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神的国度 13节 轻取台湾 8 特种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听着沉闷的如同鼓声一样的射击声,凯特尔皱了皱眉。经过不少大战的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炮声,是什么炮当然更加无法分辨,但头顶传来的炮弹的呼啸声还是听得出来的。

“注意,敌炮来袭!”竹墙后面的人们发出呼喊,蹲下身体。口中发出口令,不过他可没有躲,因为那不符合军官的荣誉。

令人意外的敌方的炮弹落地后并没有如同预料一般的猛烈爆炸,只是它们落下的地方腾起一堆堆灰褐色的烟尘。

“没用的东方人,瞧瞧他们的炮弹!”

凯特尔心中小看东方人的念头还没完全消失,异变出现了,那股灰褐色的烟刚刚扩散到了竹护壁后面那些步兵的跟前,惨叫起就响了起来。

“噢!天啊,这是什么……我的眼睛……”

他们中得炮弹里面装得是,新型“化学”炮弹。已经不再是单纯使用石灰粉,因为生石灰还要用来制造水泥等物品,属于稀缺物资,所以现在的“化学”手雷或炮弹当中装得是小部分石灰粉未及浸泡过浓缩辣椒液的陶土,经过球磨机磨得比面粉还细,漂浮及飞扬能力极为强劲。

就在竹墙后的士兵们想要躲避的时候,狙击弹飞到,更多的人倒在枪弹之下。出人意料的是,凯特尔这个一直举着望远镜并且一直在大声发布命令的人居然没有被射击,倒是那些大炮的炮手,几乎一瞬间就全都伤亡了。

凯特尔被打懵了,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明白怎么会这样?爆起白雾的炮弹和无缘无故的伤亡,令他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他还低下了头,因为那股子石灰和说不清楚什么的东西的味道实在让他喘不上气来,也看不见东西。

“轰轰……”又是连续二十五响,不大的赤嵌竹城之内很快到处都飞扬起这半白半褐的烟尘来。

赤嵌竹城的士兵大多已经不能再执行作战任务,到处一片咳嗽声。竹墙之后的一个个士兵全都缩在了竹墙后面。纵使有一两个使命感较强的,探出脑袋的时候,免不了飞来一粒子弹,打穿竹墙将他击下竹墙后的平台。

更多得人缩进屋子,甚至关上门,如果不想受到这些灰尘的侵袭,最好脑袋上再蒙床被子,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不受那些可恶烟雾的伤害了。

竹城之外,一群群黑色的人影。一个个五人攻击小组排开攻击队形,前边三个他们弯着腰,脚步飘乎的迅速向竹城靠近。身后狙击小组迅速的“之”字形跑动,到达一个点举枪略略观瞄一下,如果没有目标会继续奔向下一个点。

再后边草地里埋伏的后续部队,不断以一声声沉闷得的枪声,为他们开道。现在的赤嵌竹城在炮弹和狙击手的双重打击下完全丧失了还手的能力。

一个个攻击小组无惊无险的到达竹墙下面的时候,炮击嘎然而止。雾葛依然浓郁的让人看不出多远,战场之上只剩下狙击手们的依然不住声“噗噗”的射击声。很快竹墙之下站满了作为第一波攻击一个整连的攻击小组。

连长一个手势,又是两百枚手雷被扔进竹墙里去。这一次可是把手雷调整成碰炸状态(神州军的手雷可是三用的哦!),竹墙之中传来爆豆般的炸声。

四米高的竹墙,对于他们来说,全不当一回事。伴随着竹墙里的爆炸声,准备登墙的人,向后退两步,猛得向前一窜伸脚踏在靠在墙边的队友得手上。队友同时两手向上用力一送,人已经如同一个狠狠拍在地下的皮球一般窜了起来。

翻过围墙的人落地后一个滚翻,手中长枪端起,警惕得向四周观瞄。眼前的情景他好玄没乐了,一个个人影均是不顾一切得拱在地下,或者用衣服、手巾之类的一切东西紧紧的蒙住头。

戴着护目镜和面罩的他们可不在乎,身后的队友一个接一个从墙上翻了过来,迅速组成一个个战斗小组,直接向大门处攻去。

刘虎在后面看见第一波攻击波已经到达围墙底部的时候,一挥手只除了各排的炮班和担任警戒的部队而外。其余部队都从地下的藤蔓之中爬起来,排出一个个攻击队形向前挺进。

刘虎满意的点点头,这些家伙被训练得都快成精了。脚下快步移动,一点也不妨碍他们手中长枪的瞄准。

凯特尔被俘了,他输得心服口服,从开始第一拨炮击,到现在为止不超过十分钟。这哪里叫打仗,自己得人几乎一枪没放,五百人就全被人家完全击败了。这些穿黑衣的家伙凶恶异常,尤其他们进攻建筑物的办法实在叹为观止。

第一攻击波的人,一但占领了大门,立即向城内的房屋之中进行搜索。几个人分在门得两边,其中一个一脚踹开门,另一个手中的东西向里一扔。

“轰”一声,灰褐色的烟尘从窗口里冲了出来。

几个人举着枪,快速进入,很快躲在屋子里的士兵就被揪了出来。看自己的士兵一个个满脸满身的那种灰褐色尘土,脸上被泪水冲出一道道沟渠。而那些黑衣家伙脸上都戴着一个眼镜,似乎一点也不受那些烟尘的影响。

他心里有个疑问:“这些家伙是什么人,他们那么奇怪,不但穿戴,包括他们使用得武器。”虽然他不知道人家是怎么造出来的,但直觉告诉他那些武器的力量非常大。

凯特尔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下。身上的帅气得军服也被那些灰褐色的灰尘弄得一团糟。自己那些受伤得手下,已经得到军医的帮助,甚至那些黑衣黑甲的人也有伸手帮忙的,其余得人被严令蹲在一起,这时他听到了使他害怕的问题。

“这里指挥官是谁?”

流利的荷语的询问。出卖同胞!这不是荷兰士兵会做的事情。凯特尔对于这一点还是有一点信心的。

“没人说是吧!好吧,我数一、二、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