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人们之所以喜欢钻石,并不是因为它的坚硬和它的美丽,而是因为它的稀少,人们之所以向往真爱,是因为真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于我们崇尚义气,就是因为他妈的我们根本就没义气。小乖,这次让你去那边,你一定要给我小心,不管这条道到底通了还是堵了,千万别把自己露出去,至于那个杨林,如果碍事的话,就一块干掉。”通过大厦最顶端总统套房的窗户,李东轩凝视着窗外,对身边的潘兴嘱咐道。


“你放心吧大哥,就算我命不好,真栽了,我也不会连累你的。”仿佛是表白自己一般,恭谨的站在李东轩的潘兴听完对自己的嘱咐后,立刻一脸忠义的回答道。


“这我倒是不担心,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敢。好了,闲话少说,赶快走吧。”猛的一个转身,李东轩冷冷的凝视着潘兴催促道。



杨林与潘兴会面的地点被定在了此前曾经来过的那家宾馆,而杨林对于大白天抛头露面的出现在繁华地带也表现了应有的‘谨慎与小心’,至于潘兴却表现的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当看着杨林侧身躲避警察时的窘态时,他还会故意向对方致意,在杨林看来,对方显然是在报复他此前所下的毒手,想到这点他也索性重新坐直身子,大方的模仿着潘兴不断的向窗外摇着手,这怪异的情景在外人看来,仿佛两个精神病被关在了车中一般。


车子在两人看似有趣的相互恫吓中,迅速的驶离了市区并向边界驶去。


运送毒品的方式早已经屏弃了原来的买家接货,卖家接款,互不拖欠的旧有模式,而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运做,通常的方法是,来自卖家的成员,事先以人货分离的方式偷偷潜入出售地接“货”,然后亲自在本地倒卖,因为这些接“货”者对于当地的警察来说都是“新面孔”,不易被察觉,而对于送货的马仔来说则是熟面孔,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最主要的是,由于接货者属于偷渡入境,没有入境记录,这让两地的警方都很难追查。


这也是当初杨林会深入到缅甸验货,并且邀请四爷送到国内的原因之一, 而这次潘兴显然也准备如此过境,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这次并没有带货,而是带了杨林这个人。


车子很快的来到距离边洲不远的一处原始森林附近,在谨慎的连拐了几个弯后,潘兴最终叫停了车子,拉起杨林迅速的冲入到森林里面。


“虽然我知道你狠,但是有句话我可以要事先说明白,第一,尽量不要多问,第二,跟着我走千万别出岔子,第三,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否则,我担保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在刚刚进入森林,潘兴立刻拽住莽撞的向前大步走着的杨林告戒道。


“行了,行了,罗嗦什么,不就是到了你的地头了吗?怎么想摆我一道啊?”听到对方的告戒,杨林立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而他的反应顿时引来了潘兴不满的眼神。


由于事先得到过李东轩的警告,所以虽然对杨林的态度特别不满意,但是潘兴仍然强自忍耐住即将爆发的脾气,闷头向前走去,而身后的杨林,虽然嘴上不服软,但是仍然知趣的跟在后面。


中缅边界线全长2185公里,而其中仅滇缅段即达到了1997公里,占总长度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而在这漫长的边界上,遍布了蜿蜒的河流和丘陵,这让边界的守护工作变的极其困难。


潘兴显然对于这一带非常熟悉,虽然走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中,却仍然轻车熟路的迅速前进着,而在他身后,杨林却焦急的看着手中的电话,若有若无的信号,让他非常担心老何是否能顺利跟上来。


仿佛感受到了杨林的焦急心情一般,原本快步走在前面的潘兴忽然放缓了脚步,开始四处寻找起来,很快的,他如同发现宝贝一般,忽然将脚下的一堆草丛扒开,一座雕刻着文字的石头立刻出现在杨林眼前。


中国,1960,几个仿佛被描过的红子赫然出现在杨林眼前,虽然字迹看起来甚是新鲜,但是石碑的陈旧显示着他在这里所经过的漫长时间。


“嘿嘿,出国了。”看到眼前的界碑,潘兴呵呵一笑,甚是得意的迈过界碑,而在他身后,杨林也迅速的跟了上去。


“砰~~!”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在两人刚刚进入缅甸境内的刹那,一声清脆的枪声就忽然在身后传来,伴随着枪响,两人脚下顿时传来轻微的震动,与此同时,杨林立刻敏捷的爬下身子,同时将身边还在发愣的潘兴一把拽倒。


“砰,砰,砰~~~!”对方似乎并没有被两人的卧倒所迷惑,随后打来的短点射立刻在两人前面不远的草地上溅起片片泥土,见此情景,脸上笑意尚未完全消退的潘兴本能的想站起身来向回跑,可是他刚刚站起来,就立刻被杨林一把拉了回来。


“你他妈的想找死啊,对方肯定是跟着我们来的,你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当潘兴再次摔倒在地的时候,杨林立刻低声对他吼道。


“那,那咋办?估计这一定是缅甸那帮崽子干的,他们根本就是想赶尽杀绝。”趴在阴冷潮湿的土地上,潘兴一边恶狠狠的诅咒着,一边转头向杨林无助的看过来。


“我他妈可不管到底是谁干的,现在老子和你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咱俩谁也跑不了,我估计,对方来的人应该不少,现在要是按原路回去,我们就等着喂子弹吧,如果你潘老弟信的过我,你就跟着我跑,我保证咱俩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杨林前半段说的确实是实话,他可不管对方和缅甸那边有什么过节,因为后面开枪的根本就是老何,这笔烂帐就让他们和缅甸那边算去吧。


“行,杨老板,我知道你人仗义,我一切听你的吩咐,你说咋办,就咋办?”在死亡的威胁下,杨林如同救命稻草一般摆在潘兴的面前,在不断飞来的子弹的威胁下,他早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好,有您潘老弟这句话,我就知足了,钱要不要回来是小,咱俩能出去才是关键的,现在你听我的安排,刚才我看过了,咱俩后面是个小土丘,我先跳过去然后装做向林子里面跑,引开对方的子弹,然后趁机你再跳到后面躲起来。”杨林的话说的潘兴热血沸腾,尤其他舍身掩护自己的举动更是几乎感动的他落泪,对于他的提议,潘兴自然没有任何疑义。


看着对方感激涕零的样子,杨林在心里痛快的笑了一番后,立刻英勇的跃出藏身处,向身后的土丘跑去。


要说老何的枪法真的不是盖的,子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压着杨林的脚印向前窜着,这映衬的杨林故意做出的展转腾挪如同枪战片一般惊险。


“潘老弟,快过来吧。”当最终杨林无惊无险的跳到土堆后面的时候,看到所有这一切的潘兴已经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此刻,杨林的话就是圣旨,所以当听到杨林的叫喊后,他立刻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不过可惜的是,在杨林身上发生的‘幸运’一幕,在他身上却没有再次重现。


一枚子弹在他跳出的同时,立刻如同马蜂一般一口咬在潘兴的小腿上,原本凌空的身子此刻如同受到重击一般,猛的一头从口中栽落,并且重重的摔在土堆前。


“潘老弟~~~!!”见此情景,杨林立刻‘英勇’的从藏身处冲了出来,冒着老何精准但却始终无法命中的弹幕迅速的将负伤的潘兴拉回到土堆后面。


枪声随着两人身影的再次消失而终止,土堆后面,经历了人为的鬼门关后的潘兴却几近虚脱的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小腿的伤口,老何处理的非常好,虽然看起来血流如注,但是却丝毫没有伤到筋骨,可饶是如此,潘兴却仿佛到了临终时刻一般,抓着杨林的肩膀,用感激而绝望的眼神看着他。


“杨大哥,如果我小乖有幸不死,我绝对要和拜把子,今天遇见这事,我不怨天不怨地,我就怨我自己啊,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家里的老婆孩子,而且我心里也很后悔,就是临了把你也牵扯进来。杨大哥,听小弟一句话,无论如何,千万别碰毒品这条道,无论你是吸是卖,永远没好结果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潘兴离死远着呢,但是在这关键的时候所说出来的话,却也着实让人感动。


“潘老弟,有你这话我就知足了,我杨林混了这么多年,能对我说这番肺腑之言的没几个,啥也别说了,只要你信的过我杨林,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保你没事,就算让我背,也要把你背出去。”听到对方的话,虽然在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是杨林仍然故做慨然的说道,而他的这番煽情,终于毫无例外的将潘兴说的痛哭流涕。


看着对方真情流露的样子,杨林忽然发现自己实在是有表演才能,现在的自己,和电影里那些一流大腕简直不相上下,可惜的是,人家现在是穿名牌住豪宅,可他却在泥地里打滚。


老何似乎很知趣的没有再次开枪,在这段难得的闲暇中,杨林按照自己即订的程序,熟练的替潘兴做了包扎后,再次上演了一次声东击西的把戏,而老何也最终配合着上了当,让两人抓住空隙,向森林深处跑去。


头顶上,遮天蔽日的树木变的越来越浓密,虽然现在只不过是上午时分,可是在森林看来,却仿佛日暮,潘兴的伤不过是小伤,但是杨林却执意将潘兴背了起来,两人在这暗无天日的丛林里越走越深。


身后,老何已经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收拾起手中的武器,他迅速的按原路返回,坐上刘博安排好的车子,洋场而去。森林里,只留下了杨林和被蒙在鼓里的潘兴,准备完成这场戏的后半部分。


按照杨林的计划,他们将在这片原始森林里逗留几天,至少要逗留到李东轩察觉到两人失踪为止,对于杨林来说,这片森林根本是小意思,原来在特战大队时,这样的训练每年不下几十次,而且为了计划的圆满进行,临来前,刘博还为他准备了全套的GPS,以及相关的地图,甚至还有一把瑞士军刀等,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次不过是一次有惊无险的探险罢了。


而在他背上的潘兴此刻却考虑着截然相反的事情,对于他来说,这次的波折已经不是他所能预料和承受的了,此刻他受伤的他,所有生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背着自己的大汉身上,看着对方脖颈上因背自己而不断渗出的细密的汗珠,潘兴下意识的将搂着对方的双手再次抓紧。


时间最终在两人不断的前进中,缓慢而又无可挽留的过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