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里的女间谍:目睹妇女内脏被掏空

集中营里的女间谍:目睹妇女内脏被掏空



1945年,女间谍从奥斯威辛艰难逃离。


伊琳娜.伊万尼科娃初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时候,还十分妒忌那些被装上卡车的老幼病残者,以为卡车是对老幼病残的特别厚待,以免他们艰难步行返回营地。然而,伊万尼科娃渐渐发现,卡车的确很特别,车上的人都有去无回、无影无踪。后来她才明白,这些老弱病残者都被直接送到了毒气室。时隔六十余年,如今居住在莫斯科的这名原苏联女间谍仍然难忘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执行任务时遭逮捕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伊万尼科娃和同伴维卡双双从大学退学,进入苏联一所间谍学校。1942年4月,她们首次执行侦察任务,跳伞降落到白俄罗斯一片林区。然而,降落不久,她们即遭逮捕。


伊万尼科娃和维卡在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度过了33个月,伊万尼科娃当时的编号为39952。


毒气房黑烟滚滚


伊万尼科娃的牢房紧挨着一座三层高的楼房,房顶上高高的烟囱日夜冒着浓浓的黑烟,把楼房的红砖熏得漆黑。


“每个人进去之前都会在入口处领到一个号码,以便在‘淋浴’后能够捡起衣服,”伊万尼科娃说。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33个月里,伊万尼科娃学会了吞下那些不能吃的根茎和浆果,学会了从劳作的田地返回营地的8公里路上四处寻找食物。


目睹妇女内脏被掏空


伊万尼科娃面临的折磨不仅仅是吃不饱,由于罹患伤寒,伊万尼科娃后来被派到医疗营工作。在那里,她目睹了野蛮的实验。


“在门格勒医生可怕的实验中,一些妇女的内脏全部被掏空”,伊万尼科娃说。而在所谓的“实验”结束后,纳粹医生扬长而去,只留下“病人”在痛苦中死去。


集中营25号楼有“死亡楼”之称,那些被挑选进入毒气室的人就关在那里。“那些最虚弱的人被选出来,反锁在那里,他们得不到食物和水。他们可怕的尖叫声刺痛了我们的心扉,凡是接近25号楼的人都会被当场打死,”伊万尼科娃说,“过了一定阶段,痛苦便慢慢消退了。”


讲起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情景,伊万尼科娃的声音很平静。


睡过头帮忙逃脱魔爪


伊万尼科娃的遭遇虽然很不幸,但与死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逾百万人相比,她已经十分幸运了。


1945年1月中旬,纳粹士兵从集中营撤离,带着囚犯们向西行进。


伊万尼科娃回忆说:“德国人开枪打死所有那些跌倒的人,鲜血浸红了雪地。”


第四天早上,伊万尼科娃和维卡睡过了头,点名时没有应声,最后被抛在了后面。她们躲了起来,看着纳粹军队渐渐远去。


1945年,女间谍从奥斯威辛艰难逃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