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3/


学生时代的体育往事



高中篮球联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说来呕气,我们高中三年其实就是坐牢。当时流行搞示范高中,偶运气差,刚刚考进去学校就改制了,新校区全封闭化管理,其实就整天呆在学校里,哪儿也不准去,每一个月可以有两天的时间回去“探亲”。如果随便“潜逃”捉住了就是死罪,立马开除。





一群可怜的囚犯天天窝在小小的学校里,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课外时间可以把人闷死!看杂志浪费钱,打牌又怕被捉住了,盘算下来也就搞体育活动还可以消磨消磨时间了。那时学校地小人多,足球场上的情况就不描述了,相信大家都有体会。而篮球场上的情况更糟糕,学校只有30个篮架,通常都是半场是3V3或者4V4(5V5的也有,现在想想都不能理解当时10个人是怎么在玩半场)。而在场外通常都有几十号人等着上场,场面火爆,估计比某些CBA比赛的上座率要高。







那些政教处的冷面判官们见学生们这么乐于搞身体锻炼,便作了个顺水人情,让体育处的老师组织了一个统一的联赛,分年级搞淘汰制度,每个班都要参加(典型的霸王行为,参不参加那是学生自愿,他们非要来个强行参与)。我们一年级有31个班,一个公认最强的班直接进级16强,其它的30个抽签,直接淘汰进入下一轮,打到四强时再进行循环赛。当时是一年级,还不分文理,每个班都有能上得了台面的人,只不过这其中有的班多一点,有的则少一点,有的水平高一点,有的则逊一点,反正大家都是篮球爱好者。





开赛之前,各班都忙着买队服,多半都是买NBA的球服,也有买中国队的,不过我记得当时没有人买火箭队的球衣。那年头姚明还在上海骑自行车,“火箭”这个词在很多人眼里估计还只是天上飞的那些东西,谁会想到美国还有一只叫“火箭”的球队呢?(当然也有不买的,但通常这样的队伍会给人一种杂牌部队的感觉,所以很少。)






我们班的学生男的少女的多,能打球的人更少,挑来挑去也只有六个能上场,最后拉壮丁强拉了四个,好不容易才凑足两套阵容。因为人少,嘴巴也少,所以买球服也快,几个人一合计觉得国王的主场球衣还不错,看其它人也没有意见就定下来了(其实那个时候国王的球员我一个都不认识,只是觉得衣服挺好看的)。大伙交了份钱就派了一个人出去定货,三天后球衣送到,大伙高兴的不得了呀!结果穿到身上一试…TMD十套服装全部都是小号的,上衣穿在身上跟紧身衣差不多,估计长的稍微胖点的连肚脐都可以露出来了,而且裤子更惨,好好的嘻哈裤穿在我们身上就跟八十年代的小裤杈类似。搞的不伦不类的…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矮胖子,非常非常还不是一般的喜欢打篮球,每天都可以看见他在球场上在奔驰(不过凭事实而论,他的水平非常烂,打球像个机器人,给人感觉非常的傻,一点都不灵活,而且动作超级的慢,如果人人都像他一样的打球,估计篮球就没什么市场了)。这家伙见班上没一个领头的,就自告奋勇的表示要当我们的教练,训练我们杀进四强,力争冠军,为班级赢回一张奖状!此话一出,当时一股冷汗便从偶的后背冒了出来…天纳~这种人当教练,肯定没我们好日子过了。果然,狗嘴里还真没有吐出象牙,我在场上的任务就是投射,还TMD不准运球!(我拷,这还是打篮球吗?谁规定投手就一定要射篮了?)





不过报怨归报怨,球还是要打的。老班见我们训练没有一点默契,便找了两个班打了两场热身赛。第一个班超级阴盛阳衰,打比赛男人不够居然拉女孩来充数,这还是偶平生还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男女混合的队打篮球。场面极度混乱,我们打球都喜欢贴身紧逼,但是对手有女孩子,摸又不能摸碰又不敢碰,再加上对手太弱,放空篮让他们投都不进,打的最后也是草草结束了。第二个班则厉害很多(最后的冠军就是他们),当时他们的班主任也非常乐意打比赛,结果两个班一拍即合。但是他们却有个条件,那就是班主任也要打。他们的老班和我们的一样,都是极度的篮球爱好者,但是却打的非常烂,而且他们老班更烂!比赛当天,两个老班把我们叫到一起,当众宣布,比赛过程中学生不能防老师,但老师可以防学生…(又是一条莫名其妙的霸王条款)结果比赛中,两个水平极次的老班犹如当代乔丹,经常上演运球过全场然后再三步上篮的“精彩表演”,我们不能防,也只能傻站着让这两个小丑你来我往的极兴表演了。打完半场后,估计他们也打累了,两个人下场去吃饭,让我们继续打,这场比赛才真正的开始了。不过双方实力不在一个档次,对手太强,不一会就把比分拉开了,但我们班有一兄弟球德非常差,喜欢学米勒那样来小动作,五分钟不到,对手的两个核心就被这小子给打下了场,一个脚崴了,一个更惨,跌了一跤头着地,摔的半天起来不来,估计是脑震荡。对手见自己人被搞的这么惨,干脆也不打球了,挥着拳头就过来要打架,替他们的兄弟报仇。我们当然也不能见死不救,双方一顿混战,最后被场外的同学拉开,一场比赛又是草草收场。对手走之前狠狠的说了一句:“决赛上见!就凭你们几个我们还不放在眼里。”我们也回了一句:“那就等着瞧吧!”双方因此而结下了梁子。





一个多月后,联赛开始。我们运气不错,是个上上签。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个杂牌军(也就是没有统一的球服),控卫技术烂的要死,经常被我们在前场反抢,急得他们的老班在场外气的大骂!最后他们被偶们四十分横扫,他们的老班皮笑肉不笑的跑到偶们老班面前说:“哎呀老代,还是你们技高一筹,祝愿你们闯进复赛”(给人的感觉是不是有点作做啊?)





我们以前的高中有15个篮球场,30个班打首轮,一天就决出了第二轮的球队,再加上直接进级的一个班,16强就产生了。休息了一天,1/8比赛开战。首先打的一场是重头戏!两只球队的实力都是顶尖的。一只是直接进级的那个班,另一支则是和我们有仇的那个班。比赛一开始,旁边就挤满了人在看,我也挤在里面,当然我是不怀好意的,因为我希望种子队干掉仇人。结果却恰恰相反,不到半场结束,我的下巴都差点合不上了。好家伙,那帮龟儿子果然厉害!别看他们中有的还穿着回力鞋打篮球,但水平确实高。防守严密,投球准确,而且传球也流畅。种子队抵抗了20分钟彻底缴械,全场比赛输了30多分,场外的人估计都出了一身冷汗…就连高年级的学长也骂了两句:“妈的,现在的小P怎么那么厉害?”为什么这么厉害?我也想知道!或许人家才是一只球队打篮球,别人打的是整体。而我们只知道硬抗。可能这就是差距的所在吧…





随后其它比赛开始,偶们的对手不怎么强,平时和偶们关系也不错,具体来讲,我们是临居班级,九门课里面有七门都是相同的老师在教,虽不是同班但也相当于同班了。他们班的那些家伙踢足球还挺厉害的,但玩篮球就次了,所以在偶的眼里还是没有正眼瞧过他们的。不过他们的班主任和偶是老熟人,是我中学时的校长,后来调到高中当老师…偶见她腿就软,以前被她整过。有这个母夜叉在旁边监场,当时偶的状态基本上可以看成零了。全场N投0中,一个篮板也没有,最后被草草的换下场,郁闷的当起关众。不过接下来的事更让人哭笑不得了,有一同班的MM问我,你们的球队叫什么名字?偶当时听岔了,以为她在问球衣,便顺口答“国王”,结果MM格格大笑曰:为什么不叫王子队呀?偶当时就糊涂了…反问:你不是自称篮球追随者吗?MM答曰:是呀!偶听完就郁闷了,都说中国球迷多,可多有啥子用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解决掉兄弟班后偶们又干掉了另外一个比较强的班,是偶们学校的奥赛班,别看那些家伙平时呆呆傻傻的,打起球来却不含糊。一板一眼的还是那个事,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实力有限。八强已经很不错了。此后,四强的球队决出,分别是偶们班,偶们的冤家班,还有两个实力很不错的班。接着联赛休战半个月(因为下雨)。





本来乘着阴雨天,我们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可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内学校里面的混混急剧分划为两派,偶们队里面也有两个,不过他们分属两派,结果这两个家伙从教室到寝室,没一天看对方爽的,除了吵架就是打架,单打还嫌不够,喊了帮手接着打。结果就这样打了半个月,一直打的复赛开始。





第一轮偶们和冤家交手,本来对手就对我们有意见,早就想教训教训偶们了,而且他们水平也比我们高,比赛基本就是二八开,我们赢的层面很小。再加上这两个混蛋在场上勾心斗角,宁可把球丢到场外也决不传给对方,两个人从暗斗发展到明骂,场面被搞的混乱不堪。对手见我们内哄,越打越来劲,搅的我们头都乱了,而那两个人只顾吵架,吵到下半场也不吵了,干脆揪起衣服打,结果双双被裁判赶下场。并且还判我们一个技术犯规…最后偶们整整丢了60多分,被对手狠狠的戏耍了一番(不堪回首啊!)







第二轮,两个冤家都不愿意上,说是看对方不顺眼。偶们没办法,只能把替补弄上场。不过偶开头说过,我们的替补是强拉的,其实水平很次。而对手整体实力虽然不强,但他们却有一个综合素质非常高的人,投、运、传的技术非常到位。经过他一盘,一个水平很次的球队立刻就活了。偶们的几个替补难堪大任,平时打野球还凑合,可一到正式场合,观众围的满满时,立马就掉链子。记得他们中有一个罚球的时候太紧张,结果连裁判的传球都没有接住,球咕哝哝的滚到了后场,外面的观众看的哈哈大笑。这小子脸皮薄,当时脸就红成猴屁股了,打球的时候生怕再犯错误,打的畏首胃尾,全场下来被对手突破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偶们队也只能非常可怜的大比分再输一场。连输两场,实际上已经没有夺冠的可能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三轮的对手和我们同病相怜,都是连输两场的倒霉蛋。由于三名和四名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张奖状和一个球,第三名是个篮球,第四名是足球,没什么吸引力。两个队打的死气沉沉,双方的王牌都跑去泡MM了,把比赛丢给替补,10个人像玩一样耍了40分钟,比赛结束了。我们还是幸运点,得了个第三名。最后的冠军被我们的冤家夺去了。看见人家拿奖杯,再看看自己手上的东西,心里面非常不是滋味…





现在回想一下当年的故事就觉得很好笑,也非常的遗憾。三年的光阴晃晃就过去了,整个高中基本就是死磨,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根本就记不清每天到底作了什么,没有作什么,只是从当年曾经流行的歌曲里面还能细细的体会当年的某些往事出来。适当的回忆回忆,这也是作人的快乐吧。




大学时代的舞蹈训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死磨了三年,一群已经被整的呆头呆脑的年轻人终于得到了解脱。偶们上了大学,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在大学里面,一切都是新鲜的,既有新鲜的人,也有新鲜的事,习惯了管教生活的我还确实有点不适应这种比较开放的生活(仅仅是比较开放,跟其它学校比,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具体情况在另外的篇幅里面详细的描述),过完了最初的一个月的适应期,偶们也基本熟悉了学校的情况。眼见学校里面眼花缭乱的社团组织,偶觉得自己也应该融入“社会”了,于是偶非常坚决的参加了可以和很多MM交流的舞蹈班。





由于是一年级的小屁蛋,偶们还没有机会参加舞蹈课,只能在一些大型的舞会上观摩观摩,如果能找到舞伴,当然也可以跳了。记得有一天上晚课,舞蹈社组织舞会,偶们几个光棍骗了班长又骗了老师,溜到学校的广场上,眼见里面的男男女女活蹦乱跳的,心里也只痒痒,便溜了进去。没走几步,便迎面走来一人向我们问道:“你们是来参加舞会的吗?正好那边还有一个女同学没有舞伴呢!”偶一听高兴死了,心想老天还是心疼偶们嘛,刚刚来就有舞伴。结果…





当偶兴奋的跑到那个女孩面前时,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由然而起。当偶看清他的面相时,差点没把偶的魂给吓飞了。因为她的尊容偶确实不敢恭维。一双斗鸡眼,哦不对,准确的讲应该是一只眼睛斗,而另一只眼睛不斗(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见过这种奇人)。五官偶没有细看,不知道是个啥样,但是反正偶知道合起来不好看,不仅是不好看,更关键的是给人一种头疼的感觉,难怪没有人愿意和她搭档。有如此舞伴,偶还敢继续呆下去吗?想也没有想,偶当机立断,马上决定开溜,逃离了是非之地。





有了第一次恐怖的经历,偶也就愈发的小心了,由高年级学长组织的舞会偶都是仔细的侦察之后才敢参与其中,宁可和男人一起,也坚决不与恐龙同流。后来老师给偶们也开了专门的学习班,时间定在每天的晚上。偶当时还在想呀,会有多少MM参加呀?偶的标准就是,宁可饥不择食,也不能漏过一人!





结果到了开班的那一天,偶头又晕了。虽然我们学校的男女比例约为3:1,但在业余爱好方面男同志都选择了球类或者网吧。愿意学舞蹈的少之又少,偶们舞蹈班合共40多个人,结果boy只有7个(加上我),其余全部都是girl。开始阶段我们学的又是国标这样的双人舞,这可把老师急坏了。没办法,最后只能让多出的女孩之间选择搭配,结果郁闷的场面出现了,漂亮mm都是女女组合,留给偶们男同胞的就剩下一群恐怖的小丫头。更可气的是老师居然将阵容定了下来,这也就说明偶以后没机会和漂亮MM接触了。简直就是气煞偶们了,眼见没了机会,偶一怒之下转投了篮球社,从此再也没有进入舞蹈班。





经此一事,本来偶以为从此便与舞蹈无缘了,可结果却又发生了变化。偶老婆(当时应该叫女朋友)莫名奇妙的参加了他们学校的舞蹈班,她问我有没有学过,偶当然装傻充愣了,我没有学过,你教我呀…结果偶老婆听了之后高兴的要死,羞辱我一番后(嫌我连国标都不会)就急急忙忙的摆开架式要教我。偶一看,真来呀?偶这会可不想跳呢!可她不管,无奈之下只好应付,并从中捣乱。老婆见偶破坏她的计划,当时嘴巴就噘起来了,偶心想完蛋了,今天不陪她跳个够估计就跟我没完了。结果之后的整整一个半小时,国标、华尔兹、伦巴、qiaqia,轮番来了几遍,偶地个腿哟,当时都快跳断了,幸亏她不会桑巴,要不然偶就累死了。偶低声下气的向老婆求饶,老婆得势不饶人,拼命的贬偶。偶只能慌称身体不舒服,这才逃过一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不过这次逃掉了并不意味以后就轻松了,老婆要求偶每次都要陪她练习,偶就纳闷了!难道她要参加世界舞蹈大赛?这么勤奋…幸亏我和她不是一个学校的,平时学习紧没有时间来往,只能周末陪她受罪。可是罪受多了,偶也觉得郁闷了。老子堂堂男子汉连老婆都管不住,以后岂不是天天都要上房揭瓦了呀?于是偶选择了反抗,取得了一定的战果。可不久之后老婆又宣布复辟,偶又累了个够呛。好在后来她自己对舞蹈的那种新鲜劲过去了,后来也不要求偶陪她跳舞,从这时起偶的日子这才慢慢的好起来。





大学足球联赛



大学之后,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不是办公桌就是电脑椅。这个人呀,懒起来就别想再能勤快,偶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大懒汉。虽然偶讨厌锻炼,但偶又是从内心里面渴望自己参加锻炼。毕竟没有坚实的体魄一切都是白搭,跳舞不仅是娱乐活动,而且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办法。站在现在望过去,也是一种快乐。






大学的那几年时间过的飞快,偶们学校的人都比较懒,什么活动都懒得组织,偶好像都没有参加过什么活动就毕业了。从入学到走人,我记得比较正规的体育赛事中除了一年一届的运动会,就只有一次全校规模的足球联赛了。








联赛的那段时间,偶们的背景非常的糟糕。偶们那时在学校混了两年,个个都成了老油条,每天不是上网就是泡MM,谁要是提议去踢球,估计就要当成火星人来看待。因为当时就流行一句话:啥年代了?还踢球?也就是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偶们大学时期唯一的一届足球联赛开幕了。







偶们系队的队长(是他自封的,其实球踢的很烂,我们系没有绝对的队长)当时在校外实习,其它人对学校的活动也不关心,结果一直到临近开幕的前两天我们才晓得学校组织了比赛。当时我们没有统一的球衣,也没有人到组委会上报名单,最关键的是,我们连球员都凑不齐11个人。偶们是个大系,而且男女比例为11:1,之所以凑不齐人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都不愿意踢。开赛前的最后一天,为了拉齐组委会规定的最低名额,系队长到处求爹爹告奶奶,偶当时心软,也就答应了,我帮着连系了几个人,这才算是把名额凑齐。第一关算是蒙过去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到了比赛的当天,一个又一个的屁事又接锺而来。首先是我们没有统一的队服,因为组委会吹毛求敕,要搞什么正规化。连红牌停赛、黄牌累积这样的规定都有,这就必须要求球员和号码相对应,以防止窜号。我们系队从来没有打过正规比赛,球衣从何而来?只能东拉西凑的到处接颜色差不多的衣服,裤子就随便凑合了。然后再派个人跟体育主任拉拉关系,说什么有的系水平差,淘汰赛第一轮也就拜拜了。搞的这么正式没啥用,结果体育主任被他这么一蒙,当时也就答应了,结果偶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走进了体育场。








那场比赛偶也不用多说了,偶是记忆犹新。偶们是个大系,而且男生多,大一的时候偶们系的运动会得分是超分夺冠的。偶们的自我感觉都还不错,可结果却没有想到在随后的90分钟比赛时间里,偶们输的找不到北了。开场几分钟就丢球,对手一个长传吊身后,偶们还在想着晚上杀怪升级的事呢,别人的前锋就单刀了,一个晃动射门得分。过了几分钟,他们又是一个长吊,这次我们有准备,集体往前跑,并且嘴巴还大喊“越位!越位”,裁判像没听见一样,对手拿球直接单刀,又进一球。偶们看傻了…正准备找裁判的麻烦,结果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右后位像SB一样拖在后面,结果就别人抓了这个空裆…





随后的几十分钟偶们大举反扑,结果是既不得势又不得分,而且被对手又抓住空挡进一球。首场完败!回到寝室,偶们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相约网吧,一番撕杀,半夜而归,谁也没有把比赛当回事。过了几天,第二场开打。对手的系名我现在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他们是个小系,而且女生多。偶们当时赢了一个球,没什么波澜,只是实力的正常体现。





第三场开赛前,由于一点小争吵,偶们这些网虫突然对足球又热心起来(有个人总是喜欢把皮埃罗挂在嘴边,我们听的烦就群批他,我当时就喜欢用吉格斯来压他)。偶们严峻的发现,小组5个队,只有前两名出线。第一名是6分,我们第三,和第二名一样都是3分,最后两名都是0蛋。第三场如果不能拿下,那第四场就是关键了。因为对手最后一轮轮空,偶们要么提前解决问题,要么就留到最后一场。结果偶们算计了半天把自己给弄晕了,踢的乱七八糟,我们围着对手打,得势不得分。最后没办法了有个人急了,用手打球,被裁判逮个正着,直接红牌。场外的人哈哈大笑,偶们又羞又恼,可就是踢不进。反而因为少个人反被对手把势头压了过来,把我们围起来打,对手越打越猛,结果却犯了和我们一样的错!他们技术更烂,踢了半天,只打雷不下雨,被偶们反击得手。对手失球后又急于反扑,结果又被偶们偷袭了一家伙。最后狼狈不堪的以2:0解决了关键战役的对手。





几天后,小组赛最后一场。由于我们积分领先,出线已成定局。再加上偶们的公关工作还不错,最后一个队出线无望,双方打平。偶们系队就以小组第二出线,进级八强赛。1/4决赛的对手和偶们水平相当,还要稍微的强一点。偶们虽然人心焕散,但偶记得那天天气非常热,酷暑难耐啊!把人都快憋死了。大伙都是踢的满头大汗,而且严重缺水。斗了90分钟(没有加时赛)仍然是鸡蛋比鸭蛋,最后点球决胜负。偶们的守门员专业一点,扑了几个点球,偶们系也非常幸运的再过一关,挺进四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杀进四强赛,偶们也算是完成任务了。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一只杂牌的不能再杂牌,人心焕散的不能再焕散的垃圾队能走在20多支队的前列,偶们已经非常满足了。四强的比赛偶们踢的非常的垃圾,上半场忽悠了45分钟,结果被对手连进两球,而且一脚打门都没有,偶都无法形容当时偶们是在干什么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偶们十几个人围起来商量了一下,换了几个队员,把技术最好的中卫(是他坚持要打后卫的,我个人感觉他的技术绝对在整个学校都没有几个人能比)推到前腰,全线前压。靠着一个任意球冲顶扳回一球,接着又层层推进到对手的禁区,大家乱踢一气,最后球被对手门将抱住了。正在偶们懊悔又失去了一次破门良机的时候,奇迹出现了!绝对的奇迹!


对方守门员开门球,球飞了出去。我们正在抢球,结果裁判的哨子响了。我们都以为是谁推人了,可裁判却跑到对方门将的面前,说门将没有等他鸣哨就开门球,犯规了…给我们判了一个点球!(有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其中的道理吗?反正作为当事人我是没有弄明白。)


我们把点球罚进,双方平分。又踢了十几分钟,再次进入了点球决胜。因为对手比我们强,所以我们觉得能逼平就非常好了。而且加上上场比赛就是点球淘汰对手,偶们也就有点飘浮的感觉。点球大战中一个个鸟儿啷铛的,被对方门将扑出三个点球,很正常的被淘汰。由于没有三四名决赛,所以我们也可以回寝室洗澡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臭球鞋随便扔到床底,球衣是借的那要还给人家。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这就是偶们大学时代的一次非常戏剧话的足球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