?怎样了?真的是很可爱的孩子,很漂亮,不象是那个女人的孩子,真的?我后悔没给他们拍下照片,我后悔没有带他们去医院做DNA?


相信不少YUYU都还记得,上周天江头邮电局旁边出现的人贩子,当时我也在现场,小YU网友**和**(我不记得他们的网名了,知道他们是一对情侣)是非常热心的对此事报警,并对后期做了很多的相关工作,但结果却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对此事件未知YUYU已无法查阅相关帖子,早上来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和谐掉了。对此,我表示无比无比痛心!!!我很难对上次江头邮电局旁事件做完整描述,因为上次我不是当事人,大致是报警之后,被警察带走,之后被送到救助站,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也丝毫不相信那个还是是她的,最终在厦门火车站被遣送回贵州还是贵阳。


在昨天晚上之前要我写这个事件的相关帖子我可能会在这个标题的人贩子加上引号,但是通过昨天晚上的跟踪,我毫无置疑的相信对方是个十足的人贩子,我以我的人格做保证,上次江头邮电局旁我亲眼目睹了那个人贩子,能够很好的辨认及确认昨天晚上那个和上次那是同一人,并且我分别在之前那两个帖子都有回帖。


昨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到10点,走下楼之后我到吕厝车站做车回家。我做准备511巴士到中医院站,在我上车以后我发现一个近50岁的一个着装有点奇怪的妇女身上背着一个小孩,而且盖的很严实。这样时候我猛然想起,上周天在江头邮电局边上那个人贩子,我惊奇的发现这个女人和那天我看到的非常的相似。我顾不得那么多,马上掏出手机,车上很挤,我又担心她有同党,偷偷拍了几张。我查看了下手机,发现照片非常的模糊,而且又没有办法拍到正脸,我越看她越像,我真想过去掀开看看小孩是不是上次那个,包括那个头巾应该是和上次看到是同样的。此时又突然想到511是从火车站开过来的,而这个妇女会不会是被遣送回去而自己又坐火车回来了呢,然后在火车站坐这路车过来,我觉得这完全有可能。我该怎么办呢,直接报警吗,还是...眼看我就要到站了,我决定,跟踪她,看她下车,看到到底去的什么地方。车一直在往前行驶,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更不知道是什么地名的地方(后来才知道是湖边),那个妇女下车了,我跟在她后面下车了。这时候,我发现她并没有人随同,看的出来,好象旅途很劳累的样子,走路脚有一点点的瘸,慢吞吞的走上了路中间的绿化带上,全然不顾呼啸行驶的汽车,我也跟着走了过去。我直接走到了马路对面,装做听手机状态在那边观察她,同时也在等她,我判断她会从我这边走。我在车灯的照耀下看见她把孩子从背上卸下来了。天啊,她走过来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她把孩子从背卸下之后装进了一个布袋,像背包一样背着,而不是传统的用背带背孩子。我想这个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吧,我看那布带可能有点透气,口也没封的很紧,底下还有东西垫了,后面看来完全看不出里面装了个孩子,至于孩子会不会醒,会不会哭,是不是喂了药,我完全不敢想象...而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确认对方是个人贩子了。我也在想,我是否现在马上报警,而然让我感到心寒的是,上次公共安全专家的处理方式,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可怜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亲,就这样让一个人贩子在JC手中送走,难道再由我报警一次,在这样重演一次吗。再者,我若报警,我说不清楚这个是什么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而且目标在随时变换方向街道,到时候JC连我都找不到,怎么找的到这个人贩子,甚至还有可能让我把目标跟丢,于是,我决定,我跟踪到底,看她在什么地方落脚,到时候再让公共安全专家一锅端,我决定冒一次险。期间,人贩子进了一家药店,路上除买了一个包子之外没有做任何停留,特别要注明的是,在买包子的时候我听见她口齿非常的清楚,完全能够讲非常流利的国语,而并不是像上次那样口齿不清,答非所问。在跟踪期间,我真体会到电影电视里的那些跟踪的情节,既不能让目标丢失,也不能暴露自己,否则完全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而昨天我刚好我穿了件白色的衬衫,非常的显眼,我恨不得可以换件衣服,换个脸面,我一会儿在她后面,一会儿在前面某个角落等她,还好这个人贩子或许真的旅途疲惫,几乎没怎么回头,或者根本没想到有人在跟踪她吧。每次举这手记拍照的时候,我的心跳都在加速,全然不顾路人的那些诧异的眼神,现在想来有点后怕。街道越走越小,越走人越少,我估计她可能快要到达目的地了,我得隐藏好自己。果然,在一个小巷入口,她果断的走进去了,在这个时候她回了好几次头,而我在远处,我相信她没有看见我,而我非常的清楚的看见她的举动,顺便说下,我的眼睛非常的好,没有任何一点的近视。只是可怜我的手机,在晚上没有自然光线的状态下,拍出来的照片清晰度非常的底,且拍照的需要定格两秒左右,才能保证画质良好。在她走入巷口的时候我最后拍到了一张照片。我在巷口边上等了10几秒种吧,因为我不能马上跟进,在同一巷子太容易暴露自己,还有就是里面很黑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是否有人在那接应,是否对我会有危险,可我不能现在这样就放弃,我都跟到这里了,我最好能跟到她的落脚点,我已经想好,要是有意外情况,我就以最快的反应速度把手机扔了(当时真没多想其他,扔了岂不是都白拍了),不至于会把我怎么样的,毕竟他们不是强盗吧。当我走进巷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目标已经不在我的视线之内了,而且很多分道小巷子,基本地方很黑,偶尔在入户门有个照明路灯。这样房子都是类似以出租民房,有新的也有旧的平房,我不甘心,有可能是进了房子也有可能是在继续走巷子,我在方圆一百米左右的巷子中间连续来回穿了三圈,期间我没有敢像找人的样子,东张西望,而用眼睛的最大可视范围扫射,很遗憾,最终还是没有再发出目标。看看时间已经是11点07分了,我只好往回走,走出来的时候认真我把路记一遍,并问了路边的摩的师傅,得知这里的地名叫湖边。


我很遗憾没能直接跟踪到其落脚地点,使得我的最初想法没能实现。也许做这个事情在我的一念之间,也许报警或者有其他更有效的方式,但是,已经过了,我已经跟踪过来了。我在想,我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无法形容失去孩子的父母亲的那种悲痛,更无法体会...我想要是我们的一点行动一点作为,能够帮助或者协助一个孩子回到真正母亲的怀抱,那便是莫大莫大欣慰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