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神的国度 14节 轻取台湾 9 诡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那个黑衣人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伸手掏出一只枪来。比一只短筒火枪还要短,细细的枪管,他拿来做什么?吓唬人吗?

“一、二、三……砰……”一声枪响,看起来没什么威力的枪,居然就掀掉那人的半张脸,荷兰士兵当中已经有人被这样的武器吓得哭了起来。

看着那些鲜血和白色的脑浆虽然不会使刘虎有作呕的感觉,不过看在眼中也不怎么舒服,而且这样做会影响这些人将来回入外籍佣军的意愿。但是为了后面立即要开始的下场作战这是必须的情节,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怎么,还没有人说吗?”刘虎说了一场,手中左轮又顶在另一个人的脑袋上。

凯特尔紧张的几乎要哭出场来,他低着头,额上一根根青筋爆起,他的心颤抖着收缩成一团。内心之中即不愿意因为自己的手下为了保护自己在而前送命。同样,他也不愿意站出去承担这一切,谁知道那个黑衣人会如何对待自己,或许会一枪直接杀了自己也说不定。

正在他犹豫是不是应该站出来承担自己的责任时候,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上抵住了一支冰冷枪管。

“你,跟我来!”

凯特尔不得不站起身来,心里非常沮丧、愤怒,他抬起头来无奈得看了一眼自己的士兵,他们一个个抱着头,蹲得规规矩矩,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心里有些悲哀的想:“我被出卖了!”

这时太阳又长升起来一些,雾渐渐淡了些,视野开阔了许多,最少也可看出三四公里去。

揆一站在热兰遮城的城墙上向赤嵌竹城那边观察,只是两座城堡之间距离较远,那边的情形模模忽忽得看不清楚。只听到仿佛天际传来“轰轰”的大炮发射的声音和“嘭澎”的火枪射击声。

“总督阁下,是否需要前去救援呢?”

毕力少将跟在揆一身后,他认为揆一是个能够识人的总督,是一个有着非凡人格魅力的人。就他自己而言,愿意在此尽力一战,但还是要尊重揆一的意见,他毕竟是总督阁下。

揆一沉吟了一下,再向赤嵌竹城望了几眼。心里明白两座城堡相互之间唇齿相依,如果丢失了那儿,热兰遮城可能也难保,只是满天还没散得雾……他犹豫不决得望向毕力。

毕力看着揆一眼中的询问,轻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总督阁下,放心吧,我现在就率领两千士兵,另外一千士兵由马修少校率领,我们分两路过去,在赤嵌竹城那边的曾文溪边会和,这样一定能够解除那边的威胁。”

揆一看着毕力少年已经不再年轻的面庞,他的眼睛显示着坚定的信念。那条曾文溪他知道,就位于赤嵌竹楼的北面,东西流向得恰好成为赤嵌竹城的屏障,只要到达河边那么赤嵌即使失陷,夺回来了只是时间问题。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现在虽然有大雾,但只要你注意侦察,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如果遇到大队敌军……”

毕力少将觉得揆一总督过于小心了,对于东方野蛮民族的土著,他们这些来自文明世界的荷兰人一个可以打他们二十五个。

他信心满怀得行了礼:“总督阁下,消灭了敌军我会及时派人联系的。”

太阳的光亮尽一步加强,最后一丝晨正在慢慢散去。目视的距离越来越远,热兰遮城的城门缓缓打开,同时两路人马分南北两路向赤嵌竹城挺进。

没走出多远,两只部队就展开战斗队形。步兵们排成一个个四十或五十列的三排横队,在军鼓声声之中,听从军官们的命令迈着整齐的步伐,他们后面是拉着大炮及炮弹的马车。

凯特尔站在竹墙后,他为这些厉害的黑衣人的行为感到奇怪。他们并没有打算杀他,而是逼他换了一身衣服,并且洗干净了手脸,站在竹墙上的棱堡上面。身旁照旧是他的副官及其他手下,他们同样被逼着换了衣服和洗了手脸。

当远处的军鼓声来临的时候,凯特尔终于明白了,他们攻击这里不过是诱使热兰遮城的救援部队上当罢了。心里暗暗骂这些东方人实在是太过于狡猾。只是他的脸上必须保持平静,因为他面前的竹墙边就靠着一个家伙,手中步枪直直指着自己的下巴,他相信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把自己的脑袋打烂。

这时雾几乎在逐渐明亮起来的阳光和稍稍飘起来的海风的之下,渐渐散去。在棱堡上凯特尔可以很清楚得看见,从热兰遮城里出来的两路援军。他们已经列好了战斗队形,正在慢慢向自己的赤嵌城靠近。

凯特尔点了一下头,一旁蹲着的黑衣人,向竹墙下的人员作了个手势。被俘的鼓手们就开始敲响紧极集合的鼓声。

显然对面的自己人听到这里有节奏的鼓声,他们显然加快了步伐,并且几个骑兵骑着战马飞快得跑过来。

“凯特尔中校,毕力少将问你们这里这里情况怎么样?”

“毕力少将?”凯特尔愣了一下,他以为应该是总督大人的手下。

“是的中校阁下,毕力少将接受总督阁下的任命、从现在起开始指挥岛上除了热兰遮城以外的全部部队。”

“哦,是吗,那替我恭喜他吧。我们这里……我们这里一切照旧,刚才有明朝的官方军队在我们堡前进攻,我现在正在集合队伍准备进攻。”

“中校长阁下,我现回去向比力少将报告,你还是不要出击,听候少将大人的指挥吧!”

“好的,请转告毕力少将,我们随时听候调遣。”

看着跑远得几个骑兵,凯特尔长长舒了口气,下意识得向前边蹲在那儿用枪指着他的人一眼。

对方略略点点头,用极低的声音说:“看来,你暂保住了脑袋。”

说话的正是刘虎,现在正是整个计划最为关键的地方,它的成败和是否能够歼灭热遮城的大部守军息息相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